????

(本章完) 第二天一大早,江少傑直接從家裏出發去找張麗榮。

準備拿到葯之後,直接去醫院。

吳淑華和江建國也在病房裏焦急的等著,兩個人雖然嘴上誰都沒有說什麼,可是心情是一樣的。

畢竟醫生也說了,安宮牛黃丸對於中風的後遺症,還是有很大的療效。

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真的眼歪嘴斜,身體不能控制。

眼看着都已經快中午了,醫生查過房之後已經安排他們趕緊去食堂打病號飯。

吳淑華拿起飯盒,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之間兩隻眼的眼皮不由地跳動起來。

手裏的飯盒差一點掉在地上,心裏隱隱有些不安,好像又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吳淑華掩飾性的拿着飯盒往外走,心裏不安的想,不會是這臭小子又和往常一樣,拿着錢出去亂花了吧。

應該不可能,臭小子昨天晚上在醫院裏守了江建國一晚上,最近這小子自從他爹生病之後,似乎變了很多,起碼現在像個有責任的人。

這段時間也沒有瘋跑,更沒有和那些狐朋狗友來往。

理論上不可能有機會花錢。

可是為什麼她心跳的這麼快?

剛推開房門,一個人就沖了進來,差一點兒把吳淑華撞倒。

吳淑華抓住來人,卻看到居然是兒子。

心終於放到肚子裏。

「少軍,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樣葯拿回來了嗎?」

目光落在兒子的手裏,卻看到兒子空空蕩蕩的手心裏什麼都沒有,肩上甚至沒有背包。

反而嘴角破了,流血了,臉上有黑青,衣服也被撕扯的不像樣子。

怎麼看這幅樣子都不像是去拿葯。

急忙拉着兒子進屋,「怎麼了?少軍,這是怎麼了?」

江少軍一看到母親的那一刻,眼淚嘩的就流了下來,眼眶通紅的,撲通一下就跪倒在父親的病床前。

「爸,怎麼辦呀?那個張麗榮居然騙我。我給了他200塊錢,說好的今天給我安宮牛黃丸,可是我去找他,居然連人都找不到。我去他家裏鬧。

他哥把我打了一頓,死活不承認拿了我的錢。我又去找往日那些跟我一起玩兒的兄弟,想要找到張麗榮,誰知道他們都護著張麗榮,沒人告訴我張麗榮的下落。

媽,錢沒了,安宮牛黃丸也沒了。」

吳淑華手裏的飯盒,哐當一聲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音在空曠的病房裏面,異常響亮。

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江建國眼睛一歪,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江少軍急忙衝出去,把醫生護士喊來,一陣的兵荒馬亂之後。

江建國終於被搶救過來。

醫生站在門口,面對兩個家屬不由的責怪道。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病人現在他是一個病人。你們該隱瞞的也得隱瞞,也得想一想,有些話該不該跟他說,他現在嚴重的腦溢血。

你們這是想要讓他雪上加霜。再這麼下去,病人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你們到底是要救人還是不救啊?要是不救,你們趕緊把人拉回家去。」

吳淑華心煩意亂的跟醫生道歉,

「對不起,大夫,大夫實在是對不起。孩子太小,一下子沒有想到。」

「我知道一般人遇到這情況,也是會手忙腳亂的,你們趕緊回去商量商量吧,病人的病情現在有加重的跡象,安宮牛黃丸必須儘早拿來。

如果弄不來,就沒有用了,再過一段時間,那可就真的成為了鐵板釘釘的現實。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人。病人現在的情況,有什麼事你們也要盡量瞞着他。」

醫生看着眼前憔悴的家屬,也知道肯定是遇到了大事兒,心力交瘁。

不然的話,病人家屬不至於失去了分寸。

吳淑華點點頭,她知道醫生儘力了。

她從來沒有一天會有這種舉目無親,前途無路的感覺。

這就是絕路嗎?

這是老天爺要亡他們家呀!

好不容易湊了三百多塊錢,結果現在全打了水漂。

現在不是跟人家追究這300塊錢的時候,現在的問題是安宮牛黃丸到哪裏去弄?

老江需要安宮牛黃丸,可是他們只是普通人,她能去哪裏弄?

吳淑華轉身去找老羅,畢竟他們是親家,他們沒有辦法,說不定老羅能有認識的人搞來安宮牛黃丸呢。

羅家兩口子看到吳淑華的那一瞬間,都嚇了一跳,吳淑華整個人像是老了七八歲的樣子,頭髮上面白髮都多了。

江建國生病住院的時候,廠里人都知道,可是他們沒覺得江建國病的有多厲害,畢竟江建國平日裏身子骨還挺健康的,挺硬朗的,沒人覺得江建國會病成什麼樣子。

他們兩口子最近一直在忙,這波正準備抽時間去醫院看看江建國,卻等來了吳淑華。

「老吳,這是怎麼了?」

羅家兩口子心裏也在發怵。

「老羅,江建國中風了。醫生說他現在腦出血,需要安宮牛黃丸,老羅,求求你看在咱們親家的份上。想想法子,打聽打聽能不能幫着老江找到這個安宮牛黃丸。」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咱們兩家是親家的關係上,求求你。幫老江想想辦法吧。」

老羅一聽這話,再看見吳淑華現在眼巴巴的瞅着他們兩口子,恨不得給他們跪下。

「我去給你們打聽打聽,可是這件事你別抱希望,因為我不認識藥店這類的人,沒有這方面的關係,安宮牛黃丸我聽說了,市面上的緊俏貨,特供都不一定有。

你還是要趕緊問問其他人。」

老羅心裏有數,自己認識的這些人,關鍵時刻是能說得上話的,如果為了這麼一個安宮牛黃丸。

這個人情就落了下乘。

可是這話他絕對不會說出來。

吳淑華聽了這話,也是心灰意冷,從羅家出來渾渾噩噩里回到了醫院,卻發覺兒子居然沒有守在病房裏。

只有江建國一個人躺在那裏。

吳淑華坐在江建國的身邊,無言的哭泣起來,第一次發覺自己如此的無能為力。

以前的老江在自己心裏就像一個神一樣,什麼都能做到,卻沒有想到,有一天老江也會走投無路。

這個家難道就要散了嗎?

。 林亦柔和沈楚琪在一起支帳篷,沈楚琪看了一眼宋晚舟這邊笑道:「宋晚舟還真挺招人喜歡的,看來賀總也逃不出她的魅力啊。」

林亦柔聽罷,眸子里劃過一抹狠戾,她放下手中的東西朝著宋晚舟那邊走過去。

「子秋,你們在聊什麼啊,聊得挺開心的樣子。」

「沒什麼,你帳篷弄好了嗎?」

「還沒呢,我力氣太小了,你給我買的帳篷實在是太複雜,人家連安裝說明書都看不懂。」

「行,你休息一下,我去幫你弄。」

賀子秋離開之後,林亦柔收起了笑容,冷冷的看著宋晚舟,「我警告你,最好是離他遠點。」

「難道不是你們自己要來的?我沒記錯的話這是文藝部的團建,你不是文藝部的吧,你自己要帶著男人來炫耀,那就請你管好你自己的男人,別讓他來煩我。

『還有,你也是。」

九宮山離市區很遠,處於還未開發的狀態。

因為這裡風景很漂亮,許多愛冒險的年輕人經常會來這邊聚會露營。

晚餐,男生負責準備食材,女生負責做吃的。

賀子秋看見水果里的芒果忽然想到了什麼,對著旁邊的林亦柔說道:「亦柔,我記得當時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給我吃過一個點心,那是你親手做的嗎?」

林亦柔為了在宋晚舟面前表現,笑著說道:「對啊,我從小都會幫家裡幹活的。」

「後來我一直都挺懷念那個味道的,你什麼時候再做給我吃。」

「啊……這……」

林亦柔其實並不知道賀子秋說的什麼點心。

她扯了扯嘴角,「那個原材料只有我們家鄉那邊有,我也挺想做給你吃的,可我媽媽說那個原材料現在已經沒了。

你要是想吃我做的東西,我可以做別的給你吃啊。」

賀子秋看著林亦柔,「是么?」

林亦柔被賀子秋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虛,她笑著說道:「是啊,原材料不對的話,味道也就不對了。」

「不就是芒果?」

林亦柔手指一僵,強行笑道:「子秋,你不知道芒果也有很多種類么,每一種芒果的口感都是不一樣的,我之前做的之所以那麼好吃是因為用的材料不一樣。」

「我記得,你們家鄉不產芒果。」

林亦柔差點綳不住,「其實芒果都差不多,差的是麵粉。」

「哦。」

賀子秋有些遺憾的終止了這個話題,那個味道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記憶里,從那以後,他覺得自己再也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點心。

哪怕是米其林的大廚,也沒一個人能做出他心裡的味道。

「你想吃點別的什麼嗎?我可以做給你吃啊。」

「不用,我不餓。」

宋晚舟拿出自己準備的糕點,「我這裡還有一些吃的,你們如果肚子餓了就過來拿點先墊墊,這飯估計還有一會。」

賀子秋走到宋晚舟身邊,去拿的時候,被宋晚舟摁住了盒子。

「別人都有,為什麼我沒有。」

「不夠分。」

「宋晚舟,你不能區別對待啊。」

宋晚舟呵呵一笑,「賀總,這不都是跟你學的嗎?」

賀子秋知道她說的是遇見女主的事情,心裡有幾分不好意思,但嘴上也不會認輸的,「這女主最後還不是定了你么。」

「那也是靠我自己的努力爭取來的。」

「那也是靠本公子給陸氏集團引薦的,要不然你覺得陸氏集團能用你一個新人?他們家的藝人可是一抓一大把,還都是頂流。」

宋晚舟呵呵一聲,「賀總說再多也沒用,麻煩放開我的點心盒,否則……」

她目光在他手上轉了一圈,賀子秋想到自己剛才被她碾壓過的腳指頭,覺得手指也有點疼,乖乖的放開了點心盒子,然後路過一個男生身邊時,直接把人家手上的點心給搶了過來。

宋晚舟:「……」

果然人與群分,這野蠻樣,跟林亦柔簡直如出一轍。

賀子秋還洋洋得意的對著宋晚舟揮了揮自己手上的點心,宋晚舟收回目光,無言以對。

她低頭看了一眼手機,微信安靜如雞,陸諶竟然都沒給她發消息。

之前不是每天發消息發的挺勤快的么。

今天學校公休,他能幹嘛啊。

宋晚舟想給陸諶發消息,想了想又覺得自己主動發消息有些不太矜持,於是作罷。

就這麼拿著手機翻來覆去的猶豫了許久,最後還是沒忍住發了個句號過去。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

那邊賀子秋咬了一口點心,熟悉的味道在舌尖瀰漫開來,他看了一眼手裡的東西,神情慢慢變得有些怪異。

這個味道……

賀子秋立馬起身,再次來到宋晚舟的身邊,「這個點心是你買的還是你自己做的?」

宋晚舟因為陸諶沒有回消息本來心情就不好,看見賀子秋又跑過來了,她更煩悶,「幹嘛?」

吃就算了,還得問這麼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