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頭上的面罩被人扯開的時候,驟然而來的光亮讓朱劍顯得有些不適應,好一會才睜開眼睛,首先進入視線的是一個蒙著面紗的少女。

看到這少女,朱劍的瞳孔馬上收縮了下。

哪怕她戴著面紗,朱劍也認得。

「看來你認出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楚方。」

楚方戲謔的看著被綁住了手腳的朱劍,說道,「真是可惜了,原本你是一枚不錯的棋子。」

不掩飾的輕蔑,讓朱劍氣的不行,怒道:「你想對我做什麼?你毒影門厲害,可我朱家也不是好惹的。」

楚方站起身,邁著小碎步走到朱劍身前:「看來你還沒有認清楚你的處境,朱劍,你失算了。」

朱劍心裡一個咯噔,內心隱隱不安。

「有一句話叫自毀前程,朱劍,你太過天真,原本你是葉無天最好的兄弟,可惜,現在你什麼都不是。」

楚方的話,讓朱劍愣住。

「你最大的籌碼或者是底牌,其實是你和葉無天間的情誼,可惜你自己親手毀掉了這段情誼,朱劍,你讓自己貶值了,現在的你,在我眼中,不過是個癟三而已。」

朱劍臉色難看到極點,也氣到極點。

馬鋒這樣說,現在連楚方也是如此。

「其實你真的很可惜。」

朱劍不明所以,「什麼很可惜?」

「可惜了你跟葉無天的兄弟情,或許在你看來,那得來太容易了,可惜,你太不珍惜。」

朱劍心裡被打擊的夠嗆,說來說去,還是因為葉無天。

現在他有些後悔了,說到底,還是他太過天真,不僅僅找錯了敵人,更找錯了隊友,以至於落到了如今的田地。

「你想怎樣?」朱劍不想再談葉無天的事情,死死的盯著楚方。

「放心,你暫時還死不了。」楚方打了個響指,立刻有兩個美貌的侍女走出來。

「好好伺候,讓他領略一下我們毒影門的風情。」楚方的笑容很邪-惡,與她的年齡極不相符。

朱劍被兩個女子扶著,聞到女子身上的絲絲清香,他開始意亂情迷,再無法清晰的思考。

「葉無天,你的好兄弟在我手上,接下來,你會怎麼處理?本小姐真的很好奇。」楚方喃喃自語。

朱家,葉無天站在門口,仰頭凝望著大門好久。

「小天?你怎麼在這裡。」朱龍軍從屋裡出來,看到葉無天站在門外時感到意外:「為什麼不進去?」

「朱叔。」葉無天打招呼。

「今天休息。」朱龍軍上前拍了下葉無天的肩膀:「嗯,比上次精神多了,你來找朱劍?」

葉無天訕笑了笑,說道,「朱叔,其實我是來找你的。」

朱龍軍意外一怔:「找我?」

葉無天一般不會找他,就算是有什麼事情,也都會通過朱劍。

朱龍軍敏銳的嗅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紅顏錯 「那好,進去再說。」朱龍軍笑了笑,將葉無天帶進去。

進去客廳后,葉無天拿出馬鋒交給他的那個微型平板:「朱叔,這東西我覺得你該看看。」

朱龍軍疑惑的接過來打開,很快,當看到裡面的內容時,他臉黑了,殺氣騰騰,渾身顫抖。

憤怒!

絕對的憤怒。

「砰!」

朱龍軍一拳打在沙發上,那套古色古香的古木沙發被他打得凹下去。

「這事我會查,如果是真的,朱家會給你個交待。」朱龍軍知道,現在說再多都沒用,重要的是給葉無天一個交待。

聞言的葉無天便沒再說什麼,今天來的目的已達到,至於朱家會怎樣處理,他等著就是。

葉無天相信朱家會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甚至他已作好最壞的打算,哪怕朱家不給他任何交代,他也不在乎。

「馬鋒現在和毒影門合作。」多餘的話葉無天沒再說,朱龍軍是個聰明人,相信這樣提醒就足夠。

馬鋒跟毒影門合作,而朱劍又跟馬鋒走得很近,朱龍軍肯定會聯想到很多東西。

「謝謝你提醒。」朱龍軍一直不知道這事,葉無天能現在過來提醒,算是給足朱家面子,沒人知道朱劍陷入多深,但是,遲一天知道,朱劍的危險就會多一分。

「說到底,那件事我也有責任,怪不得他。」朱劍前女友的死,算起來的確跟他葉無天有間接關係。

第二天,楚方看著昏迷不醒的兩個侍女,以及地上那本是綁著朱劍的繩子,小臉冷的嚇人。

「小姐,奴婢該死。」負責安全的婢女跪在地上,一個勁的磕頭。

「立刻追查,如果查不出來,你自裁吧。」楚方說道。

那婢女連忙磕頭謝恩:「謝小姐開恩,我這就去查。」

看著那婢女離開,楚方臉上的寒冰慢慢散去,換作以往,楚方已經斃了婢女,如今人手緊缺,楚方才生生忍住。

「為什麼要救我?」朱劍怎麼都想不通,救他之人會是許影。

朱劍意識到,自己小看了許影的實力。

「你不該背叛葉無天,更不該拿我妹妹來威脅他。」許影冷笑。

又是葉無天,朱劍的眼睛都紅了,怒吼道:「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要圍著葉無天轉?我是朱劍,我不是葉無天的附庸。」

「朱劍,離開葉無天,你算什麼?」許影很不客氣的諷刺道。

朱劍受夠了,想要掙扎,可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力氣。

半個小時后,車子開出京城,駛進郊區的一座莊園裡面。

馬鋒接到楚方的電話,得知朱劍被人救走,氣的狂砸東西。

「怎麼會這樣?」沮喪的馬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馬鋒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少爺,葉無天來了。」一個下人敲門進來彙報。

馬鋒愣住,葉無天來幹什麼?

客廳之中,葉無天悠然的喝著茶,看到馬鋒出來,並沒有動怒的意思,這讓馬鋒鬆了一口氣,連忙笑道,「葉少,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可葉無天此時卻真有抽馬鋒的衝動,這傢伙太陰險了,而且很不地道。

「馬鋒,你應該知道我的來意。」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馬鋒苦笑著問,「葉少,我不是很明白。」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欺負?」葉無天抬頭看了一眼馬鋒,繼續喝著茶,然後才說道:「你先告訴我朱劍背叛了我,然後卻在朱劍對付我失敗之後,先我一步將他帶走,你真以為,你做的事情,能瞞天過海?」

馬鋒額頭冒出冷汗,「葉少,你肯定是誤會了。」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馬鋒正要解釋,突然手機響起,歉意的看了葉無天一眼後接通電話,下一瞬間,馬鋒臉色大變。

掛掉電話,馬鋒盯著葉無天:「是你?」

葉無天玩味的笑著:「雖然不知道你說什麼,不過感覺應該是刺到你的痛處了,馬鋒,你是聰明人。」

馬鋒眼中滿是驚恐,他不明白葉無天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剛才,他得到消息,所有與馬家有合作關係的公司,都受到了打壓,而且資金莫名其妙的周轉不靈,馬鋒太清楚這意味著什麼,等待馬家的將會是什麼。

馬鋒握緊著拳頭,很想一拳砸碎葉無天,一旦資金鏈斷開,以馬家為核心的利益集團,絕對會崩盤。

可馬鋒不敢動手,論打架,根本不是葉無天的對手,只能是自取其辱。

葉無天這一手打在了七寸上,馬家背後的利益集團,除了馬家少有的幾個嫡系之外,少有人能摸的清楚,葉無天卻清清楚楚。

對這個問題,馬鋒始終想不明白,葉無天是怎麼知道的。

「你想怎樣?」馬鋒沉聲問,早已沒了剛才的笑容。

「馬鋒,我能給你機會,已經是看在馬老爺子的面子上。」

馬鋒怒火中燒,卻不敢妄動。

深吸了一口氣,馬鋒終究是妥協了,說道:「朱劍不在我手上,你來晚了。」

葉無天一怔,分析著該不該相信馬鋒的話。

馬鋒說道:「沒騙你,朱劍被人救走,現在下落不明。」

「千真萬確。」馬鋒又是一句。

「你所說的,我會查清楚,希望你沒騙我。」一番分析過後,葉無天最終還是選擇相信。

目送著葉無天離去之後,馬鋒發現自己背上儘是冷汗,剛才,他真的有種面臨死亡的感覺,那麼的真實。

老宅中,馬老太太坐在佛堂念經誦佛,自從被馬鋒軟禁,老太太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不再理會俗事,倒是面色紅潤了許多。

「馬老太,你的老朋友讓我來看看你。」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突兀的,一道聲音在佛堂中響起,馬老太睜開眼睛,見是一個年輕人,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問道:「你是誰。」

年輕人一笑,並沒回答,而是從口袋掏出一塊缺了一半的銀幣,「你可還記得這個?」

馬老太看到那枚銀幣,渾濁的老眼陡然清明不少,自脖子上解下一條繩子,繩子上,赫然吊著另外半枚銀幣。

兩塊銀幣合一,嚴絲密縫沒有任何缺口,馬老太褶皺的老臉竟然舒坦了不少,「當年的承諾,我自然還記得,不過在這之前,你們需要先幫我一個小忙。」

年輕人笑道:「我這次來正是為幫你,當然,也是為了幫我們自己。」

馬老太死死拽住那枚銀幣,重新露出自信的笑容。

郊區莊園,朱劍被請入客廳,在看到楚剎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呆住了,楚剎雖然帶著面紗,可那空靈完美的氣質,讓朱劍為之著迷。

楚剎皺起眉頭,冷哼一聲,蘊含真氣的聲音如同鑼鼓般狠狠的在朱劍的心中敲了一下。

「你再敢如此無禮,我不介意將你眼珠子挖出來。」楚剎寒聲說道。

朱劍連忙低下了頭,臉竟然有些發紅,心跳更是持續的在加速,從未有過的砰然心動,讓他有些失措。

「為什麼要背叛葉無天?」

朱劍沒回答,此時此刻,說再多也沒用。

「為什麼?」楚剎再一次問。

「因為他該死,是他害死我女朋友。」朱劍突然情緒失控:「我報仇有錯嗎?你們每個人都認為是我錯,我有什麼錯?」

「人生的可悲之處在於,明明就已經錯了,偏還不知自己錯在哪。」楚剎輕嘆了聲,對朱劍感到失望。

朱劍不語,眼中閃過一絲異樣色彩,久久后才道:「說得對,有些錯,也無法回頭。」

「任何時候,後悔都不遲。」楚剎莫名一句。

朱劍隱隱抓到什麼,卻又沒有頭緒。

一旁的許影聽到這話,心中驚駭,卻不敢露出半點聲色。

……

……

「爺,毒影門和馬家的資金鏈,能切斷的,都已經被切斷,足以讓他們亂陣腳。」

司徒薇依偎在葉無天身上,得意的邀功。

「做的不錯。」葉無天賞了司徒妖精一個吻。

司徒薇見葉無天情緒不高,便問道:「還在想著朱劍的事?」

葉無天並沒隱瞞,如實的點點頭。

「你已經儘力了,如果朱劍真的一條道走到黑,誰也幫不了他。」司徒薇安慰道。

滴滴……

一陣獨特的鈴聲響起,葉無天拿起自己的手機,頓時臉色一變。 淬世輪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