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空中,繁星滿天,大業火輪寺雖然身在小世界,但依舊能看到外界的星辰。我們從另一條道通往大殿方向,繞開聖果林。

正殿前方,青石板鋪成了整片大道,上面銘刻著密密麻麻的經文。

「啊?!」

趙昊渾身一顫:「這就是大業火輪真經……」

「什麼?」

我也震驚了:「靠,就這麼刻在地上,也太隨便了吧,大業火輪真經不是寺廟的鎮寺經文嗎?真是太隨便了,完全猜不透上古先賢們的想法……」

蘇顏莞爾:「這也不一定,畢竟能進入這方小世界就是機緣了,再說了……沒有佛性的話就算是得到大業火輪真經又如何,根本修不成大業火輪印,所以這本經文在有緣者眼中是至寶,無緣者眼中……也就一錢不值了。」

「嗯。」

此時,趙昊已經盤坐在地,開始領悟大業火輪真經的無缺經文了,渾身的經文都發出金色光芒,將他襯得像是一位轉世佛陀一般,居然會有種羅漢法身的錯覺,難道這天天嚷嚷著要娶媳婦的傢伙真的那麼有佛性?

……

不久之後,大殿的另一側傳來慘嚎聲,十分凄厲,不出所料,雲族人出事了! 一方小世界內,數十名雲國強者闖入,肆意掠奪金剛果,但此時驚變陡生,手中的金剛果化為慘白的顱骨,有毒蟲進出其中,而一株株果藤則化為了魔像,一頭頭渾身散發凶戾之氣的強大魔厄揮舞利爪,將雲國高手身軀刺透。

「吼~~~」

一名三頭六臂的凶魔怒吼,手中凝化寒芒,橫掃而過,成片的人頭飛起。

「天殺的畜生,這是一個殺局!」

平海侯府的老者聲音顫抖,聲嘶力竭,手中祭出一面龜甲,符文光輝衝天而起,抵擋三頭六臂的凶魔,一邊大喝道:「退出去,立刻!」

「長老,無路可退了……」身後的年輕人絕望。

無數綠藤蔓延,長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壁壘,截住了眾人的退路。

「跟這些魔頭拼了,殺!」

眾人怒吼,隨後慘烈大叫。

三頭六臂魔頭橫掃而過,利爪掠過,龜甲崩裂,長老直接被腰斬成了兩段,鮮血橫流,上半截身子卻依舊祭出符文懸空,一縷縷金色符號鎮守破殘的身軀,大吼作戰,但實力上完全被碾壓,那三頭六臂的魔頭實力通天,只是遠遠的看了我們一眼就已經讓我渾身徹寒,一身的汗毛都倒豎起來了。

至少人王境,甚至超越人王境之上!

「噗!」

利爪橫掃,將雲國老者的身軀完全斬碎,爆炸成了一堆血霧,其餘的少年更加無法抵擋,一個個慘嚎著死去,那一方小世界內群魔亂舞,一個個吞噬人類血肉,面目無比恐怖,特別是那個三頭六臂的魔頭,目光猙獰的看向我,忽地閃電般衝撞而來。

「蓬~~~」

小世界有禁制結界,一縷縷金色藤條橫空,不斷抽打在魔頭身上,直愁得血跡斑斑,就連頭顱都開始皸裂了,這是一種天道之法,完全鎮壓這個魔頭。

鮮血橫流,無比慘淡,魔頭依舊看著我們,目光凶厲,猛然抬頭看向空中,怒吼道:「司空覺,關我一萬年了,還不夠嗎?你想關我到何時?」

群魔怒吼,無邊暴戾的血氣衝天而起,小世界內的魔厄都在怒吼著,彷彿要衝破這一片天去橫掃天下一般。

空中,一道道金色符號出現,是法印,一片法印成林,散發著聖光,宛若一個無敵禁制般的鎮壓住所有魔厄,緊接著,一個淡然的聲音傳來,十分祥和:「你一世不改,我便鎮你一世,你十世不改,我便鎮你十世。」

「我不服……我不服!」魔頭衝天怒吼,怨氣衝天,就連虛空都被震得扭曲了。

「你服也好,不服也好,魔性不消就只能沉淪在此。」祥和的聲音回應。

魔頭冷笑,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怒吼道:「你呢?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超然在上的真佛?還是困守在這方遺迹中的孤魂野鬼?你創造這一方魔葬場來困我,卻又送那麼多的鮮活生命來送死,你算哪門子我佛慈悲?撕開你的虛偽面具,你也不過是一個小人罷了!」

「生死皆有因果,何必多言。」

「不!你欺天!」魔頭怒吼,神色猙獰,一道道狂妄氣焰衝天而起,要扭曲這天地,要衝出小世界,怒吼道:「你是一個欺師滅祖之徒罷了,說什麼虛偽佛語,都是欺人之言,給我破開這虛偽世界!」

天穹之上,一根根金色藤條亂舞抽打,將魔頭打得遍體鱗傷,重新鎮回大地之上。

……

我們幾個看得目瞪口呆,眼前的一幕簡直驚世。

魔葬場,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瞬間滅殺那麼多的雲國強者,其中可是不乏星御境巔峰的高手啊,就這麼毫無抵擋的被斬殺了。

小世界漸漸消失,化為虛無,再次沉寂,而空中則傳來了那充滿祥和氣息的聲音:「你們幾個,進入正殿之中吧。」

「我們?」我和蘇顏一起說話。

「沒錯,就是你們,還有正在參悟大業火輪真經的人,先等一下,進入殿堂再說。」

我和蘇顏相看一眼,傳音道:「小心點,說不定也是一個殺局和陷阱。」

誰曾想我們的內心世界也被洞察,那聲音淡淡一笑,說:「小施主姓步吧?我與你先祖步天瀾有一段因果,你不必懷疑。」

步天瀾?

我怔了怔,記得堂姐說過,步天瀾就是當初步家先祖中最為輝煌的一人,踏入人王境,當世無敵,是當時龍靈帝國的十五位人王之一,也是最強幾個人王之一。

踏入殿堂,正殿內神聖肅穆,一尊無名佛像矗立,佛像下則是一堆枯骨,早就死去多年的枯骨,骨骼之上泛著淡淡金光。

金身?

此人很不凡!

當我們都進入大殿之後,金身光芒一燦,彷彿一位老僧拔地而起一般,有數十米高,渾身散發霞光,有種真佛氣韻流淌周身,讓人禁不住的想要膜拜,他就是大業火輪寺的最後一代傳承者?

「我名司空覺,法號覺岸。」

他目光璀璨,俯瞰著我們,道:「大業火輪寺早就蒙塵多年,廟宇不再,我以一念之力鎮守寺門至今數千載,如今終於得遇有緣人,那身披經文降生的小子,你身有佛性,你叫什麼,可願拜入我門下,傳承大業火輪寺之衣缽?」

趙昊一愣,恭敬道:「大師,我叫趙昊,願意拜入門下,只是……我凡塵未了,還想娶媳婦,這……」

司空覺笑了:「無所謂,入我寺門者,世事皆空,有為無,無為有,心中有佛便可傳承我大業火輪寺的衣缽,真正的煉就大業火輪印真學,你可願意?」

趙昊怔了怔,道:「那麼……學了大業火輪印真的就能縱橫天下嗎?」

「可縱橫天下。」

「我學!」

「跪下拜師。」

「是。」

趙昊振奮不已,走上前跪在蒲團前方,對著蒲團上的司空覺金身一拜,但這一拜力氣太大直接腦門磕在地上,震得地板嗡嗡顫抖,而司空覺的金身朽骨也跟著一起顫抖,轉眼之間居然坍塌了下來,化為一堆飛灰消失在空氣中。

「啊?師父,對不起啊……」

趙昊嚇得面無人色。

司空覺明顯嘴角抽搐了一下,大約在腹誹這個不肖弟子,不過顯化的法身卻依舊淡然,道:「肉身朽骨,不值一提,不必多疑,我的元神早就超於肉身之上而存在了。」

「那就好……」

趙昊渾身顫抖,生怕這強大無匹的師父順手就把自己給滅了。

司空覺法相巍然,有真佛氣韻,俯瞰著我們,道:「小子,你叫什麼?」

「步亦軒。」

「我能感應得到,你體內流淌著步家血脈,告訴我,如今外面的世界如何了?」

我略一思索,道:「十五位人王之後的世界開始沉寂,龍靈帝國一步步的走向衰亡,最終被龍靈聯邦所取代,人們建立了生命牆,用來抵禦大荒世界里的一些力量,靈修世界的實力也漸漸式微,如今暗族和雲族一起崛起了,正在步步緊逼,靈修世界有很大危機,或許會覆滅。」

「可怒也!」

司空覺震怒,周圍的虛空瞬間彷彿繃緊了一般,但他很快又恢復常態,道:「我雖遁入空門,但一直心繫靈修世界,當初,我與你先祖步天瀾等人一路征伐,先後斬殺三位雲族號稱人皇的絕世天驕,將我龍靈帝國的版圖推到了北域,幾乎將雲族滅掉,那一場場殺伐甚至讓血族、魔羅等退出這片域,哼,區區的暗族算什麼,不過是骯髒鬼魅之輩罷了,如今居然如此猖狂……莫非欺我靈修世界無人耶?」

蘇顏道:「前輩,已經有一批暗族高手進入大業火輪寺了。」

司空覺淡淡一笑:「不必擔心,他們已經被悉數斬滅了。」

我暗暗心驚,我們甚至連靈界血沙河的人什麼時候被滅掉的都不知道,這司空覺實在是有通天之能啊!

這時,司空覺深深的看了一眼蘇顏,似乎有所察覺,笑道:「你叫蘇顏?」

「嗯。」

「何人後代?」

「蘇家後人。」

「蘇海山是你什麼人?」

「是我先祖。」

「哦,這就難怪了。」司空覺眯著眼睛,看向蘇顏,道:「小姑娘,你可發覺自己不凡?」

「不凡?」蘇顏一頭霧水,靈動的大眼充滿迷惘,搖頭道:「沒覺得啊……」

司空覺笑了笑:「三千界是是非非又有幾人能說清,也罷,我一樣賜予你這份機緣,只願你那一天還能心念我靈修世界。」

蘇顏愕然。

「好了,我要送你們去秘境了,那裡才是你們所需要的機緣。」司空覺一拂袖,頓時一股巨力裹挾著我們的身軀,破空虛空直接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穿梭之中,趙昊大喊:「師父,我的大業火輪真經還在外面地上刻著呢……」

「痴兒!裡面有無缺的。」司空覺的聲音相當無奈。

……

「轟~~~」

一團光輝裹著我們的身軀墜落在一方秘境之中,四周一看,我們便震驚了,此處靈力濃郁,一處處充滿古韻的巨石矗立,佳木成林、溪澗流淌,一縷縷仙氣氤氳繚繞其中,在那巨石的縫隙之間,一株株散發異香的老葯靜靜生長,甚至我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株紫色的老葯。

紫龍根,盤踞如蒼龍虯曲,通體熒燦燦,是一味天品聖葯,也是女山為我列出的熬煉肉身,蘊養真龍之氣的一味主葯! 「真是一處寶地!」

澹臺瑤由衷讚歎道。

空中,一縷金光瀉落,顯化為司空覺的法相,一派仙風道骨的氣韻,看著我們說道:「大業火輪寺已經腐朽在萬年的歲月中,但這裡名為秘境,以生命物質為本源,這些藥材存在了萬年卻不朽,更是在這漫長歲月里凝結出許多新的靈秀,你們可盡取所需,留在這裡也無用了。」

趙昊道:「師父,我的……我的真經呢?」

司空覺無奈,伸手指向前方的一片山谷,道:「此谷名為入神谷,當初數位人王在這裡論道,相互切磋,我們各自將自身所學銘刻于山壁之上,你們可去參悟,要快一些,秘境支撐不了太久,其實這些山壁早就風化了,只是我的靈念鎮封而已,如今秘境一開,物質世界之氣湧入,這裡也即將回歸本源,成為一片塵土了。」

我們心中一動,幾位人王在這入神谷論道?豈不是說這些強大的人王已經不僅僅是血靈境,可能已經達到更高層次了,甚至觸碰到了的那一步?

司空覺感應到我所想,微微一笑道:「沒錯,我等在谷中論道,求的便是一個超脫之道,去吧,那裡或許有屬於你們的機緣。」

「好!」

趙昊、宋騫飛奔而去,進入山谷,轉眼之間就看著岩壁上的經文神搖目奪,如痴如醉起來,岩壁上刻寫的是人王們修鍊多年的心得與感悟,自然是大有裨益的。

「我們也去看看了。」蘇顏道。

「嗯,去吧,我找找這裡的藥材。」我說。

「好。」

蘇顏、澹臺瑤心領神會的一笑,知道我對天材地寶的興趣更大,畢竟要說絕術的話,我已經在參悟劍神的一劍一世界,況且還有一門真龍絕術等待領悟,對絕術的追求並不是那麼迫切,反倒是秘境中的各種老葯、聖樹引起我的注意。

紫龍根,宛若一條虯曲神龍盤踞,就在我接近的那一刻它渾身發光,竟然似乎有要反抗的跡象,一條條根須猶如鋼絲般的彈得筆直,隨時都會發動攻勢,並且整個藤身都布滿了一縷縷古老符文,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禁制,竟然讓我接近不得。

「孽障!」

司空覺凌空一聲暴喝,道:「老僧故友後人來取你一用,何故猖狂?難道你以為老僧鎮封你不得?」

這一聲吼竟帶著陣陣神威,以至於吼碎了紫龍根外表的符文,連同禁制一起破碎了,好一個司空覺,果然無愧於上古人王的稱號,居然一息意志就強橫到了這種地步,要知道紫龍根是什麼,那可是一株天品聖葯啊,自身通靈,一般人根本接近不得!

紫龍根戰戰兢兢,等待採摘。

而我則飛快的將其連根挖起,扔進了空間骨戒之中,直接以靈力鎮封,失去了泥土中的本源物質,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目光一瞥,又發現一片散發古老氣息的岩石中有一株老葯,盛放皎潔光輝,通體瑩潤無比,又是一株清單上的老葯,只不過是地品聖葯,但也是無價之寶,在真實世界里根本就無價無市,於是縱身而起,身軀如一片葉貼在岩壁上,小心翼翼的將這株聖葯也挖掘了下來。

司空覺一直在注意著我,低聲道:「步亦軒,你為何只對草藥感興趣?」

我一邊將聖葯放進空間骨戒,一邊恭敬道:「前輩,我想弄一鍋靈藥湯,用來熬煉己身,以達到祭煉出真龍之氣的目的。」

「真龍之氣?」

司空覺皺眉:「你可擁有真龍之血與真龍骨?」

「有。」

他眉頭舒展,笑道:「看來你已經得到真龍絕術了,真是大造化,步天瀾這個傢伙的後人果然不簡單,哈哈哈哈……」

說著,他雙眸發亮,又道:「既然你要熬煉肉身,老僧倒是可以給你指明一條道,我知道在這秘境中有一口已經破敗腐朽的葯鼎,但似乎還有一些靈韻,你可以尋來用作熬煉的鼎爐,至於藥材,你還需要什麼,或許秘境里都有。」

「都在這裡。」

我取出一張紙,上面寫滿了清單,但最珍貴的兩味藥材已經有了,其餘的都是一些不算太罕見的靈藥罷了。

司空覺一拂手,將清單取了過去,欣然道:「這些藥材我來幫你湊齊,你去尋找那一方寶鼎吧,就在……那個方向!」

他靈念一動,我自然感應到秘境深處的有一處有上古力量波動,就在山谷的深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