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記憶以來,踏足仙道,再一路行到今日,記憶中較為深刻之事,在他心中重演。

有溫馨,有痛苦,有悲傷。

如今回味心中,剩餘的卻只有淡淡的平靜與安然。

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使用《殺戮神訣》,如今是否可以安然無事?那又回是怎樣一個場景,或許他已經安然脫身離去吧。

沉默中,自問一句後會否?

蕭晨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他不悔。

修道一生,殺伐果斷心狠手辣皆曾有過,他雙手之上,早已沾滿血腥。所以蕭晨從未標榜自己是正義之士,又或者要去做拯救世人的大英雄。因為有時候做英雄很累,而在這個自私冷漠又血腥且絕大部分人熱衷於謀算的修道世界中,英雄一般會死的很快。所以他一直秉承著恩怨分明,努力保持著自己心中的一份堅守,守護著自己需要守護的人。

放棄《殺戮神訣》,致使自身殞落,是他自己的選擇,在做出選擇的時候,他便已經做好了承受一切後果的準備。

只是,心中還是會有一些不甘啊。

他努力的睜大眼睛,視線卻依舊在快速陷入模糊,身體漸漸冰冷,因為麻木,所以不再感受到痛苦。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蕭晨已很多次切身感受過,但這一次,或許便是真正的終結。

感應著快速逼近的氣息,他腦海中轉過最後一個念頭,「我這一生殺人無數,但問及本心,仍可俯仰不愧天地,足矣……」 遠方天際,一道遁光猛然停下,收斂后露出其中一名修士,正是蕭晨曾在時光之河中所看到之人,他滿臉忌憚之色,待感應到蕭晨體內漸漸消散的氣息,眼眸猛然漲大,露出狂喜之意!

他沒有想到,這樣一番機緣,竟能落在自己身上!尚未進入封鎖星域前,三國修士便各自得到承諾,無論是誰,只要能夠發現蕭晨蹤跡,便有重賞!而此番蕭晨重傷不支,已無反抗之力,若能神不知鬼不覺將他帶回,老祖賞賜必然更重!一念及此,他心中翻滾炙熱越發強烈起來。

蕭晨就是機緣,機緣就倒在面前,如此豈能再做耽擱,一旦被人發現,他豈會要後悔至死。

燕國修士一步邁出,身影直接出現在蕭晨面前,探手直奔他額頭拍落。這一掌落下,才真能後顧無憂,到時再將他收走不遲。能有踏天境修為者,自然心性縝密,行事不留隱患。此人眼中泛出一抹興奮凶光,能夠將大千界中威名赫赫的東燕國主斬殺在手,顯然是一件足夠讓人激動的事情。

但在他手掌距離蕭晨眉心不足寸許時,臉色卻陡然狂變,瞳孔劇烈收縮中,露出滔天駭然!一股無形之力瞬間從蕭晨體內爆發將他籠罩,在這股力量下,他身體如遭封鎮,再無法動彈半點。

青草上,蕭晨閉合眼眸緩緩張開,冰冷、平靜、漠然,不具半點情緒波動,淡淡金光從他眼眸中流露而出,但在他眼眸的至深處,卻是七彩之色!

神之映像!

蕭晨意志陷入黑暗,這一刻覺醒者,是他體內的神秘意志!

他身體在一股無形之力作用下升起,突然抬手一指點出,動作不快,卻讓燕國踏天修士露出絕望之色。

因為這一指,他根本無法閃躲!

噗!

悶響中,一隻血洞直接出現在他眉心中,燕國修士眼眸快速暗淡下去,其元神在這一指下被生生擊殺,從世間徹底抹去,再不留任何痕迹!

元神空間中,此人亡魂出現,被金印直接吞噬,展開瘋狂煉化!這一次它未曾截留半點,踏天境修士亡魂所蘊含的力量,盡數融入蕭晨體內。但此刻,自金印中噴涌而出的強大力量,卻根本無法被他吸收半點!惡化到極點的傷勢,已讓蕭晨的肉身徹底毀去,元神處於彌留潰散之際,若無法汲取力量修復,或許數息后他元神便會徹底潰散,他也就將真正死去!

神秘意志微微皺眉,卻無半點驚慌,手上靈光微閃將一方玉盒拿在手中,打開后,罪惡星域所得七彩葫蘆安靜躺在其中。他將葫蘆拿在手中,指尖上泛起一層靈光,這光芒呈七彩之色,玄奧晦澀,神秘異常!

得到七彩葫蘆數百年來,蕭晨沒有中斷對它的探究,曾無數次在閉關中以元神神識探入其中,讓它吸收七彩之力,以求有所發現,但結果卻是徒勞。

但在這時,神秘意志手中七彩葫蘆陡然變得光華奪目,七彩靈光翻滾,竟向外快速噴涌而出!當七彩之力出現時,一股無形威壓降臨,此處所有波動盡數消失不見,連時間也陷入停頓。整片空間與大千界徹底隔絕,不被外人所知。自葫蘆中噴湧出的七彩之力,接觸到蕭晨肉身,便直接鑽入其中!這神秘無比的七彩力量,擁有讓人震驚的修復之力,所經處蕭晨體內恐怖傷勢,如烈陽薄霜般直接消失不見!

神秘意志完成此事,眼中七彩之色微微閃爍,口中低聲呢喃,「欲成萬法無上者,需身心歷劫,渡過則大道可期,不成則灰飛煙滅。大道無情,便是如此。」

「若不過此劫,豈能脫繭化蝶,踏出這關鍵一步。」

「蕭晨,你之選擇並沒有錯!」他聲音未落,腳下突然一步邁出,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

星空中,一方金色巍峨殿宇中突然傳來暢快大笑,「哈哈哈哈!不過大劫,怎成大道!這玄黃之中,又一萬法無上者將要出現了!」聲震天地,回蕩九霄!

……

地極之處,烈焰焚天,炙熱溫度足矣將這世間一切輕易焚化,茫茫火海一望無盡。但就在這時,火海烈焰猛然一頓,隨即向一處瘋狂匯聚,化為一名男子身影,他身體足夠千里高,眼眸中射出兩道火光更是爆射近萬里之遠,似能穿透一切時空的阻隔般。

「萬法無上者,將有第五人矣!」他低聲開口,卻如神明咆哮,使火海激蕩,烈焰熊熊。

……

無盡汪洋上,一隻巨大的葫蘆漂浮在水面,上面躺著一名短衫年輕人,此刻感應到玄黃間的氣息變化,一個打挺起身,掐腰仰首狂笑,一臉的得意模樣,「賊老天,就算你再厲害,也管不住小爺我隨便亂丟東西吧!小傢伙,等你到來那一日,可要好好準備一些好酒給我,我那葫蘆可不是白借的!不知你何時才能到來,真是讓人期待啊!」

……

某處凡人街頭,一身體削瘦,身穿道袍手持卦盤老道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詞道:「算天算地算陰陽,知前知後知當今!嘯風子仙師每天一卦,先到先得,後到明日請早。」

身寬體胖大紅袍員外聞言停下腳步,他身邊偎著一名體嬌玲瓏的俏美人,酥胸狠狠壓在他的大手上,口中不斷吃吃笑著,姿色好不誘人。

「算命的,我家夫人有喜,你就給老爺我預測一下,我兒是男是女,若算的准,老爺必有重賞!」

「哎呦,老爺真壞,人家才剛剛兩個月的身孕,郎中都分辨不出男女來,這糟老頭子能知道什麼,咱們還是快走吧,這大熱的太陽讓人家覺得胸悶。」

嘯風子抬首在兩人身上掃了一眼,正欲開口忽悠這土老財一些銀錢,臉色卻突然一變眼眸深處露出一抹喜意,仰首而笑,聲浪滾滾暢快至極,連道:「妙極!妙極!世間之事便是這般,玄而又玄,難以窺探全境,一啄一飲,早已註定!」

那女子小心向後退了一步,目光看向嘯風子,眼中露出一絲鄙夷,「哪來的瘋癲道人,老爺咱們快些走吧,別被沾染了晦氣。」

大紅袍員外深以為是,點點頭正欲轉身離去,嘯風子卻突然開口,「本仙師今日心情大好,便大發慈悲,為你指點迷經,以免百年之後,你一生辛苦所得家財盡數付諸於人。你陽氣已衰,精-關緊鎖,即便靠藥物維持勉強可行房事,卻已是無後之人,又豈能老樹開花。老夫言盡於此,信與不信,待胎中孩兒出世,一測便知。」

他轉身離去,一步邁出,身影已消失不見,唯有淡淡餘音不斷迴響,「老夫開口道破天機,卻不想沾其中因果,不管你要如何,不可傷及此女腹中嬰兒,否則必有災劫。」

下一刻,嘯風子身影出現在星域之中,拱手笑道:「道友,老夫等便在此處恭候大駕了!」聲音傳開,在這天地之間,久久回蕩。

###########

燕真子猛然張開眼眸,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方才在他感應中,一名大燕踏天修士氣息突然消失不見,而任憑他細細感應,卻未曾察覺到半點不妥,甚至無法尋到這名氣息消失修士所在方位。

此事徹底出乎他意料之外,一股淡淡不安縈繞心頭。

在這一片星域中,似乎發生了他未曾察覺到的事情,莫非,這與蕭晨有關?一念及此,他心中不安驟然加重,未曾繼續耽擱,急忙將此事傳遞傳去,「本尊麾下一踏天修士氣息突然消失,事情或許有變。」這老怪沉聲開口,他氣息與九幽地宮之主、魏元天相連,口中所言,便可被二人聽聞。

「何時發生之事?」九幽地宮之主聲音傳來,稍顯凝重。

「便在方才。」

「消失氣息是否出現?」魏元天冷聲道。

「沒有。」

燕真子聲音方才落下,便聽得九幽地宮之主發出一聲驚怒低吼,急忙問道:「發生了何事?」

「該死,本尊護身三屍之一與我之間的聯繫突然消散,怕已遭了毒手!」

魏天元心中狠狠一沉,但尚不等他開口,元神感應中,一名火族踏天境修士氣息直接消失不見,這老怪猛地抬首,恐怖氣息從他體內爆發而出,地心岩漿「轟」的一聲炸開!

「究竟發生了何事,我大魏修士中,也有一人氣息消失!」

三名老怪突然安靜下去,短短瞬息時間,封鎖空間之內三國修士接連氣息消失,速度如此之快,則表明此刻正有人在獵殺三國修士,而他們麾下踏天強者,根本沒有任何抗衡之力!這種手段,唯有鴻蒙才能做到!

難道在這封鎖星域中,竟隱藏了一名神秘鴻蒙!

「是蕭晨!一定是他!」燕真子口中怒吼,「我們錯誤估計了他的狀況,他身上,一定隱藏著某種我們未曾察覺到的力量!快召回你我麾下修士,否則他們都難逃一死!」

九幽地宮之主、魏元天也想到了這點,只是他們不願承認。此刻聞言心中狠狠一跳,再不敢耽擱半點。踏天境修士,即便在三大帝國中也是寥寥可數的巔峰強者,誕生極其困難,即便有百萬年來的積累,也絕對經受不起這種恐怖的損耗。

任何一個踏天境存在,都珍貴無比!而在這短短時間內,在他們感應中,三國踏天境修士,數量已減少了一十三人!

#####

【12點后還有一章。】 封鎖星域中,三國修士身體突然僵直,他們瞳孔劇烈收縮,心中升起一片驚駭。他們未曾想到,竟會接到各自鴻蒙修士示警,讓他們即刻歸返。

難道,蕭晨竟強大到了這般地步,可讓三位鴻蒙存在退避!

雖心中震撼,他們卻不敢稍作耽擱,生怕多留片刻,便會讓自身置於絕境中。三國修士紛紛手上靈光微閃,取出早已備好的防身之物,毫不猶豫捏下。

靈光微閃,他們身影飛快消失不見,再度浮現,已回到各自老祖身邊。

大魏火涼心中閃過一絲遲疑,反應便比其他之人稍慢了半拍,他捏碎了手中之物,淡淡靈光已將他身體籠罩在內,只需再過瞬息時間,他就能從這片星域中脫身離去。

但就在這時,他眼眸突然瞪大,嘴巴張開一聲怒吼尚未發出,身體便陡然僵直,眼中神光飛快消散。

在他身後,蕭晨身影浮現,神秘意志面無表情在他身上掃過一眼,拂袖一揮,便讓他肉身崩潰,徹底消失在這天地間,儲物戒等物,則被反手收走。

在他身上,這是第十四個儲物戒,則表明三國踏天修士,已被他在片刻之間連斬十四人!這種殺戮速度,所造成的傷害堪稱恐怖,生生削弱了三國巔峰層次戰力一籌不止!

緩緩抬首,他看向星域的盡頭,眼中七彩與金光盡數消散,只是仍舊冰冷,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他一步邁出,身影再度消失。

……

「火涼!」魏元天口中一聲驚怒低吼,元神感應中,屬於火涼的氣息直接消失,讓這老怪心中狂躁,已處於暴走的邊緣!

踏天三步修士,乃是鴻蒙下最強者,大魏中只有三人,而火涼便是其中之一。他的殞落,損失之重遠遠超過數個踏天一步、二步修士疊加!

「蕭晨!本尊要殺了你!」

這老怪仰首咆哮,恐怖力量噴涌而出,以他為中心向周邊瘋狂席捲,地心岩石突然碎裂,一層毀滅力量,向整個修真星傳遞!大地在顫抖中崩潰,高山崩潰,長江斷流,無數地火岩漿從地面裂縫中噴涌而出,焚燒了叢林,摧毀了城池!

整個修真星陷入浩劫之中,無數生靈死於非命!

鴻蒙一怒,天崩地裂,生靈塗炭!

而就在這時距離此顆修真星不遠處,空間波紋中,蕭晨一步邁出,氣息瞬間出現在燕真子、九幽地宮之主、魏元天三鴻蒙感應中。

「蕭晨!」

咆哮傳來,整片星域空間驟然崩潰,無比恐怖的力量波動,已充斥天地之間。魏元天身影瞬間出現,他臉色猙獰,猛然拂袖一揮!周邊空間驟然扭曲,天空化為赤紅,地面岩漿肆意流淌,充斥的炙熱氣息,如在地心中!但此刻在這岩漿中,卻有一個個身體赤紅,背後生尾的怪人存活其中,如今口中連連歡呼,紛紛跳上岸來跪伏在地,向魏天元沒頂叩拜。霎時間,便有無數股精純信仰之力,融入到這老怪體內,精純而狂熱!

「今日本尊不惜抽取一份大魏國運,顯化鴻蒙神國虛影,定要將你轟殺於此!蕭晨,今日你休想離去!」咆哮中,魏元天一掌拍出,在鴻蒙神國虛影中,他便是無上主宰,能夠爆發出最為巔峰的力量!且因神國虛影存在,封死空間,即便蕭晨掌控時空本源,也絕對無法從中掙脫!

鴻蒙修士,神國無窮無盡,近乎形成一個真正的世界,可自行誕生生靈。這般強大世界,欲要將其力量投放至大千界中,自然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而這種代價,便是國運的損耗!若大魏國運為十,則魏元天出手,需要損耗十中之一!這一次出手,不管是否能夠殺死蕭晨,整個大魏國運都是受到創傷!乃至國力都會因此衰弱!大千界局勢緊張,魏國勢弱,勢必會對未來大爭造成影響。

若非代價如此之重,燕真子當年豈會在猶豫後放過蕭晨!

但明知如此,魏元天仍舊出手,這其中自然有他的理由!因為此刻,他在蕭晨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脅!這是鴻蒙修士的心神感應,而察覺到的威脅,讓他心臟劇烈收縮,近乎要停止跳動!這老怪心中直接生出一個念頭,若現在不能擊殺蕭晨,待到日後,他火族一脈必定難逃屠戮,族滅大千界中。這種感應,讓他沒有任何遲疑,便做出了不惜一切代價,斬殺蕭晨的決定!

正如他所言,這一次,他絕不會放蕭晨離去!

轟!

神國虛影震顫,無數頂禮膜拜赤紅怪人身體突然爆裂,便有一簇黑色火焰飄出。這是他們已自身信仰祭煉一生之火,只要沾染半點,便能燃燒不滅直至焚化所有!

大千界中萬事萬物,此火皆可焚毀!

無數簇黑色火焰,在魏元天操控中向虛空快速匯聚,翻滾之中,化作一方黑色手掌,漆黑灰舌跳躍無聲,詭異中沒有釋放出任何溫度,但此刻整個神國之中,萬火俯首,竟似膜拜帝王般,不敢與黑色火焰爭鋒。

「去!」一聲低吼,黑色手掌瞬間拍落,它所經處神國虛影微微震顫,似是無法承受住它釋放出的恐怖力量,而近乎被生生撕裂!

魏元天含恨出手,傾盡全力損耗神國中孕育無數黑火,凝聚此黑焰手掌!其威能之強,可焚化星辰,滅殺億萬生靈!

尚未落下,恐怖威壓已將蕭晨徹底鎖定!在神國虛影鎮壓中,這一掌他躲不過,只能以自身修為硬撼!魏元天不惜代價,要的便是這個結果,只要蕭晨抵擋,他有信心將他直接格殺於此,滅除火族大患!

這老怪牙關緊咬,眼眸瞪大,目光死死看向蕭晨,盡顯猙獰之色!

蕭晨神色平靜,眼眸冰冷沒有半點溫度,正面迎對鴻蒙修士,亦無半點驚懼。眼看黑焰手掌呼嘯而至,感應著從中釋放出的恐怖氣息,他緩緩抬手,向前狠狠一撕!

五指之上,金光爆閃,而在金光掩蓋下,一絲絲七彩力量混雜其中。

一撕之下,魏天元身體驟然僵直,這老怪瞳孔收縮,流露難以置信之色!下一瞬,他口中悶哼一聲,嘴角竟有一絲血水流下,身體如遭重擊,被生生砸飛!

拍落黑焰手掌微顫,翻滾漆黑火舌直接僵固,如同並冰封般,稍作停滯后「嘭」一聲炸開,散落中消融不見。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後方鴻蒙神國虛影,在無聲無息間被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口,然後有無數裂縫快速出現向四面八方瘋狂蔓延,最終如鏡面般片片碎去。

蕭晨臉色不變,他一步邁出,身影出現在星域之中,向著面前狠狠一拍!整片空間猛然一顫,一層波紋向周邊橫掃,耳邊雖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在元神感應中,卻如天崩地裂般聲勢駭人之極!

燕真子、九幽地宮之主、魏元天三鴻蒙聯手封鎖空間,在這一刻被直接打破!

完成此事,蕭晨未曾再做任何停頓,他周身泛出一層波紋,直接消失不見。

下一瞬,燕真子、九幽地宮之主身影出現,兩人看著眼前一幕,面龐一陣僵硬,心中掀起無盡驚濤駭浪,久久難以平靜。

轉首對視中,二人皆能看出彼此心中苦澀。

誰能想到,此番三國鴻蒙聯手圍殺,最終竟是這般結果。

如今蕭晨未死,那麼他們日後,顯然會有很多麻煩。

而此刻他們心中更是隱隱生出一股直覺,今日未能殺死蕭晨,他們日後怕是要永遠失去殺死他的機會了!

轟!

狂暴氣息中,魏元天披頭散髮歸返,他口中發出一聲瘋狂咆哮,「為什麼!為什麼蕭晨力量會暴漲至這般層次!本尊不甘心!不甘心!」滾滾聲浪空中回蕩,只是不知這老怪不甘心的是未曾殺死蕭晨,還是想到了未來火族一脈的註定淪落! 浩瀚大千界,八大帝國各自雄踞一方,彼此虎視眈眈,近年以來各國局勢更是日趨緊張。若有那大神通者登高遠眺,便可清晰看到,八大帝國所在,八根金色光柱衝天而起,氣息威嚴肅穆!

八光柱高低不同,便代表著八帝國國運有強有弱!

西方大秦帝國最強,自咸都爆發金色光柱貫穿無盡長空,直衝雲霄星斗,其國勢乃八帝國之首。光柱中隱現金龍虛影,遙望東方諸國,眼眸貪婪炙熱。

南方大楚帝國稍弱一籌,卻仍有與大秦抗衡之力,郢都衝天光柱中金龍虛影不斷咆哮,亦不落半點下風,有逐鹿天下之念!此外大魏、大趙、大唐、大燕、大齊、大韓六國,國運依次削弱。

八道金色光柱各有浩蕩氣息爆發而出,彼此對峙,形成了大千界中的基本格局。

但就在此刻,大秦、大魏、大燕三國國運所化光柱內,金龍虛影驟然浮現,仰首發出一聲悲吼!此吼無聲,但大千界真正大神通者,卻能清晰感應,心中盡皆狠狠一跳,豁然抬首,面露震驚之色!

悲吼之中,三道國運光柱中大片金光直接潰散消失在天地之間,三國氣運,竟在此刻被生生削弱!而三者之中,大魏國運削弱最重,近乎十分之一國運直接崩潰,顯化金龍虛影明顯縮小一號,眼中露出深深的疲倦。

瞬息之間,大魏上四國國運,便被生生削至與大唐之下,被打落上四國之列!這般削損何其恐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