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一會,吳嘉荔就推開了教室的大門,她的身後,還跟著教導主任和校長。

「同學們,安靜!下面我要宣布一件大事。」

吳嘉荔站在講台上,看著底下的同學,她拿過一張通知書。

「因為初曉曉同學多次違反校規,考試成績更是每次交白卷,嚴重拖學校和班級後腿。這樣的學生,我們學校實在是沒辦法留下來。所以,學校最終決定,開除初曉曉。」

「初曉曉,這是你的退學通知書。」

吳嘉荔說這些話的時候,無比的官方與正義,她將通知書遞給初曉曉的時候,眼眸中更是帶著濃濃的得意。

同學們在聽到初曉曉要被學校退學,忍不住的竊竊私語。

「這個白痴終於被學校開除了,真是我們班的一大喜事啊!」

「初曉曉長得那麼丑,又還總是交白卷,年級倒數第一,我真懷疑她腦子是豆腐做的。」

「說她是豆腐,都侮辱了豆腐好不好!」

初曉曉被開除,底下的同學沒有一個人同情,全都是幸災樂禍。

面對這一切,初曉曉早已經習慣,該來的會來,她並不畏懼。

拿著那張退學通知書,初曉曉輕扯笑容,站起身來走到校長面前。

「校長,雖然我經常遲到,但是我也並沒有惹出什麼大事,這樣就開除我是不是不合規矩?我知道我成績很差,總是拖學校的後腿,但是,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

「如果這次月考,我考了全班第一,能不能不要開除我?」 「哈哈哈……」

「就憑她?全班第一?一個就只會交白卷的白痴?」

「這個梗我可以笑三年!這個白痴別的不會,不要臉的本事那是世界第一!」

初曉曉的話剛說完,班裡的同學頓時哄堂大笑。

初曉曉就靜靜地站在校長的旁邊,面對大家的嘲笑,她沉默著,唇角至始至終掛著一抹淡漠的笑。

吳嘉荔聽到初曉曉的話,冷哼一聲:

「初曉曉,不是老師看不起你,就你這成績?全班第一?在學校四年,我就沒見你考過一次及格!」

「吳老師,你們一直在笑,卻沒人回應我的問題,會讓我覺得你們在害怕。」

初曉曉並不打算多費唇舌,乾脆用上激將法。

「害怕?初曉曉,別說全班第一,就是全班前二十,你都做不到!」吳嘉荔很肯定的說道。

「如果我能考全班第一呢?」

「如果你能考全班第一,我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給你當馬騎。」

「好!一言為定!」

教導主任站在一旁,看著吳嘉荔,忍不住在她身旁低聲細語:

「你就不怕這白痴真的考出全班第一?」

吳嘉荔很有自信心,「這個白痴是不可能做到的,她只不過是不願意退學,故意拖延時間。不就是一個星期嗎?我讓她走得心服口服。」

教導主任這才放心的看著校長,勸慰道:

「校長,既然有這樣上進的學生,那我們就再給她一次機會吧!」

一身清瘦的校長,抓了抓發白的頭髮,似乎思量了許多,才點點頭。

「好!敢於挑戰的學生,我喜歡!如果你能考全班第一,那學校可以把你留下來!」

教導主任和校長就這樣走了。

吳嘉荔從始至終沒有正眼看過初曉曉,她拍了拍桌子。

「好了,把課文打開,今天我們講……」

初曉曉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上,遠離講台,無比安靜。

她並不打算聽吳嘉荔講課,而是拿著課本,自己看起了書……

既然在那麼多人面前揚言要考全班第一,那初曉曉可就要努力了!



前世,初曉曉的成績確實一直不好。

但是前世,在她二十一歲那年,她卻也有拼了命的學習過。

並且還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著名的華深大學。

而她突然奮發圖強天天向上的原因,只是因為林恩澤要去深市接手那邊的分公司。

前世的初曉曉,活著純粹是為了愛情……

不過,那段努力上進的日子,卻讓她學了很多東西。

初曉曉學東西很快,記憶力也好,即便是前世的事情了,她現在還是能記住很多,只要好好複習一下,即便只是短短一個星期,她考出全班第一,也是很容易的事。

初曉曉下定決心了,乾脆的拿出模擬試卷,慢慢的做了起來。

初曉曉學的是理科,理科靠的是被公式和靈活計算。

但是初曉曉的腦袋很靈活,這些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大難題。

很快埋頭苦幹的小人兒就做了很多題,不知不覺有些乏了,初曉曉一張試卷做完后,乾脆趴在桌子上睡覺。

下課鈴聲不知什麼時候響起……

在全班同學的歡呼聲中,學霸南宮疏遠走進了教室,並在所有人的詫異中,他朝著初曉曉的位置上走去。

「初曉曉,我喜歡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正在睡得香甜的初曉曉,面對學霸南宮疏遠的表白,根本無動於衷,依然是趴著睡覺,做著她的白日夢。

同學們卻瞬間瘋了,氣得簡直牙痒痒。

「這個醜八怪哪裡來的運氣?咱們全年級第一的南宮疏遠,竟然跟她表白?」

「天哪,這個世界都怎麼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知情.人士爆料:「聽說學霸和人賭博賭輸了,而賭約是找全年級最丑的人表白。」

於是,本來氣瘋了的同學,卻瞬間笑了,笑聲傳遍整個教室。

「吵死了……」

由於同學們的聲音實在是太大,初曉曉終於被吵醒。

站在一旁的南宮疏遠,此刻拿出一朵紅玫瑰,再次說道:

「初曉曉,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初曉曉剛睡醒,哪裡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此刻翻了翻白眼。

「同學,你有病吧?」

「你有葯?」

南宮疏遠眨了眨好看的桃花眼,本來就俊美的他,想要迷惑一個花季少女,根本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他也很有自信,初曉曉這個醜八怪被他表白,一定會第一時間喜歡上他。

「初曉曉,如果我有病,那你一定就是我的解藥……」

初曉曉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這個男人,確定沒毛病?



然而,就在所有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思的時候,教室的門口,突然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西裝,高挺的身材,俊美得如同天神的臉,一下子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而男人的身後,還跟著校長,教導主任,班主任……

校領導人員跟在男人的身後,竟然一句話都不敢說。

初曉曉眼尖的看見朝著她慢慢走過來的男人,瞬間一驚……

葉墨寒,他怎麼來了!

本來初曉曉對於這場表白,全當玩笑,在看見葉墨寒之後,卻只覺得自己要倒大霉了!

這個南宮疏遠,一定是掐著時間點來害她的!

初曉曉忐忑不安,心裡更是努力的想著應對策略,她眼疾手快的接過紅玫瑰。

然後,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她毫不客氣的將那朵紅玫瑰丟出了窗外。

「表白就送一朵紅玫瑰?是不是太寒酸了點?」

南宮疏遠並不知道他的身後已經站著好幾個校領導,此刻被初曉曉以這種方式拒絕了,他臉色有些黑:

「那我明天,送你999朵玫瑰花,你是不是就答應我的表白了?」

初曉曉:「……」

這個白痴難道不知道他已經要倒大霉了嗎?他倒霉就倒霉吧,不要連累她啊!

初曉曉看見站在不遠處的葉墨寒,他的臉已經漆黑無比,彷彿能把她吃了一般。

初曉曉的內心忍不住的發抖,感慨著,完了完了……

她一定會被葉墨寒給活活剝皮不可!

初曉曉看著南宮疏遠,趕緊的拒絕道:

「不用了,就算你每天都送我999朵玫瑰花,我也不會喜歡你,不會接受你的表白,因為,我已經有未婚夫了。」

「我未婚夫長得比你帥一萬倍,他讀書時成績也比你好一萬倍。更重要的是,我對他的愛,天地可鑒,日月可知!我深深的愛著他,永遠不會變心,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初曉曉說完這些話的時候,眼角的餘光也偷偷的打量著站在不遠處的葉墨寒。

只見男人原本陰沉的臉,瞬間好看了很多。

初曉曉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順毛摸對這個男人還是有點用處的。

當然,初曉曉的話也驚.艷了一旁的同學:

「哈哈哈哈……初曉曉在搞笑嗎?」

「我想起了一件事,葉墨寒的未婚妻也叫初曉曉,莫不是這個醜八怪把葉墨寒當成她自己的未婚妻了吧?」

「哈哈哈……這個白痴也太不要臉了吧!以為和人家重名,就可以和人家比?人家可是婉市第一美人啊!哪像這個白痴,長得其丑無比!」

……

初曉曉聽著同學們的話,只是淺淺的笑著,並沒有反駁。

心裡卻暗笑:姐還真的就是葉墨寒的未婚妻,就是你們口中的婉市第一美人了!

誰還不是個美人了怎麼滴?

葉墨寒就靜靜的站在一旁,倒也沒有什麼過多的反應,不過,在聽到同學們說初曉曉的不是的時候,他的眸中明顯的不快。

他冰冷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特助沐子塵,雖然沒說話,但是目光中很明顯:

這些人的名字,都統統記下來!

「咳咳……」

校長重重的咳嗽一聲,想以此引起學霸南宮疏遠的注意力。

可是,他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只以為是同學的咳嗽。

由於表白被拒絕,他的自尊心受不了了,「初曉曉!就算你有未婚夫,我也不會放棄喜歡你的,我追你追定了!」

本來只是和好友的一個賭約,他卻來勁了……

初曉曉:「……」

校長的臉徹底黑了,實在受不了,終於走到他的面前:

「南宮疏遠,你跟我到辦公室一趟……」

固執的學霸完全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恍然一轉頭看見校長,他瞬間囧了!

……

葉墨寒倒是識趣,沒有在同學們面前曝光她和初曉曉的關係,他只是冷漠的轉身,就此離開。

初曉曉這才鬆了一口氣,緩緩的坐在椅子上。

此刻手心已經染上了一層汗水。



還有一個星期就月考,時間相對緊迫。

初曉曉並不想浪費過多的時間,她深呼吸一口氣,又繼續忙著看書複習。

夜色漸濃,不知不覺已經晚上九點半。

晚自習下課的鈴聲,終於響起……

行走在校園中,今夜的星星很美。

初曉曉忽然的想起小時候和弟弟初航熠一起玩抓迷藏的回憶。

那時候他們那麼小,無憂無慮的,什麼煩惱都沒有,長大,是一件很殘酷的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