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還是中五百萬彩票了?

別說是他了,就是王茜茜都有點眩暈,男人愛車,女人也愛通過車子判斷男人的經濟情況,路虎攬勝她也在雜誌上看到過,知道是過百萬的車子,具體價格不清楚,可過百萬足以震撼她了。


至少在她認識的人裏,沒有開一百多萬的車子的,就是院長也沒有,簡直是比一套房子還值錢。

完了!

劉醫生當時就沒脾氣了,再也不提存款、房子和車子了,陸晨一輛車秒殺他一切。

看看路虎攬勝,再看看他的小車,還沒有人家的車十分之一值錢,頓時就有些羨慕嫉妒恨,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經上車的王茜茜轉身就走,心說要不是你叔叔也是副院長,誰會追你半年?

他追求王茜茜,一方面是因爲王茜茜的漂亮,青春可人,另一方面也是王茜茜的背景關係,其中一個實權副院長是王茜茜爸爸的親弟弟,有這層關係,他纔沒敢用醫生的身份潛規則王茜茜,只能通過正常途徑去追。

現在完了,被人一輛車子碾壓式的擊敗了,火氣大了,馬上約一個新好上的小護士出來泄火。

“這是你的車子?”路上,王茜茜很好奇,默默真皮座椅非常有感覺。

“怎麼,我就不能買車了?”陸晨笑了。

“不是,不過老同學,這車要一百多萬吧?”王茜茜知道陸晨的家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家,雖然吃穿不愁,可是並不富裕,就算是家裏砸鍋賣鐵的湊錢,也一定買不起一輛路虎攬勝。

也就是說是陸晨自己買的,她還知道陸晨剛給蔡家預交了醫藥費,二十萬的醫藥費,眉頭都沒皺,直接劃卡交過去了,她最初還以爲是陸晨一家借給蔡家的,現在看來也是陸晨自己的錢。

開小二百萬的車子,二十萬眼都不眨的劃出去了,至少也應該有幾千萬的身家吧?

年少多金,人長得也不壞,王茜茜感覺心跳有點加速了,越看陸晨越有一種很順眼的感覺。

平時和護士姐妹們閒聊的時候,可沒少談論男人,男人在一起的時候談論女人,女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會談論男人,像這種年少多金的金龜婿,姐妹們只有一個詞,抓住,別讓他跑了。

“沒錯。”陸晨點點頭,並沒發現王茜茜的情緒變化。

“看來老同學你發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發了。”王茜茜也有點假小子的性格,很快就適應了。

錦江紅酒店到了,生意紅火人來人往。

停好車子,兩人剛來到門前,就看到有一個女人先他們一步進入酒店。

陸晨愣了一下,一抹揮之不去的記憶,從記憶深處浮現出來,讓他的神情一陣憂鬱。

有些人有些事,一輩子都忘不了,只能自欺欺人的永遠埋葬在記憶深處,儘可能不去觸及,陸晨本以爲經過這麼長時間,這段記憶已經徹底埋葬了,沒想到一見到她,就又衝上心頭了。

“看到她又想起當年的事了?”王茜茜也看到前面剛進去的女人了,也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 初戀的青澀滋味,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忘,陸晨不知道會不會一輩子記得,至少眼下還沒忘。

“還進去嗎?”王茜茜問陸晨,如果這個狀態進去了,可能會出問題的,不行就離開爲好。

“進去!”該面對的總要面對,有些事就像是一個定時**,不解決,早晚還是會爆炸的。

陸晨整理心情,和王茜茜一起走進酒店,今天的初中同學聚會,在一個大包間內進行。

推門而入的時候,已經有十多個人了,到了一大半了,能聯繫上的初中同學基本都通知到了。

“大家看誰來了,這不是我們的王大美女嗎?”兩人剛進包間,就聽到一陣狼嚎聲和喝彩聲。

包間裏有十六個人,其中五個女生,十一個男生,都把目光集中在王茜茜身上,當年她就是個醜小鴨,還沒經歷蛻變,在很多人記憶中可有可無,如今已經變成美麗的白天鵝,光彩耀人。

剛纔喊出來的,就是一個偶爾能和王茜茜見面的同學,纔會第一時間認出來。

讚歎聲,感慨聲,讓王茜茜瞬間成爲包廂內的焦點,王茜茜到時習以爲常了,她在蛻變的過程中,已經引起太多的注意了,早已習慣成爲焦點,在衛校,在醫院,她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茜茜,來這裏,不要理他們這幫臭男生。”有個潑賴的聲音響起,是班上的小辣椒韓鳳潔。

“鳳潔,我好想你啊!”韓鳳潔是和王茜茜關係最好的女生之一,沒有因長時間不見而生疏。

頓時,幾個女生嘰嘰喳喳的聊起來,反倒把陸晨給忘了。

“你是……陸晨?”有一個胖子看看陸晨,遲疑的問道,初中畢業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大家都有變化,互相之間聯繫也不多,甚至很多人之間都斷了聯繫,認不出來也是很正常的。

“甄飛,你還是這麼壯實!”陸晨倒是一點也不費勁想起來,甄飛的諧音就是真肥,和他的形象非常相配,儘管已經過去好幾年了,面容有點變化,可這一身肥肉一點都沒有減少的趨勢。

在初中的時候,兩人的關係很不錯,只是畢業之後各奔前程,沒聯繫了。

“喲,我當是誰,這不是當年的陸大才子嗎?”有一個充滿諷刺的聲音,緊接着走過一個人,渾身上下都是名牌,一身服裝從上到下,都能讓人想起一個詞語,暴發戶,炫富的暴發戶。

他一個手上就有四個金戒指,還不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兩手就有八個戒指、兩個扳指。

陸晨一看就替他感到累,手指頭上都戴滿了,端個酒杯都不方便吧?

暴發戶是劉大鵬,原來也是普通人家,可是在初三上半學期的時候,他爸爸把家裏一件古董賣出去了,賣了二百多萬,當時就發了,然後承包了一個養豬場,成爲鎮上最富裕的人之一。

家裏發了,劉大鵬的舉止也變了,變得一副暴發戶氣息,儘管真正的暴發戶是他的爸爸。


“爆發鵬,怎麼哪兒都有你啊?”陸晨毫不客氣的反擊,劉大鵬的成績不好,就敵視像陸晨這樣在學習成績方面突出的人,在班上可以說是處處針對,尤其是在成爲暴發戶之後就更是了。

“敢問陸大才子,這些年不見,你去哪個工地搬磚了?”劉大鵬最討厭人家叫他‘爆發鵬’的外號了,一聽到陸晨叫他的外號,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就差直接衝上來,拳腳相見了。

兩個人的衝突,迅速引起其他同學的注意,都聚攏過來了。

“劉大鵬,你消停點,今天過來是同學集會的,不是來聽你們吵架的。”小辣椒第一個開口了。

“就是,大家都是同學,何必鬧得這麼僵呢?”其他同學也紛紛開口,緩和兩人造成的氣氛。

“哼,聽你們的,我纔不和他一般見識,和一個搬磚的叫什麼勁?”劉大鵬故意吹吹手上的金戒指。

儘管有很多人鄙夷他這種暴發戶的做派,可是對於他滿手的金戒指,還有兩隻玉扳指還是很羨慕的,典型的暴發戶二代,不用滿街去投簡歷,不用看上司的臉色,不用愁房子和車子。

“放心,我不會和一個滿手假貨的人一般見識。”陸晨今天也有點受刺激了,心裏也滿是火氣。

一方面是昔日的初戀,魏曉茹,就是剛來到酒店門口遇到的女人,另一方面也是劉大鵬的恩怨,他和魏曉茹之間的事情,劉大鵬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所以兩人一見面就充滿**氣息。

這時候魏曉茹轉過頭來,看着陸晨,眼神很複雜,說不清究竟是高興、難過,或者是回憶。

“等等,你說誰戴假貨,你給我說清楚,要不咱倆今天沒完。”劉大鵬不幹了,誰勸也不好使了。

“你真要我說出來,不怕丟人嗎?”陸晨冷笑。

“你說,要是說不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劉大鵬看看後面的魏曉茹,眼中閃過陰狠。

“第一,你的金戒指、金項鍊,都是鍍金的。”陸晨最初也沒看出來,因爲鍍金和真金外表一樣,尤其是經過用心掩飾的時候,他最初發現的是另外的假貨,金光鑑定才發現戒指和也是假的。

“怎麼可能,你不要信口開河。”劉大鵬頓時就火了,金戒指、金項鍊都是他從一個黑作坊買的,當然從黑作坊買的時候價格要便宜一些,不過也便宜不了多少,老闆還當場切開其中一個金戒指,是純金!

“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要不咱們驗證一下?”陸晨信心十足。

這時候其他同學看到兩人沒有打起來的意思,不擔心了,也不勸了,反而都變成看熱鬧的了。

“怎麼驗證?”劉大鵬問。

“你的金戒指是純金的?”陸晨問道。

“是!”

“這就簡單了,純金很軟,你找一把水果刀,切開,不就知道真假了嗎?”

“萬一是真的呢?”

“是真的我賠給你。”

“好!”劉大鵬也不甘示弱,馬上找來一把水果刀,把一個金戒指拿下來,放到桌子上切下去。

切開了!

然而切開之後劉大鵬臉色就變了,變得很難看,恨不得一拳打到陸晨的臉上去。

“真是假的啊?”

“我靠,外邊是金子,裏面居然包着其他東西。”

“真讓陸晨說對了,劉大鵬居然戴假的金戒指,真是假的。”


離劉大鵬近的人,看到他切開的戒指,外表一層很薄的金子,裏面的一看就不是金子。

劉大鵬也有點氣急敗壞,把另外的金戒指都拿下來,切開,結果全都是一樣的,外面是金子,金黃的,裏面就不是了,他懷疑是鉛,或者其他金屬,總時不時黃金就是了,真是假貨,陸晨說對了。

很明顯,有人用其他的東西先做成戒指的形狀,然後在外面鍍金或者包金,做成的假貨。

被當面揭穿,身上的金戒指是假貨,劉大鵬的臉像豬肝一樣,恨不得就地找個地縫鑽下去,然而地上真沒有地縫,同學們的小聲議論,聽在他的耳朵裏,就像是一根根刺向他的鋼針,要是有可能,他真想一拳把陸晨打到,不過在衆目睽睽之下,他還沒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沒錯,是假的,我上當了,可我還有扳指,羊脂玉扳指,一隻至少好幾十萬,你見過嗎?”劉大鵬氣呼呼的用胳膊一掃,就把八個被切開的戒指掃飛了,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然後舉起手上兩枚玉扳指。

其他人一陣可惜,就算是造假的,可外面的一層是真金,八個戒指加起來怎麼也值點錢吧?

“戒指是假的,項鍊是假的,你以爲扳指就是真的了?”看劉大鵬吃癟陸晨有一種報復的快感。

少年熱血易衝動,儘管他職場打拼,已經把性子磨練的很不錯了,可畢竟還是青年有熱血。

“當然是真的,兩隻扳指我可是有鑑定書的,只是沒帶來。”劉大鵬對兩隻扳指深具信心。

戒指是在黑作坊買的,扳指可是在珠寶店裏買的,每一隻扳指都有一個證書。

證書?

陸晨笑了,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再者有一些不法商販,能通過特殊渠道弄來一些證書。

幾年前曾經爆出過一個造假案,有一個不法商販竟僱人模仿筆跡,冒充知名古玩專家的簽字,僞造出一批證書出售假古董,非法暴利,被捕的時候已經是半年後了,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有些損失已經無法挽回了。

“我說它們是假的,它們就是假的!”不用金光鑑定,陸晨就可以斷定兩隻扳指不是羊脂玉,他從山本留下的寶藏裏,帶出過一塊羊脂玉,研究了很長一段時間,對於真正羊脂玉的特性,把握得非常精準。

“好,既然是假的你就證明給我看,證明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劉大鵬咬牙切齒的說。

被揭露八個金戒指是假的,他的面子已經掉到地上去了,火氣早就有點壓不住了,可是沒有發火的機會,這時候正好找到藉口,把兩隻扳指從手上拿下來,重重的放在陸晨面前的桌子上。

霎那間,所有同學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幾十萬的東西,無論真假都很吸引人的眼球。 證明?

陸晨嗤之以鼻,他可是專業的古玩鑑定師,而且擁有金光腦域,鑑定假羊脂玉豈不小菜一碟?

“你知道有一種玉叫巴基斯坦玉嗎?”陸晨並沒有說證據,而是反問。

“沒聽過,我不知道什麼巴基斯坦玉,我只知道你拖延時間是沒用的,你趕快拿出證據來,否則我會要你好看。”劉大鵬氣哼哼的,兩隻拳頭已經捏緊了,就等陸晨拿不出證據證明,他就給陸晨一頓暴打出一口惡氣。

“沒文化真可怕,我來給你科普一下,也讓你輸的甘心!巴基斯坦玉也叫青白玉,屬於變質岩中硬度較高的一類,俗稱大理岩,也就是大理石,這樣說你可能還不理解,漢白玉你總聽說過吧?就是大理石的一種,雖然都有一個‘玉’字,可兩者的價值差別巨大。

和田玉是高級玉石,價格高昂,所以有很多不法商販造假,巴基斯坦玉就是其中常見的一種,但是兩者的成分有本質的區別,和田玉是以硅酸鹽爲主要成分,而巴玉則是碳酸鹽爲主,結構鬆軟硬度低,你的兩隻扳指就是典型的巴玉。”

“說這些都沒用,證據,證據呢?”爆發鵬打斷陸晨的話!

“別急,馬上就到了,羊脂玉是和田玉品種中品質最高的玉石,辨明正身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最簡單的就是放在日光燈下,正好我們這個包間就有日光燈,你們來看。”陸晨拿起一個扳指,放到日光燈下。

“大家都看到了吧?放到日光燈下,扳指有明顯的黃色,深淺不一,而珍惜的羊脂白玉就不一樣了,作爲最頂級的玉石,羊脂白玉容不得半點瑕疵,在日光燈下不可能看到這些黃色。

這是其一,再看這個玉扳指,看起來像白紙一樣乾燥,而真正的羊脂玉在長期觸摸把玩下,會產生一種‘油性’,我想很多人都聽過這一點,我們來做個實驗,真正的羊脂玉滴水不沾。”陸晨說着拿起一杯水,把扳指放進去,拿出來,扳指上掛有明顯的水跡。

劉大鵬惡狠狠地盯住陸晨,儘管陸晨還沒說完,可他已經知道結果了,兩隻扳指不是羊脂玉。

“難道他真是我的剋星!”劉大鵬心中打鼓,在初中的時候,他和陸晨做對基本上都處於下風,本以爲畢業之後能扭轉情況,可今天的情況一如初中時期,他還是被陸晨鎮壓的死死的,一點翻身的希望都看不到。

“怎麼樣,你還想要我繼續說嗎?”陸晨說道這裏已經足以鑑別了,看着臉色更差的劉大鵬。

還讓你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