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鱗身.般若掌!”

唐傑則是進入了龍鱗身的狀態,魔般若的力量瀰漫周身,形成一片片堅硬、漆黑的厚重龍鱗,同樣雙掌擊出,正面硬接狂獸那狂猛的要將天地撕裂的攻擊!

唐傑使用的是七十二絕技中的掌法般若掌,這門掌法頗爲玄奧,可剛可柔,攻守兼備。

春風不及你傾城 “砰砰砰砰!”

雙方只是在短短一秒鐘的時間而已,接連碰撞了十幾次,互不相讓,那接連不斷,滾滾雷霆般炸開的勁力,撕扯的兩者腳下的大地都裂開巨大的裂縫,蔓延出數百米長。

那狂猛的碰撞,煙塵沖天,翻滾的碎石漫天飛舞,飛沙走石,讓人難以想象那是兩具血肉之軀能夠造成的動靜。

“這小子的力量好沉重、好堅硬,簡直就像是要將我的身體給擊碎一般。”

狂獸心驚唐傑每一掌的勁力之雄渾、沉重,每一次碰撞都讓狂獸感覺到了自己的手掌骨骼要碎裂開來!

雙方對碰了數十掌,打得大地崩裂,可狂獸眼中則是閃過一絲狡黠,他驀然雙手一翻,緊扣住了唐傑的手腕,雙方雙手都被限制住。

“狂獸道.天蠍腿!”

狂獸低吼一聲,他的右腿驟然踢出,腿部的肌肉都如金屬一樣泛着冷光,腳尖蹦的筆直,猶如鋒利的尾鉤尖端,直刺唐傑的腹部。

因爲身體構造的原因,腿部的力量是比手臂的力量更大的,狂獸這一腳更是勁力凝聚於一點,狂獸相信唐傑即使是身體再強悍,被擊中也絕對是腸穿肚爛,被踢個對穿的下場。

狂獸曾經用這一招直接在一個頂尖體修的身軀上踢出了一個洞來。

狂獸抓住唐傑的雙手,令他躲閃的餘地都沒有!

大日金鐘罩!

唐傑卻神色冰冷,毫不猶豫的以童子功先天訣真元推動金鐘罩。

暗金色的古樸大鐘浮現,其上更是升騰起金色的烈陽,猶如一輪熊熊燃燒的小太陽!

“十二關……金鐘罩?”

十里開外的大山上,一直觀看着這一戰的黑衣年輕僧人眼中閃過異樣的神色,金鐘罩,他同樣擅長,但並沒有練到十二關,就他所知,唯有創造者達摩練到了十二關,而唐傑竟也練到了這個地步?

“鐺!”

狂獸的天蠍腿重重的踹在金鐘罩之上,發出一聲震盪百里的鐘鳴聲,狂獸這一腿的力道大到誇張,生生將唐傑這達到十二關且以先天訣推動的金鐘罩都給踢得整個凹陷了下去,落腳處也裂開了密密麻麻的裂縫,幾乎直接洞穿!

嗡嗡嗡!

而狂獸本身則也不好受,那巨大的反震之勁生生將狂獸給震得向後倒飛,一股灼熱的火勁沿着他的腿部直入他的體內,燒灼他的五臟六腑。

這也是兩者交戰以來,第一次有人後退!

“好!”山嶽上的那魁梧道人目睹這一幕大聲叫好,那熊熊燃燒的金色烈焰所散發出的灼熱氣,讓他這位擅長最強的純陽功法的強者都忍不住讚歎。

“看樣子他們熱身完畢,要動真格的了。”黑衣年輕僧人眯起了眼睛,眼中滿是期待,他明白狂獸和唐傑即將動用全力了!

“嘎……嗚!”狂獸被震得倒飛出十多米遠,雙腳穩穩的踩踏在地上,停止了退勢,他張開了嘴巴,竟是將體內灼燒他的火勁給吐了出來,那火勁熊熊燃燒,在空氣中消散。

“哈哈哈!爽!”狂獸狂笑了起來。

“他的內臟都如此強壯?”唐傑心中吃驚,再怎麼練內臟也是極爲脆弱的,可他的火勁入體,狂獸卻是輕鬆的將之吐了出來,內臟未有絲毫的損傷,這非常驚人,狂獸真如上古兇獸一樣,連內臟都無弱點。

狂獸盯着唐傑,露出滿口巨大、森白的牙齒,獰笑道:“爲了報答你讓我打得如此爽,我要活活打死你!”

“那就來……試試看!”唐傑的眸子變得漆黑了起來,身上更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瀰漫,如敞開的地獄之門! 這一戰無論是狂獸和唐傑,都要盡全力了,身爲武修,都有追求最強的意志,面對當代、過去的最強武修,都絕不願意承認自己會比對方差!

能夠成爲先天武修的武者,哪一個不是驚才絕豔的?許多都開闢一脈武道,掌握只有自己才獨有的絕技,就比如狂獸,修煉的則是模仿妖獸而創出的狂獸道。

證明自己比對方更優秀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擊敗對方,武者終究是以實力爲主,以拳頭說話!

唐傑的全身黑色的氣息瀰漫,簡直像是敞開的地獄之門。

“狂獸道.獅虎碎金!”

狂獸驟然張開了大嘴,發出一聲如獅虎吟嘯的聲音,空氣中一層層的波紋向着唐傑迅速的擴散而來,這吟嘯聲能夠生生將金鐵都震成碎末!

魔般若.真龍吼!

“吼!”

唐傑則同樣施展出音波類的攻擊招式,張嘴發出震天的龍吼聲,虛空中都似是有一頭頭真龍在飛舞。

“轟隆隆!”

兩股音波跨越了極短的距離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頓時就跟兩顆炸彈碰撞,瞬間炸裂了開來,雷鳴巨響聲爆裂。

從外界看去更是極爲驚人,唐傑與狂獸所處的那片空間,簡直就跟化爲了一面破碎的鏡子似的,鏡面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縫,要被徹底的撕裂開來!

而這不過是雙方試探性的攻擊而已。

“狂獸道.萬妖獸靈!”

炸裂的空氣中,狂獸眸子中閃耀着血紅的光芒,將真元催動到了極致,更是將自身所修習的武道盡全力的展現了出來。

便見到在空氣之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一頭頭巨獸的虛影,這些巨獸的外表不一而足,有全身棕色毛髮如鋼針的獅子,有額頭銘刻着王字,散發着無窮威儀的猛虎,也有身體龐大,如一座山嶽的巨龜……

種種巨獸虛影,將附近的虛空都給完全籠罩,一股股兇悍的氣息瀰漫開來,讓人彷彿處於妖獸盤踞的莽荒山脈之中似的,隨時都有一種被撕扯成碎片,吞噬殆盡的錯覺。

這是狂獸最強的招式,他所鑽研、模仿、修習出各種的關於獸類的武道,都以意境、真元的方式演化而出,能夠爆發出無窮的威力!

“撕碎他!”

狂獸嘶吼。

“吼!”

每一頭巨獸虛影都發出嘶吼聲,每一頭巨獸的眼中都閃爍着兇殘的光芒,就跟真正的擁有生命一樣,從四面八方向着唐傑撲來!

黑級浮屠.二間戰紋!

唐傑體內的黑級浮屠真元在飛速的流轉着,天空都似變得灰暗了起來,一道雷霆怒劈在了唐傑的身軀之上,頓時唐傑的額頭之上兩道金色的戰紋浮現,自額頭處垂落。

唐傑整個人都閃耀着漆黑的光芒,如同化爲了一座幽冥地獄!

“這是……易筋經?”

而遠處的黑衣年輕僧人看到這一幕,則臉上浮現驚訝的神色,唐傑的易筋經與他的易筋經走的完全是兩條不同的道路!

至於孰強孰弱,唯有比過才知道!

“什麼?”

狂獸瞳孔微微收縮,他看到唐傑的體表黑色的光芒擴散了開來,光芒所過之處,就跟形成了一片領域似的,他凝聚出的一頭頭巨獸虛影,一靠近唐傑便雙眼茫然了起來,完全失去了攻擊力。

呼!

甚至那黑色的光芒蔓延,將狂獸都給籠罩在了其中,令狂獸身體一震,他看到了一幅屍山地獄的場景,無數的惡鬼在嘶吼,要將他拖入地獄中,碎屍萬段!

在鎮魔窟中,爲達摩創造黑級浮屠的地方,唐傑在其中有所領悟,進一步的加強了易筋經,令黑級浮屠達到二間戰紋的層次,侵蝕敵人精神的能力更是成倍成倍的增加,稍有不慎就會被拽入地獄之中。

“地獄?那我就屠空地獄!”

狂獸嘶吼咆哮了起來,憑藉着無敵的武道意志,生生從黑級浮屠的影響中掙脫了出來,本身則是猶如一頭奔騰的妖獸,向着唐傑衝殺而來,每一步落下大地都劇烈的顫抖,他身體化爲了一頭蠻熊似的,看似笨拙的一巴掌怒拍而來,帶着渾厚的壓力!

“嘭!”

可讓狂獸驚駭的是他這一巴掌打在唐傑的胸口之上,卻感覺沒入了黑洞之中一樣,儘管打得唐傑體表的黑色光芒微微顫動,並沒有對唐傑造成有效的傷害。

黑級浮屠達到二間戰紋的境界,罡勁化爲真元,更因爲黑級浮屠修煉的是氣,真元之雄渾還遠在先天訣之上,極爲擅長戰鬥。

光是散發出的護體真元,其防禦力已經不下於十二關金鐘罩了,甚至能夠正面硬抗狂獸這種等級的強者的重擊!

畢竟金鐘罩才十二關,還在罡勁的層次,並沒有打破極限,即使擅長防禦,比不上功力深厚十倍的黑級二間的防禦也再正常不過。

“羅漢金剛拳!”

唐傑以身體硬受狂獸的一拳,雖然感覺胸口微微疼痛,但並沒有大礙,他則是毫不猶豫的右拳併攏,似是化身爲了一尊怒目金剛,一記重拳轟擊在狂獸的胸口。

以傷換傷!

嘭!

狂獸舊力已去,新力未生,根本沒有躲閃的餘地,被這以傷換傷的一拳正中胸口,頓時沉悶的撞擊聲中,狂獸那小巨人一樣魁梧的身體倒飛了出去,跟斷線風箏似的倒飛出百米遠,雙腳連連在地上摩擦,帶起兩道深深的溝壑才止住了退勢。

狂獸修煉狂獸道,如妖獸般生存,每日以各種妖獸的血肉爲食,他自身完全就是一頭人形妖獸,無論是力量和體魄都與妖獸不分伯仲,但硬受唐傑那強悍的一拳,胸口部位的骨骼都出現了絲絲的裂紋!

這讓狂獸驚駭無比,他自從武功大成後,哪怕是與妖獸王者戰鬥,通常情況下都毫髮無傷,如今在與唐傑的戰鬥中,交戰開始沒一會他就已經身上帶傷。

更讓狂獸心驚的是唐傑的拳頭打在他的身軀上,一股漆黑的力量也注入了他的體內,令他全身都變得冰冷了起來,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感。

那是黑級浮屠的力量,當達到二間戰紋的境界後,黑級浮屠侵蝕敵人精神、肉身的能力成倍的增強,而如果與敵人直接接觸,更是能將黑級浮屠打入敵人的體內,讓其承受地獄折磨,精神、肉身都能夠痛苦的崩潰掉!

“該死!”

狂獸第一次遇到這種詭異的敵人,不等他運功逼出體內的黑級浮屠,遠處的唐傑已經一步邁出,大挪移身法施展,一步便跨出百米的距離,瞬間逼近狂獸。

這令狂獸沒空逼出體內黑級浮屠的力量,只能咬牙抵禦唐傑的猛攻。

唐傑根本不給狂獸喘息的機會,他不求能以雷霆一擊將狂獸擊潰,這不太現實,而是決定以連綿不絕的攻擊,令狂獸墜入地獄之中。

七十二絕技.千葉手!

“咻咻咻!”

唐傑以迅捷的千葉手對狂獸展開了猛攻,他的雙臂像是化爲了千臂,空氣中都是密密麻麻的掌印,跟紛亂的樹葉似的,沒有軌跡可循,對着狂獸劈頭蓋臉的打來。

狂獸施展出了狂獸道中的防禦招式,粗壯的雙臂揮舞,格擋唐傑的掌法,全身真元都凝聚,隱隱形成龜殼。

“砰砰砰砰!”

只是眨眼的功夫兩者碰撞了數十次,狂獸守得密不透風,跟千年老龜似的,哪怕唐傑這無可捉摸、十分精妙的千葉手也難以穿透狂獸的防禦,被盡數抵擋而下。

但是每一次碰撞,都有一絲黑級浮屠的力量滲透進了狂獸的護體真元中,注入了他的體內,侵蝕着他的精神與身體!

狂獸額頭冷汗都滴淌了下來,在黑級浮屠的侵蝕下,狂獸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每一秒精神都在被無數的惡鬼撕扯,每一秒身體都在被千刀萬剮般。

這種痛苦非常可怕,即使是精神承受的住,肉身都承受不住,會活活被痛的身體崩潰,精神死亡!

高手過招本就需要全神貫注的應對敵人的進攻,而要一邊承受劇烈的痛苦一邊應付同級強者的猛攻,這怎麼可能做得到?

這便是黑級浮屠的恐怖之處,與之對戰,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哪怕是狂獸這等強者,肉身強悍,武道意志堅定,此刻也有些吃不消了,抵禦黑級浮屠的折磨的同時還要面對唐傑接連不斷的攻擊,侵入他體內的黑級浮屠真元還在遞增!

終於,狂獸的心神有瞬間的恍惚,而也就在這瞬間而已,唐傑化掌爲拳,長驅直入,直擊狂獸的胸口,狂獸受到黑級浮屠的侵蝕,沒能夠擋住這一擊。

“嘭!”

狂獸再度被打得拋飛而起,身體更是狼狽的在空中翻滾,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又彈起,再度砸落!

“咔咔咔!”

在這過程中還伴隨着骨骼的爆裂聲,哪怕狂獸的身體堪比妖獸,連續以相同的部位承受唐傑的重擊也承受不住,整個胸口骨骼部位斷裂,凹陷了下去。

狂獸憑藉着一股意志從地上翻身站了起來,他不允許自己以如此狼狽的姿態面對對手。

“咳咳咳!”

撒旦奪歡 可狂獸纔剛剛爬起,便是臉色一白,大口的咳着血,他已經受到了重創!

“是你敗了!”

唐傑體表閃耀着漆黑的光芒,冷冷的道。

狂獸戰鬥力在巔峯時尚且壓制不住唐傑,更別提身體受到黑級浮屠的侵蝕,胸口骨骼都斷裂,這種情況下狂獸敗局已定!

狂獸的臉色微微扭曲,有因爲疼痛,也有因爲敗在唐傑手上的屈辱。

他狂獸可是在人族十國都還未形成的時候就誕生的武者了,比起達摩、三豐真人更加的古老,更是那個時代最強的武修,自認爲不會亞於過去、未來的任何武修,在他所在的時代都沒任何武者能是他一合之敵,獨孤求敗。

可結果在這武者的盛世中再次甦醒過來的第一戰,他便嚐到了戰敗的滋味!被唐傑打得近乎毫無還手之力的重傷!

狂獸咬牙切齒的道:“我還沒敗……我還沒死就不算敗!”

“走!”

狂獸毫不猶豫的決定逃命了,儘管屈辱,但正如他所說,還沒死,就不算敗!

咔咔咔!

令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狂獸腳下的地面陡然凹陷了下去,變得無比鬆軟,狂獸那魁梧的身軀則跟一條泥鰍一樣,迅速的鑽入了岩石地面之中。

狂獸的狂獸道乃是研究各種獸類而創造出來的,而自然界之中具有逃命本領的各種生物更是數不勝負,狂獸所掌握的狂獸道中也有各種逃命的手段,只是他以往幾乎都沒用過!

“想逃?”

唐傑神色一冷,這狂獸殺人如麻,在無雙城內殺死了上千武者,更將玄葉打的重傷,唐傑哪裏願意放他活着離開?

力拔山河神象拳!

唐傑凌空而起,似是化爲了一頭比天空還要巨大的巨象,一隻象蹄擡起,對着狂獸消失的地面便是重重的轟擊而下!

“轟隆!”

唐傑這一拳怒轟在大地之上,簡直就跟天神震怒一樣,整個天空都搖顫了起來,方圓數裏的大地劇烈的顫抖,以唐傑拳頭砸落的地點爲中心,整個的都凹陷下去了。

一個四五百米直徑的巨大凹坑出現在原地,簡直像是被一顆隕石砸出來的!

時光深處終遇你 這一拳若是落在血肉之軀上,那真的是連殘渣都不會剩下!

可唐傑的眉頭緊皺了起來:“他逃了……”

唐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這一拳並沒殺死狂獸,狂獸在地面中就跟在水裏游泳一樣,迅速的逃出了上千米的距離,避開了唐傑拳頭的攻擊。

實力達到先天武修的境界,個個都具有常人不具備的能力,狂獸的戰鬥力極強,保命的手段同樣強大,這也是他曾經大肆殺戮,連強大的修仙者都沒能奈何的了他的原因。

讓狂獸逃掉了儘管不太甘心,但唐傑卻也不覺得是個大問題,狂獸的性格很狂傲,即使要報仇也只會正面來,其次唐傑有信心比狂獸進步快,狂獸這次打不過他,下次更不可能,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唐傑的心情也略微複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