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蠍獸被解剖,曾染從魔獸屍體之中拿出了一塊不規則的白色晶體,高高地舉起,讓他父親曾越看。

「阿爸,你看,才這麼大一丁點的晶石啊。」

曾染顯然是覺得眼前的那龍蠍獸的魔晶不夠大,而有些不高興。

但是,那曾越卻是無奈地搖頭笑著,眼目之中滿是慈祥,道,「都是我把你從小寵壞了,你個姑娘家家的就知道說笑,要是這塊魔晶還小,就沒有大魔晶了。

這塊魔晶,可是今年我獵捕魔獸,收穫得最大的一次了,估摸著夠我們家兌換成龍幣花費半年。到時候,也該給你買件衣服了,看你穿的,我都為你感到害臊。」

「哪有啊……」被自己的父親這麼一說,那曾染可就有點害羞了,原本小麥色的臉頰此刻也是籠罩上了一層紅潤。 就在曾越與曾染父女倆收穫了那龍蠍獸的魔晶而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張陽和王龍卻是霍然間從那密林後面竄了出來。

「嘿嘿……曾大叔今天收穫不小啊?」

王龍眯縫著眼睛,雖說是對那曾越說話,但是眼光從始至終就沒有離開過曾染那火爆的身軀。說來,你曾染穿得這麼惹火,有哪個男人能把持住呢!?

曾染見那王龍一副色眯眯的模樣,也是一陣厭惡,躲在老爹曾越的身後,對那王龍怒目而視。

曾越見是王龍和張陽二人,也是眉頭緊皺,陰沉道,「收穫小不小與你們何干?」

而那張陽聽了曾越的話,也是笑了起來,冷冷道,「與我們兄弟倆倒是不相干,但是,要說相干還有點相干,以後我這王龍兄弟成了你乾兒子,不就是相干了嘛」

「屁話。」

那曾越越聽越覺得這二人不懷好意。

而那王龍卻也是不滿地看向張陽道,「我怎麼就成了曾老叔的乾兒子了呢?!張陽,你給我說明白。」

張陽見王龍不開竅,就向著對面那曾染斜了一下眼睛,對著王龍笑意連連道,「王龍兄,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你喜歡曾老叔的女兒小染,那你娶了小染,你不就成小染的夫君了嗎?而你成了小染的夫君,曾老叔自然就是你的老爹了。說來能得到小染的垂涎,你小子還真的是福好運佳啊。」

「哈哈……」

一聽張陽這話,王龍很是滿意,不由得色眯眯的眼睛又開始對著那曾染從上到下看個不休,不時間,還吧唧下嘴,「匝匝……真是好身材。」

那曾染見王龍這般的對自己無禮,就要出手,但卻是被自己的老爹曾越給攔住了。

「阿爹」

曾染看到老爹阻攔自己出手,也是有點生氣。

但是,觀其老爹曾越的神情,卻又再也撒不起嬌來。


曾越將手上的長刀插在地面上,抱拳道,「王龍、張陽兄弟,我們也都是一個村莊的,不知道你們今天出現在這裡有何貴幹?要是路過,我們父女倆今天也算是有所收成,可以請二位賢侄到我們家裡喝點酒水。」

但是,曾越的這話出口,卻是被那張陽一抬手給打斷了。

張陽道,「你們父女倆今天的收穫還真是不小啊,說來,我們盯上這隻龍蠍獸已是很久了。不巧今天我們將其打傷,卻是出手不重而沒有打死它,使得它在這魔獸林裡面亂竄。而你們父女倆今天所捕殺的這隻龍蠍獸,正是我們先前所無意放走的那隻龍蠍獸。所以……」

說到這裡,那張陽嘴角一揚,滿是笑意地看了眼身邊的王龍,之後,轉而又看向曾越父女倆,陰測測地道,「所以,我希望曾老叔能將這龍蠍獸的魔晶交給我們,也不枉我們兄弟幾天的勞累。」

「你們在說謊,這隻龍蠍獸我們遇到的時候一點傷都沒有,怎麼,就成你們的了呢?!」曾染憤怒地說道,之後,扶著父親曾越的肩膀,道,「阿爹,不能給他們,他們明顯就是出來搶的。」

對於曾染的話張陽和王龍也是不可置否。

曾越看張陽與王龍二人面色陰沉,他也知道恐怕今天自己父女倆是遇到岔子了。

他這邊,自己是大龍師四級,而小染是龍師六級。

而張陽那邊,兩人卻都是大龍師,而且一個是四級、一個是二級。

曾越有點不安地道,「兩位兄弟,說來我們都是一個莊子里的人,而且莊子里的御龍師也是不多,我想大家都是朋友。說來,今天實在是有點難堪啊,這龍蠍獸就一丁點的魔晶,還不夠一頓飯的錢。要是二位兄弟實在是想要的話,那我就把它送給二位好了。」

說完,曾越也是從腰間拿出一塊相對於剛才那枚龍蠍獸的魔晶要小上很多的一小塊的魔晶,並向張陽和王龍那邊擲去。


張陽接住那曾越扔過來的那塊小塊魔晶,看了看,臉上卻是比剛才的笑意更加的陰險,他狠聲道,「曾老狗,我們剛才分明看到女兒拿到了一塊拳頭大小的魔晶,難道那塊你不想給我們嗎?」

一聽這話,曾越的臉色也是極度地難看,沉聲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但卻是見到那張陽手掌間白色的龍氣鼓動,似乎有出手的意思。

「小染,你躲開。」

看到那張陽在雙手間彙集龍氣,曾越就知道不好,趕忙推著小染向後,惶急道,「你帶著龍蠍獸的魔晶先回莊子里,一會兒,我就去找你。」

「可是」

曾染不想離開自己的老爹,也是擔心老爹出什麼意外,但是看老爹那堅定的眼神,她心想自己是龍師級別留下來也是礙事,於是乎,也是按照老爹所說,向身後奔去。

也就是在這裡時候,那張陽已是攻擊了過來。

「鎖骨手。」

只見張陽的那雙手異常的白皙,如同女子的手掌一般,但同時也是柔軟之極,如同游蛇般,抓向曾越的手臂。

曾越看到張陽對自己出手也是不敢怠慢,手上白色龍氣聚集,冷喝一聲,「看我的……重力拳」


兩人之間你出拳,我出抓,相互抖了起來。

而張陽在看到王龍傻站在一邊看著自己兩個人相鬥,還很津津有味,也是不由得氣惱,憤然道,「王龍,你不想要你的那份魔晶了嗎?」

王龍正看兩人相鬥,被張陽這麼一喊,也是回覺過來,忙答道,「怎麼不想要,我還要依靠魔晶修鍊娶媳婦兒呢!」

張陽看王龍又犯傻相,厲聲道,「那你還站在那裡,還不去抓曾染,要是她跑了,我們的魔晶就沒了,你也別想有女色可占。」

「是是是,我馬上就去」

說完,王龍也是全身龍氣涌動就開始向曾染逃走的方向追去。看其動作,倒是很是嫻熟,不過,那副傻裡傻氣的模樣倒是十分有趣。

再說曾染不過剛剛是一名龍師級別的御龍師,所以跑起來的速度也是比常人快不了多少,況且密林之中草木繁雜,當然,這是一點,還有一點就是她很擔心自己老爹的安危。

出於這幾方面的原因,曾染也是跑得不快。

不多時,後面的那王龍就已是追了上來。

「小染,妹妹你不要跑啊,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幹嘛跑啊……」王龍在後面大吼大叫,也是把曾染嚇得夠嗆。

曾染不時間加快速度,可是,還是比不過那王龍奔跑的身形。

「呼呼呼」

長喘著粗氣的曾染也是捂著胸口停了下來,她實在是跑不動了。

而後面的王龍倒是追得正歡,看到曾染停了下來,也是慌忙之中停了下來,但卻是腳下一滑,拌到了一根干藤上面,來了個狗搶屎。

看到自己有所失態,那王龍趕忙起身,搭理起自己的衣衫來,並笑著看向還在喘著粗氣的曾染,道,「小染,我喜歡你,你不知道嗎?你跑什麼啊?」

而曾染已是被眼前的這個王龍給嚇到了,尖聲道,「你們要害我爹,你給我滾開。」

「滾開嗎?我就不滾,我要是滾也要滾到你身邊來。」

那王龍也是大言不慚的說道。而他這話一說完,也是把未經人事的曾染給說得滿臉漲紅。

曾然嗔怒道,「看你那丑相,最好給我有多遠滾多遠,我可不喜歡你……我和我阿爹是來魔獸林裡面獵捕魔獸的,與你們何干……你們為什麼要來難為我們?」

而於那王龍而言,聽到的卻是只有前半句話。

王龍聽到曾染說自己長得丑,立時就不幹了,氣呼呼地道,「老子,哪裡丑,老子最英俊了……」

說完這些話的時候,那王龍也是對曾染產生了怒氣,狠聲道,「既然你不喜歡我,我就讓你強行喜歡我。到時候,你要是懷了我的兒子,我看你老爹,說些什麼?!到時候,我就是他乾兒子了。」

說罷,就向那貼靠在樹根底下,瑟瑟發抖的曾染撲去。 「啊……」

看到那王龍向自己撲將過來,曾染一陣害怕,也是閉上了眼,叫出了聲。

但是,如曾染預期的那樣,王龍的身體卻是並沒有撲到自己的身上,只聽到「噗通」一聲的悶響,在其耳邊不遠處響起。


曾染慢慢地睜開眼睛,卻是看到一位身著紫衣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後背對著自己。

王龍的前撲沒有得逞,還被胸前狠狠地拍了一掌,也是氣惱之極。

抬眼看時,卻是看到一個男子,霍然間站在他的面前,這男子一身紫衣,劍眉斜插入鬢,不長的頭髮搭在耳朵兩邊,看上去倒是眉清目秀。

而這個男子正是鸞峰。

王龍慢慢從地上爬起,目光之中露出凶戾之色,看向鸞峰發狠道,「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野小子?」

看到這傻裡傻氣的王龍還在與自己搭話,鸞峰也是訕訕地笑道,「不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是初來乍到,不過剛好遇到你這個混球罷了!而且還看到你這傢伙,要對人家姑娘圖謀不軌,這可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了。」

「我圖謀不軌嗎?」

王龍反問了一句,又看了看還在那裡秫秫發抖的曾染,也是挺起身板,高聲道,「對啊,我就是圖謀不軌,你能拿我怎麼辦?!」

這話說得何其硬氣。

但是,王龍剛說完,卻是感到脖頸間一涼,之後,一隻手掌就正好地抓在了他的脖頸之上。

「你干什……什麼啊?」

王龍覺得自己有點喘不上氣,因為鸞峰的手掌正在逐步用力。

「我啊,不幹什麼,就是看到了一些臭蟲在為非作歹,看不慣罷了」

鸞峰沉聲說道,臉上露出嘲謔的表情,心想,眼前這人還真是個蠢蛋,我都掐著你的脖子了,你還來問我幹什麼?

冷哼一聲后,鸞峰又道,「我也不為難你,你趕緊滾吧!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一個小小的大龍師就敢在這裡為非作歹,簡直無恥之極。」

那王龍被掐的直翻白眼,但聽到眼前男子要放了自己,他也是不住地點頭。

「哼……滾吧!」

鸞峰手指掐緊,再度發力,向右邊狠狠地一拋,那王龍的身體也是隨之滾了出去。這回要比狗搶屎還要難看,那王龍的身體狠狠地滾入了一片長滿刺的花叢之中。

不過,一個翻滾的功夫兒,就聽到那王龍叫苦連天,但是,他知道自己僥倖保全了一條性命,於是,也顧不得身上扎的黑刺,撒歡似的向魔獸林之外跑去。

看到王龍跑掉,鸞峰也是回過身來,看向那倒在一旁而受了不少驚嚇的曾染,笑著道,「姑娘,你沒事吧!?」

「我嗎?!」曾染見鸞峰向自己發問也是有點慌亂,趕忙回答道,「沒事,沒事……」

但是說了幾句,好似又想到了什麼似的,趕緊道,「恩人,恩人,求你,救救我老爹,他正在不遠處的地方與那歹人張陽相鬥。」

「求求你,幫幫我們……那張陽可是很厲害的大龍師的。」

看到曾染這般惶急,鸞峰也只好點頭,反正現下的他也是不著急趕路。

鸞峰點了點頭,道,「好,那你帶路吧!」

見眼前的紫衣男子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那曾染也是飛快地就從地面站了起來,也是顧不得身上的泥土,就開始向不遠處他老爹的方向奔走。

而鸞峰一直跟在其後面。

張陽和曾越也是斗得旗鼓相當,但是,曾越還是不敵張陽那「鎖骨手」,不時間身上就會被抓出一道道血粼粼的血痕。

「張陽,你他媽的實在是太狠了,實在不行,我把我父女倆辛苦得來的那枚龍蠍獸的魔晶交給你還不行嗎?!你何必這般。」

曾越雖然和張陽都是大龍師四級,但是體力上還是有些不支,心想,要是能夠保全性命,自己交出那龍蠍獸的魔晶后,就帶著女兒曾染離開柳庄。

可是,那張陽此刻已是打紅眼了,只知出手,也是不聽那曾越的話。

而曾越心有旁騖,自然出手略有緩慢,而就是那緩慢的功夫兒,卻是被張陽逮到空擋,一抓之下,竟然在其胸口上面抓了一大塊肉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