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虎沉了臉,並沒有老朋友相見的那種欣喜,“這是我的私事,你不要管了。”

釋志道:“龍兄,你修煉佛法,便不能造過多殺戮,你這樣殺手無寸鐵的人,神佛是不會原諒你的。”

龍小虎道:“我不會造太多殺戮的,我就殺他一個,你不是我,不會懂得。”說着朝前兩步,又要朝聶榮雲走去。

聶榮雲大駭,卻看到釋志攔在了他的身前,“師父跟我說,讓我帶你回彌陀山,他保你平安,否則昆吾門的古掌門就要下令追殺你了。”

“我不管,你快讓開,不然朋友沒的做。”龍小虎惡狠狠下了最後通牒,他眼中的怒火若是能射死人,釋志身後的聶榮雲早已死了無數次了。

釋志淡然,悠悠說道:“阿彌陀佛,我不會看着你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

龍小虎手印一捏,二話沒說,便朝着釋志打去。釋志一驚,急忙運起如來印,一尊淡黃色佛像擋在了自己身前。

“轟……”巨響過去,周圍樹木大片癱翻。

“讓開……”龍小虎再次惡狠狠的喊了一聲,想必是他不忍心用處絕招對方自己朋友,卻又不想讓那聶榮雲活着走出自己視線,所以纔會如此焦急。

可是這大喊過後,龍小虎赫然發現,釋志身後的聶榮雲早已不見蹤影。

“人呢?”龍小虎大喊一聲,釋志轉頭,也是一臉愕然。

聶榮雲中了龍小虎的五行困龍鎖,根本無法跑路,二人決鬥之時,獸奴一直在天上看着,究竟是誰將那聶榮雲救走。

龍小虎轉頭一看,發現自己身後的墨雨也不見了蹤影。

“糟糕,難道是隱身符文,可墨雨爲何要救聶榮雲?”此刻周邊都是樹林,龍小虎發瘋似的四下尋找,尋了許久也是無果。

想到自己馬上就能得道父母的消息,這人卻無端端被人救走了,龍小虎心裏來氣,拿起一塊石頭就朝着遠處砸去。

“轟……”遠處山壁被這一塊石頭砸中,頓時一個碩大的坑洞,現在那裏,不少石頭坍塌下來,其狀可怖。

“龍兄,你如今的實力我自嘆不如,只是……”釋志正要說,卻聽龍小虎喝道:“好了,別說了,以後我的事情,你不要管。”

龍小虎說完,身形一展,猛的朝天外飛去,想必是繼續尋找那聶榮雲去了。

……

山間小道旁的林子裏,一個嬌小少女扶着一個黑衣中年男子,走在那裏。

小道旁邊是一條窄長的溪流,可少女寧可扶着男子在樹林穿行也不遠走溪邊平坦些的大道。

“你是墨雨姑娘吧,你爲何要救我?”中年男子便是那聶榮雲,此刻也是虛弱的厲害,連邁開腳都十分困難。

墨雨皺了皺眉,“本來龍大哥要殺你,你定是壞蛋,但是我看他手段如此殘忍,我卻有些於心不忍。你要答應我,這次我救了你之後,今後要好好做人,好嗎?”


聶榮雲連連點頭,此刻他的性命就係在這少女身上了。

“唰……”的一聲,天空之上,龍小虎的身影飛過,嚇的聶榮雲瑟瑟發抖。他二人的頭頂此刻有濃濃的樹冠遮蓋,照道理龍小虎應該是找不到他們的,也不知道這聶榮云爲何怕成這樣。 “你很怕他?”

墨雨的問題讓聶榮雲自己都有些奇怪。

“算了”,墨雨微微一笑,手臂用力,將聶榮雲攙的高了一些,隨即說道:“快些走吧,等你安全,我就回到龍大哥那邊去。”

聶榮雲一愣,看着眼前少女天真無邪的面孔,愕然問道:“什麼?你還要回去?”

墨雨聽了這話,露出一絲傷懷,不由用手摸了摸懷中的那個符龍。這是龍小虎送她的禮物,本來她拿了家族符文比試的獎勵之後便要將它還給龍小虎的。可是家族裏上到族長,下到自己的親哥哥,都從沒把自己當成是自己人,而且還要害她。

“我沒地方好去,就算回去之後龍大哥那裏他要殺了我,我也心甘情願。”墨雨的臉上露出一絲茫然,顯然她也不知道這次救了這聶榮雲到底是對是錯。

“唰……”龍小虎依舊在天上盤旋,看的底下二人心裏頗爲慌張。

“怎麼辦?走出這裏,立馬就會被龍小虎發現。但是在這林中,則遲早會被他發現。”墨雨正在傷神,忽然看到不遠處走來一個男子。

慌亂之中,只見林子裏走來一男子,穿着一身道袍,長鬚長眉,仙風道骨。

“怎麼你會來這裏……”聶榮雲見到那道袍男子,心裏吃驚,臉上卻微微放心了一些。

道袍男子,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只見一束光線猛的射出,朝着聶榮雲的頭顱而去,瞬間將那顱腦穿透,**飛濺。

“啊……”墨雨從沒見過人死的這麼悽慘,頓時大叫起來。那張本有些嬌俏的臉孔,深深扭曲,表情也變的恐怖起來。


“你認識我嗎?”道袍男子走上前來,微微笑道。

“不……不認識。”墨雨幾乎說不出話,這幾個字也是硬生生從牙縫裏擠出來的。

天空之上,龍小虎似乎是聽到了聲音,開始朝着這個方向而來。樹冠雖然濃密,但是若是知道準確方向,降低飛行高度,要發現底下的人也並非難事。


“不認識就好……”那道袍男子微笑着,用力一點,墨雨隨即昏了過去。道袍男子將墨雨輕輕一提,她好似沒有絲毫分量一般,猶如一隻小兔子一般被提在手上。

身形一晃,二人消失在了林子裏頭。

龍小虎終於發現了這個地方,急忙飛了下來。可到了地面,眼前場景卻深深將他震驚。地上紅紅白白一攤污穢,而那聶榮雲早已閉着眼睛,沒了生氣。

“可惡……到底是誰,爲何要殺他?”龍小虎繞了一圈,四洲除了樹,還是樹,根本沒有其他人,也沒有其他東西。中神道的高手在這裏,就連一些小兇獸,都躲得遠遠的,不敢上前。

“難道是墨雨?她救了聶榮雲難道是要殺他?”龍小虎找不到人,便靜下心來細想。“不對,剛纔聽到一聲尖叫,明顯是個女子叫的,應該是墨雨。那麼殺聶榮雲的就應該另有其人,只是他們爲何要殺他?”

正想着,林霄雲的身影出現在了龍小虎身後。

“怎麼,搞砸了?”林霄雲的臉上並沒有不滿意的神情,反而有些輕鬆。

龍小虎有些無奈,眉頭緊緊鎖着,“知道是誰做的嗎?”

林霄雲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從背後拿出那塊五行定天盤,開始擦拭起來。那五行定天盤上,金色的,紅色的,和灰色的三塊已經落槽,只剩下藍色的和黑色的兩塊依舊空着。

“他們肯定有事情不想讓他泄露,所以他一被抓,就有人來殺他了。”林霄雲依舊輕鬆的擦着那塊五行盤片,他盯着這盤片的時候,眼神中充滿了溫柔,好似在看自己的情人一般。

“這東西……”龍小虎忽然想起聶榮雲對他說過,這五行定天盤也有一定的能力救那九翼天龍,所以之前在北洲那麼多人要搶這輝煌鑑和木須陀。

林霄雲站了起來,將東西塞回自己身後,“這東西是我過世的妻子發現的,那火羽翦也是她找到的,她說想幫我湊齊五個,可還沒有湊齊卻……”

說起他的妻子,林霄雲的神情顯然落寞了很多,龍小虎心中想到:“也許他也不知道這東西的作用,只是單純的替妻子完成遺願。”

想到這裏龍小虎轉了個話題問道:“如今聶榮雲死了,我該怎麼辦?”

“你放心,他們殺了聶榮雲,肯定是知道了你的事情,之後他們來抓你,你自己小心一些便是,我會暗中保護你的。”林霄雲心中顯然已經有了計劃,但也似乎不願意讓龍小虎全部知曉。

“還有”,林霄雲道:“這些日子婉兒找你找的也很辛苦,你還是露個面,讓她也好放心一些。”

說起林婉兒,龍小虎內心中也是有幾分內疚,那天在皇極島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還深深的記掛着自己。

“可是……”龍小虎不知該如何表達, 這可是兩字剛一出,便被林霄雲打斷,“我不要求你一定要對她怎樣,至少別讓她太難過了。”

龍小虎無奈點了點頭,順手一掌,在地上炸了個坑。雖然那聶榮雲作惡多端,但是如今畢竟死的悽慘,龍小虎心中一軟,便將他埋了。

事畢之後,龍小虎與釋志獸奴再次上路,他心中已經初步有所計劃。

論實力,自己那三個月神母峯的修煉讓他順利進入了中神道,而且自己身兼佛、道、五行三門真氣,又有龍氣作爲殺手鐗。只要不是古道人這種等級的高手親來,想要抓走他,幾乎不太可能。

只是如今回去,昆吾門,皇極島和屠龍殿都想對付自己,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怎麼死都不知道。他必須有自己的勢力,能夠抗衡那些門派的勢力。

“海皇族”,說道勢力,龍小虎第一個想到的便是海皇族,這個神祕的種族有着強大的煉器能力,在外四洲也有着不錯的人脈關係。

想到這裏,龍小虎下定決心,朝着海皇族的駐地而去。

聶榮雲在衆目睽睽之下被抓,在豐洲還是引起了軒然大波。魔影門忽然的倒臺,卻沒有讓幾個名門正派鬆一口氣。

海武村,豐洲海皇族裏最大的村落,當時龍小虎受傷之後,海得旺便帶着村民來到了這個海武村。

海武村的村長叫做海元真,與那海得旺幼時便識,關係也算不錯。只是這人城府較深,見到海得旺領了那麼多人來投,心中也有些忌憚,一直沒給他好臉色。

海得旺也是人精,厚着臉皮拖拖拉拉,就是不走。海元真幾次明示暗示,海得旺都是將太極打的爐火純青,就是賴在那裏。


這一日,海元真,實在忍不住,想要攤牌。

“我這村子太小,如今兩村人在一起,實在是太擠了。”海元真捧着一杯濃濃的海藻茶,一邊吹,一邊淡淡的說。邊說,兩隻湛藍的眼珠還不是盯着海得旺偷偷的看,畢竟多年朋友,他也不想二人撕破臉皮。

海得旺笑了笑,開口說道:“放心,等族長養傷好了,我便回去。你們這地方雖然不錯,但是總是自己的狗窩好。”

“又是族長。”海元真皺起了眉頭,“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來呢?”

海得旺的神色有些得意,似乎這個族長讓他也沾光不少,“前幾日聽說他在古道人和花盼月面前一把抓走了聶榮雲,估計如今有要事在辦。若是那聶榮雲死了,我們便沒有後顧之憂了。”

海元真一臉疑惑,輕聲問道:“這族長如此厲害?我們海皇族從未聽說能有人修煉到中神道以上的呀。”

海得旺得意的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可惜族長不是海皇族人,跟之前那個大長老一樣。可惜大長老身體不好,所以當時海皇族的總部要設在北洲。如今族長來到我這裏,估計今後總部便是我的村子了。”

一聽這話,海元真露出一絲羨慕的神情,“那族長回來之時,你介紹他給我認識認識吧。”

海得旺捧起了茶杯,抿了一口,隨後甩了甩腦袋,說道:“再說吧。”

正說着,一個侍衛跑了進來。

“村長,釋志大師回來了,還帶着一個人。”

那釋志本事卓越,之前也一直幫忙教授村民修習無量佛道,海元真對他也有幾分尊敬。

正說着,釋志三人踏入了大廳,那獸奴始終跟在釋志身後,海元真也是認識。只是旁邊一個紅髮青年,海元真卻從未見過。

海得旺一看來人,直接嗆了一口茶水,待要起身,卻被那紅髮青年用眼神制止。

“這位是?”海元真對着釋志問道。

釋志剛要說話,紅髮青年開口道:“海村長,在下趙九,今日有些事情想要請教。”

海元真一聽這話,便拿出了村長的風範,朝着上首正襟危坐,開口問道:“請問何事?”

那趙九微微一笑,隨着釋志坐了下來,說道:“海村長這裏是豐洲海皇族最大的村長,我想問問,海皇族人口衆多,你們爲何卻四散開來,各自爲營。” 海元真一聽是這個問題便呵呵一笑:“要說團結,海皇族如果認第二沒有別人敢認第一,只是我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靠煉器,而每個地方,都有需要煉器的門派,所以我們只好分散各地,以求自保。”

“若是有人振臂一呼,要將海皇族重新統一起來,你覺得別的村子會不會響應?”趙九又問。

海元真道:“只要那人有足夠的威望,應該可以。”

趙九點了點頭,似乎非常認同海元真的意思,“那麼請問海村長,你覺得據點設在什麼地方比較合適?”

海元真眼中閃出一些光芒,想了好久隨即說道:“這裏以東有一個大島,一直荒廢,之前因爲有倭鬼在附近,所以沒人願意住在那裏。如今倭鬼被我們的族長滅光,那邊設爲據點,易守難攻,絕對是個好地方。”

“原來如此”,趙九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然站了起來,手中多了根木杖,“海元真村長聽令。”

海元真愣了一下,看到那木杖之後才恍然大悟,急忙跪了下來,“原來是族長來了,小人真是……”

正要說話,卻被龍小虎打斷,“這根木杖暫時賜予你,你與海得旺村長同心合力,將外四洲所有的人海皇族人積聚起來,我們要重鑄一個新的海皇族。”


說完這話,海元真的眼中閃出期待的光芒,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海得旺。那海得旺也是一樣的表情,此刻也已經跪在了地上。

“多少年了,多少年我們分崩離析,如今終於有人帶領我們了。”海元真顫抖着雙脣,激動的說道。

龍小虎微微一笑,將他扶了起來,順手將木杖塞進了海元真手裏。

木杖觸手生溫,海元真的雙手微微顫抖,差點都要拿捏不住。“能認識兩位海村長,是我龍小虎的福分,如今重建海皇族一來是大長老託付我的遺願,二來我自己也想依靠海皇族的力量幫我做一些事情。”

龍小虎的直接讓兩位海村長非常驚訝,能說實話,就是代表將對方當自己人看,海元真心裏有些激動,急忙說道:“今後族長吩咐,小人一定盡心盡力。”

龍小虎笑了笑道:“海村長也別太客氣,有件事我道是真想問一問。”說着他從懷裏掏出之前海得旺那裏得到的歸藏碎片。

“之前海得旺村長他們村子有這歸藏碎片,我想問問你這裏有沒有?”

聽了龍小虎一問,海元真忽然緊張起來,“這……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