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夜當即倒抽了一口冷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東皇,良久才是臉色一肅道:「多謝祖爺爺了,我是真的不想繼承皇位。」

「哼,膽小鬼,不就是和那位神女殿下決鬥嗎?至於將你怕成這個樣子嗎?」龍雨凝鄙夷道。

和神女殿下決鬥?飄渺宗的那位?

龍奕當即明白了過來,不由得有些好笑的看著龍夜,難怪他會不答應,原來還有著這麼一層隱秘,皇位的繼承人,要和飄渺宗的神女決鬥。

也是,那位神女的實力高深莫測,就算是現在的龍奕,都拿捏不准她到底達到了何等高度,不過從龍夜的忌憚中不難猜出,至少是神通境界第九重對付不了的。

嘶嘶!

難道是突破到了超凡境界嗎?這可不得了,年輕一代,那位神女也就二十左右,居然能夠達到超凡境界的大能級,這可真是東洲第一人。

直到現在,龍奕都沒聽說過,哪個年輕一代能夠在百歲之前突破到超凡境界的呢,在世的超凡境界強者,也都幾百歲了,有的甚至都快要隕落了。

「那位神女真的那麼強?」龍奕好奇問道。

龍雨凝神色嚴肅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強,就算現在我突破到神通境界第九重,都沒有把握能接下他的一招。」

果然如此!

「超凡境界嗎?」龍奕不由得心頭一跳,得到了確認,想起了當日在東方水月樓閣里的相遇,那位神女要是出手對付自己的話,只怕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哎,想不到本皇當年壓過了飄渺宗一頭,千年一過,卻要被壓回來了。」東皇唏噓嘆道。

這還真就應了世事多變那句話了,欠下的,總歸還是要還回來的!

龍奕摸了摸鼻子,思索了一下,起身抱拳說道:「前輩,還望能打開域外空間,我的朋友們都在那裡。」

域外空間?

「什麼?你說你的朋友們進了域外空間?天皇讓他們進入了?」東皇臉色一冷道。

龍奕見狀心頭疑惑不已,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問道:「難道這不是東皇的意思嗎?天皇前輩說您也能夠打開域外空間的。」

「你被騙了,域外空間,本皇並不能打開,那是天皇的天賦神通,被他送進去的敵人,從來沒有一個能夠走出來的,至於去了哪裡,誰都不知道,就連天皇本人都不知道。」東皇搖頭嘆息道。

我草!被騙了!

龍奕神色冷然不已,咬牙切齒的哼道:「東皇前輩難道就沒有其他的什麼辦法嗎?」

「沒有,這世上能夠打開域外空間的只有天皇一人。」東皇無奈說道。

這可怎麼辦?

南宮火舞、東方水月、坤老、水……

「水將!!!東皇前輩,水將知道不知道域外空間的存在?」龍奕眯著眼睛問道,心頭已然冷冽到了萬分。

「水將?她不知道,此事只有我們四皇之間清楚,你的意思是水將也進入了嗎?」東皇臉色一變道。

水將不知道?也就說她沒有和天皇勾結陷害?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龍奕滿腦子的疑惑,點了點頭道:「不錯,水將也進入到了域外空間,當時看她的樣子還極為的高興,我本以為不會有什麼危險發生,卻想不到……該死的天皇!!!!!」

水將那等強者都歡喜的進入域外空間,龍奕當時也沒有過多的顧忌,卻沒想到域外空間只能進不能出!

「糟了,水將的至寶弱水玄珠,可帶在她的身上?」東皇站起了身子,神色凝重的問道。

弱水玄珠?

龍奕搖了搖頭,道:「沒有,弱水玄珠已經被我凝聚出的器物融合了。」

「壞了!她不是水將!!她應該是天皇從域外空間拘來的一縷殘魂!!一直封印在人皇的人皇城裡,這下壞了!!」東皇冷然道。

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讓這位千年前的強者這般焦急?

龍奕面色並不好看,告辭了一聲就要離開去尋找天皇,可剛剛準備離開,卻是被東皇給阻攔了下來。

「你不能去,天皇如此做法,應該是和域外空間的生物有了聯繫了,不然以他的境界,就算重創在身,也不會發現不了水將被奪舍了。」東皇無奈道。

域外空間的生物?

「那怎麼辦?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嗎?」龍奕面色冷然道,心頭已然焦急萬分,但卻無法掙脫掉東皇的束縛。

「不是本皇阻攔你,如果現在你去找他,也得不到什麼解釋的,天皇應該是境界有所突破了,想不到啊,他居然真的成功的聯繫到了域外星空的生物。」東皇嘆息道。


該死的!

龍奕心情凝重不已,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天皇幫助水將去了域外星空,再讓坤老他們進入,絕對是為了幫助水將奪舍肉身!

水將早早就說過,東方水月和南宮火舞的體制是萬中無一,想不到她竟然早就計劃好了!

「你們在這裡等著吧,本皇去會一會天皇,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切記,不得離開東皇城,不然本皇也保不了你們的安危。」東皇淡淡道,隨著他的話音消失,他的身影化作了點點光明消散不見。

而龍奕,卻一直屬於被定身的狀態中,沒有東皇的解除,根本動彈不了分毫!

「你們可有辦法解開我的束縛?」龍奕目光陰冷的問道。

龍雨凝和龍夜對視了一眼,皆是搖了搖頭,東皇的手段何其強大,在場的幾人,最高的才是神通境界第九重的修為,想要破解開東皇的手段,那無疑是痴人說夢。

「你也不要著急了,祖爺爺既然去找天皇了,想必應該會有解決辦法的。」龍雨凝勸道。

「就是,有祖爺爺出馬,天皇敢不從嗎?」龍夜傲然的說道。

該死的!

龍奕滿腔的憤怒無法發泄,咬了咬牙,溝通起了神棺的器靈。

「有沒有辦法?」

「有,不過需要一炷香的時間。」器靈回道。

居然這麼久?

龍奕面色難看,無奈之下只有點頭答應,道:「速速開始吧!」

「就算我幫你解開了束縛又能如何?你打得過天皇嗎?」器靈並沒有動手,而是帶著戲虐意味的問道。

天皇?

龍奕神色怔了怔,自然知道器靈所說的意思,敵不過的對手,去了也和送死沒什麼區別,但眼下還能在乎那些嗎? 天皇城。

天皇府院落當中,東皇的身影緩緩顯現了出來,引的一直靜止不動的天皇轉過了身子,兩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你這麼做是為了讓他提前龍化嗎?」東皇淡淡笑道。

天皇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望著天際,喃喃道:「不龍化,進入域外空間是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的,他能不能成功,取決於那些人對他有多麼重要。」

「希望能夠成功龍化吧,當年東帝大人有所留言,在域外空間當中,留了一份神通傳承,只有神棺的宿主才能進去取,但資格……只有龍化的宿主才可以進入那個神秘的地方!」東皇淡淡道。

「我們是由東帝的力量分化而出的,經過當年的四皇大戰,我們的記憶傳承恢復,現在想來,覺得我們當年的一戰,倒也值得懷念的。」天皇悵然笑道。

窮其一生的努力修鍊,爭奪東洲皇室的皇位,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屬於自身,而是上一代神棺宿主東帝大人分化的。

就算再爭奪,結果還是一樣,全是為了這一代的神棺宿主做了嫁衣。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既然我們出世的理由就是被設定好的,那我們何必去爭執?更何況,東帝大人的留言中很清楚的說了,只要我們能夠將龍奕磨練的強大起來,我們一樣會得到更強的力量,甚至走出這裡,去尋那青木妖王!!」東皇冷冷道。

天皇同樣面色冷冽,當年擺在了青木妖王的手裡,是四皇之間最大的恥辱和敗北,如果不能血洗回來,一生將無法問鼎更高的層次,那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了四皇的心頭!不拔出實屬不痛快!

與此同時,東皇城內,龍奕溝通著器靈,在決定下后,器靈將一道法則打入了龍奕的腦海里。

隨著一段段文字的顯現,龍奕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龍化神通!」龍奕不得不吃驚,沒想到在器靈的手裡,居然還深藏著如此厲害的神通,能夠化為龍體,這是何等的強悍?

東方水月化為了龍體,戰力直逼宏葉公子,由此可見,化龍之後所帶來的力量是何等的強大,就算龍奕現在只是區區神通境界第四重,化龍之後,完全可以完勝神通境界第七重甚至第八重。

如果動用器物,那將會更加強大的戰力!

啪!啪!啪啪!

突然,在龍奕的神通傳承接受下,全身的氣息猛然暴增了起來,一塊塊黑色的龍鱗從龍奕的身上浮現而出,龐大的恐怖氣息,將龍夜和龍雨凝皆是掀的倒飛了出去。

嗷嗷!吼吼!

隨著一道龍吟響起,龍奕的身形霍然沖開了禁制,飄飛到了高空之上,身形極速的膨脹起來,頃刻間,就化為了一條身長百米的黑色巨龍!

化龍神通,瞬間被接受並且修鍊成功!如此輕鬆的修鍊神通,讓龍奕自身都感覺很不真實,冥冥中有一種感覺,就好像是這種神通本來就是自己的一樣!

「神通境界第五重巔峰!戰力直逼神通境界第八重!」龍奕自信心膨脹了起來,捲動著身軀,踏著雲層,頃刻間來到了天皇城外。

萬里之遙,瞬息抵達!

咻咻!

東皇和天皇的身影飄在了高空之上,皆是雙目震驚的望著龍奕的龍體。

「居然是黑色的邪龍?這怎麼可能,東帝大人的龍體應該是銀白色的才對!」東皇震驚道。

天皇同樣神情凝重,不由得疑惑道:「難道龍奕並不是東帝大人的後代?」

「這不可能!東帝大人早有訓示,只有他的後代,才會成為東洲神棺的宿主!」東皇否認道。

那怎麼和東帝的龍奕完全不同?東帝的純正的銀白色,龍奕的卻是漆黑如墨的邪龍!差之天地!完全是兩個極端的存在啊!

「兩位前輩到底在搞什麼鬼?」龍奕運轉神通,恢復了本體,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們,自然看出了端倪,要真是天皇陷害了東方水月他們,東皇怎麼還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淡然閑聊?

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化龍的原因,可是神棺器靈交給你的化龍神通?」東皇皺著眉頭問道。

龍奕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器靈交給我的神通,難道東皇前輩有什麼疑問嗎?」

怎麼看他的樣子好像很不相信似的?到底是怎麼了?

「罷了,東帝大人的想法,我們無法揣測,既然你已經成功的化龍,天皇,打開域外空間,讓他進去吧。!!」東皇擺了擺手嘆息道。

唰!

在龍奕的身前,一道空間門戶霍然敞開,龍奕見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天皇,倒不如說是連東皇也一同不信任了。

這到底是在搞什麼?

「呵呵,放心,就算你主動讓我們害你,我們也是不敢的,進去吧,在域外空間里,有你父親留給你的東西,能不能得到,就要看你自身的造化和運氣了!」天皇淡淡笑道。

父親留下的東西?

龍奕愣了愣,思索了一下,咬了咬牙還是進入了空間門戶當中,不管如何,都不能放著坤老他們不管,還有那位水將,既然她原本就是域外空間里的生靈,難免她會做出什麼不利坤老他們的事情。

隨著門戶消散,龍奕身處在了一片漆黑的空間當中,四周看不清楚任何的事物,安靜的可怕,透露著詭異陰森的氣息。


「又一個外族人進來了!大夥準備將他擒拿下來!絕對不能讓他也跑了!!」

突然,隨著一道咆哮聲響起,黑暗的空間頃刻間閃亮了起來,入眼的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他們的體積極為的龐大,宛如靈獸一般,但有著靈獸的身體的同時,又有著人類的面孔。

「還未進行人化的靈獸?域外空間里居然存在著靈獸?」龍奕愣了愣,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瞬間被打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