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龍對於那所謂的天靈鼠族長輩便沒有一絲興趣,他只是瞅向韓宇似乎在詢問後者的意見。

「這是你的一次機會,你便好好把握吧!」韓宇聳了聳肩,笑道,「有時候,在這片天地之間行走多一分底蘊總是不錯,這天靈鼠族,或許是你最好的歸宿!」

黎龍點了點頭,便向著旁邊的臨老說道,「那走吧!」

臨老一笑,便帶領著黎龍向著前方的一處,巨大的山淵掠下。

鼠族天性喜歡生活在陰暗潮濕之地,饒是他們身為靈鼠有著通天修為也是保持著這習慣,開闢出一些巨大深淵洞府,供族人居住,所以在天靈鼠族你難以看到那氣勢恢宏的殿宇,不過卻可以發現一處處散發著磅礴氣息波動的深淵洞窟。

韓宇隨著楊佑向著天靈鼠族一處比較開闊的地方遁去。

「楊兄你天靈鼠族,似乎也底蘊不弱啊!」身形遁飛於空,韓宇的神識擴散開來,向著那一道道繚繞著雲霧的深淵感應探測而去,他想要估摸一下這個遠古大族,到底有著幾分底蘊。

「呵呵,我族傳承悠久,自然有著幾分底蘊。」楊佑微微一笑,似乎知道韓宇所想,也不隱瞞,說道,「在我族中,半步神藏境的存在足有數十名之多,那准神藏境的族人也是不少,至於那些長老卻都有著神藏境的修為,他們可都是手段滔天的存在啊!」

「哦!」聽得楊佑悠悠說來,韓宇心中一動,不由露出幾分震撼,若是如此,那龍族又該是何等的強大啊!

「那你們那暗淵老祖了?」韓宇眸光一動,徒然開口問道。

此老是遠古時期的人物活了萬年之久,那修為豈會弱?

「據說他早在數千年前便已經踏入了那衍神之境,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觸及的高度!」楊佑眸光一眯,露出幾分傲然,似乎在訴說著他引以為傲的事情。

「衍神之境?」韓宇身形一震,不由在虛空微微停滯了起來。

這等存在,可是堪比人族修者那些碎虛之境的絕世強者了啊!

據說達到這個境界,只要在進一步,便可破碎虛空,前往一個充滿了玄妙奧義的世界,在那裡有著證得天道修得長生的途徑,那是無數人所嚮往的神仙境地!

只是不知為何,這萬千年來,卻在也沒有人可以破碎虛空前往那個神妙的世界,導致破碎虛空成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傳說,無數修者心中所神往的世界。

「那種強者,便是在妖域之中也是極為稀少。」楊佑眉頭一挑,說道,「以老祖那暗淵血脈所特有的神通奧義,在這片天地之間幾乎難逢敵手,若是他願意出手,龍族也不敢貿然開罪他有所忤逆,九炎兄必可安然無恙,所以你也莫要著急。」

楊佑的話語之中充滿難以掩飾的傲氣,對此,韓宇沒有一絲反感,若是有著怎麼一位先祖,誰會不為之感到自豪了? 最近的圖書館似乎很少有學生過來,從前林帆還挺迷茫的,明明學校有更大的圖書館,那裏的圖書更加齊全,爲什麼會在物理學院再獨立建一棟圖書館。

後來才知道…一位從這裏畢業的學生髮財了,回來捐了一個圖書館,然後直接成爲擺設。

其實林帆覺得挺不錯的,否則自己還沒有地方上班,它的存在解決了不少領導親屬們其就業的問題。

大概坐了一個半小時,也見不到一個學生過來,索性就趴在桌子上睡覺了,也不知道過多久…看一眼時間,好傢伙都十二點半了,雖然食堂還有飯菜,可基本上屬於剩下來的那種。

“爲什麼不叫我呢?”林帆覺得自己的人緣挺不錯的,可惜他高估了自己…沒有人會叫他一起去吃飯,也是…在很多人眼裏,林帆像一個獨行俠,獨來獨往…這一點林帆自己也認。

經歷了兩段人生後,或許會打開全新的人生感悟,生命中那些綻放的燦爛,終將要用寂寞來償還,人生可能是一場單人的旅行,一個人的成熟並不是善於交際,而是學會和孤獨和平相處。

沉思了一下,

林帆決定去外面吃金拱門,因爲今天是金拱門的瘋狂星期三,屬於瘋狂打折…畢竟天天吃方便麪,即便是鐵人也會吃吐的。

最近一家金拱門就在學校附近,不是很遠的位置,大概只走了十來分鐘的路程,林帆就到了金拱門…此刻人並不是很多,還有大量的座位可以坐。

“你好。”

“兩個板燒雞腿堡,兩份麥辣雞翅,再來一杯大可樂。”林帆對着服務員說道:“再來一份現炸的薯條,稍微炸脆一點。”

“薯條的話…您需要等幾分鐘,可以嗎?”

“可以!”

“那到時候我叫您。”

很快,

他便拿到今天的午餐,除了那份現炸的薯條,隨後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開啓了自己快樂的金拱門之旅,說實話…好久沒有吃這種食物,不少人說這些屬於垃圾食物,奈何…美味呀!

吸了一口可樂,正準備咬小雞腿的時候,突然發現街邊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慢慢地往金拱門的方向走來…沒錯,這個人就是柳雲兒。

什麼情況?

怎麼又遇到她了?

林帆的腦袋頓時大了起來,爲什麼自己總是可以遇到電冰箱…

爲了避免尷尬的目光接觸,林帆小心翼翼挪動了一下屁股,調整了下方位,結果…誰知道柳雲兒端着一個套餐,竟然直接坐到了邊上的那個座位,林帆差點沒有被氣死。

臥槽!

怎麼辦?

林帆用着一種極其變扭的坐姿,吃着自己的午餐…不過速度比之前慢了很多,每吃一口漢堡都是一種煎熬。

講道理,

明明有那麼多的空位,爲什麼偏偏就要選擇這裏?

這時,

林帆想到一件事情,自己還有一包薯條在炸,這炸完之後肯定要讓自己去拿,到時候避免不了相認。

忽然,

服務員衝林帆喊道:“你的薯條好了!”

“…”

“來了來了!”

林帆尷尬地起身,在柳雲兒詫異的目光下,前往了取餐口…這一段路鬼知道林帆是怎麼走過來的,反正柳雲兒知道邊上的那個人是自己後,她的目光蘊含着一股淡淡的殺氣。

講道理…

哥們也不想呀!

而且從時間和順序上面來講,是她自己湊上來的。

帶着些許惶恐的情緒,林帆拿到了自己的那包薯條,剛沒走幾步…發現這份薯條有點瑕疵,沖服務員說道:“你好像沒有撒鹽。”

“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記了。”那位服務員有些尷尬,接過林帆遞過來的薯條,重新給他撒了鹽。

然而,

當他回頭的那一瞬間,林帆看到金拱門的一位員工,把自己尚未吃完的午餐給端走了,然後丟到垃圾桶裏面…一時間,林帆有些懵圈,想憤怒可又憤怒不起來。

站在原地的林帆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眼手上的這包薯條,突然涌現出一股悲傷。

似乎被整個世界都被拋棄了…

原本這種情況,可以讓金拱門重新給自己做一份,因爲這完全是他們的失誤,可林帆並沒有這麼做…現在這個社會誰都不缺一頓飯,而是獨自承受壓力後的那一份孤獨感缺失的陪伴。

算了…

倒黴的一天!

林帆一邊吃着薯條,一邊準備回到自己的座位,但是屁股剛剛坐下來,他就感到了後悔…

我…

我這是腦子抽了嗎?

直接走不行嗎?怎麼又回來了?回來承受這一股壓抑的氣息?

這不是在犯賤嘛!

就在這時,

一個漢堡正慢慢地移動到了林帆邊上。

“吃了它!”

聲音有些冰冷,沒有一絲的情感。

林帆愣了一下,看着正在喝咖啡的柳雲兒,從她的側臉看不到任何的表情,還是那麼的高冷。

“那我吃掉了,你吃什麼?”

“算了算了…我不餓,你自己…”林帆還沒有說完,就被柳雲兒粗暴地給打斷了。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

“讓你吃就吃!”柳雲兒面無表情地說道:“吃掉!”

吃就吃,誰怕誰!

林帆當即就撕開包裝,狠狠地咬了一口,還別說…漢堡中所帶着一絲餘溫,重新溫暖了彼此之間冰冷的關係。

這一刻,

林帆產生了一絲衝動,他想要和柳雲兒徹底化解兩人之間的矛盾,其實…這個女人看起來很冰冷,但內心還是蠻善良的。

“一口一百,自己算吧。”柳雲兒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

“咳咳!”

“咳咳咳咳!”

林帆瞬間被噎住了,急忙錘了幾下胸口,好不容易給嚥下來,緊接着…憤怒地瞪着柳雲兒,質問道:“你副業是不是幹搶劫的?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你自己看着辦。”

“我開玩笑的。”柳雲兒還是那一幅冰箱臉,不過語氣稍微出現了變化,帶着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似乎滿足了自己某種惡趣味。

“你…”

“我…”

林帆薅着自己的頭髮,發自內心的歇斯底里,卻又無可奈何…把他給折磨得夠嗆。

造孽呀!

全世界這麼多人,怎麼就偏偏認識了她?

…… 山淵湖泊邊,虛空之中,一隻巨爪好像那鐵鉗一般便是要向著下方精緻的屋子捏去,那模樣如一個大人向著一個小孩的木偶玩具抓去頗為的悠閑淡然。

不過,那巨爪便沒有觸及屋子,坍塌之聲便是驟然響起,將那虛空之中的男子驚得愣了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吼!

就在那男子心中驚詫不已,手爪愣在虛空時,一聲震天龍吟便是直入雲霄震蕩四野。

「是那傢伙!」虛空之中的男子臉色徒然一驚,巨爪一動便是光華閃爍爆發出一股狂暴的勁風,以絞碎萬物的氣勢向著下方肆虐而去,他那好像是利刃散發著燦燦寒光的利爪一握,也是徒然向著那廢墟的所在抓去,似乎要將裡面的存在一把捏碎。

砰!

巨爪落下,虛空之中的男子便是感覺到了一股狂暴的勁風衝擊而來將他的巨掌都是震了震,隨後只蘊含著狂暴力量的巨掌好像巨山一般從下方的廢墟之中暴起,與之迎擊了過來。

鏘!

金光燦燦,好像一輪太陽徒然綻放開來,有著萬千霞光衝天而起,將這片山淵渲染的絢麗多彩,隨後便是看到一隻巨大的龍爪,從那廢墟之中冒出一把便是和那鼠爪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交擊之聲,耀眼的火光也是從那撞擊之處迸發開來。

呼!

兩隻巨爪一觸即收,耀眼的火光從那撞擊之處迸發開來,掀起了一片恐怖的漣漪波動,那餘波,好像是駭浪一般向著四周攪動開來,直接是將下方那廢墟之中堅硬的木材絞為粉末,旁邊的湖泊為之一顫,那湖水好像是沸騰了起來暴起十數丈。

這片山淵,千米之內屋舍坍塌被絞碎,湖泊之中樓台走廊皆是化為了虛無就此消散,有著道道裂縫從那湖泊四周延伸開來,化為一條條溝壑,湖裡面的水流怒卷而下。

吼!

在那廢墟之中,金光閃閃,一條巨龍好像是那出海之龍發出一聲震天龍嘯,便徒然盤旋在空,一股恐怖的龍威隨之在這片天地擴散開來,滾滾龍吟在山淵之內久久不絕。

「是龍族修者!」虛空之中,那道人影也是被這徒然出現的巨龍給震了震眸中露出驚詫之色,道,「看來傳言他們和龍族發生了糾紛的事情,是真的了!」

「你是何人?為何來此?」韓宇化成龍軀,盤旋在空,真龍奧義不斷凝聚磅礴氣勢當空擴散開來,絲毫不比對方那踏入半步神藏境的男子差,他眸中凶光燦燦,龍嘴開闔沉聲道。

「竟然有如此氣勢!」那男子感應著韓宇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眉頭微微一皺,喃喃道,「若不能將之一舉拿下,只怕將引來族中之人,可全力出手也是不妥!」

「不說話,那麼你今天就留下吧!」韓宇見那男子一臉沉吟,似乎有所顧忌,他略微沉思,便打算將之留下,若是被此人走了,只怕以後也是難以尋出他來。

話語落下,一股磅礴氣勢便是好不掩飾的從韓宇身上擴散開來,他眸光一凝,眼瞳之內似有龍影閃爍,旁邊還著一道道玄奧的紋路,在不停流轉似乎在凝聚著天地奧義神通。

逆龍七步之一步踏天!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那化成了龍軀的韓宇口中吐出,他眸光冰冷,似乎那主宰天地真龍,蘊含著一股無上龍威,在他龐大的龍軀之上紋路流轉,前方龍掌,光紋閃爍,一股玄妙的波動已然凝聚,似有著一股要踏破天地的氣勢瀰漫開來。

這赫然便是逆龍七步第一步所特意境!

韓宇氣勢滔天,那龍目凝視前方,充滿了滔天戰意,他前方那蘊含著踏天之意的龍掌猛然一動,光紋閃爍,便是向著前方的那個男子一腳踏去,似要踏破天地!

嗡!

一腳踏下,光紋閃爍,原本只有十丈大小的龍掌似乎徒然膨脹化為了一隻數百丈的巨丈,攜帶著一股踏天之實,綻放著無數的玄奧紋路覆蓋天地猛然落下。

轟!

這一刻,虛空為之顫動,大地崩裂,下方湖泊水流倒涌似乎被一股天地之實所壓迫。

這一腳落下,天地都是為之變色山淵之內風起雲卷。

「好強的氣勢!」那位鼠族男子一臉驚詫,抬望著虛空,語氣凝重,喃喃道:「這一腳似乎擁有神藏境的味道,可封鎖天地形成一個自己的攻擊領域,難道他已經踏入了准神藏境?」

在這一腳之下,這鼠族男子只覺自己避無可避只有正面迎敵,不然必將會被一腳踏為肉泥,飲恨於此。

鼠破蒼穹!

那男子眸光一成,身形徒然光華閃爍,整個人為之扭曲了起來,鼠爪一動好像一柄長槍,便是向著前方踏空落下的巨掌迎擊而去,在此刻他整個人都似乎化為一桿長槍,可洞破虛空!

這鼠族男子已經踏入了半步神藏之境,如此全力一擊,足以將那半步神藏以下及那些半步陰陽以下的人族修者給一舉擊殺,讓人不敢與之一戰,要避其鋒芒。

韓宇便沒有半步神藏之境也還沒有踏入半步陰陽之境,可他的戰力豈是常人可比?

嗡!

巨掌落下,玄妙的紋路綻放開來,好像擁有著踏天之力,那鼠族男子還未曾觸及那巨掌,身形一顫,便是氣勢銳減,不等他調整氣息,一隻巨掌已經是好像山嶽一般擊潰了他凝聚成的巨槍,落在了他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