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富和趙輝一愣頓時覺得差距確實很大,還沒等說啥,這時吳小雅擔心的提醒道,「江帆哥哥,我感覺這怪獸要爆發出很恐怖的攻擊力呢,傻蛋能不能吃得住啊,要不要讓飛翼銀龍去支援?」吳小雅擔心的提醒道。

此時吳小雅明顯的感受到雙頭裂體獸爆發出恐怖的氣場,也顧不得計較納甲土屍的無恥齷齪,畢竟是同一陣營,又是江帆的忠實僕人,也共患難了,無論那個角度都不想他有失。

「小雅妹妹,沒事,傻蛋強大著呢,你儘管看好戲吧!」江帆笑道,他對納甲土屍的能力清楚的很,雙頭裂體獸表現的很恐怖,但怎麼也不相信能敵得過傻蛋元神空間那神奇黑色墓碑的威力。

這時雙頭裂體獸的身體已是膨脹變成十米長,碗口粗大,兩個腦袋倒是沒見膨脹,全身原本土青色變成深青色,四隻綠豆小眼射出深青色寒光甚是可怕。

「碎魂鞭!」雙頭裂體獸忽的怪叫一聲身軀一彎曲弧形沖二十餘米外的納甲土屍撲去。

江帆、黃富、吳小雅、趙輝看的一愣,都是莫名其妙,變得粗大長十倍的雙頭裂體獸很是恐怖的樣子,都認為會是聲勢浩大凌厲一擊,可撲去的速度即不算怎麼快也不見一絲威力感!

江帆看著不由的面色凝重起來,覺得其中絕對不簡單有陰謀,眼睛瞪的老大要看雙頭裂體獸到底幹什麼名堂,至於傻蛋他並不擔心。

纏情惹愛:兇猛總裁太心急 ,怎麼回事,這算啥?納甲土屍也是有些發愣不解,不過也懶得多想,媽的,管你什麼鳥碎魂鞭,既然身體膨脹十倍,估計皮膚也扯大十倍,老子全力再扎你一槍試試看能不能扎破。

反正老子已經最大限度的將元神空間中黑色墓碑中能量調出,讓五行玄變甲的防禦達到最強,也不怕你有啥陰謀。

「螺旋衝擊鑽!」納甲土屍大吼一聲,揮動裂空奪魄槍,頓時黑色氣芒狂涌,使出殺招急速的刺向碗口粗的雙頭裂體獸軀體。

雙頭裂體獸一見納甲土屍主動迎上發動攻擊,頓時四隻綠豆小眼中露出喜悅光芒,兩張嘴忽的同時張開輕吼道,「裂變!」


砰!彎曲而粗大鼓脹的雙頭裂體獸猛然間就像一個打的快爆的氣球被紮上一針似的,瞬間爆炸湧出一大團青色霧氣,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頓時失去了目標刺空,人更是被青霧包圍。

陷入青霧中的納甲土屍大吃一驚,同時眼睛似乎接觸到青霧頓時感覺刺痛難耐不自覺的閉眼,不好,果然有詐,青霧有詭異,趕緊扇動翅膀顫動就要飛離。


可是已經晚了,碰碰兩聲沉悶的巨響,中間還夾雜著清晰的嘎巴碎裂聲,納甲土屍頓時像是一隻脫弦箭一樣飛出。

伴隨在納甲土屍飛出線路出現一條長長十餘米的細蒙蒙的血霧,那是噴出的鮮血,速度太快鮮血撒開化作細微小血珠。

傻蛋被打出血了!嘎巴響聲難道是傻蛋的五行玄變甲真的被擊碎了?

黃富、吳小雅、趙輝和飛翼銀龍頓時目瞪口呆,那剎那一片青霧蒙蒙根本就沒看清怎麼回事。

江帆卻是看清了,更是發現其中的危機,大為震驚,厲吼一聲:「休得傷害我的僕人,否則要你死!」立刻用上風無影的絕技消失在納甲土屍飛去的方向。

江帆的大吼驚醒了驚呆了的黃富、吳小雅、趙輝和飛翼銀龍,「傻蛋!」,都是齊齊驚呼就沖納甲土屍飛去的方向衝去,飛翼銀龍長大翅膀一震急速飛出。

消失的江帆忽然出現在五十餘米外,情急之下一手手划圓揮向空中喝道,「流光冰凍!」竟是使出了五行元素融合機能。

頓時整個空中方圓二十餘米範圍的一切都被凍結靜止在那,江帆這才鬆了口氣飛身奔向還在百米外的納甲土屍方向。

忽然江帆一臉驚訝猛然止步,感覺不妙,後背遠方出現輕微的空氣波動,不知什麼東西朝自己這邊過來了,似乎有兩個,速度非常快!

不容江帆多想,毫不猶豫的轉身,同時意念發出再次使出五行元素融合機能,「流光冰凍!」

呼的一下身後米範圍空間三十餘米範圍二十米高的空間一切驟然靜止,江帆一看不由的冷笑道:「我靠,果然還有兩個雙頭裂體獸,真狡猾!」

此時納甲土屍墜落地面后氣暈八素的有些迷糊,嘴角在汩汩冒血留出,黃富、吳小雅、趙輝和飛翼銀龍迅速趕到圍上查看情況。

吳小雅毫不猶豫迅速的從符寶袋中取出一小瓶擰開取出一顆香氣撲鼻的丹丸塞入納甲土屍口中,丹丸入口效果立竿見影,納甲土屍頓時恢復過來,迅速從地上坐起。

「我靠,老子竟然中招被打的吐血了!」納甲土屍很是窩火的憤怒咒罵。

「咦,不對啊,怎麼啥也看不見?壞了,主人,不好了,小的眼睛看不見了,快來救小的!」緊接著納甲土屍一臉狐疑,隨即想起什麼,變得驚慌失措哀嚎呼救。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之前見岩壁上有三個孔洞就警惕懷疑,現在終於證實了,看著被流光冰凍制住的兩隻雙頭裂體獸心中疑惑了。

符神界十大符神獸傳聞也知道一些,它們都是唯一的,怎麼會有三個?符獸成為符神獸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形成,就像人修鍊一樣都是經歷無數磨難奇緣巧合之下才形成非常不易。

雙頭裂體獸應該是某種符獸的變異,一下出現三個著實稀罕不可思議,雖然沒見這兩個偷襲自己的雙頭裂體獸手段,但從那速度和體型來看應該不弱於第一隻。

驚訝中的江帆聽到納甲土屍的呼救也顧不得去想,急忙應道:「傻蛋,不要慌,我來了!」,閃身飛速地趕到。

看納甲土屍一臉恐慌,江帆好笑道:「傻蛋,你跟著我已是久經沙場受過無數次傷了,也從未見你這麼大呼小叫緊張啊,豪氣上哪去了?」

當然也不忘給納甲土屍檢查,手翻著他的眼皮使用風之眼的遙視技能透視進行檢查納甲土屍整個軀體。

「主人,小的身體最重要的兩樣東西絕不能有閃失,就是大棒子和眼睛,無法看女人,無法享受女人,比要命還可怕,生不如死啊!」納甲土屍被江帆說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的申辯。

江帆氣結無語,這個時候還能想到女人上去,不滿的斥道:「我靠,你這是懷疑老子的醫術了!」

黃富搖頭徹底折服,趙輝也是感嘆納甲土屍的極品無敵了,吳小雅更是不悅納甲土屍的沒出息質問道:「傻蛋,難道除了女人你就沒其他重要的事可想了?」

「江帆哥哥,傻蛋滿腦子只有女人,你也放心帶著他辦事啊,他一定因此壞過你的事吧!」吳小雅望著江帆十分懷疑的問道。

「小雅妹妹,這你就錯了,女人對我傻蛋來說是絕對重要,但在重要也抵不上主人的事重要,只要主人發話小的從來就沒含糊過呢!」納甲土屍急忙申明表忠心道。

「小雅妹妹,這你儘管放心,傻蛋的分寸還是拿捏的很好的!」江帆也是佐證笑道,黃富和趙輝都是點頭認同,還真別說,納甲土屍從來就沒耽誤過江帆的正事。

「是啊,看來傻蛋還是有些品德的了!」吳小雅很是驚訝有些佩服了。

納甲土屍聽到吳小雅的讚歎頓時面色歡喜正要說什麼,此時江帆檢查完納甲土屍眼睛很是震驚神色凝重道:「雙頭裂體獸釋放的那青霧是一種毒素,很詭異,竟然呈現出青色病氣!」

茅山符咒治病獨樹一幟,將根本病灶分為黑色病氣、灰色病氣、紅色病氣、黃色病氣、藍色病氣、紫色病氣六中,其中紫色病氣為最高級別,級別越高,病就越難治。

納甲土屍眼睛的視神經上附著著青色病氣導致出現致盲,更為麻煩的是一般病氣只是包裹著身體器官組織部位,而納甲土屍的青色病氣不但附著在視神經上,更是滲透融入整個視神經了!

江帆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青色病氣,也沒看到《茅山符咒》典籍上記載有青色病氣,這讓他想起在符元界的塔州城村民出現過的綠色病氣的事,是被毒蜂扎傷無法解決,最後找到源頭才解決問題。

「呃,主人,小的眼睛還能治好嗎?」納甲土屍嚇一跳,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地問道。

「我來驅逐毒氣試試看吧!」江帆皺著眉道,此時他也沒把握了。

江帆讓納甲土屍閉上雙眼,伸出兩指輕輕落在納甲土屍眼皮上,發出白色氣芒,當白色氣芒一接觸到視覺神經上的青色病氣的時,那青色病氣立刻開始吞噬著白色氣芒,瞬間就把白色氣芒吞噬掉了。

江帆又是連續試了幾次,都無法拔除納甲土屍視神經上的青色病氣,而且青色病氣吞噬氣芒的度極快,一眨眼就沒了。

「這種毒我無法驅逐!」江帆只得放棄移開手指嘆道。

「啊,不會吧,主人,那小的豈不是要變成瞎子了,不要啊,主人,一定要治好小的眼睛啊,看不見東西,尤其是看不到女人,小的沒法活了!」納甲土屍大驚失色扯住江帆的衣袖哀嚎起來。

黃富、趙輝、吳小雅都是心頭一沉震驚無比,江帆拍了拍納甲土屍的手安慰道:「傻蛋,不要擔心,雖然我無法驅除病氣,但讓你中毒的源頭雙頭裂體獸還在這,我想最終還是能治好的!」

江帆並不怎麼擔心,有了上次毒蜂事件經驗,只要知道中毒的源頭相信就能解決驅毒,何況雙頭裂體獸都在。

「走,我們去看看雙頭裂體獸!」江帆站起身揮手道,便走向被流光冰凍控制住的雙頭裂體獸,心中暗暗慶幸,幸好自己沒有使出金盡人亡或者流光碎裂,否則它們連渣都不剩下就麻煩了。

其實江帆見雙頭裂體獸打傷納甲土屍時既是非常震驚也憤怒,有殺死滅掉雙頭裂體獸念頭,不過只是閃現一下便放棄,覺得雙頭裂體獸極為詭異厲害非常,有收服的心思,這才沒下殺手。

抗戰之紅色警戒 ,擔心萬一脫困,便使用五行元素融合機能更為放心。

黃富和趙輝扶著納甲土屍,吳小雅與飛翼銀龍跟隨江帆,忽然黃富、趙輝、吳小雅三人和飛翼銀龍同時驚呼起來,「怎麼有兩個雙頭裂體獸!」

黃富、趙輝、吳小雅三人和飛翼銀龍當時一心急著去看納甲土屍,既是沒注意忽然出現的兩隻雙頭裂體獸,也沒注意江帆制住他們的一幕。

「呵呵,你們再看前面百米處的低空是什麼?」江帆笑了笑指指前方道。

幾個人急忙去看,距離近百米視線有些不好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隱隱的卻是看到低空有兩根很小的線條物體定在空中不動。

黃富和趙輝扶著納甲土屍不便行動只得快步前行,吳小雅和飛翼銀龍倒是空閑著,都是閃身快速趕去,來到面前一看都呆住了。

「不是吧,這裡也有兩隻小號的雙頭裂體獸?怎麼一下出現這麼多!咦,不對啊,這兩隻小號的只有一隻腦袋呢,呃,外形還是很像雙頭裂體獸,怎麼回事?」吳小雅驚訝迷惑的叫道。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是您制住了他們吧!」飛翼銀龍也很是驚訝的叫道。

「我靠,真是奇怪了,老大,這到底怎麼回事?」此時黃富和趙輝扶著納甲土屍也很快趕到了,一看吃驚不小,趙輝驚訝地道。

「是啊,其實這裡一共有三隻雙頭裂體獸,這兩個貌似小號的就是把傻蛋打傷的那隻雙頭裂體獸,剛才你們看到的兩隻是從岩壁孔洞中忽然飛出襲擊我的,都被我制住了!」江帆淡淡的解釋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什麼,這兩個小號的只有一個腦袋的怪物就是打傷傻蛋的那隻雙頭裂體獸!」黃富不可置信地望著江帆。

「老大,它怎麼變成這摸樣了?」趙輝很是迷惑的問道。

「雙頭裂體獸不愧叫裂體神獸,裂體是它的一大秘技,變成這樣就是它自我裂體的結果,這真是功能真是神奇!」江帆感慨的解釋道。

「江帆哥哥,這是你猜測的還是你看到的?」吳小雅有些不信問道,雙頭裂體獸的稱呼她認為只是根據兩個腦袋和身軀上的裂紋特徵稱呼的。

「當然是我看到它裂體才這麼說的,覺得雙頭裂體獸發功攻擊時舉止怪異便細心觀察,而我的視力比較好,它噴出的青霧想干擾我,但是我還是看到了全部過程!」江帆耐心的解釋道。

江帆的視力確實很好,這是因為他具有風之眼的奇能,所以兩隻眼睛視力受益極大,視力可以堪比符神主的視力,加上只是隔著三十餘米的距離,這才看到了雙頭裂體獸那瞬間的裂變過程。

「雙頭裂體獸身軀膨脹激發出潛能看似恐怖,攻擊傻蛋之處速度不僅姿勢怪異,而且故意迷惑對手,有利於得手……!」江帆接著詳細的講述看到的整個過程。

原來雙頭裂體獸裂體從身上那些裂紋開始,一裂開瞬間毒霧綻放,干擾對手視線和判斷。

而它的身體像蛇一樣整個只有一根脊柱骨,脊柱骨也一分為二,每個腦袋領導一條裂體,霧氣綻放身體迅速變小變細,體內高度膨脹霧氣炸開讓它行動的速度更是提高一倍。

在這種情況下,納甲土屍受到干擾,也毫不知雙頭裂體獸底細中招,被裂體成兩條軀體的雙頭裂體獸抽在胸前飛出。

納甲土屍被擊飛,雙頭裂體獸的兩個裂體絲毫不放過乘勝追擊要置納甲土屍於死地,江帆看的真切這才大吼一聲及時出手追趕攔截制住它們。

一般情況江帆是不會出手的,這次不一樣,雙頭裂體獸太詭異厲害了,納甲土屍具有一貫百試不爽的無形玄變甲護身還是被擊傷,實在令他震驚擔心出現意外不得不出手。

「哇,雙頭裂體獸這麼強悍啊,難怪傻蛋會中招,這種詭異的攻擊方式真是極難躲過了!」黃富驚訝道。

「呃,雙頭裂體獸可是活物,裂體一分為二,就是身體撕裂成兩塊,不見流血,這兩個身體上絲毫看不出開裂過的痕迹很是完好,簡直可以隨意輕鬆分拆,怎麼可能啊!」吳小雅迷惑道。

「小雅妹妹說得好,是令人不可思議,說明雙頭裂體獸身體具備特殊的自我分拆癒合的結構功能,世界本來就是無奇不有,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啊!」江帆十分感嘆的笑道。

吳小雅怔了怔釋然,「是的,符神界本來就存在許多無法解開的謎團和不可思議的事。」吳小雅點頭道。

「老大,傻蛋被打中時聽到什麼碎裂的聲音,我還認為是傻蛋身上的五行玄變甲被擊碎,或者骨頭被打斷,可是傻蛋的五行玄變甲完好,身體骨頭也沒問題,這是怎麼回事?」黃富忽的想起什麼疑惑道。

吳小雅、趙輝還有飛翼銀龍頓時都迷惑的看向江帆,被黃富提醒他們也想起來聽到了那聲音的事了。

「呵呵,問得好,小富,你很細心啊,是有碎裂的聲響,但那是雙頭裂體獸的脊柱骨碎裂發出的聲音!」江帆讚賞的笑道。

「什麼,是雙頭裂體獸的脊柱骨碎了?」黃富驚愕。

「不會吧,老大,照你說的雙頭裂體獸用身體抽打在傻蛋身上五行玄變甲上,既打傷傻蛋,自己的脊柱骨也被震斷兩敗俱傷?那雙頭裂體獸怎麼還能及時追殺傻蛋?」 最強贅婿大帝

「是啊,江帆哥哥,要是雙頭裂體獸的脊柱骨震斷那傷勢不比傻蛋輕,怎麼像沒事一樣追殺傻蛋?」吳小雅也是不解的問道。

「是啊,我也很驚訝,常理來看是這樣的,但雙頭裂體獸很特殊,它的身體應該具有超強的自我癒合功能,能在極短時間內癒合如初!」江帆猜測道。

江帆看著雙頭裂體獸眼中充滿炙熱歡喜,好東西啊,要是收復了絕對是一大助力。

「呃,老大,照您這麼說雙頭裂體獸豈不是打不死的了!」趙輝驚訝道。

「我靠,老子不信,用磷火總可以燒死它吧!」這時一隻沒說話處在驚訝之中的納甲土屍不服氣叫道,心中惦記著被打傷的事,想著報仇呢。

「切,我不是說了雙頭裂體獸水火不侵不畏嚴寒的嗎,你怎麼還想著燒死它,不是被打糊塗了吧!」吳小雅好笑道,對於磷火沒聽說過,不過終歸是火。


「小雅妹妹,磷火可不同於一般的火,絕對能燒死雙頭裂體獸的!」納甲土屍傲然的應道,對磷火的厲害很是自信,在符元界不少強大的藤蔓生物都是水火不侵,但用上磷火都是屢試不爽。

「你怎麼這麼倔,不信你試試!」吳小雅不滿道。


「我靠,試試就試試,主人,雙頭裂體獸在什麼方位,讓小的用磷火燒死它!」納甲土屍火了,要求道。

「好了,不爭論了,磷火能不能燒死雙頭裂體獸再說,還是先解決傻蛋的毒吧!」江帆打斷兩人的爭論提醒道。

「呃,小雅妹妹,都是你,害得我都忘了眼睛還看不見呢!」納甲土屍一愣埋怨道。

江帆看了看被制住的了裂體成兩個的雙頭裂體獸,手一揮解除流光冰凍,接著又是迅速及時的用上空間鎖定符咒將雙頭裂體獸困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