鷊趴在地上,擡起頭,眼前模糊的看到那廢棄的殘骸,還有濃滾滾的煙。遠處的人都驚慌的喊叫,很多人拿起手機報警。耳廓裏一陣陣鳴叫,他懷中的妹妹也似乎沒有什麼事,她睜開眼睛與鷊相視。

“哥!你沒事吧!”

她醒來的第一句並沒有看自己的有沒有傷口,而是最出於心底的關切。即使平常與他的不假言語,但那怎麼能說不是愛呢?

鷊還是很快擺出一如既往的笑容:“我是很強的!你說的!”


鷊將妹妹扶起,而此時消防和警車,救護車的鳴笛聲已經紛紛來至。那小澤更在此時一路跑來,到處尋摸着二人身上是否異樣,

”你們沒事吧!“他氣喘吁吁的。

可鷊卻淡定的很,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畢竟這種事情對於他的工作是正常的。

“沒事,我們都很好!”

小澤瞧着他們的樣子到真是沒有事情,又看着鷊淡然自若的,心想“這真不該是一個普通人該有的表情,竟然還能鎮靜的面帶笑容”

“好在沒人受傷。你跟誰結仇了嗎?真是要你的命呢!”

“想要我老哥命的人多的是,他們還不夠格呢!”她帶着自信的語調。

鷊和小澤都同時盯着她,不過二人想的確是不同。 這場案件在校園裏造成了很大轟動,妹妹也便從公衆人物變的更加公衆。尤其是作爲鷊的妹妹這一層色彩,讓她更爲耀眼。

由於先前說的,校園內外是不設置監控的,所以本是放到正常情況會成爲新聞的頭條,該是緊急破獲的案件,但由於諸多原因,警方也被迫停止了調查。這期間,就連作爲當事人的鷊連警察也沒見過面,他們也就詢問了當時的學生。這全是出於上層的介入,這種類型的案件,不是刑事能解決的了的。

這件事的發生,讓鷊唯一擔心的到是妹妹的安全,這些年來,還沒有人對他的妹妹出過手,這全是他安排緊密小心的緣故。他也在琢磨着,這次,或許是過於接近妹妹,順帶連累,但這次以後,她的處境會越來越危險,除非儘早解決知道這層關係下黑手的人,在那些人還沒有將這件事完全散播到這個社會的另一層前。

“組長,沒有定時**,也排除了車子自身因素,現在,還沒有一個正確的結論來確定這是故意謀殺”猴子說。

旁邊不停走動的問:“所有的**類型都研究過嗎?比如說比較小型的,炸燬後不易發現殘骸的?”

綾羅說“不!沒有可能性,我們的儀器是國家最高的配置,不會出問題,況且我們人工進行了二次排查,這兩種可能性可以完全排除!”

一聲渾厚的聲音,那是黑牛的:“那就是邪教徒嘍!以前老大可是沒少清理,難得怕是餘渣!”

“到是很可能,上頭這一類的案子都壓在我們這兒,算是被他們恨得牙癢癢”猴子說。

“那到是好辦了!一羣不知死活的邪教徒!”綾羅接着說:“老大,真是這樣,我帶着我的人順這個方向查,涉及於此的老窩,我全端了他們!”

黑牛哈哈大笑,挖苦着綾羅:“行了美人兒!這套你不拿手!他們可是很喜歡你這副妖嬈的身軀的!怕是我最適合不過,看我這雙眼珠子,也要嚇他們個半死!”


此時鷊和都沒作聲,閉眼端坐。

大家都知道這是組長在觀察,那是一種超於他們理解的行爲。即使他們也會一些此方面的奇門,禁術,但是真正涉及的,還需要鷊親自解決。

鷊的眼前,只見一片血色的霧氣,那是一股冬日中血的味道。黑色獠牙的身影不斷晃動,在那黑豹前。那身影隨後又處於廣闊的平原之上,那平原上散着坐落高不見頂的樓閣,周圍處處是喊叫聲,處處是這黑影。鷊蠕動了下身子,前未有過的嚴肅表情,而那端坐在一旁的饋也如是一般,緊鎖雙眉。

鷊睜開眼睛說:“這件事先放下,還是先將上面的事做完再說······”他又朝着黑牛問:“那對冤傢什麼時候回來?”


“伊尹本來也沒什麼事,到是他,該是不知道洛艾也沒回來,都躲着對方呢!”黑牛無奈的搖着頭。

“胡鬧,明天全召回。這陣子我不在,多多注意。洛艾對於邪教的案件處理最好,術士方面伊尹最上,你們互相借鑑優勢配合,用不着專攻一處,都互相掌握一些”

“還有,最近其他兩組處於休息階段,你們還是要提防一些,除去上層的因素,他們會打亂你們的行動,必要的時候,黑牛,抓到打探的就關押,要人不給,但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來幾個抓幾個,不經我的同意,誰也不準放”

“明白老大!”

“跟洛艾說一聲,凡是有關丹藥的,禁術的,繳獲後全部銷燬,不準上報,上層要是有些部門調取案件,你們就僞造些,猴子,這個你最拿手了,老規矩”

猴子點點頭。

“至於上面的黑社會的案件,全給黑牛你處理,法律上的途徑並不適合用於他們身上,先掐尾就好,不要斬龍頭,他們的命可是能換更多人的命,尾巴爛了,頭也不會好受”

“嗯!”

“現在的話,也會被我暫時調走,這個期間不會太久。副組長暫時待伊尹回來接管,綾羅你要多看着他,他的性子只有你管的了”鷊又半開着玩笑:“真該把你們撮合一對”

綾羅的臉紅潤着,那是會讓人誤會的顏色,但是打她的心眼裏,那是生氣的氣色,不過是在掩飾。自己心愛的人說出這種話,有誰又會舒坦呢?他難道看不出她是喜歡他的嗎?

十幾年來,兩人都不在的情況這是第一次,每每出任務都會留下一個管理上下。而這次,也是鷊很少數的親自發布命令。

“嗯······綾羅,還有件私事”

“您說組長”

“我那妹妹你派些人盯着,我惹的那個麻煩似乎有些來路,保護好她,拜託了”

“組長這是什麼話,我也一直把小西當作親妹妹,您不說我也會保護她,現在我餘下還有分組,分配這樣的任務足夠的”

“嗯,那就拜託了!”

鷊整理着思緒,他還有很多事要交代。此時他拿出一張照片和紙條。

“猴子,你餘下的分組就在這個地方吧,離那兒很近”

猴子接過照片與紙條,看着那條上的地址。

“沒錯,是有十幾個人在那裏,在做偵察”

“保護好那兩個孩子,必要的時候,動用一些關係”

猴子瞧着照片的人,又望了一眼組長。“明白老大!交給我放心吧!”

“還要提醒你們,邪教和術士的禁術你們不要學,非要好奇等我回來。否則要了你們命,我也沒法救,千萬記住!”說這話時他瞟了一眼猴子。

猴子一個冷顫。“老大,我不會傻到那種地步的,呵呵,放心吧,我是好奇心中了些,但畢竟還是又分寸的”

鷊沒說話,點點頭。

已臨近傍晚,鷊與饋在那臥室與辦公混合的房間裏。

二人都沒說話,靜靜的都坐在一旁,格外壓抑,或者可以形容是沉靜。

那掛在牆上的水墨畫像彼此相對,有一種神韻之感,又雖說那只是一副畫像,鍾馗與老子的。 “這次,回去要多加小心,其餘事不要多管,這件事我自己解決”鷊坐在沙發上,閉着眼睛。

望着他:“兄長,父親那裏我一定要回去的,龍宮的寶物也要取,羅剎的國土我更要去,這件事不能完了!”他接着補充:“快上千年了,這樣的小動作我們一忍再忍,選擇原諒,可這次竟是要了哥哥的命,若非你我兄弟修爲好,已經精通禪定,非是死了都難知是誰加害!”

鷊沒有了往日的笑容,輕微的哎的一聲嘆了口氣。

“那麼多兄弟,我們沒有證據證明是誰做的,有什麼用呢?

饋站起身來,臉上的面貌時而是阿修羅的面孔,時而女人的面孔,氣憤的怒聲說道:“那就找出證據來!既然羅剎都敢插手我們王族的事,那就先從他們開刀!哼,早已看他們不順眼,那幾只臭鳥還替他們存着呢!只要兄長願意,四界修羅,都可以端平了他們,也該是讓他們那腐朽的位置換個繼承的王族!”

“我又怎麼會不知道事情的利弊,你難道真是認爲我心地軟嗎?那就是你的錯了。未到時機的先行一步,掉進火坑的必然會是我們自己。不從我們無法見到的敵人來說,單是我們修羅力量日益削減,我們若是此時內爭,一旦天界大戰爆發,我們連生還的機率都不復存在”

“那兄長你說,怎麼辦!”

鷊徘徊在房間,又從懷中掏出那藥煙,緩緩的吸進去,又是停留後呼出去。青白色的煙繚繞在他臉頰周圍。那臉上紅潤了許多。他注視着那張老子的畫像。那是老道贈給他的,一筆喝成。

鷊知道,這些年,也跟着受了不少氣。一個王位的繼承者,該是有些威懾的力量,他是足以有能力如此。又曾多少次想過,如今形勢早已今非昔比,父王的千萬年的治理,還是沒能逃過王族的內鬥。如今,小小的羅剎竟都能參與,這樣過分的舉動,已經是打破了修羅的尊嚴和底線。一直的忍耐,也是秉着外族參與下的前提。但這如今,他不能再袖手無視,否則,修羅衆們,將會如何有信心於他將來的治理呢?

“小染而無意,溼鞋難尋路!”

“兄長的意思······要下手嗎?”

鷊轉過身“看熱鬧的若是都不察覺會危及自身,那就當給他個教訓”

“好!早就等着兄長這句話,我好似聞到了血腥味,呵呵······”的臉盡顯興奮的抽搐着,那是修羅的嗜殺本性,即使是鷊也會如此,但他控制的很好,還會是人模人樣。

“哼哼,裝了這麼久的人,還做了不短時間的官,可這人樣子僞裝的還是如此”鷊嘲諷後又說:“小小的羅剎到是沒什麼,只是我們不該主動挑起爭鬥,雖說那是合理的。但是父王的制度我不能再重複,就像我們與天界的爭鬥也要逐漸化解一樣,暗地裏揪出那些人就好”

“揪出他們容易,要我看,還要教訓下那所謂的兄弟!”

“我也想過。但父王還在位,在他沒有離世前,我都不會對他們任何人下手。畢竟,父王年事已高,經不起這樣的自相殘殺”

“那好,明日我就啓程,先去解決羅剎的那些混蛋”

“兄長,若是新任務不想去, 妙手天醫 ?你不是一直想會會那對兄妹嗎?”

鷊坐下,倚着沙發。“若是什麼都不用自己做,可是會錯失很多機遇,我相信這個!”

市中心的酒店,一間總統套房。

“金小姐!” 仙界獨尊

開門的是一個體格比他都魁梧的男人,那樣子足有三十五六歲了。一臉橫肉。鷊瞧了他一眼,露出笑容。

“你是誰?!”

“保護金小姐的”

鷊拿出證件。

“請進!”

剛一進門。鷊就聞到屋子裏瀰漫着一股香味,是香水的味道。還有花香。但不見那金小姐的蹤影。

“稍等,我幫您叫聲”

鷊含笑着點點頭。

鷊環望着四周,大小的地方都擺放着百合,藍色的還有紅色。所有的物件都朝着左邊擺放。沙發的位置位於西方,而此時正是烈日居中的時候。而有些詭異的是,這房間竟然一丁點的黑色都沒有。

一陣輕聲的腳步,她穿着一條白色的裙子,散着頭髮,看樣子有些憔悴。

“你好!您就是鷊先生吧!”

“嗯!”

她緩緩的坐在沙發上,撫順着裙子。將秀髮託到肩後。並着腿,手裏還拿着一隻純黑色的鋼筆。鷊對這女孩倒是感些興趣了。

她的聲音像妹妹一樣,輕柔而動人,是聽覺的享受。

“我常聽父親提起你,你是個極其出色的人”

“你的父親?”

“嗯。父親的話你不會認識,但他可是經常跟叔叔們誇獎你的出色”

“你這麼一說,我到是想與你家父喝杯茶”


“父親很忙,你們這一行的工作本都是保密性極高的,即使作爲父親的直系下屬,你也是從未見過父親,我都很少單獨與父親相處”

“保護你其實還用不上我們,剛剛我開門的那個高個子,條件不也是很優秀嗎?他的話保護你是沒問題的”

“我的事是以任務下發的,可不是私人”

“那就說說你的價值”

“我的價值就是父親”

鷊無奈的搖着頭,順便說道:“一名優秀的且重要官員的生命也許比你更有價值。雖說從上級批下的,我還是該向你說清楚,我是負責保護你的安全,並在威脅由我親自解除前,一切要按照我說的做,即使你的經紀人的決定,還有商演,先要同我商討,明白嗎?”

金小姐默不作聲。正這時,一位女郎,有些微胖,伴着一位年紀不過五十左右的阿姨,端着茶水分別依次由客人,再過金小姐遞茶。阿姨嫺熟的擺放茶具,將新茶沏在另外兩個杯子中,半蓋茶,浸入溫水中,隨手將手帕放置在二人跟前。

“小姐,手帕的顏色略帶黑色,在右角處”

金小姐沒有拿起手帕,只是稍望了一眼那手帕後臉頰推出笑容,她稍後說:“沒事,您讓我知道就好,林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