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臉立刻變得鐵青,他不再廢話,右手舉起,隔着虛空對着吳雲一指,一道黑芒從他的手指激射而出,朝着吳雲的眉心掠去。

魔王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將吳雲的的識海毀了。識海一毀,吳雲也就完蛋了。

快!

根本不能僅僅用一個“快”字來形容黑芒的速度,這種速度,似乎超越了時間與空間的界限,上一秒剛從魔王手中射出,下一秒就來到吳雲的額頭不到三寸的地方,速度之快,令人髮指。

哧!!

吳雲的眉心突然裂開,一卷黃皮的地圖從裏面飛出。原本捲起的黃皮卷突然張開,並一口氣將這道黑芒吸了進去。

嗤!

然後,一道黑芒從地圖中飛出,朝魔王射去。這卻是星辰戰衣將黑芒吸收之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黑芒還給了魔王。

轟!

見黑芒被反彈回來,魔王臉色一變,又一道黑芒從手中射出,迎向了那道被反彈回來的黑芒。

待看清這反彈黑芒的東西居然是一張地圖之後,魔王皺了皺眉頭,他感覺到這張地圖有個熟悉而又讓人討厭的味道。

或許是被鎮壓的太久了吧,魔王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這個氣味是屬於誰的,他只是本能地對這股味道產生憎惡。

“這是什麼鬼東西?”魔王問道。

吳雲笑了笑,促狹道:“這可不是什麼鬼東西,這是一件無論如何你都無法打破的護體戰衣。”

魔王用神識掃視了地圖一下,冷笑道:“一張破紙還說是什麼護體戰衣,看我一指破了你!”

說罷,魔王一指點出,隔着虛空對着漂浮在吳雲面前的星辰戰衣就是一指,虛空似乎化爲虛無,吳雲似乎就在魔王面前一般,魔王的一指狠狠地點在星辰戰衣之上。

此刻星辰戰衣還沒有顯露出原形,還是一副黃色的地圖模樣,但是卻不妨礙星辰戰衣接住魔王的這傾世一擊。

星辰戰衣也是無奈,按照吳雲的修爲,別說是魔王的攻擊,就算是魔王狠狠的打個噴嚏,就能夠將吳雲吹到十萬八千里之外,更別說是承受住魔王的攻擊了。

如果星辰戰衣不想讓吳雲就這樣死去的話,它就必須出來救吳雲。

似乎感覺到了魔王這一指的不簡單,黃色的地圖突然綻放出璀璨的銀色光芒,釋放出堪比太陽的光芒,在一剎那間變成一套戰衣。

戰衣漂浮在空中,四周滿是星辰之力圍繞,遠遠看去如同一個神靈降世一般。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這套戰衣沒有人還缺少一個人,一個穿星辰戰衣的人。

星辰戰衣的光芒有點耀眼,將它身上的道紋都完全掩蓋了,讓人看不清上面寫的是什麼。不過,這也恰恰增加了星辰戰衣的神祕感。

當!!!

猪八戒來也

盛世玄凰

幾乎是在剎那間,魔王的那根手指被道紋震成粉碎,一點渣都不剩下。

魔王驚駭,果斷退卻,不敢距離星辰戰衣太近,生怕星辰戰衣一個發飆將自己給滅了。

因爲,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的那根手指已經徹底消失,永遠都恢復不了了。他不敢想象,若是剛纔全身被掃中的話,自己是否能夠現在這裏看着你。

見魔王退卻,吳雲一聲冷笑,也不跟上去,而是看着魔王冷笑道:“怎麼,你不是想要殺我嗎?過來啊……”

魔王爲之氣結,雖然他明知道吳雲這是在叫囂,明知道吳雲這是在激將法,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內心的怒氣。

不過,魔王這不是傻蛋,自然知道星辰戰衣是自己的剋星,卻也不敢近前去。

見魔王這般,吳雲也不再“勉強”,而是掃視四周的環境,希望能夠看到端木。

按道理將,就算是魔王自爆,但是依照端木的修爲,還是應該可以保住一條命的。

當然,至於受了多重的傷,那就不能確定了。


自從噬魂劍由紅色轉變爲黑色,吳雲突然感覺到自己與噬魂劍的聯繫更深了幾步。藉助這份感應,吳雲順利找到了端木的位置。

端木已經昏迷不醒,吳雲用神識掃過端木以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幸好,端木沒事,只不過是傷了五臟六腑而已。

看來端木倒是個忠心之人,就算是昏迷了,這還緊緊地抓住手中的噬魂劍不放,這倒是讓吳雲的有些意外。

見端木沒事,吳雲也就放了心,轉過頭來看着魔王,嘿嘿地笑了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奸詐在裏面。


九天之外,密密麻麻的星辰之力從宇宙深處飛來,穿過重重阻礙來到這裏。

紫薇大周天星雲經!

吳雲一直覺得自己距離聖人境只有一步之遙了,只要再向前跨出一步,便可超凡入聖,成爲聖人。

但是,就是這一步,吳雲怎麼也跨不出來,就像是一道無形的屏障阻礙了自己的前進。

無形的屏障,無形的阻隔,完成了吳雲無法一口氣斬去第三尸,讓其無法踏入聖人境。

所以,唯一的辦法便是全力運轉紫薇大周天星雲經,大量吸收星辰之力然後轉化爲靈力,全力衝擊這一道屏障,這樣,就算是屏障是無形的,也無法阻擋吳雲的腳步。

三百六十五道星辰之力將吳雲籠罩,如同一條巨大的瀑布一般,同時每一道星辰之力都如同閃爍着不同尋常的光芒。

轟!

吳雲只覺得體內的靈力突然爆增,戰力一下恢復到最巔峯狀態,之前消耗的靈力都在剎那間被補充好。

可是吳雲知道,就算自己的戰力恢復到最巔峯的狀態,自己也鬥不過眼前的這個魔王。

所以,吳雲只能智取。

接着,吳雲一咬牙,更是將紫薇大周天星雲經運轉到了極致,將九天之外的星辰之力鯨吞入體內,星辰之力化成的靈力在體內洶涌澎湃,從四肢一直衝到頭顱。

吳雲的氣息在剎那間得到提升,雖然這對於魔王來說有點微不足道,但是這個吳雲的計劃中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魔王佼有興致地看着吳雲,嘲諷道:“你以爲這樣就有機會可以逃過一劫嗎?未免太天真了吧。”

吳雲沒有回答,繼續專心致志地運轉紫薇大周天星雲經。

魔王見吳雲沒有回答,自知沒趣,也不再說話,而是嘲諷地看着吳雲,想看看吳雲到底想做什麼。

當然,還有一些原因是因爲對星辰戰衣的忌憚。星辰戰衣剛纔爆發出來的那種能量,簡直就是魔王的剋星。這讓魔王有些不敢輕舉妄動。

遠處,端木這邊。

正昏迷不醒的端木突然動了一下,眼睛輕微顫動了,終於醒來過來。

突然,端木似乎想到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是,眼睛猛地睜開,眼中原本存在的迷離在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擔憂還有恐懼。

端木從地上爬起來,手持噬魂劍四處張望,似在尋找什麼。待看到遠處正與魔王對峙的身影后,端木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眼中的擔憂卻沒有減少,反而平添了幾分。這種情況,更是讓他擔心。

正是因爲這種情況,才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端木猶豫起來,有些投鼠忌器。突然,端木眼睛一瞥,看到了擋在吳雲面前的星辰戰衣……

端木開始向吳雲那邊走去,手上拿着吳雲交給自己的端木劍。步伐很慢,但是很堅定,他知道不管怎麼樣魔王都不會傷害到吳雲。

因爲星辰戰衣…… 端木笑了笑,心裏想道:“時隔多少年了,星辰戰衣還是這般霸氣十足。”

不過,端木的腳步並沒有隨之變緩,依然是一步一步踏着虛空向前走去。但是,他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漸漸在空中拖出一道殘影。

端木並非沒有受傷,相反,他傷的挺重的,他感覺到丹田的地方有點隱晦的疼痛。

只不過,眼前的情況他顧不上那麼多了。等待這麼久纔出現的教主,他不希望再出什麼意外,當年的一次意外就已經足夠了。

剛纔,就在魔王自爆的那一剎那,端木演化出困仙罩,總算將自己護住,困仙罩替自己承受了大部分的攻擊,所以自己纔沒有死去。

情意綿綿 ,魔王眉毛一挑,說道:“你以爲你還是剛纔的你嗎?我勸你還是想清楚一點,否則的話待會兒不要後悔。”

“教主剛纔說過,死的會是你而不是我們,”端木一邊走一邊說道,“所以,我沒有什麼好想的!”

很快,端木來到了魔王的面前了,他手中的端木劍舉起,一劍狠狠地向魔王劈去。紅光流露,光華流轉,只不過這一次的紅光略顯得暗淡,沒有了之前的璀璨奪目。

魔王見端木這麼不知好歹,也不管在前方的吳雲了,左手一抓,便將噬魂劍緊緊地抓在手裏。同時只剩下三根手指的右手握成拳頭,狠狠地向端木的腹部打去。

魔王的修爲本來是很高的,但是因爲被彥老師祕術所傷,所以戰力降到地元境。


但是,這並不是說魔王非常弱,那麼容易受傷。相反,魔王的肉身才是最爲恐怖可怕的,魔王的肉身幾乎可以說是不死不滅之身。

就算是端木幾次將魔王打爆,也沒能讓其受到半點損傷。

“鏗!”

魔手遇上噬魂劍,兩者兇狠地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之聲,卻是魔爪竟然到了堪比神器的地步。

然後,魔王對着噬魂劍一抓,竟牢牢地將噬魂劍抓在手裏,讓端木半分都移動不得。

這時,魔王的拳頭來了!


砰!

端木的身體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而出,重重的摔在大街的另一邊,震起重重的塵埃。

魔王冷漠地看着端木,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輕舉妄動,可是你不聽。”

“咳咳咳……”端木咳出幾口血,看着遠處的魔王,踉踉蹌蹌地想要爬起來。

魔王的這一拳真的很重,幾乎將端木的五臟六腑都打碎了,而且端木還感覺到之前被鎮壓的死死的黑氣在此刻擡頭了!

端木的臉立刻被一團黑氣籠罩,給人一種特別詭異的感覺,端木覺得自己的靈力突然不受控制了,自己的一切都被控制,都被剝奪了!

這是怎麼回事?

端木在心中驚恐的問道。但是沒有人告訴他答案,端木此刻像墜入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中,他一輩子努力的成果似乎在此刻成了嫁衣。

而這個嫁衣的主人,端木竟然不知道他(她)是誰,他只知道這個嫁衣的主人跟不遠處的魔王有關。

端木的意識開始沉睡了,因爲他突然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這股力量讓自己感覺到非常非常累,他只想睡覺。

於是,端木“睡”着了。

他必須陷入更深層次的睡眠,這樣才能勉強對抗那不知名的敵人的侵蝕。

魔王一聲冷笑,魔手向端木抓去,看着氣勢,這一爪要是抓實了,端木的腦袋必定會被捏爆,元神也無法倖免。

一道璀璨的銀光突然來到來到端木的面前,擋住了魔王那驚天一抓。

魔王回頭一看,卻看見吳雲這在遠處冷冷地看着自己。銀色的星辰戰衣漂浮在吳雲的面前,氣勢滔天,似乎能夠將世界上所有的攻擊都擋下來。

剛纔的那道擋下魔王一抓的璀璨銀光,是吳雲藉助星辰戰衣凝聚許久才凝聚出來的,一道銀光幾乎耗去了星辰戰衣中的五成能量。

接着,魔王注意到吳雲的右手,那只有些瘦小卻顯得非常有力的右手。

那是一把金色的長劍,這把劍通體散發着金色的光芒,光芒萬丈,使得這把劍顯示地更加高貴,隱隱間還可以感覺到一股皇者之氣從吳雲的身上流露出來。

這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