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修盯著葉楚,周身的魔雲又吸附到了他的身上,化作了一件黑袍大衣披在他的身上。

就這動作,確實是夠瀟洒,霸氣。

不過葉楚卻並不吃他這一套:「不好意思,我見了女人一般也撒不開手了,你有本事就過來搶吧。」

「小子,你這是逼本座!」魔修大怒,身上的黑袍,頓時又化作了數萬隻黑色的烏鴉。

「去!」

魔修意念一指,烏鴉嘰嘰喳喳的飛向了葉楚,夾帶著全是劇毒。

「開……」

葉楚卻並沒有做太多的事情,只是在體表,凝出了一團護體神光,帶有至陽之氣,擋住了這些毒烏鴉。

「好小子,原來是至陽之體!」

魔修咧嘴笑道:「不過你以為你這神光,能擋住很久嗎!」

「屁話真多,有本事都使出來。」葉楚卻並不想和這傢伙太多廢話,浪費自己的時間。

「看招!」

魔修很不爽,這傢伙竟然敢無視自己,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呢,若是不給他點顏色瞧瞧,都以為本座好欺負了。

說完,這數萬隻烏鴉都張開了毒嘴,從裡面噴出了一根根的黑色的毒針一樣的東西。

扎到了這些神光圈上,直接就冒毒氣了,還有一些毒針,不小心落到了葉楚身後的人群中。

結果有幾十個人,不幸被這些毒針給打中后,直接就化作了血霧,瞬間灰飛煙滅。

而葉楚也將這靈力加大了,令神光圈更強了,同時一把拉起了身旁的這個女人對他說:「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你沒有哭泣的時間,還是保命吧。」

「我……」

女人還在抹眼淚,心中絕望,不過被葉楚一喝斥之後,便同時往葉楚的神光圈中打入靈力。

雖說葉楚也不指望她能幫上什麼忙,不過好歹是喚發了她求生,和報復的心智吧。

「小子,有點實力!」

「怪不得敢和本座叫板了!」

魔修咧嘴大笑,因為葉楚和這女人結出的神光圈,竟然還真的能擋住自己的毒針。

不像剛剛他身旁的那些人類,看上去挺強的,可是被毒針沾上,瞬間就灰飛煙滅了。

周圍不少人族也是暗暗驚怵,這傢伙的毒針太強了,祈禱不要離這毒修這麼近呀,不然真的要被殃及池魚了。

老天保佑呀,這兩人還是去別的地方打吧,這裡本來就密度大,這身下的白鳥,又不聽使喚的,讓它們飛遠一些也不會飛走的。

只能是呆飄浮在這半空中,若是真的不幸被打中了,只能是自認倒霉了。

「轟……」

就在這時,一道神光閃電,突然就從魔劫之海中飛了出來,直接就擊中了這位魔修的腦袋。

魔修疼的怪叫一聲,身上冒出了一陣黑煙,扭頭便要破口大罵,不過卻突然看到這魔劫之海中,好像凝出了一把黑劍似的東西。

他趕緊將自己的魔術給撤了,這才感覺到這黑劍緩緩的消失。

盯著面前的葉楚和女人道:「小子,今天算你走運,等到了成仙路,沒有了限制,本座一定饒不了你!」

「光說不練嘴把式,有種就真刀真槍的干一場,真是孬種!」

葉楚卻並不打算嘴上放過這傢伙,可是被罵之後,這魔修卻又沒有別的辦法。

他擔心那魔劫之海中,又會生出什麼東西來,要是再給他來幾下,肯定會重傷的。

魔修的實力強大,竟然可以驅使身下的白鳥,兩條腿一夾,這身下的白鳥便載著他往前飛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856

他擔心那魔劫之海中,又會生出什麼東西來,要是再給他來幾下,肯定會重傷的。

魔修的實力強大,竟然可以驅使身下的白鳥,兩條腿一夾,這身下的白鳥便載著他往前飛了。

一路上這傢伙,還有些囂張,又出手搶了幾十個女人走,算是做為沒搶到這個女人的補償了吧。

「呼……」

「總算走了……」

「這個年輕人好經……」

「前輩果然是好實力……」

「多謝前輩庇護我們……」

周圍不少人向葉楚行禮,或投以友善的目光,因為這葉楚的實力很強,應該也是深不可測的大魔神。

之前也一直沒發現,這裡還有這麼一位強者,而且還能抵住剛剛那位大魔神級別的魔修。

不遠處的老者,也向葉楚表示道賀,他倒是早就看出來了,葉楚深不可測,只不過沒想到他這麼強。

周圍的數十萬計的強者,被剛剛那魔修,鎮的是大氣也不敢出,都在希望別沾著自己。

「多謝前輩出手搭救,芸兒就是做牛做馬,也報答不了前輩的恩德。」

少婦叫芸兒,見葉楚趕走了強大的魔修,這才給葉楚下跪,不過現在她還是很絕望的。

因為她的男人剛剛死,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死的那樣的慘,被毒術所殺。

「你起來吧。」

葉楚將她給扶了起來,對她說:「修道一途就是如此兇險,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生與死有時候真的很近,你自己看開一些吧。」

「恩,多謝前輩。」

芸兒也沒有多想了,不過再多的感謝的她,她現在也說不出來,只能是站在葉楚的身旁,希望葉楚能夠護得自己周全吧。

既然葉楚出手救了她,自然也不會再放她出去,再被人家禍害了,葉楚便想,等到了魔劫之海面前,若是她有機緣可以過得去,也算是她的造化吧,到時候再分開就行了。

這邊不少魔修出現,而且有些傢伙確實是很囂張,即使是在這成仙路上,也是無所顧忌。

或者是因為葉楚出手相助一個人族,帶了一個好頭,接下來也發生了數起這樣的事件,但是周圍的人族都一起出手,把這些邪修給鎮住了。

前面主路上雖還有時有爭吵,或者是小血腥事件發生,總歸還算是平靜。

至於有女人消失的事件,這裡還在持續,有一些年輕女孩,也相繼消失。

只不過相對於這麼多的人口基數來說,消失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有些可能人根本沒在意,有些即使是想再找回來,也沒辦法了,根本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恐怖的魔劫之海,一直在涌動,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夜裡,這魔劫之海中才平靜了下來。

大量的黑色閃電,在魔劫之海中一起跳了出來,然後這些帶著光圈的閃電,竟然就在眾生靈的面前,凝結成了一副魔神的巨大的骨架。

以閃電,凝結成骨架,這樣的法術,陽魔域的強者們,想必基本上都是沒見過的。

而陰魔域的不少邪修,卻是知道此事,葉楚也通過掃他們的元靈,得到了相關的消息。

這個閃電搭成的人形骨架子,名叫閃電魔仙,是陰魔域中一位十分強大的魔仙。

只不過相隔的年月太久了,應該是上古時代的一位魔仙了,在陰魔域中還是很有名氣的,陽魔域中的大部分生靈就並不怎麼知曉此魔了。

「魔劫之海,即未入魔,何成魔!」

閃電魔仙開口說話了,聲音震九霄,所有的生靈都感覺好像被重鼓敲擊,震得耳膜生痛。

不少人,或者是邪修,都被震得吐血,而這些被震得吐血的人,突然就全部從原地消失了。

只留下了那些他們身下的白鳥,還飄浮在半空中,不過隨著閃電魔仙的一聲怒吼,這些白鳥也在原地消散了。

眾生靈是震撼萬分,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少人直接就消失了。

老者此時也大概明白了,心想,難道是因為自己玄孫女實力不濟,不夠資格上這成仙路,所以也神秘消失,也是這個魔劫之海所為嗎?

「前輩……」

芸兒感覺腿有些軟,也被震得耳膜有些疼,不過好在還沒有出血。

葉楚扭頭看了她一眼,也有些不忍,便將她拉進了自己的神光圈中,一進自己的神光圈,這芸兒就感覺清明多了,外面的魔音便無法影響到他了。

「多謝前輩。」芸兒面色微紅,心中有些慚愧,若不是有這前輩的話,自己早死了。

「即未入魔,何成魔!」

閃電魔仙的魔音又強了好幾倍,這下子又有不少生靈,被震得吐血,大量的人在自己的周圍消失了。

白鳥也隨即消散,葉楚身旁的生靈,剛剛還有數十萬的,現在經過這麼一串魔音的強震,只留下了不到十萬了。

將近三分之二的人被震走了,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了。

「即成魔,何為魔!」

「六親不認,嗜血殺生,即為魔!」

閃電魔仙的骨架子,在這裡喃喃自語,發出喃喃的魔化之音,雖然語氣沒有那麼凌厲了,但是現在這樣子的魔音卻彷彿更強。

不少人也跟著在這裡念,六親不認,嗜血殺生,即為魔,然後這些念叨的生靈,也跟著慢慢的消失了。

「前輩,這是……」

芸兒想說話,葉楚則擺手讓她不要說話,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葉楚盤腿坐在神光圈中,心中默念著靜心咒。

這是從採薇那裡學來的,可以穩定心神,剛剛這魔化之音,就是一種考驗,意志不堅定的人,會認為真的要六親不認,嗜血殺生才能上魔界的成仙路。

這本身就是一種魔音,魔界中的生靈修行者眾多,要是都是真的是魔的話,那這魔界中的生靈早就死光了。

芸兒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呆在葉楚的神光圈中,感覺和之前沒有什麼區別,還是很安全的。

只是現在她也不敢說話了,不過外面的魔神眾多,此時她也有些害怕,還是不自覺的往葉楚的身邊擠了擠,怕會出什麼意外。

不遠處的老者,此時也是緊閉雙眼,盤腿在那裡抵抗這種強大的魔音,若是抵擋不住的話,就會被清理下成仙路了。

至於還能不能回魔界,還是直接就死了,現在沒有人知道,只有那些被消失的人才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是正,什麼是魔……」

持續了一會兒,閃電魔仙的骨架子,語氣變得輕鬆了不少,陷入了一種喃喃的自語。

隨即他的身形,又化作了一道道的黑色閃電,又竄進了面前的魔劫之海中。

魔劫之海中也出現了異動,在這魔劫之海的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變成了一個大的黑洞,在黑洞的兩側,出現了兩根黑色的圓柱子,柱子是由骷髏頭打造而成的,上面堆積了無數魔神的腦袋。

看上去令人心悸萬分,不少人可能被嚇到了,也慢慢的消失了。

剛剛這裡通道上面,起碼有上百億的生靈,如今這麼一來,留下的生靈不到十億了。

「通天魔柱!」

葉楚通過幾個邪修的元靈,也認識了這個東西,這就是魔界大名鼎鼎的通天魔柱。

也是傳說中魔界的支柱,傳說就是這兩根通天魔柱,支撐著整個魔界,若是這通天魔柱都碎了,這魔界也就不復存在了。

現在這個東西,竟然出現在了這裡,出現在了魔劫之海中。

「既為魔,便來試吧。」

閃電魔仙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前面的一大片的近億的人影,一下子就被拉向了面前的黑色大漩渦。

「不……」

「不要……」

不少人驚恐大叫,以為要把他們怎麼樣,結果還沒有到通天魔柱和面前的大漩渦面前,便被消失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857

閃電魔仙的虛影一扯,上億的修行者被扯進了黑色漩渦之中,然後就沒有別的事情了。

剩下的人,還有不少人心中畏懼,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掉進漩渦中是沒命了,還是別的什麼事情,都不清楚。

葉楚倒是沒有什麼反應,這既是魔劫之海,肯定是一種考驗了。之前已經篩選掉了大部分的人了,這些生靈應該不至於全部被殺,要真是全部被殺的話,那這魔劫之海就真的是死亡之海了。

他們被淘汰之後,應該會被送到某個地方去,要不就是重回魔界,要不就是可能會被送到專門的地方去。

總之這裡的考驗,也不會是直接抹殺,要不然這背後的勢力就太殘酷了,完全沒有這個必要,造這麼大的殺孽,豈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閃電魔仙虛影橫在漩渦面前,猶如死神一樣,冰冷的骨眼盯著面前的餘下的修行者。

「既恐懼,何來道!」

說完之間,主路上的一些白鳥上面的人影,又慚慚的消散了不少,最少也有上億生靈又這樣子消失了。

顯然是這閃電魔仙,感應到了一些生靈心中的恐懼,將這些人也給淘汰了,可以說肯定是有自己的一套淘汰的機制了。

又有上億修行者被淘汰了,這下子之前來的上百億的魔界中人,現在剩下的不到十八億了。

剩下的修行者,應該都有所領悟了,想要在這裡入成仙路,要是沒有堅定的信念,過於恐懼者是不會有資格上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