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望着大地戰神笑道:“承讓了。”

大地戰神雖然輸了,但是他話你是忍不住的問道:“剛剛是怎麼回事?”

骷髏笑道:“金系魔法中的‘金光幻影’。”

大地戰神輕嘆了一口氣道:“原來剛纔在我身後出現的只是你的影像而已,果然厲害,這場決鬥我是輸的心服口服。”

骷髏笑道:“大地戰神客氣了,若要問對這土元素的控制能力,你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這雖然是給大地戰神戴了高帽子,但是大地戰神卻感到十分的受用,當時他就“哈哈”大笑的飛身落下,一點都看不出失落來,這倒讓天空戰神和人中戰神鬱悶了好一陣子。

看着再次獲勝的骷髏,蕭長風等人都高興的不得了,蕭長風更是道:“喂,你下來休息一下吧。”自骷髏開始開口說話後,蕭長風一直都不知該如何稱呼他,雖然有一段時間他叫過骷髏爲前輩,但是那也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時間一長,蕭長風就也不再叫他前輩了,他也不知是這麼回事,只覺得叫骷髏爲前輩總有點怪怪的,所以他乾脆就不叫了,而直接喊骷髏爲“喂”了,不過,骷髏對此卻是毫不在意。

骷髏看了蕭長風一眼道:“我現在正是打的正過癮呢,你小子就不要再在那裏亂叫了。”

蕭長風望了望慢慢飛身而下的骷髏,小聲的道:“好心沒好報。”


小狐狸頓時就笑道:“原來男人也有小心眼的。”這句話惹的楚酒等人一陣大笑。

由於連敗了兩場,北極戰神和南極戰神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好歹也贏上一場,要不然這臉望哪擱啊,雖然說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那也只是說說而已,要是真的輸了,那還真有點接受不了。

南極戰神和北極戰神對望了一眼,便飛身而出道:“我來會你。”

骷髏望着飛出的南極戰神笑道:“原來是南極戰神,還請多多指教。”

南極戰神笑道:“客氣,客氣。”他嘴上雖然在說客氣,但是手上卻是一點都沒有客氣,只見他瞬間就結好了手印,就在他結好手決的時候,天上突然降下了無盡的星光,雖然此時是白天,但是在場衆人還是明顯的感覺到了星光的柔和。

骷髏頓時就怪叫道:“啊,南鬥星辰的力量。”

他的話音剛落,已經被那星光罩在了期間,那星光罩住骷髏後,就不斷的有星光化作一道道精華鑽進了骷髏的骨頭中去,骷髏也因此發出了一聲聲悽慘的叫聲,看他的樣子一定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叫的那麼悽慘了。

望着慘叫的骷髏,蕭長風上前一步道:“我們認輸了,不要再打了。”

南極戰神微微一笑,心想:你們終於知道認輸了。不過他的這個想法還未完,就聽到骷髏道:“爲什麼要認輸?”

蕭長風道:“我們不想你受傷害。”

骷髏突然沒好氣的道:“誰跟你說我受傷害了?”

蕭長風看着完好的骷髏道:“你,你剛剛不是叫的好悽慘的嗎?”

骷髏道:“什麼悽慘的叫聲啊,那是舒服的叫聲好不好,我正在裏面舒服着呢,你就過來亂叫了,你到底想幹什麼?”

蕭長風頓時無語,這樣的叫聲居然是由於舒服而發出的,這陣讓他無語,不過,當他看到骷髏那可惡的笑容時,他就知道了,這骷髏又在耍寶了,蕭長風當時就沒好氣的道:“以後再也不管你的死活了。”說完轉身就走了回去,望着蕭長風生氣的背影,骷髏卻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南極戰神以爲這場決鬥就這樣的結束了,他本來還有點遺憾的,這麼容易就贏了真是沒什麼勁,但是想不到的是,那可惡的骷髏不但沒有受傷,反而一副很自在的樣子,這讓他十分心驚,他立刻就運起自己所有的功力,快速的運轉起那滿天的星光。

只是好長時間過去了,他發現這骷髏不但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而且在那星光裏面還十分的受用,當時他就迷糊了,這到底是這麼回事?

骷髏在那星光裏慢慢的踱着腳步,就像是在散步一樣,只是就幾步的距離,他就已經到了南極戰神的面前,南極戰神當時想都沒想,立刻撤去功力認輸,只是他還是忍不住的向骷髏問起了這是這麼回事。

骷髏當時就笑道:“我只是一個骨頭架子而已,除了這一點不滅的靈識之外,全身都是死氣,而南鬥注生,你的南鬥星光不但沒法要我的命,反而成了我的補藥啊,所以……”下面的話他沒有說下去,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了。

南極戰神當時就笑道:“原來如此,服了,服了。”

南極戰神一敗,北極戰神就立刻走了出來道:“我來會會你。”

直播之荒野探險 :“好。”

見骷髏又一次的應戰,楚酒忍不住的道:“這骷髏已經連戰了三場,是不是把他給換下來。”王恆和聶平以及小狐狸都一齊點頭。

蕭長風無奈的道:“你們以爲我不想啊,只是他不會下來的。”見蕭長風這麼說,楚酒等人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默默的注視着骷髏的一舉一動。

骷髏望着北極戰神道:“那南極戰神修煉的是南鬥星光,你不會修煉了北斗星光吧?”

北極戰神頓時笑道:“被你說中了,我所練的法訣和南鬥戰神兄弟的真好相反,如果說南鬥注生的話,那我的北斗就是注死,不知道你對我這北斗星光有什麼破解的方法?”

骷髏笑道:“不錯,南鬥注生,北斗注死,一生一死,遙遙相對,這北斗星光的確是所有人的大忌,要是一般人遇到了這北斗星光,恐怕就只有輸的份了,但是你疏忽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在場所有的人都不明白骷髏所說的是什麼事,就連北斗戰神也不明白。

看着北斗戰神一副疑惑的樣子,骷髏笑道:“你看看我就知道了,我本已死了幾千年,現在雖然有了意識,但是我身上的死氣還是遠遠的超過了生之氣,所以,你的北斗星光要是遇到了別人一定是必勝無疑,但是遇到我,那根本就毫無作用,因爲,那北斗星光和我身上的死氣根本就是殊途同歸,你說,我們還有必要打下去嗎?”

北斗戰神頓時大笑道:“原來是這樣,看來這次我是真的輸了。”

骷髏也笑道:“其實我也只是運氣好罷了。”

北斗戰神笑罷,道:“好,既然我們兄弟輸了,那我們就履行諾言,帶你們去見天皇大地陛下吧。”

骷髏大喜道:“如此說來,真是多謝了。” 二月一日開學的時候,雲飛自然得到場,雖說名義上不是院長,但是校董是跑不了的,現在學生數量已經達到上限,教師還是缺了不少,只能慢慢來了,寧缺毋濫。

過了半個多月,周補衣已經按照雲飛的要求將布料縫製在一起,沒有云飛想象的那麼沉,而且很結實,雲飛很滿意,只是陶然那裏還沒什麼結果,只能暫時放在一邊。

最近局勢一片大好,不但止住了馬其頓軍隊前進的腳步,還有收復失地的趨勢,雲飛放下心,帶着白拓去了趟飛雲島。湖邊的農民已經搬到士兵家屬那邊,一樣的住宅,每家都有一塊不小的稻田和其他田地,新一茬的水稻也播種了,雲飛來到島上的時候,正看到秦嶽帶領破軍小隊在海邊訓練。

“沒活了?”雲飛問道,秦嶽光着上身,下身只着一條短褲,跑了過來。

“沒活了,所以,我帶他們訓練,聽說馬其頓進攻風嵐國了?需要我們出任務嗎?”秦嶽問道。

“暫時沒什麼事,你們就在這裏訓練吧,有事我會來叫你們。”雲飛說道。

雲飛跟白拓來到小湖邊,這裏已經沒有人居住了,雲飛打算貨船造好後,就在這裏建所大學,大學附近還要建實驗室和研究所,附近的東西海岸會挑一處要建發電站,北面靠近碼頭的地方要建市場,開展貿易,飛雲島南面留作度假區,沿着海岸要鋪設鐵路,即可運送人員、貨物,又可以觀光,初步是這麼規劃的,貨船也快建好了,有必要做一次實地考察了。

島上有馬車,雲飛也不着急回去,跟白拓兩人就這麼駕着馬車在島上轉悠着,往南走都是參天大樹,彷如熱帶雨林,也沒路,只能靠着海岸線走,走一段就下車進森林內部查看一番。

在島上停留了三天,大致的規劃已經在心裏成型,雲飛和白拓離開飛雲島。

•••••••

“出什麼事了?看你神色不太對啊,不會馬其頓打過來了吧?”雲飛回到客棧,看到陳月如神色有些不對勁,於是問道。

“出大事了,清越國那邊傳來消息,東方的出雲國也發生戰爭了,好像是從東面海上來的人,而且還有傳言北方的天瀾大草原上幾個部落集結了大量騎兵想要南下掠奪。”陳月如擔憂地說道。

“這是要世界大戰了麼?消息準確麼?”雲飛問道。

“出雲國的消息肯定準確,天瀾草原的消息還不確定,只是一個馬販子傳來的消息,我擔心的是如果出雲國抵擋不住神祕軍隊的進攻,風嵐國就危險了,清越國已經腐朽不堪了,根本靠不住,咱們這些年的辛苦可能就要付之東流了。”陳月如說道。

“不怕,有我呢,我去找小小問問。”雲飛說道。

••••••

“小小,怎麼我這纔剛走幾天啊,突然就傳來出雲國遭入侵的消息?”雲飛問道。

“你走的第三天我就接到小雪傳來的消息了,找你你不在,咱們該怎麼辦?”蘇小小說道。

“出雲國那麼大,軍事實力肯定雄厚的,就算不濟,一時半會也打不到這邊來,北方天瀾草原是怎麼回事?”雲飛問道。

“北方的消息只是一個馬販子迴風嵐國後說的,還沒得到證實,不過,萬一是真的,風嵐國可就有難了,西面馬其頓軍隊還沒退,北方又來了餓狼,東面還有神祕軍隊虎視眈眈,真是多事之秋啊。”蘇小小說道。

“不用太擔心,密切留意各方動靜,這事朝廷自會處理,實在不行,咱們還可以退守飛雲島,你忙吧,我去實驗室那邊看看。”雲飛說道。

••••••

“陶然,你還有空洗衣服吶?”雲飛來到實驗室就看陶然拿着溼衣服在院裏晾曬呢。

“能不能不要只看表面?這是在做實驗好不好?!”陶然鄙視地說道。

“洗衣服也是做實驗?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雲飛走了過來說道。

“我在實驗阻燃材料啊,我這裏又找不到布料,只好拿自己衣服試驗了,所以,你得給我買幾身衣服,我只要霓裳閣的!”陶然說道。

“呦呵,你還追求時尚啦?天天把自己弄得邋遢不堪的,穿好衣服也白瞎了,阻燃材料弄得怎麼樣了?有眉目了沒?”雲飛問道。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不可以侮辱我的品位!就等這幾件衣服晾乾後看看效果了,如果還是不成,那就還得等幾天。”陶然說道。

“哦,那我就在這等吧,左右沒事,去中棠那裏看看,走。”雲飛說道。

••••••

“噴火器做好了嗎?”雲飛和陶然進屋後,雲飛問道。

“做好了,在這裏•••”鐵中棠停下手中工作,帶雲飛和陶然到一邊介紹‘噴火器’:“按照你的要求,我將噴火器做成細長形狀,底下有固定裝置,上面有一個閥門和一個搖桿,一個負責開關,一個負責控制火的大小,內部裝滿汽油的話,用小火可以持續燃燒三個時辰左右,如果把火開到最大,燃燒時間不會超過一個時辰。”

“很好,足夠了,你來演示一遍,我看看效果。”雲飛說道。


鐵中棠找來燧石,將“噴火器”閥門打開,很輕易就點燃了,默認狀態只是一個小火苗,鐵中棠搖動搖桿火苗逐漸變大,最高的時候有將近一丈高,完全達到雲飛的預期效果。

“我有一個建議和一個提議,第一點火的時候如果有風怎麼辦?所以,我建議在點火處做個防風裝置。第二,以前我沒怎麼留意,剛剛看你打火,我有個想法,爲什麼不做個打火機呢?”雲飛說道。



“防火裝置沒問題,一會我就可以做好,打火機是什麼?點火的機器?”鐵中棠問道。

“是點火用的,不過說成機器就有些大了,很小的一個東西,你用燧石打出火星,引燃汽油,將燧石切割成很細的小圓柱體,放到一個容器內,地下放上小彈簧,或者用其他裝置,確保燧石用了一段,自動補充上去就行,然後再上面做個摩擦器••••••額,我會給你畫吧,說不清楚。”雲飛說道。

雲飛所畫的打火機就是參照煤油燈原理,只不過加了一個打火裝置而已,具體請參照ZIPPO。

“內膽裏放上棉花,內膽與外殼做嚴密些,免得煤油揮發和漏油,棉芯周圍要做防風處理,這東西不難吧?普通的就用鋼來做,送人的就用金銀做,顯得檔次高~”雲飛說道。

“這東西完全可行,我怎麼沒想到啊,用燧石打了二十多年的火了,從來就沒想到可以這樣。”鐵中棠說道。

“別說你了,我這好久都沒抽菸了,也沒打過火,所以這事早忘了,多做幾個黃金版的,我拿去送人,拿這東西打火,絕對帥呆了。”雲飛說道。

“掌櫃的,我也要!”陶然在一旁說道。

“少不了你的,做一批鋼的,給破軍小隊每人一個,野外生存很有用。”雲飛說道。

“我馬上去做一個試試,你們先在這裏喝茶。”鐵中棠說道,然後去忙活了。

“掌櫃的,你又做噴火器,還要火大一點,又讓我做防止燃燒的布料,到底要幹什麼啊?”兩個人坐下喝茶,陶然問道。

“嘿嘿,做出來後你就知道了,絕對興奮死你,對了,反正待着也是帶着,教你做一個好玩意兒吧?”雲飛說道。

陶然當然感興趣了,兩個人說做就做,雲飛負責做紙罩,陶然做燃燒的材料,其實就用瀝青焦上汽油,串到一根鐵絲上,所有流程都是很簡單的,不一會就做完了。

“陶然,我準備讓這東西飛到天上,你信不信?”雲飛問道。

“我是不是該配合地說聲不信呢?都是成年人了,有意思麼?”陶然翻個白眼說道,既然做了,就肯定行的,雖然自己也覺得不太可能,但是你這麼問,就是糊弄小孩子了。

雲飛讓陶然雙手持着“孔明燈”自己用燧石先引燃一張紙,然後將瀝青塊點燃•••

“怎麼還不升天?”陶然看火都點着了,手中的東西還沒升空,不由得問道。

“急個毛啊,還昇天!要不要讓它帶着你昇天?”雲飛好不原諒陶然的無知行爲。

等了一會,紙罩內的空氣充分加熱後,雲飛對陶然說道:“放手吧,難道你想跟它一起昇天?”

陶然不知道雲飛是嚇唬他的,還以爲真的會跟這個東西一起昇天,連忙放手,陶然就見剛剛還在他手中的東西正緩緩往上升,陶然兀自驚奇不已。

這只是用普通紙做的“孔明燈”,瀝青的火苗又沒控制好,所以,升到幾丈高的時候,紙就被烤着火了,結果當然是摔下來了。

“掌櫃的,這是什麼原理?雖然不沉,但是也不能自己升空啊?”陶然倒沒在意掉了下來,而是覺得這其中肯定有門道。

“知道爲什麼我要你做阻燃材料了麼?如果紙能抗住高溫,那麼這東西會一直升高,並且一直在天上飄,直到火苗熄滅。”雲飛說道。 御凶[穿書] ,他們一直都認爲,骷髏和這北極戰神之間一定是一場惡戰,因爲這北極戰神作爲最後纔出手的,一定是這五極戰神中最厲害的一個,而且蕭長風幾人還聽說這北斗注死之類的話,當時他們就只有一個念頭在閃過,這次骷髏是肯定要輸了,但是出乎他們的意料,這骷髏只是用了幾句話就贏了這場決鬥,這是他們都有些始料未及。

不過,既然骷髏贏了,他們還是很高興的,所以,他們都一窩蜂的奔向骷髏,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笑意。

北極戰神這時道:“幾位請隨我們來,我們這就帶你們去勾陳上宮見我們的天皇大帝陛下。”

真是熟人好辦事,蕭長風幾人在北極戰神等人的帶領之下,一路風馳電掣的奔向那勾陳上宮,那勾陳上宮也真夠遠的,蕭長風幾人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飛馳,纔到那勾陳上宮的殿前,望着氣勢磅礴的勾陳上宮,蕭長風幾人都忍不住的讚歎了幾句。

見蕭長風幾人都眼冒小金星時,北極戰神等人都微笑不語,不過蕭長風等人也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失禮之處,他們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北極戰神這時道:“你們幾個稍後一下,我去替你們通報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