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的心裏喜悅一閃而過,正要高興,卻聽他又說道:“我說過絕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鬱子宸永遠不會知道,就因爲他加的這句話,讓顏愛蘿懷疑了他之前的否認。

因爲這話怎麼聽都像是在安慰她。

到底有沒有?

顏愛蘿也不確定了。

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因爲她沉睡太久,已經不可能通過檢查知道真相了。

而此刻,鬱子宸的懷抱太溫暖,他的話說的太堅定,她不捨得離開。

先緩一緩,給彼此一點時間。或許,真的沒有呢,真的什麼都沒發生呢?

鬱子夜現在是個瘸子,就算有心,又能對她做什麼?

顏愛蘿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欺欺人,但她就是想欺騙自己一回,假裝不知道好了。


她緊緊的抱住鬱子宸,眼淚也終於落下。

她腦海裏不是一點記憶都沒有,但是她忽略性的不去想。只要不想起來,那些事就可以當做不存在。

兩人在長椅上靜靜坐了一會,誰也沒再提這件事。

遠遠的,顏志豪看着這一幕,嘆了口氣,又轉頭回去了。

何伯也在不遠處等着,見他回來,笑着上前問::“放心了?”

顏志豪卻是搖搖頭:“不,如果你也有女兒,你就能明白我的心情了。這纔是剛開始而已,距離放心還很遠。”

何伯的臉色暗了一瞬,但又想到了自己當年的事,勸道:“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少爺是大小姐的兒子,我相信他的品德。”

只是,這話很明顯沒什麼安慰作用,顏志豪還是愁眉不展的走了。

沒有人能對別人的事感同身受,就算何伯這麼理智溫暖的人,也沒辦法感受到顏志豪擔憂的心情。 接下來的日子,看起來過的很平靜。

一樣的上班下班,晚上散散步吃飯,有時候還會去度個假。但是,顏愛蘿明顯感覺到了不同。

她每晚都會做噩夢,夢裏都是當時昏迷後的場景。

季雲對她的挾持,鬱子夜問的問題,還有他的手摸在自己身上的情景,都清晰的出現在眼前。

她好像一個旁觀者,在夢裏看着自己被綁架的情景。她憤怒着,驚恐着,卻怎麼都阻止不了。

而這個噩夢,還在延續,並沒有緩和的跡象。

顏愛蘿總覺得很累,身體好像不堪重負。她有時候白天也能睡着,眼皮沉重的跟要黏在一起一樣。

她只能儘量高效率的完成工作,晚上回去早點休息,免得耽誤工作。

因爲太累,所以她也忽略了鬱子宸很多。

過了一段時間,她纔想起來,鬱子宸最近的要求降低了,沒再纏着她各種溫存摺騰。

以往出去度假,他好像有發泄不完的精力,總是會抱着她能在牀上過一整天。但是現在,他只是淺嘗輒止,見到她累還讓她好好休息。


這樣的體貼,跟他以往的風格太不像了。

顏愛蘿對此很煩惱,跟胡菲菲用自己朋友的名義說起了這件事。


胡菲菲立刻聽出她說的分明是自己的情況,但也沒點明,只是旁敲側擊的幫忙分析:要麼是男人變心了,要麼就是雙方產生了隔閡。

隔閡?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能讓他直接提不起興趣,看來這隔閡夠深的。”胡菲菲很是痛心疾首的說着,其實也很爲她擔心。

“你想一想,你那個朋友跟她男朋友之間是不是吵架了,還是發生了什麼兩人都很介意的事情?”

顏愛蘿被綁架的事並沒有擴散出去,她回來後也沒跟公司的人提過,就連阿二他們也沒跟任何人提起過。

就算阿二跟胡菲菲現在貌似在交往,但他也很遵守職業道德,沒對這件事透露半個字。

所以,胡菲菲不知道她之前被綁架過,只跟其他人一樣,以爲她前段時間是生病了。

而顏愛蘿卻瞬間想起了之前的事。

難不成,鬱子宸真的在介意。

都市之無敵異能者 ,他沒說出來。

他大概也在努力克服,但很明顯效果並不好。

怪不得他最近還沉默了很多,有時候會坐在一邊眼神深邃的看着她,一看就能看很長時間。當她轉頭看過來的時候,他就又趕緊轉移目光。

1號萌妻:總裁老公寵翻天 ,這樣的舉動太反常了。

噩夢的片段又在腦海裏回放,那種想做點什麼卻無能爲力的感覺再次充斥全身。

“顏總,小蘿,小蘿你怎麼了?”

顏愛蘿不知道,自己想起噩夢就面色驚恐,還出了一頭的冷汗。

胡菲菲正在幫她分析情況,擡頭的時候才猛然發現她的情況很不對勁,趕緊過來推了她兩下,把她從思緒中拉回來。

“啊?怎麼了?”顏愛蘿恍然回神,也發現自己額頭上很黏膩,像是出汗了。

胡菲菲狐疑的看着她,問道:“你最近到底怎麼了?總是魂不守舍的樣子,看起來也很累。是不是身體還沒康復,要不要去度假休息幾天?”

顏愛蘿的朋友不多,但都是很要好的人,對她也很關心。

幾人看她最近很疲勞也都擔心,不止一次勸她回去休息。


郭文華勸的時候還開玩笑的說自己並不是想趁機奪.權,就是看她太累了,讓她休息休息。而且,之前他因爲家裏的事休假了一個月,把公司的事都丟給顏愛蘿處理。

他覺得,顏愛蘿也該有休假的機會,不能總這樣拼命工作。

就連楚蕭也勸過,讓她休息。

他把顏愛蘿被綁架的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除了給顏愛蘿加股份佔比以表達歉意外,還給她配了臺全防彈的車做賠罪禮物。

現在看她累,他自然勸她休息,並保證位置一直給她留着,股份跟工資照常發。

但是顏愛蘿全都拒絕了,不管多累都還堅持工作。

因爲她腦子裏很亂,想的事情太多,噩夢片段又時不時在腦海裏閃現。她不敢讓自己閒下來,總覺得只要一空閒下來就會想的更多。

只有工作,才能忘卻一些痛苦。

顏愛蘿繼續努力工作着,有時候太累了,鬱子宸也會勸她休息。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努力。志誠已經邁入正軌,你可以適當放手,多休息休息。”


他這麼勸着,但顏愛蘿卻更加緊張了。

“你最近休息的好像也比較多。是準備跟我去度假嗎?”她這麼問着。

鬱子宸卻是搖頭:“不了。最近天氣不好,不去了。”

以前就算天氣不好,他也能找到機會帶她出門玩,只是一定會把她包裹的嚴實,不讓她着涼。

現在,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他在減少跟她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不如我們去泡溫泉吧?日本那邊的溫泉很不錯,我們之前還說過今年去北海道看雪泡溫泉呢。”顏愛蘿再次試探着問。

去溫泉能做點什麼,那是再明顯不過的事。這是她在主動引.誘他,他該明白。

以前,他每次都經不起引.誘的。

但是這一次,鬱子宸卻是如臨大敵般,直接否決了她的提議:“不行。”

“那我搬到你家裏住幾天,我記得你修了大浴缸,我想用。”她再接再厲,繼續引.誘。

但是這一次他還是拒絕了:“不行。”

拒絕的特別乾脆利落,一點緩和的餘地都沒有。

顏愛蘿沒再說什麼,只是有些失望,轉頭又投入到工作中去。只有這樣,才能少胡思亂想。

鬱子宸的角度只能看到她圓潤的後腦勺,但也知道她轉過臉去的時候有多失望。

但他也沒上前去安慰,只是算了算日子,好像,差不多快到時間了。

而顏愛蘿的疲勞跟無精打采被顏志豪看在眼裏,也覺得女兒最近太累了,希望她休息休息,或者是去做個全身的身體檢查。

“你解伯伯投資了一個療養院,還給了我一張卡,說可以做全身檢查,還能做按摩什麼的。不如我帶你去檢查一下,順便做做按摩。”

顏志豪希望女兒能高興點,要是一直這樣下去,他就只能帶她離開了。

在該走的時候分開,留給彼此美好的回憶,總比用後半生互相折磨並變成敵人的好。 顏愛蘿不想去醫院,更不想做什麼按摩。

因爲噩夢中,鬱子夜的手觸摸在她身上的感覺她一直都能記起來,就好像身上爬了一條冷血動物,黏膩又噁心。

她其實也很避免跟人近距離接觸,因爲總能觸發她不好的回憶。

但是她努力想跟鬱子宸多接觸,就是想把腦海裏噁心的記憶抹除。只可惜,鬱子宸拒絕了跟她的親密接觸,看着還在繼續疏遠她。

顏愛蘿很失望,按照以往的性格總會去問清楚明白纔好。但這一次,她卻猶豫了,再也沒有了以往勇往直前的勇氣。

經不住顏志豪的一再鼓動,她只能跟着去療養院,檢查一下身體,看看有沒有什麼後遺症。

誰知道鬱子夜那個卑鄙無恥的會不會在她身上下潛伏性的藥,讓她以後突然發作?

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但也得防着。不然,她也說不清楚,爲什麼最近會這麼累。

兩人就這麼去了醫院,解閆波正好也在這邊,見他們過來還親自迎接了。

“哈哈,現在療養院的生意也挺好做,多虧了鬱子宸給我介紹這邊。來來來,你們打算試試什麼項目?

顏哥,我跟你說,你也應該多來試試。很多人來了都不想走了,真是太舒服了,咱們年齡大點的更該保重身體。”

解閆波介紹的熱鬧,但是顏志豪兩人都興趣不大。

顏愛蘿是有心事,顏志豪也有心事,而且注意力全在女兒身上。

“給小蘿做個全身檢查吧,我看她最近一直很累,不知道怎麼回事。”顏志豪憂心忡忡的說着。

解閆波在一邊還玩笑道:“哈哈,總不能是懷孕了吧?那要是這樣,可得恭喜你們。”

顏志豪臉色一變,大聲喊道:“怎麼可能,你別亂說。我閨女還沒結婚呢。”

解閆波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大,趕緊道歉說對不起。

顏志豪也是想到了之前的事,很怕真的惹來最壞的結果。

而顏愛蘿見他比自己還緊張,更覺得之前鬱子夜真的對她做了什麼,心裏也更沉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