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大家都是邊吃邊聊起來。

金色蠱蟲也吭哧吭哧的跑了出來,趴在一旁,啃著一些肉和骨頭。

而王陽的戰鬥蠱蟲那更是兇殘,抱著一個肘子啃得正歡快,那生硬的骨頭就像是豆腐一般。

這一幕看得眾人都是直言口水,王陽不由得笑道:「前輩,怎麼它們還吃這些東西啊?」

「嗯,一般的蠱蟲不需要大量的進食,不過你和柳豐源這種那是需要很大的能量的,別看它們很是小巧,不過需要的能量那可能和一頭大象差不多了。」雲貢山緊接著解釋道。

王陽頓時苦笑起來,看來苗疆這邊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啊。

「對了,柳豐源現在算是什麼情況啊?」王陽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隨口問道。

雲貢山嘿嘿一笑,卻是並沒有明說,而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柳豐源。

柳豐源吧唧吧唧嘴,思考了一番,這才煞有介事的說道:「對上那個孟星雲的話,我起碼有五成的把握了,這勝負差不多是五五開吧。」

王陽楞了一下,這個時候顧天全卻是冷笑道:「孟建家他們已經知道了你的一些情況,我不相信他們不會做準備。一旦孟星雲也做了一些準備的話,那麼你的勝算可就只有三成了,甚至連三成都不到。」

嘎……

柳豐源頓時就傻逼了,什麼叫帥不過三秒,他這就是典型的帥不過三秒了。

好不容易弄了一個牛逼哄哄的蠱蟲,結果還沒等柳豐源嘚瑟起來,就是被顧天全給一盆涼水從頭冷靜到了腳丫子。

柳豐源吞了吞口水,暗自嘀咕道:「也不至於這麼低吧?」

顧天全還想要說些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吊腳樓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王陽楞了一下,這才想到,剛才這邊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怕是元村這邊的人過來查看情況了。

再看柳豐源,紅光滿面的坐在這邊大快朵頤,那是左手一個雞腿,右手一隻豬蹄的,吃的比誰都歡快。

「顧天全嚴碧洲,交給你們了!佛爺,你去開門。」王陽當機立斷,急忙說道。

柳豐源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便是直接被嚴碧洲給揪起來,嚴碧洲順便還將這小子所用的東西都給撤走了。

王陽將戰鬥蠱蟲扔了過去,戰鬥蠱蟲很快就將柳豐源那邊吐出來的一些骨頭,全都給消滅乾淨了。 不到一分鐘的功夫,眾人就做好了準備。

佛爺見狀這才走到門口,一言不發直接將門給打開。

門外站著梅酒周等人,果然他們這廝來查看情況。

梅酒周等人都是急忙朝著屋子裡面張望,結果壓根就沒有看到柳豐源的蹤影,只是看到了一大桌子飯菜,還有一臉苦逼的柳泉生。

還沒等這些人吭聲,柳泉生卻是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那叫一個老淚縱橫啊。

「嗚嗚嗚,村長啊,你可算是來了。這斗蠱的事能不能取消了?我兒子都成了那個德行,哪裡還有什麼本事斗蠱了。」柳泉生頓時哀嚎道,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

「老柳,你兒子他怎麼樣了?」梅酒周聞言有些緊張的問道。

柳泉生頓時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訴起來:「哎呦,他們這些沒有人性的啊,我兒子好不容易才活下來了,這就朝著要慶祝了。人家顧醫生都說了,即便是活下來了,那以後可能都討不到媳婦了。早知道如此,我是打死也不能讓他做那麼危險的事情啊。」

這個時候,孟建家等人也露面了。

柳泉生頓時眼前一亮的模樣,三步並作兩步就沖了過去。

這老小子一把拉住了孟建家的手,隨即哀求道:「咱們都是當爹的,這小孩子不懂事,斗蠱的事情還是算了吧?」

孟建家被這老小子給弄得一愣,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孟星雲則是冷笑道:「之前我說提前時間,村長可是說了不同意的,如今你們想直接退出,真當我是猴子來耍嗎?」

「哎呦,這位小哥您消消氣哈,我那不爭氣的兒子那裡是你的對手啊?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他吧。」柳泉生很是慫的開始替自己兒子求情了。

梅酒周等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從柳泉生的種反應來看,只怕這柳豐源的情況還是不容樂觀啊。

「少廢話,你兒子人呢?是死是活出來露個面啊。」孟星雲很是不客氣的質問道。

「星雲,不得無禮!」

孟建家裝模作樣的斥責了一句,卻是並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

柳泉生這邊仍舊是纏著他們,明擺著就是一心一意想要取消斗蠱的事情了,就連王陽等人,那都是面露擔憂之色。

孟建家自然是不可能鬆口的。

就在這個時候,王陽卻是緩緩站起身,很是真誠的說道:「柳豐源的情況不太好,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如去掉這一次斗蠱如何?要是你們願意的話,那我可以給你們一點我的血。」

此言一出,一些邪苗都是眼神狂熱的看著王陽,並且一個個都慫恿孟家父子取消這個斗蠱的事情,要知道王陽的血那可是比斗蠱重要多了。

殊不知,王陽這麼一說,孟家父子卻是鬆了一口氣。

王陽的血液有多麼珍貴,他們也大概是知曉的了,如今這個時候王陽可以用血液來交換,那就證明,柳豐源很可能是沒有什麼勝算的了。

王陽這是想要救人啊,然而卻不料正中這孟家父子的下懷。

要是他們沒有見識到柳豐源那金色蠱蟲的厲害之處,或許也就這麼答應下來了,畢竟王陽的血液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然而在他們見識到了那強悍的金色蠱蟲之後,他們就只有一個想法了。

那就是盡全力的滅掉柳豐源和那隻蠱蟲,因為那東西的存在簡直是太恐怖了。

何況他們這邊三個蠱蟲都被人給廢掉了,這個仇恨孟家父子也不能視而不見,要是能趁著柳豐源還羽翼未滿的時候幹掉他,那以後可就是少了一個大麻煩了。

畢竟這柳豐源怎麼說都是雲貢山的徒弟,那算得上是蠱師一脈的人,而這裡可是邪苗的地盤啊。

邪苗和蠱師已經幾十年都沒有爭鬥了,但是這種能夠打壓對方的事情,誰不做誰就是傻子了。

突然,吊腳樓的一個房間之中傳來砸東西的聲音,嚴碧洲和顧天全急急忙忙的跑過去。

不多時,顧天全便是推著一把輪椅出來了。

柳豐源整個人坐在輪椅上面,身上都被棉被給裹住了,並且全身都是一些草藥,看起來非常的慘烈。

「爹,你們別求他,不就是個斗蠱嗎?老子還會怕了他這種卑鄙小人?」柳豐源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他這模樣,那到有一些窮途末路放棄治療的味道了。

孟家父子一看到柳豐源這個模樣,那都是差一點沒直接笑出來了。

他們來之前也考慮過,那金色蠱蟲十分的強悍,所以這柳豐源的情況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可是看眼下的情況,那是比他們預計的還要糟糕了。

而且孟家父子都沒有感受到什麼特別的氣息,怕是那技術呢蠱蟲已經被雲貢山給控制起來了,至於柳豐源,那也是根本就沒有和那東西成功認主的。

柳豐源這個人蠱,最終怕也是失敗了吧?

孟星雲的眼神一下子就明亮起來了,他覺得自己之前的擔憂那都是多餘的了。

王陽卻是輕咳一聲,還想和他們交涉一下,看看能不能取消這一次的斗蠱。

孟家父子卻是死咬著不放,堅持還要繼續斗蠱,明天下午,便是他們斗蠱的時間了。

梅酒周這邊一些人則是非常的擔憂,紛紛上前查看了一下柳豐源的情況,結果一個臉色比一個難看,因為他們都覺得柳豐源這一次那就是輸定了的節奏啊。

柳豐源這個情況,那就和半個殘疾人差不多了,哪裡會是孟星雲的對手啊?

邪苗這邊都被眾人的演技給忽悠過去了,所以暫時孟家父子也不知道,實際上柳豐源已經是完全恢復過來了。

這對於柳豐源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可王陽這心中始終都不踏實。

對方可是孟家父子,能夠撐起一個村子,那就絕對不是什麼凡俗之輩。

不管他們信與不信,怕是都要做一些準備的,王陽真正擔心的是,真到了斗蠱的時候,柳豐源的勝算究竟有多少?

反正按照顧天全的說法,柳豐源只有三成的勝算,除非是出現了奇迹,不然他也不會是孟星雲的對手。 「不知道柳豐源究竟恢復了多少。」孟建家等人回到他們所在的吊腳樓之中,剛一進門孟建家的臉色就有些難看的嘟囔道。

剛才他們在王陽那邊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說道。

不過孟建家這心中還是有一番的推測。

王陽竟然肯用他的血液來交換,那就是害怕柳豐源會在戰鬥之中死亡。

可雲貢山等人的態度倒是有些令人看不透,或許柳豐源已經成功了,只是還沒有達到一定的實力罷了。

所以王陽才會是那種反應,而雲貢山那些人則是在等待了。

「爹,我看柳豐源那小子似乎並沒有全部恢復回來,仍舊是半死不活的模樣。」孟星雲皺著眉頭說道。

實際上孟星雲現在都是恨不得直接能夠幹掉柳豐源了,因為他也看到了那蠱蟲多麼兇殘。

若是給柳豐源足夠的時間,那以後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修為,誰都說不準了。

孟建家和眾人商議一番,最終他們也是做出了自己的打算。

「斗蠱斗蠱,這最重要的還是蠱蟲。那金色蠱蟲雖然厲害的很,但是柳豐源能不能控制它還都是一個問題,我看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不如將星雲的蠱蟲提高一番。到時候就算是柳豐源有什麼能耐,那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了。」領佔山出言說道。

他這話倒是符合孟家父子的想法。

孟建家之所以死活不同意取消斗蠱,那就是為了趁著這個機會幹掉柳豐源。

真要是讓柳豐源成了氣候,那麼他們想要對付孟星魂可就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了。

孟建家等人連夜去為孟星雲收集蠱蟲,用邪苗的辦法強行讓孟星雲的蠱蟲能力暴漲幾倍。

自然,這也僅僅是短時間的,不過足夠戰鬥之中使用了。

孟星雲這次也是非常的配合,他再也不敢小看柳豐源了,起碼柳豐源到現在還活著,那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第二天下午,斗蠱正式開始。

雙方斗蠱的地點就在元村的村口,兩個人還都沒有到,元村這邊就已經是有不少人在等候了。

幾個村子來的人都是湊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議論這件事情。

「哎,柳豐源倒是一個好人啊,可惜了,他肯定不是孟星雲的對手。」

「昨天他們那邊還想要取消,可是孟家人死活不同意啊,這斗蠱是勢在必行的了。」

「哼,我看他們孟家就是仗著家世來欺負人了,這本來一開始的矛盾就是孟星雲弄出來的,眼下柳豐源已經成了個廢人,他竟然還不肯放過柳豐源。」

一時之間,邪苗這邊很多人都對孟星雲和孟建家頗有微詞了。

因為他們雖然是邪苗,可終究和那些歹毒的邪苗那是不一樣的,這些人的心性都還算是良善之輩。

期初他們倒是都想等著看柳豐源的笑話,可之前孟星雲要提前斗蠱的事情,柳豐源又是半死不活的,這已經引起了很多邪苗的反感了。

即便苗疆這邊以強者為尊,可卻不是什麼崇尚恃強凌弱的地方。

再加上最近這一天之類,孟家父子的所作所為,那是令不少人都看不明白了一些東西。

這孟家一直都是顯赫的家族,平日里橫行霸道也是習慣了的事情,甚至到了這個時候孟家父子都不覺得他們的做法有什麼不妥之處。

畢竟柳豐源他們都是外人,就算有些事情說不過去,可這些邪苗那還是應該站在他們這邊的吧?

孟家人到現場以後,孟建家卻是眉頭緊鎖。

他到場以後,人群頓時就安靜下來,不過之前的那些隻言片語還是傳進了孟建家的耳朵裡面。

他倒是有些驚訝,柳豐源也沒有做過什麼,怎麼在邪苗這邊的人氣突然變高了呢?

孟建家倒是忽略了一件事情,九個村子之中都有幾個人,當初是被王陽從大客車上給救下來的,其中不乏一些大家族的人。

這些人的影響有大有小,可他們每個人都是絕對站在王陽這邊的,這可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啊。

王陽這些人又幫著元村做了那麼多的事情,誰都是看在眼中的。

這個時候還將王陽他們當做外人的人,那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了。

柳豐源被雲貢山用輪椅推出來了,這小子一出現,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哎呦,這傷勢看起來還沒好啊?」

「說的不就是嘛,昨天我看他們回來的時候,柳豐源可慘了,胳膊腿都沒了,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此時此刻,柳豐源依舊坐在輪椅上面,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並且臉色也是十分的蒼白。

柳豐源的身上披著一層黑布,誰也看不到他的身體是個什麼情況了。

甚至就連柳豐源的臉色,那都是帶著一個面具的。

「呵呵,怎麼,這斗蠱還需要蒙面嗎?」孟星雲見狀頓時嘲諷道。

柳豐源沒有吭聲,孟星雲緊接著要求他摘下面具,而理由就是怕王陽他們玩手段,利用別人來代替柳豐源。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雲貢山卻是毫不客氣的說道:「別用你那齷齪的想法來揣測我們,我雲貢山好歹也是一個人物,這麼卑鄙的事情,那是不會讓柳豐源做的。徒弟,取下來吧。」

柳豐源點了點頭,雲貢山抬手,摘下了柳豐源的面具。

這一刻,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孟星雲更是楞了一下。

柳豐源的眉心中間竟然有一個很是奇怪的東西,就像是一個金色的印記,可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孟建家的心裡卻是咯噔一下,他聯想到那金色蠱蟲,心中暗道:「難不成這小子真的成功了?不可能,這不可能,一定是雲貢山故意弄出來的假象,想要讓我們退卻罷了。」

這個時候雲貢山恰到好處的開口說道:「邪苗高手之間的鬥爭那是分秒之間,若是出了什麼重傷,是甚至傷及性命的事情,那可是怪不得對方的。不過若是你們現在退出,那還有機會。」

孟星雲聞言頓時狂笑起來,就連孟建家都是扯了扯嘴角。

這就是假象!那什麼狗屁的金色印記說不定就是雲貢山弄上去的,為的就是迷惑他們! 孟家父子都是堅定的認為,這柳豐源並沒有完全恢復過來,雲貢山這種態度,那實際上就是外強中乾了。

要是他們真的被雲貢山三言兩語就給搞定了,那以後還有什麼臉面面對眾人了?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開始吧。」孟建家頓時冷笑道。

雲貢山楞了一下,隨即並沒有多說些什麼,而是將柳豐源往前推了一點距離。

「自己小心。」雲貢山叮囑道,隨即便是回到了人群之中。

孟星雲走上前,看著這般模樣的柳豐源,不由得嘲諷道:「看你這個樣子,還不如早點退出的好,不然我的蠱蟲可是不分輕重的,萬一因為你太弱被我的蠱蟲給殺了,那可怪不得我了啊?」

「自然,開始吧。」

柳豐源難得正經一次,面色凝重的回應道。

此時此刻,元村這邊的人也都過來了,甚至就連大長老羅密都是出來觀看情況了,倒是沒有看到川周的蹤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