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映雪與謝哲敏已經上了車,眼看著李正陽將李清放在車裡,然後上車。

小敏嘟著嘴:「哼,有了李倩倩,完全不理會我們了,哎。」

韓映雪也是一陣感嘆:「中午的時候面對吳莎莎,還將自己當成閣老呢,現在好了,我們都算是后加入的,人家才是李正陽的初戀。」

「雪,我們是不是該與吳莎莎她們握手言和了?」

「看來確實該如此了。」

郊外,當李倩倩打開了車門,吳莎莎等人吸了一口冷氣,該來的還是來了。

王影兒咬著嘴唇,抓著徐婕的手,看著門外緩步而來的李倩倩與韓映雪他們,心裡這個恨啊,為什麼這個混球招惹的女人都是這麼漂亮啊!

這下好了,李正陽後院人馬全部到位了,鄧暉眼睛一直處在發光的狀態,單身久了,難免對女人有幻想,可尼瑪這些都是隊長的女人,自己只能偷偷的看看,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吩咐幾名士兵搭好一張床,將李倩倩的父親安置好,李正陽說道:「最近你就在這裡陪著你父親吧,生活用品應有盡有,缺什麼少什麼就說話。」

真特么溫柔,韓映雪瞪起了眼睛,這混球從來沒這樣關心自己。

吳莎莎也是嘟著嘴,李正陽,你若是敢在領回來姐妹,我們幾個就撕了你。

王影兒悄悄的走到李正陽的身邊,小聲的問道:「這回搞定了?將李倩倩也納入後宮了?我們怎麼辦?」

哪兒的事啊,我有那麼色么,我只是想幫幫她而已,哪有那樣的想法!

「王總,冤枉啊,今天就是湊巧了,趕上了,我能不管么。」

「我看你就是特意去找人家的,別以為我們好糊弄。」伸出了小手在李正陽腿上一掐。

這個動作被其他女人看在眼裡。

韓映雪默默的走上前,帶著笑容伸出了小手。

徐婕慢悠悠的走上前,帶著笑容伸出了小手。

謝哲敏低著頭走上前,帶著笑容伸出了小手。

蔣勝男瞄了一眼李佳琪,李佳琪無奈的搖了搖頭,無奈的看著李正陽被掐扭曲的表情。

吳莎莎心裡念道:活該! 李倩倩的心思完全在她父親身上,根本就沒注意到身後一群女人的小動作。

韓映雪拉了拉李正陽悄聲的道:「有些事情不能讓她們聽到,我們到外面去說,小敏也來。」

李正陽見韓映雪表情嚴肅,知道她即將要說的與企業有關係,點著頭跟著韓映雪來到門外。

看了看其他人沒有跟過來,韓映雪嘆了口氣:「這樣不是辦法,我們不能長時間在此停留,工地怎麼能離開我與工程師呢?」

「我也明白,可是現在不同以往,你也知道,莉娜已經來到這個城市了,今天就與她交了兩次手。」

「我知道你私下裡創建了地下勢力,也知道你將咱們組的成員分散開保護生意,可你知道不知道,分散開就等於分散了兵力,如果天使集中力量進攻某一處,他們能應付嗎?」

李正陽聽到韓映雪的話,心裡一寒,韓映雪的話確實有道理,天使也確實會這麼做。

「我們從小到大,有著深厚的感情,不希望任何一個夥伴死去,亮子已經給我們帶來沉重的打擊了,你難道想讓其他人也送命?」

擦了擦冷汗,李正陽才知道,中午時候自己的決定是多麼的錯誤。

韓映雪見李正陽面露悔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缺少一個軍師,當初的我們執行任務都是分散開來,多數接到的都是刺殺的任務,所有我們與殺手沒什麼不同,這次我們遇到了天使,正是我們改變的時候,要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團結起來才能成大事。」

李正陽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那些生意……」

韓映雪笑了:「那些生意確實給你帶來一些利潤,可是那只是一點點而已,你需要保護的是我們天神組的人還有你的人,只要人在何愁沒錢呢?聽我的,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主動出擊,通陽市地下勢力就剩下那麼三個幫會,只要你集中力量個個擊破,天使又如何呢?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明白了,我馬上去辦。」

「小敏你帶走吧,她身手好,能幫助你,這裡你大可放心,鄧暉又不是吃素的,一定能保護我們,抓緊時間將地下勢力收復,將天使趕出華夏,這樣我們就能安心的打造我們的城堡了。」

「謝謝你,你說的很對,我真的缺一名軍師。」

「小敏很聰明的,這些都是她與我說的,等到咱們企業建造好之後,她就會成為你的軍師,對抗天使。」

謝哲敏低下了頭,如果能成為李正陽的軍師更好啊,那就能天天的與他並肩戰鬥了。

吳莎莎等人知道李正陽遇到前所未有的敵手,不然不會這般緊張,尤其是中午時分在公司前的槍聲。

她們不是不懂情理的姑娘,見李正陽要走,一個個的圍上來,睜著擔憂的眼神:「安全的回來。」

有了她們的支持,李正陽完全沒有了後顧之憂,接下來就是甩開膀子開干就好,吩咐鄧暉嚴格防禦,開著車直接來到獵人酒吧,金刀幫前成員在這裡。

下了車,柳旭東一隻手端著紅酒,「李子,你怎麼來了?」

李正陽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讓你來保護場子的,不是讓你來享受的,你喝的是高級紅酒,一口喝下去好幾百塊錢就沒了。」

「你鑽錢眼裡去得了,咦,小敏怎麼也來了,不保護映雪?」

「映雪有鄧暉的軍隊保護,絕對不會有危險,而且他們目前的實力不低。」

天下會中午期間就處於備戰狀態,劉家三兄弟個個都打起了精神,這是加入天下會後的第一戰,這一戰表現好的話,以後能被重用。

當李正陽進來的時候,他們三兄弟就猜出這絕對是天下會最權威的人物。

李正陽看了看劉高,想起那天車展時的裝扮,就是一激靈。

劉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坐下來,李正陽問道:「金刀幫全部的地盤你們都清楚吧?」

三兄弟點著頭,在金刀幫十幾年二十年,能不清楚么。

「來的時候我就在想,一味的防禦顯得被動,那天看微信的時候,對三國也了解了一點,諸葛亮當初為什麼會北伐?因為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所以我們不能等著他們找上門,我們要主動出擊,今晚我們就動手,先將金刀幫的地盤搶奪過來。」

「我朝,你什麼時候還讀兵法了?」柳旭東滋嘍喝了口紅酒。

「嚴肅點,我這正開著會呢!」瞪了一眼柳旭東,然後接著道:「你們三兄弟負責將我們領過去就好,不用你們出手,我會派人去。」

劉帥道:「老大,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三兄弟不堪重用,不能完成您交代的事情啊?」

「不是,有些事情,你們不懂,我們的敵人不止是黑社會,你們沒能力插手。」

聽李正陽這麼說,三兄弟心裡很是不平衡,但現在他是老大,只能按照他的意思辦。

幾個人又商量了一陣,最後李正陽決定,晚上十點是最佳的出手時間,在沒解決完事情的時間內,天下會所有生意暫時關閉,無論任何生意!

天下會留下幾個管事的人,其他小弟全部各回各家,不得聚集在一處,不得出門鬧事,不得三五成群,免得兄弟們被天使的人打死打傷。

撥打電話,將天神組成員與天下會管事人員聚齊在獵人酒吧。

燕南飛聽到李正陽的想法后,直接豎起了中指:「你特么早幹嘛去了,既然這麼決定的,為什麼還要我們去保護場子?浪費我們的感情。」

「就是,李子,不是我說你,你這老大當得太差,一會兒一個樣。」

「哎,我們不要說他了,無能的人能想出這樣的點子已經很不錯了。」

「真不明白,映雪跟小敏她們看上你什麼了?要能力沒能力,要長相沒長相的。」

如果不是段宇他們了解這幾個都是從小到大與李正陽在一起的兄弟,就憑他們埋汰李正陽,李正陽也得揍他們。

李正陽無奈啊,這群損友們,從來都不知道鼓勵自己,就知道潑冷水。

無助的看了看段宇與趙強他們,只見他們都是攤開雙手,表示沒辦法。

嘰嘰喳喳過後,李正陽看了看時間,「關門,所有生意在十五分鐘之內關門,全部人員都必須回家,如果私自外出惹到不必要的麻煩,後果自負。」

傍晚五點半,天下會負責的酒店、餐飲、洗浴、酒吧、ktv等等生意全部關閉了大門,工作人員一個個夾著包,頭都沒回的各回各家,弄得前來打算消費的人們一臉的懵逼。

酒店清除所有正在消費的客人,給予三倍的賠償!餐飲業正在吃飯的顧客們享受到免單的待遇,紛紛離開。

洗浴的人們聽到即將有事情發生,一個個呼啦啦穿好衣服褲子,離開現場。

通陽市的夜色還是這般美麗,只是這美麗的夜色下,籠罩著一層殺氣。

莉娜在酒店裡繼續品著紅酒,她的超能力已經恢復至巔峰狀態。

史蒂森、朱迪、傑斯、凱特等等青銅好手站在她的身後。

尤雷敲門進來:「天使閣下,收到消息,天下會所有的生意都關緊了大門,顯然是怕我們進攻,而且李正陽似乎將他的得力助手們都聚集到了一起。」

莉娜搖晃著酒杯:「不愧是我的男人,懂得集中力量了,找到秦武的住址了么?」

尤雷道:「已經鎖定,那是獨立的別墅,離城市比較遠,而且有許多保鏢,保鏢都配槍。」

「斧頭幫那邊呢?」

「已經開始辦了,咱們的人就在鄭書廷的身邊,只要有機會就動手,預計今晚,大量的資金會流入天使。」

「姓金的已經搞定了吧?」

「嗯,那傢伙開始還不想給錢,兄弟們將匕首插入他的大腿,又將他女兒給綁了過來,他才把銀行賬戶說了出來。」

莉娜笑了,笑得很美麗,其他人則是一激靈,她越笑,就代表她接下來的動作更狠。「他有多少錢呢?」

「五十幾億華夏幣,摺合美金的話應該有九億。」

「九億是不少的錢財了,留下三億,然後交給組織。」莉娜笑道。

「閣下,如果我們這樣做其他天使知道了,會有麻煩的。」史蒂森小心的說道。

莉娜轉過身:「這件事情只有在場的人知道,如果其他組知曉了,就說明你們有人通風報信,到時候我會讓他生不如死的。」話語依舊很溫柔,但是眾人聽在耳中就彷彿是冬日的寒風一般。

幾個人都低下了頭,他們清楚莉娜的手段,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可不是溫馴的綿羊。

「莉娜閣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如果你們熟讀華夏的歷史,就知道這個民族最喜歡的就是自己人與自己人斗,所以呢,我們只要在一旁煽風點火就好,不動聲色將他們的錢納入囊中,適當的時候出手意思意思就可以,我們現在要保存實力,在與其他組實力平衡前,我們要低調。」

將床頭的文件仍在茶几上,莉娜繼續道:「雖然這些人也有一些錢,但我們沒必要拿了,早點解決這裡的事情,早點離開,華夏有關部門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們了,這裡不再是久留之地,放出風去,就說天下會今晚要進攻所有地下勢力幫會,讓他們集合防備,還有,將青龍幫與斧頭幫所有的地盤信息透漏給李正陽,這打打殺殺的事情交給他好了,我們要保存實力,記住,與天下會的人交手可以,但是不要戀戰。」

幾個人領命離開。

莉娜躺在床上,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臉頰,輕聲的道:「我的男人,今晚就當做我送你的一個大禮好了,你要好好的加油哦,以後我會利用你對抗其他天使呢。」

看了看賬戶上多出來的資金,莉娜更得意的笑了:「我的男人,還好你顧及的事情比較多,還好你被鶯鶯燕燕圍在中央,不然這些幫會的資金都會落入到你的手中了呢!」

可是下一秒,莉娜的眼神充滿了殺意:「我的男人,我雖然很想殺了你,但是為了以後,我選擇忍耐,你最好給我記著,你還欠我一筆仇恨。」 時間在流逝,指針已經到了九點,還有一個小時就是出手的時刻,李正陽將劉帥整理好的資料放在眾人的面前,今晚第一起戰鬥,就是搞定金刀幫!

負責打探消息的手下已經回信,鄭辰與秦歌目前都在各自地盤的酒店之內,只要控制了他們,就不怕他們不供出斧頭幫與青龍幫所有的地盤。

所有人都配備了短刀,就連李正陽都將弒神放入懷中,畢竟要面對的是天使的人。

趙強拿著一摞文件走進屋內,看著李正陽:「李哥,這是剛剛有人扔過來的,那人速度很快,等我想著追的時候,已經消失在街頭。」

李正陽一愣,難道是天使的人?「裡面是什麼?」

「我看了一眼,是其他幫會地盤的資料,以及斧頭幫與青龍幫老大的住址。」

李正陽皺了皺眉頭,剛剛的人不是天使的人,天使不會這麼做,「是誰在幫助我們呢?」

打開文件,一張張資料顯示在眾人的面前。

斧頭幫有多少生意,負責人有多少,斧頭幫四大打手目前的位置,已經青龍幫所有的資料與生意還有礦產。

「怎麼辦?能不能相信?」

段宇拿著青龍幫的資料,點著頭:「看這些資料應該是真的,我曾經見過其中幾個人,與資料上相同。」

楊宏志也說道:「這個黃江我認識,在斧頭幫被稱為四大金剛,與黃河、黃湖、黃海是結拜兄弟,當年流行結拜。」

劉高也確定了資料的準確性:「金刀幫的老大金紹雄確實居住在環城別墅區,幫會的地盤與這資料一般無二。」

謝哲敏看著資料,「整個通陽市,出了幫會內部的人,還有什麼人能夠這樣的了解地下勢力呢?還能將每一處負責的生意與管理人員標註的這麼詳細,我想除了天使之外,還沒有哪個組織有這般能力。」

李正陽等人聽見謝哲敏這麼說,同時看向她。

謝哲敏繼續道:「個人猜想,莉娜一定是展示出強大的實力,又告知這幾個幫會有危險,莉娜也許承諾保護他們,這三個幫會才會將自己的地盤透漏,你看這裡,就連一個小小的批發生意都已經記錄,我想莉娜開始也想吞併這些幫會,可是由於我們的出現,她放棄了原本的打算。」

「小敏,你說的有些道理。」柳旭東動了動鼻子,聞著小敏的味道。

謝哲敏陰著臉,你在用狗鼻子聞,我就打斷你的腿!

瞪了柳旭東一眼,小敏放下了文件:「我們今晚是集中戰鬥,所以不著急,這些幫會也不是一夜之間就能擺平的,像金融借貸這種公司,還得白天在出手。」

李正陽抽著煙:「映雪既然說你能夠勝任軍師,今晚的總負責人就是你,我們全體人員聽從你的指揮。」

謝哲敏點了點頭:「很簡單,我們的實力決定了一切,打頭陣的最好是天下會的管理人員,那樣今後天下會的小弟才會臣服他們,方便管理。」

趙強、楊宏志、段宇、段楓等人點了點頭,現在的他們可不是一個月前的他們。

「好,時間到了,出發,第一個目標,金刀幫的酒吧生意,旭日酒吧。」

金刀幫收到消息,今晚將有其他的幫會砸場子搶地盤,負責保護場子的人物全部配上了刀,但是令他們奇怪的是,三位大哥竟然聯繫不上,就連幫主大哥也是接不通電話,這些小弟們,硬著頭皮撐起了場子。

斧頭幫在收到消息之後,幾百小弟都揮舞著斧子,前往各自負責的地盤,四大金剛非常牛逼的坐鎮酒吧以及地下賭場等生意。

青龍幫作為地下勢力之首,十一個負責人腰間配槍,手持砍刀,率領眾兄弟看向門外,只要有人敢來鬧事,就直接干殘廢,很多人的眼神中透漏的不屑,敢與青龍幫最對的人早就不存在了,只有一個人哆嗦著不肯出面,那就是江學龍。

莉娜的幾名手下,分散在青龍幫個個地盤中,說是保護,實則逢場作戲,只要天下會殺到,象徵性的動動手然後開溜。

旭日酒吧,三三兩兩的客人坐在卡台,負責人在一旁的吧台盯著門口的動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