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向嵐聽后,看著他的眼睛,安撫道:「一直以來你都是最獨特的,無需在乎別人的想法和看法,你就是你,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你!」 對於這種安慰的話,靳向東其實根本不需要,因為從他手術醒來之後,便被告知他會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從心裡層面很快接受了這個定義,因為手術之前的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活著,因為他還有太多太多的夢想未實現。

靳向東沖著靳向嵐笑了笑:「抱歉,我發了句牢騷!」

靳向嵐輕輕搖頭:「你已經做得足夠好!」

兩人相視一笑,隨後靳向東從試驗床上爬了起來,靳向嵐將他的襯衣遞了給他。

靳向東快速穿上,扣好袖口后,開口道:「你上次說的新項目推進到哪一步了?」

靳向嵐聞言,眼睛忽閃了一下,淡淡道:「第四階段!」

「順利嗎?」靳向東詢問。

靳向嵐搖了搖頭,表情似乎不太明朗。

靳向東看了眼靳向嵐的表情:「我唯一能幫上忙的就是提供資金!」

靳向嵐聽后,不由笑了起來:「炫富嗎?低調可是我們家的傳統美德!」

靳向東笑,以靳向嵐自身的招牌,她研究的項目肯定不缺資金,想必現階段出現困難的地方應該是針對實驗這塊。

「什麼情況?方便說嗎?」靳向東問。

靳向嵐看著他,輕聲嘆道:「在人體實驗中出現排斥現象!」

靳向東瞬間瞭然,隨後道:「或許我這次檢查的數據,對你的項目推進有所幫助!」

聞言,靳向嵐笑了笑,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希望如此!」

之後,兩人離開了實驗室,靳向嵐要出差,靳向東便開車送她到機場。

兩人聊了許多,車內笑聲不斷。

靳向東.突然轉了話題:「姐,對加爾印象如何?」

靳向嵐聽后,側過臉看她:「我的意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喜歡就好!」

「說明你還是有想法?」靳向東微微勾唇。

靳向嵐笑:「她很優秀,也很漂亮,只是……」說到這,靳向嵐稍稍頓了一下。

「只是什麼?」靳向東轉過頭看她。

靳向嵐搖頭:「沒什麼!」

「姐,你可不是欲言又止的人!」靳向東笑說。

靳向嵐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上次你跟我諮詢基因恢復記憶的事,是跟她有關嗎?」

靳向東眸色輕閃,對姐姐一向坦誠的他,否認了:「不是!」

「其實是與不是,對於我而言,都能接受!」靳向嵐笑道。

靳向東嘴角微扯,半真半假道:「我很特別,當然我喜歡的女人也註定不普通!」

靳向嵐聽了這話,嘴角的笑意僵住,但下一秒很快恢復過來:「會被我弟弟看上的女人自然不普通!」

靳向東笑:「如果她跟我一樣,也很特別呢?」

靳向嵐接話道:「有多特別?」

靳向東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笑了笑,許會才道:「看來姐姐已經有了心裡準備。」

靳向嵐笑,隨後幽幽的說了一句:「現在好像沒有什麼事,是我接受不了的!」

靳向東微愣:「何出此言?」

靳向嵐回神,笑著反問:「身為科研人員,畢生的心愿便是如何創造新事物,接受新事物這種事還會在話下嗎?」

這話無可挑剔,靳向東微微點頭:「贊成!」

只是靳向嵐的話,還是不由讓他多想,難道她已經知道陸加爾的真實身份了?

———————————

送靳向嵐去機場后,靳向東便直接返回家。

一進家門,便看到客廳坐著一個外國男人,不是靳昇平,也不是助理小董,而是科林。

剛把兩張護照給科林的陸加爾,看到靳向東回來,立馬站起身:「Ace!」

科林轉過頭,沖著靳向東揮了揮手,一張口便是控訴他們:「二位可真不夠意思啊,我幫你們擺脫追蹤,你們卻擺我一道!」

靳向東面色微沉,口氣清冷:「私闖民宅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是被陸教授邀請進來的!」科林毫不懼色的回道。

靳向東的目光看向陸加爾,陸加爾微微點頭:「是我讓他進來的!」

聞言,靳向東走了過去,口氣依舊清冷:「有何貴幹?」

「取回護照!」科林道。

靳向東瞥了一下他手中的護照,開口道「護照不是已經在你的手裡了嗎?」

科林笑了笑,晃了一下手中的護照:「你們就不應該我說一聲謝謝嗎?」

在洛杉磯出車禍時,科林確實對他們有恩,這一點靳向東還是公私分明的,開口道:「謝謝!」

科林嘴角揚起滿意的笑容:「告辭!」

正當科林掠過靳向東的身體時,靳向東.突然開口:「你真實的目的是什麼?」

科林頓住腳步,轉過頭看向靳向東,說了四個字:「助人為樂!」

靳向東聽后,不由冷笑:「儘管開條件吧,只要在我能承受的範疇之內,我一定滿足你,以報那天的救命之恩!」

科林也跟著笑了起來:「你們給我的坐標是假的,現在的我還能再相信你們嗎?」

靳向東迎視他的目光:「我可以給你真實的坐標,但是你能真實的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我一向坦誠!」科林道。

「是你綁架了蘇涵嗎?」靳向東直接開口詢問。

科林聽后,愣了一下,隨後嘴角展開一抹笑容:「蘇涵是誰?我不認識!」

隱婚總裁的呆萌妻 「剛才從你的表情我撲捉到一個信息,你在撒謊!」站在一旁的陸加爾開口道。

「你不是說,你一向坦誠嗎?」靳向東接著反問。

科林嘴角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長:「看來你們根本不相信我!」

「好,就算你不認識蘇涵,那麼你跟蹤我們的目的是什麼?」陸加爾追問。 科林聽完這話,目光看向陸加爾,慢慢收起臉上的笑容,口中吐出三個字:「保護你!」

陸加爾聽到這兩字,臉上露出一抹訝異,隨後道:「科林你已經救過我一次了!我非常感謝,無以回報,但你若以保護我的借口來跟蹤我,這恐怕就不是什麼好意,而是犯罪!」

科林一臉嚴肅:「好意也好,犯罪也罷,只要能救你一切都次要的!」

「什麼?」陸加爾聽得雲里霧裡。

「你根本不知道所真正面臨的東西是什麼?」科林接著道。

「科林,請你把話講清楚!」陸加爾追問。

科林看了看陸加爾和靳向東開口道:「很多事情就算親眼所見,親耳所聽都未必是真的,不管身處何時何地,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你自己!」

陸加爾微愣,靳向東也對科林的話倍感疑惑,可是從他出現,他就像一個謎。

科林接著道:「還有我對你們沒有任何惡意!」

「你這話不自相矛盾嗎?」靳向東反問道。

科林笑:「確實自相矛盾,但是我請你們記住那句話!」

陸加爾不喜歡故弄玄虛,但是沒法聽到科林的心聲,所以愛莫能助。

「這麼說,你也在保護蘇涵?」路吉爾出其不意的再次提問。

科林目光看著她:「記得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陸加爾頓時明白,科林的意思是她的處境未必比蘇涵好。

「這句話讓你暴露了,你其實認識蘇涵!」陸加爾逼問。

「認識,不認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請記住我剛才的話!」科林說完,沒有繼續停留,而是便朝玄關走去。

陸加爾有些蒙圈,看著科林的背影,不知為何似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他的話,卻給她心裡留下了謎團。

室內靜悄悄一片,靳向東看了看陸加爾:「加爾,你覺得他剛才的說的話有幾分真?」

陸加爾沉思一會才開口:「他會不會不是真正的科林?」

靳向東有些訝異:「不是科林?」

「不知為何,對他有種熟悉感!」陸加爾道。

靳向東的腦海立馬閃過一個人,脫口而出:「難道他是…..Ian?」

「Ian?」陸加爾猛然醒悟。

接著兩人快步往門口跑去,可是科林已經不見蹤影了。

陸加爾還不死心,跑到馬路上,四處尋找,可是科林就像會隱身術一樣,瞬間消失不見了。

陸加爾臉上頓時蒙上一層沮喪,靳向東走了過去,開口安慰道:「只是猜測而已,也許不是Ian!」

陸加爾卻輕輕搖頭:「也是他是呢!」

靳向東伸手攬過陸加爾的肩膀,雖然他不是很清楚陸加爾現在對Ien的情感定位是什麼,情人,還是哥哥,但是有一點他敢肯定,她很在乎Ian。

陸加爾順勢窩進了靳向東的胸口,此刻的她不只是沮喪,還有一種難以表述的心情。

當她在洛杉磯找到Ian留給她的線索時,看到她和他曾經寫下的給對方的話,即使她現在喜歡的人是靳向東,卻依舊能感受到當時她與Ian彼此之間的感情有多深,有多真。

而若剛才的科林真是Ian假扮的,那她真的太疏忽大意了,竟然沒有認出他。

靳向東將她摟在懷中,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也許是他,那蘇涵就沒有任何危險!」

陸加爾聞言,立馬抬起頭:「為什麼這麼說?」

「我總覺得科林跟Ian有著某種聯繫!」靳向東說出自己的猜測。

陸加爾不由深想:「難道是……」

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買菜回來的保姆給打斷:「Ace,陸教授!」

靳向東和陸加爾只好終止了話題,沖著保姆笑了笑。

兩人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手牽著手,回到屋內,靳向東隨口問了一句:「我爸去哪了?」

剛才回來見陸加爾一個人在家單獨會見科林,靳向東就覺得有些奇怪。

「你爸去哈佛大學出席一個學術研究會!說晚上才回來!」陸加爾回道。

靳向東微微點頭,不過陸加爾接著道:「你身上怎麼有消毒水的味道?」

靳向東這才想起自己從實驗室回來,沒能及時去洗澡,估計剛才她趴在他身上聞到了,不過他沒有隱瞞:「我上午去了我姐的生物研究中心!」

陸加爾微愣,靳向東沖她笑了笑:「我上樓沖個澡!」

陸加爾也跟了上去,一進房間便問:「你去你姐的研究中心做什麼?」

靳向東一邊伸手解襯衣的扣子,一邊道:「檢查身體!」

「檢查身體?」陸加爾來到他的面前,「檢查身體不應該是去醫院嗎?」

「你忘了我身體的特殊性嗎?」靳向東笑著回道。

「這麼說,你身後的研究團隊是你姐!」陸加爾道。

「算是吧!」靳向東將襯衣脫下,健碩的胸膛呈現在陸加爾的面前。

陸加爾接過他手中的襯衣,看著他道:「你的回答似乎不夠肯定!」

靳向東的眼睛也看著陸加爾:「我姐在生物學領域成就自然不容置疑,只是她創造了一個如此特殊的我,你會不會覺得她有些可怕!」

「原來你是顧忌這個,不過說實話如果我是正常人,可能會覺得可怕,但是我自己都如此特殊,也就很自然接受了!」陸加爾道。

靳向東攬過陸加爾的芊腰:「我們如此自然的接受,會不會是一種錯誤呢?」

陸加爾聽后,沖著靳向東笑了笑:「如果不接受,此刻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呢?我是不是靜靜的躺在地下幾年,而你每天靠儀器維持生命?」 靳向東也跟著笑了起來:「如果不接受,好像是這樣!」

陸加爾的嘴角的笑容卻慢慢的收了起來:「其實我有時候也經常會想,針對我們這樣的實驗,成功幾率有多少?在這個世界上,像我們這樣特別的人又有多少?我們尊重科學,崇尚科學,同時心裡也會產生敬畏科學。但是像我們這樣特殊的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科學對於正常人類而已,應該是可怕的!」

靳向東靜靜的看著她,而陸加爾接著道:「我是矛盾的,沒遇到你之前,我除了對心理學感興趣之外,其他事情都覺得百無聊賴,時常覺得孤獨,像是整個世界里,就我唯獨我一個不是正常人。可是當我知道是高級AI,當我恢復記憶之後,雖然內心至今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但不知為何,我又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幸運自己遇見了Ien,幸運自己遇見了你!」

聽到陸加爾提到Ian,靳向東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加爾,我不會強迫你忘了他,因為他對於你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人!」

陸加爾沒有否認:「是,他對我而言,是非常特別的人!可能在接下來的時光里,我的心裡都會有他的位置!希望你不要介意!」

「傻瓜!」靳向東的聲音特別溫柔。

陸加爾看著他:「若今天真是他假扮科林,他讓我們不要相信任何人,這話應該是另有深意?」

靳向東回道:「若真是他,我也有不解的地方,我家的地址就是他給你留下的線索!既然今天他都來這了,為什麼不跟我們明說呢?」

「確實令人不解!」陸加爾的眼神不由微眯,「難道你家真的藏著什麼線索或者秘密?」

靳向東一籌莫展搖了搖頭隨後道:「說到秘密,我們家最大的秘密,那就是我!因為我的緣故,無論是手術前,還是手術后,我想這些年我爸和我姐內心都承受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壓力以及煎熬!」

陸加爾默默點頭:「雖然跟你家人接觸時間不長,但能看出你爸以及你姐對你都非常疼愛。不過能冒昧的問一個問題嗎?」

「你說!」靳向東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