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仰止神色淡淡,沒有半點的在意,低頭就看手機,眉頭微微蹙起。

藍藍還沒回信息。

「啪——啪——啪!」不遠處傳來零散的掌聲,靳仰止抬頭看去……

同樣穿著軍裝的戰南望跟姜小魚並肩走過來,大約是在基地關係,兩個人沒有牽手,但肩膀的距離卻靠的極近。

戰南望俊朗的五官上布滿幸災樂禍,「嘖嘖,都說靳神溫潤如玉,氣度非凡,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辣手斬桃花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靳仰止沒理會他揶揄的話,「你怎麼在這裡?」

戰南望雙手交叉在胸前,沒有一點軍人的嚴謹和肅穆,「怎麼?只准你晉陞,還不准我升啊?」

「嗯。」靳仰止點了下頭,轉頭就走。

「誒?」戰南望一怔,反應過來,沖著他的背影喊道,「你,你這是態度?好歹我也晉陞了,你都不恭喜我一下嗎?」

「等你哪天比我高一級,我自然會恭賀你!」靳仰止頭也不回道。

戰南望:「……」

姜小魚站在旁邊,忍不住低頭莞爾。

從戰南望認識靳仰止那天開始,他就沒在靳仰止那邊佔到過便宜,偏偏他每次還都要去撩撥靳仰止,他這是到底是什麼心理?

「靳仰止,你這麼損我,就不怕我把剛才的事告訴葉微藍啊?」戰南望扯著唇瓣,落井下石道:「以葉微藍那火爆脾氣,指不定立刻打個飛機過來跟你算賬。」

靳仰止步伐一頓,回頭看向他,「你試試。」

戰南望站在高處,洋洋得意的低頭看他,「怕了吧!」

「不是怕。」

戰南望疑惑,「那是什麼?」

靳仰止菲薄的唇瓣輕扯,「單純的不想讓她們拉低藍藍的檔次。」

姜小魚:「……」

戰南望:「……」

媽的!是誰說靳仰止謙虛有禮的?

真應該讓她們看看這個男人是有多輕狂,真是瞎了她們的狗眼了!!!

靳仰止抬頭看著他,兩個人對視半天,他漠然的開口,「還有問題?」

「媽的,我是真看不下去,你自己跟他說。」戰南望放下雙臂,手裡的手機這才露出來。

靳仰止斂眸,上方就傳來了歡快的聲音,「寶貝兒……」

下一秒,他三步並兩步的跨上去,一把搶走戰南望的手機。

手機屏幕里顯示的是葉微藍傾城的美貌,精緻的五官上滿載著笑意……

男人好看的眉眼也傾瀉出笑意,「藍藍……」

戰南望:「……」

「寶貝兒……」葉微藍在鏡頭那邊晃了晃腦袋,笑容明媚,眼神里的狡黠一閃即逝,「剛剛……有小妖精勾搭你哦。」

「沒有。」他一口否認。

葉微藍,「我親眼看見了。」

從那幾個女孩擋在他的面前,戰南望就撥通視頻通話了。

「我有一個磨人的小妖精就足夠了,其他人在我眼裡沒有性別之分。」他溫柔的聲音回答,甚至有幾分隱隱自豪。

「嘶!「戰南望摸了摸臉頰,「真是酸的我牙疼!」

葉微藍聽到他的話,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兒,「算你乖,么么噠……」

靳仰止清澈的眼眸里瀰漫著笑意,宛如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輝。

「你在那邊還好嗎?」

葉微藍撅起小嘴,「撇去吃飯女人不準上桌,穿衣服不能露脖子手腕腳踝,都挺好的。」

「你受委屈了。」她那種飛揚的性格,讓她規矩起來就是受委屈。

「那等回去你打算怎麼獎勵我啊?」

「都依你。」

葉微藍笑的更甜了,「寶貝兒你真好,么么啾。」

「媽媽,吃飯啦。」小心肝甜甜的聲音喊道。

葉微藍哦了一聲,對著鏡頭裡的靳仰止道:「寶貝兒,我先去吃飯啦。」

靳仰止點頭,「好。」

看著她先掐斷視頻,手機屏幕一黑,他立刻嫌棄的將手機丟給戰南望,掉頭就走。

戰南望慌忙接住手機,抬頭看向他的背影,「你去哪?」

「接老婆回家。」靳仰止頭也不回,步伐比剛才還要快。

戰南望:「……」

無語幾秒,不死心的扭頭問自己媳婦,「你說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撒狗糧,不再一起還撒狗糧,他們怎麼不去賣狗糧得了?」

姜小魚淡笑,「這好像是你自己討的。」你不給微藍撥視頻通話不就沒事了。

戰南望:「……」

小魚你不愛我了……

你一定是不愛我了……

————

葉微藍下樓吃飯,靳梅雖然沒說不讓桌子,但是冷著一張臉,讓餐桌上的氣氛格外壓抑。

靳梅的丈夫多年前得癌症病死了,而孫子又死了,兒子不在家,她日常生活就是自己一個人,而靳冰不同。

靳冰的丈夫俞洲健在,兒子俞清水,兒媳婦羅笑笑,孫子俞尚都在,今天的午餐都是羅笑笑一個人張羅的。

俞尚的年紀和靳永輝差不了幾歲,但是比靳永輝懂事很多,跟放放小心肝坐在小桌子上吃飯,規規矩矩的,一點也不調皮。

一頓飯結束,等羅笑笑和俞清水收拾好,一群人要去宗祠祭拜祖宗。

靳庄帶著妻子孫子也過來了,靳鴻大約是身上還疼著所以沒來。

老宗祠下雨塌掉了,索性沒砸到祖先的牌位,靳梅讓人在自己家後院蓋了一件新的宗祠,將祖先的牌位請了進去。

平日里都是羅笑笑打掃宗祠的,乾淨的一塵不染,只是還有些油漆味沒散掉,讓放放小心肝都很不習慣。

郁晚晚先讓孩子們磕頭上香,然後讓他們出去玩,然後靳瀾再認真按照規矩給祖先磕頭,上香……

葉微藍站在一旁看著,因為一會她也要這樣來一遍。

放放帶著小心肝跟俞尚出去了,後院特別的大,養了一些雞,還有隻小狗……

俞尚年紀比他們大,又陌生不想跟他們玩就跑出去了。

小心肝看了會小雞覺得無聊,仰頭道:「哥哥,我也想去外面玩。」

放放想了想,「那我們就在門口玩,不能跑遠。」

小心肝點頭。

放放拉著她穿過前廳,走出大門……

村裡的大部分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一些老頭老奶奶帶著孩子在這裡生活。

午後的陽光正好,許多小孩子都不睡午覺出來玩了。

小心肝眨巴著眼睛看他們身上的衣服,不是髒兮兮就是打著補丁。

「哥哥,為什麼他們的衣服都有其他顏色?」小心肝好奇的問道。

放放之前聽人講過偏僻的地方生活的人不富裕,沒那麼多錢買衣服,只能穿舊衣服。

他小聲的解釋給小心肝聽。

小心肝似懂非懂的點頭,明凈的眼神看向那群孩子,「哥哥,他們好可憐哦。早知道我就應該把我的小白帶來了。」

小白是只胖嘟嘟的豬,是她的存錢罐。

放放摸了摸她的頭,「你乖,以後回去我們捐錢不就好了。」

小心肝鄭重的點頭,「哥哥,我渴……」

「那我們回去喝水。」

小心肝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可是我懶得走啦。」

放放皺著眉頭,想了想,道:「那你站在這裡,不能亂走哦。」

「好,我不會走的,哥哥你放心吧。」小心肝乖巧的回答。

放放轉身走向屋子,走幾步不放心還回頭看了一眼,確認她乖乖的站在原地,這才進屋。

小心肝見他走了,眸光看向不遠處的大樹下。

一個渾身慘兮兮的孩子蹲在樹根下,正在撿地上的骨頭吃。

小心肝走過去,還沒靠近,小孩子猛然的轉身看向她,兇狠的眼神里充滿了警惕。

小心肝一怔,看到他都是泥巴的手抓著骨頭,臉上髒的看不清他的長相,眨了眨眼睛,從口袋裡拿出一袋夾心餅乾,遞給他……

「這個給你吃……」

孩子看著她手裡的餅乾,還有白皙的小手,皮膚白的像是一張白紙,半天沒動。

小心肝又往前走一步,餅乾遞的更近了,聲音甜美軟糯,「這個……很好吃的。」

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沒有剛才那麼兇狠了,丟掉手裡攥著的骨頭,漲呼呼的油膩的緩慢的伸向了餅乾……

碰到餅乾的那一瞬間,像是怕她反悔,一把奪過餅乾。

放放從房子里走出來,看到這一幕,以為他是要對小心肝做什麼,著急的吼道,「你別碰我妹妹……」 大概是被放放給嚇住了,他愣了一秒,抓起地上的骨頭扭頭就跑。

放放急忙旁到小心肝面前,緊張地問:「妹妹,你沒事吧?」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小心肝搖頭,「我沒事啊!我只是看他在吃小狗吃的骨頭,所以把餅乾給他吃。」

放放鬆了一口,一邊將酸奶插上吸管遞給她,一邊說:「不是說在那邊等我?你不聽話!」

小心肝吐了吐粉舌,接過酸奶道:「我看他很可憐嘛,而且……他為什麼要吃小狗吃的東西?他的爸爸媽媽呢?」

明凈的眼神看向那個小孩跑走的方向,充滿了好奇。

放放不想告訴她,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小孩是沒有爸爸媽媽的,他要保護妹妹的童真。

「可能出去了吧。」放放拉起她手,「走吧,我們回去。」

小心肝乖巧的跟著他往屋子裡走,剛要走到屋子門口,忽然有小朋友喊道,「俞尚,她跟那個小瘋子玩了,現在她要進你家門你也會被傳染瘋病的。」

俞尚臉色難堪,看向小心肝,眼神里多了幾分怨懟。

幾個小孩都是七八歲大,對著小心肝嘲笑,「跟小瘋子玩,你也會變成小瘋子的……」

小心肝一臉的迷惘,仰頭問放放,「哥哥,他們在說什麼呀?為什麼我聽不懂?」

放放萌萌噠的眼神里此刻湧上了寒涼,冷冷的瞪了他們一眼,低頭看向小心肝時有瞬間變得溫柔,「你不用管他們,我們進去!」

「不準進!」俞尚忽然攔住他們,生氣道:「你為什麼要跟那個小瘋子玩?」

小心肝無辜的眨了眨眼睛,還沒來得及說話,放放已經稚嫩的嗓音響起時無比的冰冷,「讓開。」

「不讓!」俞尚仗著自己比放放大,身高上的優勢擋在門口,霸道道:「你跟那個小瘋子玩就是小瘋子,你不能再住我家了!」

放放將小心肝往自己身後拉,「我再說一次,讓開!!」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蘊滿了銳利,綳著一張小臉,氣場瞬間大開,看得俞尚心頭竟然生出了幾分畏懼。

可是……

他就是一個屁大小孩子,怕什麼啊?

俞尚這麼一想,立刻就不怕了,氣勢洶洶道:「不讓!別以為你們從大城市來就了不起,這裡是我家……我說不準進就不能進,不然我打死你們!」

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格外的堅決,甚至有些陰森,一點也不像是從七八歲的小孩嘴裡說出來的話。

放放不想理會她,拉著小心肝要繞過他……

俞尚伸手就往他身上推,「滾開……」

放放反應很快,在他伸手的瞬間側身避開不說,還身退在他的腳下絆了一下。

俞尚猝不及防的摔了一個狗吃屎,門牙剛好嗑在地上的小石子上,門牙嗑掉了,鮮血噗嗤噗嗤的流出來。

他摸了下嘴巴,看到滿手的血液,「哇」的一聲大哭出來。

這一哭就把屋子裡的所有人都吸引過來了。

羅笑笑看到兒子滿嘴的血液,心疼的不得了,連忙走過去抱住,「尚尚,你怎麼回事啊?」

「媽媽,他打我……他打我……嗚嗚……」俞尚在羅笑笑的懷裡大哭,「是他打我……好痛啊!」

羅笑笑抬頭,陰沉著臉色,不悅道,「你怎麼可以欺負哥哥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