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鎖唰的一下就纏在了死神的屍骨上,接著用力一扯,死神的屍骨便朝著欄杆飛了過來。

咔!

外面的欄杆好似與死神量身定做一般,就差那麼一點點,正好卡在了欄杆中間,即便莫默使出吃奶的力氣,也沒有辦法把死神的屍體拖出來分毫。

「死神前輩,你活著的時候差點把我害死,死了能不能讓我省點心?」莫默一臉的悲催,「你卡在這裡我怎麼把你拿出來,你不出來,我怎麼把你做成裝備呢?」

莫默喋喋不休,自言自語。但死神確實是死了,話說他活著的時候也沒有辦法離開這裡。因為這裡已經被九極布下了乾坤無極大陣。當今世上,能解開此陣法的人,可能已經沒有了。

折騰了半天,死神的屍體沒拿出來,倒是把莫默累的夠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幾乎要想破了腦袋。

以前遇到堅硬的東西,還可以用死神之鐮砍上兩下。但現在就在死神之鐮當中,還拿什麼砍?


莫默無比煩悶的躺在地上,打算跟死神的屍體死磕到底。當初在試練之地中沒拿出阿瑟門羅的屍體就已經夠讓他鬱悶的了,現在連死神的屍體也拿不出來,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阿瑟門羅的屍體拿不出來,是因為阿瑟門羅的屍體非常龐大。

但死神的屍體又沒那麼龐大,拿不出來就有點不愉快了。

莫默想了想還是不死心,又重新站了起來。二話不說,直接亮出道尊法相,接著赤宵寒焰凝於手掌,對著鐵欄杆就是一擊。

滋啦滋啦!

一陣刺耳的的腐蝕聲傳來出來,空氣中冒出了一股黑煙。

莫默定神一看,這個銹跡斑斑的破欄杆竟然絲毫未損,跟定海神針一般!

「他嗎的,老子弄不壞這個欄杆,還弄不壞死神的屍體么!」莫默一氣之下,又用霓虹鎖把死神的屍體拽到了銹跡斑斑的欄杆上,接著又快速釋放赤宵寒焰,朝著死神的屍骨就懟了上去。

滋啦滋啦……又是一股黑煙滾滾。

莫默再次定神一看,也是絲毫未損!

莫默猶如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重新坐在地上,冥思苦想。

「一個屍骨竟然能承受我的赤宵寒焰,你特么的是吃什麼長大的!」 莫默一臉鬱悶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死神屍體,但就因為中間隔著一個欄杆而無法據為己有。

就在莫默冥思苦想,琢磨有沒有什麼其他辦法的時候,他忽然發現死神的頭骨里竟然有個圓滾滾的東西。

「咦?這麼大一個圓球?是妖丹么?難道死神真的不是人,而是妖獸?」莫默一驚,急忙坐了起來。

「如果他真是妖獸,那九極先祖也是妖獸了!不對,這麼大的妖丹,怎麼也該是神獸級別了吧?」

想到這個可能,莫默又打了個哆嗦。神獸這個概念還只是他道聽途說,即便在來到落漠大陸之前接觸過神獸,他也不記得了。

而來到落漠大陸之後,他離神獸最近的一次,便是和匡柔亡命而逃的那次。匡柔利用遁地術把他帶到地下,躲在傳說中火麒麟的甬道中,最後二人還因為各種原因發生了各種事情……總之也是一言難盡。

「就是不知道神獸的等級是怎麼劃分的,又怎麼區別的?如果九級妖獸相當於武聖頂峰修為,那一級神獸就相當於武神初期修為了……相應的,三級神獸就可以達到武神頂峰的境界。過了武神頂峰的境界,就是大乘之境,難不成大乘之境相當於四級神獸?」

「不對啊,我好像記得這個世界上有九級神獸啊?九級神獸又是什麼層次的存在?亦或者已經不存在了?」

莫默在山洞的盡頭嘀咕了半天,死神的屍體也拿不出來,死神頭骨中的妖丹也拿不出來。

就在這時,莫默忽然聽到一陣沙沙的聲音。莫默現在對這種奇怪的聲音非常敏感。急忙打量四周,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

周圍在夜光寶石下耀的清清楚楚,除了這個牢門和一些榮葉藤的枝蔓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莫默神情一松,暗罵自己疑神疑鬼,剛要再次坐下——

沙沙沙……

又是一陣古怪的聲音傳來,讓莫默頓感毛骨悚然,如坐針氈。

「什麼東西!」莫默大喝一身,迅速的朝範圍內釋放了一個青光符,青光符比夜光寶石明亮多了,幾乎把山洞內每個陰暗的地方都照的燈火通明。

但令莫默鬱悶的是,依然是什麼東西都沒有。

「鬼?不會是鬼吧?連石族這麼神奇的種族都會出現在這個世界里,那這個世界會不會真的有鬼?」莫默現在有點自己嚇自己的感覺,想了一會,隨即咧嘴一笑,「鬼個屁鬼,人類所謂的鬼就是沒有消散的鴻蒙沆茫吧?呵呵,凡人就是可笑。」

莫默又把自己的猜測給推翻了。就在他以為自己是多心了的時候,他又聽到了那個沙沙的聲音,而且這次這個聲音離他特別近,近的令他無法想像!

莫默噌的一下就跳了起來,急忙在自己的身上一頓拍打,沒錯,他的感覺肯定沒錯,那個聲音就是從他的身上發出來的!

現在的莫默看起來有點瘋癲,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捶胸頓足,做了什麼後悔的事情。

就在莫默拍打了一會後,他忽然感覺自己拍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像一顆珠子,緊緊的粘在自己的褂步陣簾上,「珠子」上面還帶著微微的溫熱。

莫默嚇的一聲冷汗,快速的扯下這個「珠子」,然後猛的摔到地上。

啪!

珠子猶如一塊金屬一般嵌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莫默輕舒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真有點哭笑不得,「嘛的,嚇死老子了,身上什麼時候沾了這麼一個東西。」

莫默蹲下身子,想仔細的看看這個珠子是什麼材料,就在他馬上要碰到這個珠子的時候,這個珠子竟然動了起來。

接著莫默就聽到沙、沙、沙、沙的聲音。

「我操,這死神空間中還有動物!」

這個發現太讓莫默震驚了。如果這裡面真的有動物,那將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些傳說中的神獸,可都是起源於這片空間,甚至拓石猿也是來自於這個世界。

一旦他們之中還有沒離開的……還不得把莫默活活吃了?

莫默臉色煞白,恨不得趕緊逃離這裡。但是看著死神之鐮那誘惑的屍骨和碩大的妖丹,心裡怎麼都有些不甘。

「老子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進入了死神空間。現在就因為這個破珠子,我就害怕了?」莫默又忍不住鄙視了一下自己,「就算出去,我也得先把這個珠子帶出去研究研究。為什麼其他妖獸都離開了,只有這個小東西沒有離開?」

拿定主意后,莫默便小心翼翼的從乾坤袋中拿出一個太白金,接著快速的抓起這個「珠子」,然後把它丟盡了太白金容器中。

「一看你就知道你當初是個小垃圾,長的比屎還丑,跑的比蛆還慢。」

莫默拿起太白金的容器,忍不住搖晃了幾下,「讓你嚇我一跳,我搖死你!」

忙了小半天,莫默也覺得無趣。既然拿不出死神之鐮的屍體,也只好作罷,乾脆離開死神空間,去看看外面什麼情況好了。

但是想離開這裡,還得先趕到入口才行。莫默也不再耽擱,開啟三個加速就往死神空間的入口趕去。

有了之前的箭支定位,找到入口並非難事。到了入口后,莫默又開始猶豫,「那幫妖獸不會守在外面沒走吧?若是沒走的話,我豈不是還要與他們周旋?」

有了這層顧慮,莫默還是覺得先把五個傀儡修復一下比較好。現在手上的五隻傀儡,都有不同的損傷,出去再遇到什麼威脅,也撐不住什麼場面。

想到這裡,莫默快速的放出了五隻傀儡。

「主人,有什麼吩咐?」

「你們就不能換點別的詞?每次都是這句。」莫默一邊搖頭苦笑,一邊從乾坤袋中拿出各種材料,「你們都老實點,我打算給你修補一番。」

就在莫默搜索修復二級傀儡的材料時,突然眉頭一皺,「嘿!神奇了!」

莫默快速的拿出剛才的太白金容器,容器的側壁已經被那個珠子一般的生物給吃透了,從外面看去,正好能看到「珠子」的黑色腦袋卡在太白金上。

「太白金都能吃?還吃的這麼快?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動物啊?」莫默又把注意力轉移到這個小傢伙身上。「喂,你能啃動卜澈金么?」

莫默一邊好奇的問道,一邊拿出幾塊卜澈金把這個「珠子怪物」圍了起來,然後就一動不動坐在一邊,細細的觀察這個傢伙。

開始這個「珠子怪物」還一動不動頗為矜持,過了一會就慢慢蹭蹭的挪到了卜澈金的旁邊,挪到旁邊之後好像還特意「潛伏」了一會,發現沒什麼動靜,才開始啃了起來。

沙沙沙……沙沙沙……

一陣陣金屬摩擦的聲音傳來,令莫默震驚的是,卜澈金也阻止不了它啃噬的節奏。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卜澈金就被它啃掉了不小一塊。

「嘿,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上古空間里,竟然還會留下你這種無所不吃的小怪物啊!」

莫默臉上洋溢著興奮之色,同時也對這個小傢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卜澈金也能啃得動,那你再試試幻真金!」

莫默說著又從乾坤袋中找出了那塊騙來的幻真金,然後又把「珠子怪物」扔在了幻真金上。

珠子怪物被莫默挪動了一下后,似乎受到了驚嚇。所有的器官都縮在一起,像一塊不出奇的破石頭一樣。安靜了半天後,發現沒什麼動靜了,又忍不住挪騰了起來。

這次莫默離的比較近,也看的比較仔細。小怪物先是伸出兩隻小鉗子,小鉗子也就十根頭髮的粗細,慢慢試探的在幻真金上比劃了一會。

突然,那兩隻小鉗子就如鑽頭一般旋轉了起來,不停的對幻真金髮起進攻,也就在這時,那個熟悉的沙沙聲便傳了出來。

莫默一眼不眨,想看看這個小怪物的鉗子到底有多大威力,看了一會後,赫然發現幻真金的表面已經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孔洞。而那些被小怪物鉗子鑽出的金屬碎末,都被小怪物吃到了肚子里。

看到這裡,莫默已經確定這個傢伙不是一個簡單的東西了。

「難道它是唯一沒有離開死神空間的動物?」莫默有些難以置信,「可為什麼其他的神獸都走了,唯獨它沒有離開呢?它究竟叫什麼名字?」

一連串的問題閃現在莫默的腦海里,但是卻想不到任何有關的資料。

「既然它連幻真金也可以啃噬,那製作五級傀儡的凝神石也沒問題么?」為了驗證這個小怪物的強大,莫默還真是無不用其極。從乾坤袋中搜索了一會,又把在龍譽拍賣行得到的凝神石找了出來。

「我就不信了,你什麼都能啃得動?」莫默順手把凝神石放在了小怪物旁邊。

小怪物見到凝神石的時候,竟然有點賣萌的打了個滾,好像非常高興的樣子。以不同往常的速度湊到凝神石的旁邊,兩個如鑽頭一般的鉗子瞬間就開動了起來,沒過一會,就在凝神石上鑽出了一個細微的孔洞。

莫默目瞪口呆的咽了咽口水,快速的收起了凝神石。這塊凝神石還有很大的作用,可不能被這個小怪物糟蹋了。 「奶奶的,還沒你啃不了的東西了?」莫默難以置信的笑罵,「有本事你去把那個銹跡斑斑的牢門給啃了啊?」

想到這裡,莫默豁然開朗,茅塞頓開。快速的收起了五隻傀儡,然後拿著這個小怪物就往回趕去。

這一去一回著實浪費不少時間,但是有可能取出死神的屍骨,浪費一些時間也是值得的。

再次來到這個山洞,莫默早已輕車熟路。身形不停閃動,動作不停變換,沒過多一會,就如游龍一般跑到了山洞的盡頭。

到了地方,莫默急忙把這個小怪物按在了牢門的欄杆上。小怪物縮頭縮腦的貼在上面,半天也沒動彈一下,就如死了一般。


「不會吧?這個牢門也是金屬的啊?你怎麼不吃啊?」莫默一臉的鬱悶。

但莫默再鬱悶,這個小怪物也沒有任何反應。

「牢門你沒興趣,死神的屍體你總該有點興趣吧?」莫默引動靈魂之力,又用霓虹鎖把死神的屍體拖到了牢門的旁邊,然後小怪物又放在了死神的頭骨上。

莫默目不轉睛的等了好半天,這個小怪物還是無動於衷、不動聲色。

「這可怎麼辦?是哪裡不對么?」莫默愁眉苦臉的坐了下來,「也是哦,這傢伙若是對牢門和死神感興趣,估計早就把他們吃掉了,怎麼還會等到我來?但是它一直不肯配合的話,我也沒辦法得到死神的屍體啊?」

莫默又陷入了沉思。本來興高采烈的跑了回來,沒想到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全都白忙活了。

「若是在牢門上加點誘餌會怎麼樣?」

莫默又忍不住動起了歪心思。臉上一邊浮出笑意,一邊快速的拿出一塊太白金在牢門上蹭了起來,蹭了大半天,總算讓其中一個欄杆有些改變。

弄完這件事,莫默又快速的把小怪物按在欄杆上,期待著小怪物後面的反應。

小怪物重新靠近變了味道的欄杆,還真忍不住動彈了幾下。但奇怪的是,它只在欄杆的表面上爬著,卻沒有伸出鉗子發出攻擊。

莫默瞪著眼睛一頭霧水,險些吐血。搞來搞去忙了這麼久,又是空歡喜一場。

「嗎的,堂堂七尺男兒,被你這個死蟲子耍的團團轉,反正留著你也沒什麼吊用,踩死你算了!」

莫默一氣之下便把小怪物摔在了地上,接著一隻大腳毫不留情的就踩了上去!踩完之後還不解氣,又用腳尖使勁的捻了兩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