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千幽的話讓正在憤怒的崔天成驚喜地抬起頭,「雲小姐你真的願意幫我?!」

「本小姐還會騙人嗎?」

當然會。

崔天成心裡嘀咕,他可沒忘了當初在雲家的生活。

雲千幽可從來不是一個安安分分的人。

不過,這種話他是不能說出來的,說出來豈不是討罵嗎!

他高興地看著雲千幽,「謝謝小姐你的幫忙!」

「你將你的父親帶出來,在外面治療。」雲千幽說道。

崔天成點頭表示明白,他也知道,這種事情不好讓外人知道。

「你放心,我已經將父親安置好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了。」

雲千幽看了崔天成一眼,沒想到幾年不見,他現在真的比以前穩重了許多,竟然還知道要小心行事了。

看來,這幾年的生活也給了他不少磨練啊。

「那好,咱們走吧。」

雲千幽也不耽擱,直接說道。

反正都是要幫忙的,還不如早點動手。

「好,請跟我往這邊來!」崔天成立刻說道。

為了掩人耳目,崔天成還開來了一輛看著普通的馬車。

這馬車上面沒有家族標誌,更沒有什麼記號,不會有人知道,這是他的馬車。

上了車,很快就到了崔天成所說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很普通的院子,周圍來往的也是普通的民眾,看不出什麼特別之處。

他們的車子平靜地進入這裡之後,雲千幽他們從車上下來。

剛要抬腳進入裡頭,百里溯塵突然頓住了,猛地轉頭看向一旁。

接著,他在崔天成的驚呼聲中沖了出去,朝一個地方撲了過去。

然後,崔天成便聽到一聲慘叫聲。

再然後,百里溯塵的手上便提著一個人出來了。 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百里溯塵拎著一個人過來了。

那人的模樣很普通,身材也普通,若是路上擦肩而過的話,很容易就會忘記的。

此時,他的臉上帶著驚慌,想要掙開百里溯塵的禁錮,卻無法掙脫。

百里溯塵將他扔到地上,表情冷然,「你想幹什麼?」

「各位饒命,我並沒有想幹什麼!」那人趕緊求饒。

看他那驚慌失措的模樣,還真看不出他有什麼本事。

可百里溯塵卻不會相信他說的這話。

之前他衝過去的時候,他就想逃,倆人還經過了一番打鬥,這才將他拿下。

能夠在自己手下走上幾招的,實力也不會太差。

而這麼一個人就守在這裡,要說沒貓膩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崔天成的臉色也很精彩,皺眉問道:「你到底是誰?想要幹什麼?」

那人還是求饒,一副膽小怕事的模樣,根本不會承認自己做了什麼。

雲千幽也沒耐心繼續聽他辯解了,直接手一動,一陣香風落了下來。

不一會功夫,那人的眼神便變了。

「說吧,你到這裡來是要幹什麼?」

雲千幽的話剛出口,那人的表情更加驚恐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竟然無法動彈!

最恐怖的是,他根本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他的身體沒有知覺了!

他對上雲千幽的雙眸,只覺得原本那雙看著特別漂亮的眼睛顯得那麼的恐怖。

雲千幽繼續問道:「你要是不說的話,可就走不出這裡哦。」

雲千幽的語氣特別的平靜,聽不出半點波動。

但就是這樣的態度,反而讓這人更加緊張了。

他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想開口。

雲千幽沒空跟他磨嘰,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神,然後發動精神力。

「來,告訴我,你在這裡幹什麼?」

她盯著男子的眼睛,繼續問道。

男子的眼神漸漸變得迷離,整個眼神更加空洞了。

這樣的情況,讓一旁的崔天成忍不住抖了抖。

不過幾年沒見,雲千幽好像比之前更加強悍了。

這不知道是什麼招數,竟然那麼厲害。

而雲千幽的問題也終於得到了回答。

男子開口,聲音木然,「我來這裡是……」

隨著他的解釋,大家的臉色都跟著變化,尤其是崔天成,更是握緊了雙拳。

他就說,這次的事情絕對有問題!

父親中毒的時候,他就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的簡單的。

果然!

原來,這人是之前就守在這裡的,因為他知道,只要看好了崔海航,就能夠知道其他的事情。

而在知道到底是誰給崔海航解毒之後,他就可以回去回報了。而之後,那邊就會動手了。

「誰是你的主子?」雲千幽繼續問道。

那人掙扎了一下,但在雲千幽的控制下,他還是開口。

「是翰王。」

翰王?

眾人一楞,臉色微變。

尤其是崔天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為什麼翰王竟然會對他的父親動手?大家之間應該沒有什麼恩怨吧?

應該說,他們和翰王之間並沒有什麼來往。

那麼,翰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崔天成問道:「翰王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出意料,那人搖頭,「我不知道。」

這個答案很正常。

以這人的身份,怎麼可能知道翰王的心思呢?

就算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可崔天成也是氣得要命。

聽這人的口氣,若是他知道了是誰幫崔海航解毒的話,之後這解毒的人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翰王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人的氣息隱匿特別厲害,若不是有百里溯塵在這裡的話,可能還真的會被他瞞過去。

翰王派出這麼一個人守在這裡,而且還給崔海航下了毒,他這是要對崔家動手嗎?

哦不對,翰王就算呀動手,也是對他們父子動手,不會對整個崔家動手,畢竟崔家其他人是支持他的。

崔天成深呼吸幾口氣,將心中的火氣壓了下來。

「你們主子讓你在這裡收集什麼消息?」

崔天成閉嘴了,但云千幽卻開口了。

「主子讓我在這裡監視,看崔家找到了什麼樣的神醫幫忙……」

雲千幽和百里溯塵的表情一致,對視一眼后,都看出對方的想法。

「我覺得……」

「我覺得……」

倆人還同時開口,說的話還是一樣的。

倆人不由得相視一笑,這也太心有靈犀了。

一旁的崔天成被倆人的默契虐了一臉,但也更好奇了。

「你們有什麼想法?」

「我想,翰王這是想要解決宣王的支持者。」

雲千幽為他解惑。

「什麼?」

崔天成的臉色再變,翰王沒想得那麼長遠吧?

但看著眼前這個人,他不能騙自己。

翰王就是想得那麼長遠!

雲千幽和百里溯塵都想明白了。

其實,翰王的心思也不是太難猜。

若是之前,他是不會對崔家動手的,畢竟對他們動手沒什麼意思,更沒什麼好處。

可現在,宣王異軍突起,還將他的好事給搶走了,他怎麼可能沒有半點憤怒呢?

而且,若是任由宣王繼續下去的話,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威脅。

這種情況下,翰王要是不動手的話,那就不是他了。

幾個皇子裡頭,翰王和逸王的競爭力是最強的。而翰王比逸王的形象更好更讓人擁戴。

可實際上,他的真實性子可沒那麼好。

而且,他也是個深謀遠慮的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都會想到後面的利弊。

就好像和宮清雪他們合作的事情一樣,他很快就權衡出其中的利弊,然後做出最好的決定了。

對他來說,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至於其他的各人的想法,那根本不算什麼。

這種情況下,他肯定會對宣王動手。

可問題是,若是宣王出了什麼事情的話,皇帝肯定會震怒,然後讓人徹查的。

畢竟宣王是自己的兒子,而且才剛剛接下了自己派下去的任務,若是出事了,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因此,翰王怎麼可能做出這種傻事,將皇帝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呢?

可是,不能直接對宣王動手,可能夠對宣王的支持者動手啊! 崔家崔海航這一系是宣王的支持者,畢竟兩方的關係不一樣。

之前因為宣王的低調,所以並沒有多少人願意支持他。

畢竟支持一個沒有希望登上帝位的皇子,那真的是太傻了。

可現在不同了,皇帝竟然將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而且還將那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了他。

要知道,若是飛機的事情落實的話,那可就是一項天大的成績啊!

這種情況下,宣王的競爭籌碼也就更多了。

畢竟這種皇權的事情特別的重要,一點小因素可能都會影響其中的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