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說,徐怒嬌竟是體,武雙修的絕世天才!

古塵突然明白過來,徐家為何會如此看重徐怒嬌,專門安排了一個蛻凡期老嫗貼身保護還不夠,竟還要抽調徐震炎過來!

徐怒嬌最後的排名竟在馬鈺之上。

簡直如一匹黑馬,完全出乎了場上所有人的預料。

如徐怒嬌這種情況,歷年來都會冒出一兩個,大家倒是未太過驚訝!

不過依舊有一些外門弟子對這個長相柔美的妹子,產生了濃郁的興緻,紛紛打聽其來歷。

並暗自打定主意,在徐怒嬌下台後便向其搭訕,若是能與這樣的女神有一段美好的故事發生,私底里簡直可以吹一輩子的牛皮啊!

可等到徐怒嬌走下擂台,眾人正準備去搭訕的時候,卻發現人家徑直地往古塵那邊走去,眼中根本便容不下其他任何人!

眾人看著徐怒嬌不服方才的暴力,像個鄰家小妹妹般立於古塵身邊,心中那個羨慕嫉妒恨!

可隨之便是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讓他們跟風頭正勁的古塵搶妹子,便是借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 古塵看到周圍一雙雙嫉妒的眼神,雖是極為不耐,但想到這次是因身邊的徐怒嬌而起的。

臉上還是像是苦瓜一樣。

「沒想到徐姑娘竟是體修,藏得可夠深啊!」古塵難得笑著打趣一番。

由於古塵修鍊了金剛木偶不壞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半個體修,只是沒有徐怒嬌這麼恐怖而已!

徐怒嬌聽后卻低著小腦袋,語氣有些低沉地說道:「古塵,你不會嫌棄我是個暴力女吧!」

「額……」古塵一陣詞窮,有些難以理解這徐怒嬌的腦迴路。

便在古塵準備稍微解釋一番的時候,突然感受身後傳來了一股殺機!

古塵猛間轉過頭來,發現樊瀝真惡狠狠地盯著他,眼神里的挑釁極為濃郁。

難道這廝準備上擂台了?

說起來今日樊瀝表現的可是極為低調的,甚至都未見他與什麼人開口說過話。

想必他正攥著一口氣,準備上擂台後徹底爆發呢!

不過古塵並不懼怕與他,無比坦蕩地與其對視!

果真如古塵預料的一般,在與其對視了片刻后,樊瀝果真往擂台上走去……

由於樊瀝的身高使然,無亂他在哪,都像是王者一般,受人關注。

見樊瀝走向擂台,方才還議論紛紛眾位,立馬摒住了呼吸,心跳像是隨著樊瀝的腳步而跳動……

樊瀝總算要上擂台挑戰了么?他第一個挑戰的人會是誰?

一定是古塵!

想到此處,即便是樹蔭底下的莫四海,慈悲老者兩人也迅速正經危坐了起來,看了看高大的樊瀝,又看了看古塵。

總算要來真格的了么?

掌門尚且如此,更別說是普通的外門弟子了,心中難免熱血沸騰,接下來勢必涉及到新人王的爭奪!

嘭!

樊瀝一腳踩在擂台上,整個擂台都為之顫抖,再一腳上去,擂台晃動不止。

讓人不禁懷疑,這樣的擂台能否支撐樊瀝接下來的戰鬥!

待擂台不再晃動,樊瀝眼神輕啟,往擂台下眾人掃視去……

在古塵身上懸停,便在場上一片寂靜,眾人皆以為會點古塵的名時,樊瀝突然將眼神從其身上撇了過去,落在了古塵旁邊的古玉身上!

「我第一個要挑戰之人,古玉!」

話音落地,一片嘩然!

大家萬萬沒想到,樊瀝第一個要挑戰之人竟不是古塵,而是古玉!

眾人不禁暗想,這廝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這時第一個不依的自然是古塵,他立馬擋在古玉身前,道:「樊瀝,眾人皆知,你要挑戰之人是我!」

「你不會是怕直接面對我,所以才想用六哥來影響我吧!」

樊瀝瞥了古塵一眼,旋即淡笑著說道:「沒錯,我正是用古玉來讓你激怒。老子就是討厭看著你永遠一副淡定的表情!」

「你!」

古塵並非完人,也有其弱點,那幾個他為數不多在乎之人,便是他的命門。

很顯然,樊瀝這一招極為高明,死死地抓住了古塵的命門。

樊瀝不光心狠手辣,而且敢於坦誠自己的卑鄙,確實算得上一個梟雄。

有這樣的對手,古塵真的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了!

這時古玉突然開口道:「十弟,我不可能一輩子躲在你身後,是時候自己去面對一些東西了!」

古塵聽此,卻是一愣。萬萬沒想到,這番話會出自向來謹慎的古玉口裡。

古玉見其眼中依舊有些猶豫,立馬更為強硬地說道:「而且我堂堂先天高手,還真就怕了一個區區後天大圓滿的傢伙不成,等會為兄會讓他知道什麼叫踢到鐵板上了!」

古塵聽此,卻是一笑。

六哥如此故作強硬,卻有些為難他了!

也罷,自己不可能一輩子護在其身邊,誠如他所言,是時候讓他獨立去面對一些東西了!

「六哥既已下定決心,做弟弟的自然不會橫加阻攔。不過有一點我還是要跟你強調下,若是等會實在無法匹敵,一定要乘早認輸,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放心,六哥好歹一重天也混了一年多了,生存之道比你拿捏的准!」古玉立馬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

古塵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了,給了古玉一個熊抱。

待古塵鬆開雙手,古玉才往擂台走去……

「古玉,你果真是條漢子,站在我面前竟能如此淡定!」待古玉走上了擂台,樊瀝立馬冷哼了一聲說道。

「為何不敢?我大楚子民神龍尚敢屠之,你難道比得過神龍嗎?」

古玉輕瞥了樊瀝一眼,旋即便淡然地說道。

之前古氏先人在蠻荒之所,建立大楚的時候,確實屠殺過地龍。

即便是在楚國最微弱的時代,當時的楚王也以此為信念,最後挺了過來實現中興。

所以楚國後輩子孫一直以此為榮!

「這都是多少年前的芝麻爛事了,現在還好意思拿出來吹噓?」樊瀝顯然利用已經調查過古塵的來歷,只不過他們古神後裔向來與雲州皇室不對付,所以也就沒拿古塵被通緝說事。

事實上皇室積弱已久,雲州有很多勢力都對其陽奉陰違,其中便包括了很多外門弟子背後的家族。

畢竟在雲州,無主城才是皇室最想除去的存在。

這些與皇室有間隙的勢力,自然會以無主城馬首是瞻。

所以派遣族中天才弟子過來,其一是讓他們磨練武道,其二也是讓冷傲天知道他們的歸順心意!

所以古塵被通緝,在這裡絕對算不得什麼稀奇之事。

「你竟敢侮辱我大楚,找死吧!」

古玉對楚國還是有很強的歸屬感,立馬拔劍往樊瀝劈去。

樊瀝本想隨意一閃,躲過古玉的攻擊。

可他只是輕瞥了一眼古玉的劍尖,眼神卻是一晃,像是置身於一片滿地白骨的戰場。

旋即,樊瀝因身上的劇痛而從幻境中抽離了出來……

樊瀝一臉驚色地低頭望胸堂看去,沒想到古玉竟然用劍刺破了他的肌膚,咕咕的血液順著劍尖,滴落在了地上……

見到這一場面,所有人徹底失語了。

尼瑪啊!難道今年是黑馬元年? 「……嗯,謝謝爸。」

一手接過自家老爸遞過來的存摺,顧佳蕊只覺得心頭沉甸甸的,又無比的窩心。

無論前世今生,她家老爸都是那個無條件相信和支持自己,願意傾盡所有,將一切都這般輕易的給了她的白髮老父親。

大愛無言、父愛如山,不過如此。

「爸,您放心。這筆錢,我一定都會用在刀刃上。很快,咱們就會籌到建廠的啟動基金了。」

暗自按捺下心中的思緒翻飛,顧佳蕊將那存摺鄭重接過,小心收好。而後,沖著自家老爸嫣然一笑。

「好,好。佳蕊,爸等著你給爸建廠。」

顧佑斌聞言笑道。

其實,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句笑言。

雖然他家佳蕊,確實很聰明、也很優秀。然而,建廠的啟動資金,這麼一比龐大的錢財,是要去哪裡籌?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嘛。

顧佑斌自然也就並沒有將顧佳蕊的話、以及保證當回事。

至於他的那張存摺和那些積蓄?

女兒既然要了,他給了她便是。

難得自家寶貝女兒有想做的,他這個做父親的,自然要全力支持。最壞,也就是虧光嘛。

虧了就虧了唄。

錢沒有了,他可以再賺。

現如今,支持自家寶貝女兒的豪情壯志,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顧佑斌所不知道的是,顧佳蕊可是從來不玩兒虛的。第二天一放學,顧佳蕊便就此展開了行動,為籌措建廠的啟動資金,積極奔走。

這天正好只上半天課,於是乎,才一放學,顧佳蕊顧不上吃午飯,便往銀行跑,迅速將顧佑斌存摺上的錢,以及她自己的稿費全都取了出來,小心翼翼的保管好。又一路疾奔到附近的股票交易市場。

沒錯。就是股票交易市場。

九十年代,股票作為一個新興的產業與事物,才剛剛在華國上下興起。人們對它,有好奇、有觀望、也有很多的躍躍欲試。

很多人在股票興起之初,紛紛嘗到了甜頭,便是愈加的一發不可收拾。成天圍著股票市場打轉。

這其中,自然有那膽大、心細、運氣好的,賺了個盆滿缽滿,一夜暴富。也有那運氣差、手氣背的,輸了個傾家蕩產,更有甚者,跳樓橫死的,也不在少數。

總之,箇中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然而卻不可否認,這個時期,股票正在華國大地上飛速興起的事實。

而興起,就意味著機遇、意味著大有可為。何況,顧佳蕊她還是……

當顧佳蕊踏入股票交易市場時,便見這裡鬧哄哄一片,人頭攢動,聚滿了前來購買股票,亦或者是觀望股市行情的人。

見此情狀,顧佳蕊禁不住唇角微翹,背著書包,徑直向著股票交易市場的大廳而去。

顧佳蕊盯著大廳那邊的股票交易行情,看了許久。水潤的眼眸,卻是在瞄到某隻股票之際,倏然一亮。

「大叔,我要買那隻股票。對!對!就是那隻股票。」

顧佳蕊忽然蹭蹭蹭,一路近乎小跑著,來到股票交易的窗口,沖著窗口處的工作人員大聲喊話道。

說著,便是將自己手中的厚厚一沓錢,徑直衝著那工作人員一遞:

「就那隻股票。這些錢,我全部用來買它!」 古玉之前可以是一直在戰力排行榜一千五百名上下徘徊,一直是那些想成為外門弟子的僕役覬覦的對象。

尤其是之前被逸氏兄弟打成重傷后,更是實力不斷跌落,很多僕役都準備在年底考核,將他的外門弟子身份取而代之。

可誰知道,風水輪迴轉,這傢伙不光身上的傷勢全好了,而且藉機突破先天期了。

尤其是現在,更是一劍刺傷了新弟子中爭王熱門的樊瀝!

緊接著,大家心中難免泛起了酸水,自己怎麼就沒有一個像古塵這樣的兄弟呢!

古玉亦是沒想到自己竟能一擊必中,手腕都激動地有些顫抖,差點便要將長劍抖到地上去了!

「六哥穩住,練習了殺戮劍訣后,你已不懼任何人!」

便在此刻,古玉的耳邊突然聽到的古塵的傳音。

事實上,古塵也沒想到古玉對於殺戮劍訣竟有如此天賦,學了尚且不足三日,竟便能領悟其中獨有的殺戮意境!

這若是讓修羅門的人知道了,必定是就算付出一切代價,也要將古玉收為內下弟子!

他心中的激動一盪,迅速平津了下來,殺戮劍訣的總綱只有一句話,「神來殺神,佛來殺佛,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樊瀝再強,也不過只是後天大圓滿而已,我為何要懼怕於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