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末世到了,真的到了?

末世最可怕的並不是人類的變異,生理的突變,而是倖存者那心理的改變,變得更加自私了。

「兄弟們,我宋嘯在這個位置這麼長時間了,全都是仰仗各位鼻息,我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

我現在只強調幾句話,如果你們真的覺得我宋嘯不適合在這個位置,那我寧願退下拱手讓人。」宋嘯不顧身邊幾個高層人士的阻攔,還是將這一通話說出。

此話一出,全城皆驚,如被煮沸了的大鍋翻騰。

「什麼,宋將軍竟然肯讓出位置。」

「怎麼可能,他是我們安西的軍神,離開了他安西何存。」一個f級的進化戰士喃喃道。

「宋老東西終於肯讓出位置了,既然他敢這樣說,就休想再坐回來。」岳凌看著自己父親的背影,感覺自己以後無法無天的日子就要到來。

「不可能,城主怎麼可能會拋棄我們,他……」

……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的是高興,有的是呆木,有的是難以置信,甚至就以為自己肯定是聽錯了。

可是宋嘯沒有多做解釋就繼續道:「現在確實是末世了,城外的喪屍群,那強大的進化喪屍,都時時刻刻威脅著我們的生命,我們生活在時刻都警惕中,吃飯害怕受到襲擊,睡覺害怕受到襲擊。

可是,即便是如此我們依然沒有向它們低過頭,沒有將人類的尊嚴丟失。」宋嘯頓了頓,指了指薛雲接著。

「但是現在呢,我們只是為了自己的那可悲的想法,那不自信所想的一線生機,就要將我們的同胞,我們的兄弟就葬身屍腹。」宋嘯咬著牙,極為痛心,甚至虎目含淚。

「我以前只是以為我們的安西只是缺少強大的戰士,沒想到現在竟然是連心都都拋棄了,這讓我何其痛心,如此的人類,和下面那些又有和區別。」

「請你們告訴我,告訴我有什麼區別。」宋嘯此話一出,無數人低下了頭,臉上複雜的情緒滿布。

「如果說讓我帶領這樣的一支自詡為人類的倖存者去和城外那數倍於己的敵人戰鬥,我只能說安西必亡,城牆必破,生靈塗炭即將在你們眼前呈現。」

宋嘯喊的喉嚨都有些沙啞,字字珠璣,何不痛心疾首。

「你們告訴我,讓我這個安西城主有何顏面再當下去。」

宋嘯全程未提到岳鋒半字,也沒有說其行不軌之事,與他剛才的表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岳鋒是以宋嘯的過錯為引線,而宋嘯則是在安西城安危,兩人的胸懷和想法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這些人又不是傻子,又怎麼能還看不出呢。

「對啊,如果這樣做了我們有何那些黑暗的生物有什麼區別啊!」

「宋城主是我們的領袖,永遠都是,不管誰都不能改變。」

「哼哼,今天的事情明明是你的錯,我父親代替你的位置是為了全城的倖存者著想,,宋嘯老東西,你怎麼能就這樣抵賴,還有你們怎麼敢還向著他。」岳凌看到場面有點不對。

他可不想老爹還沒到手的權利就這樣飛走,如果老爹成功了,到時候那安西還不就是岳家的天下,到時候別說是宋若水一個,就是她們姐妹倆,全城的美女還不都得乖乖投懷送抱來。

所以他不允許那樣的事發生,沖著宋嘯怒罵,又向那些有些想要倒戈的那些人怒斥。

罵完之後他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老爹那殺人般的目光投射而來,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幫了他的大忙,向岳鋒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做的還不錯吧。

這獎岳鋒氣的要死,那下巴上的一撮鬍子抖動的頻率非常,顯然是氣的發抖。

沒想到自己英雄一世,竟生了這麼一個混賬,實在是家門不幸,如果現在他可以穿越時空他寧願把這傢伙和他億萬的兄弟甩到牆上,也不會給他出生的機會。

這麼好的機會,他都已經找到了最好的方法,那就是耗,耗到薛雲被殺死為止。

這些底層的戰士就是哪邊風大跟在哪邊走,根本不用怎麼拉就會再次回來,可是沒想到這個自己的寶貝兒子竟然直接將他們推到對面去了,此話一說,肯定會惹怒了所有的人。

果不其然,那些剛才議論的人們都怒目圓睜,這一刻也不管他是誰就要衝上來教訓教訓這個嘴巴極為臭的傢伙。

這一刻岳鋒也不敢出聲說什麼,不敢幫他解釋什麼,因為他知道這影響的不僅僅是岳凌,也是自己的地位,如果還敢再出口那就徹底無法挽回了。

「怎麼,我還說錯什麼了。」岳凌雖然被這麼多人有些嚇到了,但是看著父親的背影,似乎過了他極大的勇氣,他也以為自己說的很得父親的意,腰杆子就更硬。

他不相信這些小嘍嘍還敢反對自己,反對自己的後背的靠山,他們是不想活了不成。

看著岳凌那不可一世的嘴臉,到底是誰給了他那麼大勇氣說出的這些話。

他們徹徹底底憤怒了,不只是辱罵他們,辱沒宋嘯更加不能容忍。

雖然他們對宋嘯的一些事情不能理解,但他畢竟是安西的軍神又如何容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如此。

岳凌不知道他再次激起眾怒,不知誰的一聲起,教訓岳凌的話。

一窩人齊上,有的踢黑腳,有的人拳頭直衝,一時間城牆之上竟然混亂起。

將岳凌打的直嗷嗷,慘烈聲傳到岳鋒耳中也不忍再聽下去。

只有幾個人可以貼著岳凌塞上幾下,其他人都被擋在外圍了,所以岳凌還算是安全,岳鋒也想到這裡所以一直就沒採取措施。

他一方面也是考慮到自己的地位沒有動彈。

「好了,大家冷靜點,現在最大的威脅還在城外虎視眈眈。」宋嘯見也差不多了,岳鋒的臉色也越來越陰沉,所以出口制止道,他也不想鬧得太大,那不是逼著岳鋒狗急跳牆嗎。

聊齋之中的和尚 一眾跳的直高的進化戰士也召回手下,紛紛響應號召回到防禦位。

岳鋒身旁還是站了一群鐵杆,無奈之下他只能鐵青著臉揮手將他們遣回,他本來也就沒打算現在就和宋嘯鬧翻,雖然他非常想要宋嘯的那個位置,但是大敵當前他也不想自己到時候變成了光桿司令。

只是這一下可謂損了夫人又折兵,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還有現在不能直接擊殺薛雲,他心裡只盼望喪屍首領趕緊將薛雲滅殺,以免夜長夢多。

場面形成,宋嘯安排自己的親信把手重要的防護點,看了一眼朝自己投來無助眼光的女兒。

他毅然決然投身城外,再次朝著中心戰場趕去,心裡也為薛雲加油,千萬要堅持住,即便是死,老子今天也玩到底了。

宋若水和宋洛水見到父親跳下城牆,哭泣著就想跟隨,剛欲跳出城外,就被宋嘯剛才安排的手下攔住了。

「不,父親,不。」

「你們都去了,我又怎麼獨活呢?」宋若水看著父親消失在喪屍群中的身影,紅腫的雙目獃滯。

「不,他們不會死的,不會的,等他們回來,如果他們回來見到我們不在了又待如何。」宋洛水抹了一把眼淚,稍微鎮定了一些。

她看出了姐姐輕生的念頭,強壓著心頭翻滾的情感,出聲安慰著。

「啊!宋城主出城了,怎麼會出城了。」

「他是我們的首領,他的親人都不能保護,怎麼會安心在此。」

「我們受宋城主庇護這麼久,在這裡做縮頭烏龜,怎麼對得起他。」

一個小頭領突然站起來,站在城牆之上高喊,「我們怎麼可以看著這樣的事發生,如果有志的兄弟們同我一起營救宋城主。」

他抬腳跳下了城牆,後面的人也紛紛魚貫而出,一時間竟跳下去了近一萬多人。

本來還有很多人要下去,可是宋嘯的心腹趕忙出來制止,他受宋嘯委託,保護好城牆,如果失守他難辭其責。

剛才一開始他之所以沒有攔,只是為了宋嘯一會即便是有安全隱患恐怕這麼多人也是有保障了吧。

而岳鋒經過剛才的事,也灰溜溜逃到自己鎮守的方向。

而下面的喪屍群,看著這麼多人類倖存者竟然出城,驚異之下也紛紛轉身對抗。

它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自己都不攻擊城池,他們竟然還敢過來主動攻擊,以它們的智慧當然想不通。 「哈哈哈!你們這些黑暗生物,永遠都只能這樣,無法擺脫低智能的範疇。」薛雲躺在地上,嘴裡還不停地溢出血來。

他正在拖延時間,努力恢復能量,喪屍首領似乎對他很感興趣,沒有著急殺死他,而是如貓戲老鼠般威逼著他。

它大概都能聽懂薛雲在說什麼,差不多擁有了正常人智慧的它知道薛雲在此情況下竟然還敢辱罵它,它的地位眼睛哪裡容得了沙子,薛雲這樣的強大的人類是它必殺的範疇。

它最喜歡虐殺人類強者,看著他們痛苦的哀嚎,一口一口將他們吞下,他們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消失。

自從有了智慧它的腦海里最多的就是嗜殺,沒有理智的殺戮。

薛雲是它遇到的最強大的人類了,但是也依然給它不能造成多大威脅,只是它不知道的是薛雲只是剛經過大戰,實力被限制非常大,所以才落敗。

它想要慢慢的虐殺他,讓城牆上那些倖存人類都看看,他們會是什麼下場。

可以說喪屍首領的智慧也不低了,在那城上一萬戰士下城之時,小部分的是進化戰士從城牆越下,那大部分都是普通戰士,自大門出來。

它臉上露出了陰謀得逞的表情,並沒有笑容,也許它還不知道笑容是什麼吧!

所有喪屍將這一萬戰士團團包圍,里三層外三層毫不留一絲空隙。

面對著數以幾十倍的對手,他們並沒有膽怯,而是更加興奮,要戰鬥的狂放,能下來的都是對宋嘯非常崇拜,且都是鐵血男兒,他們那衝天的血氣爆發直衝雲霄。

每一聲的齊喊都振奮人心,士氣大漲,他們擺開軍陣,進化戰士外圍一圈,稍弱些靠內,普通戰士則是長槍,進化戰士各展神通。

只是不能離開自己守護的方位而已,而裡面的普通戰士長槍時而探出協助進化戰士擊殺喪屍,此間搭配只能說當下是不錯的方式了。

宋嘯的速度加快,他察覺到了眾戰士的降臨,心中感動之下,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來吧!喪屍首領,今天定要與你分個生死。」他心裡明知道此去很有可能一去不返,就此折戟。

但是他害怕在此不來更讓自己後悔,即便是自己死了那些自己的死忠也一定會保她們安全,所以他來了,帶著必死的決心,勇者無敵。

「喝!」

手中大刀劈出,能量散溢將攔路的幾個喪屍全都攔腰斬殺,內臟鮮血漫流,他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一滴微溫的血液滴在臉上,如一個冷酷的魔神。

「霸天斬!」

這些小喪屍並沒有攔住他的腳步,一個b級喪屍攔路,正是剛才圍攻他的喪屍。

一道半月刀風激射,沒想到宋嘯練刀也已經到了刀氣凌空外放的程度,就和他劍氣外放般,只是威力稍弱了些。

那b級喪屍趕忙閃躲,翻了個身閃到旁邊,幾個普通和低階進化喪屍被一刀劈碎,它也並非毫髮無損,手臂被輕輕擦上一下,但也是深可見骨,這對它根本不能造成什麼影響。

「躲得了嗎?」宋嘯嘴角勾起一絲微笑,滿是嘲諷。

「喝!」宋嘯連劈三刀,這三道刀氣還沒有剛才的規模大,但是卻將它的後路全都斷絕。

一道直劈真面,一道橫割腰肢,一道封其左路,這它最少要硬抗一刀才能抽身。

一刀劈在其肩頭,宋嘯沒有沒有任何猶豫棲身而上,刀風滾滾,如驚濤駭浪。

刀影翻動,b級喪屍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稍不留神之間,一顆大大的腦袋衝天而起,b級初階喪屍死。

宋嘯經過這麼長時間也恢復不少能量,但是一番大戰也是讓他有點脫力,喘息不已。

他一絲一毫也不敢耽誤,緊忙行進,刀鋒所指皆斃命,每一刀都要帶走幾條喪屍的生命。

不一會就快要接近到屍群的中央地帶,戰鬥早已停息的戰場,他現在心裡可謂後悔極了,如果不是他非要假和尚試探薛雲的實力,那他也不會落到如此地步,後悔現在已經都不能再描述他心中的郁意。

「吼!」喪屍首領如看著小丑表演般看著宋嘯的身影,薛雲也聽到了他的吼叫,心中大急。

沒想到宋嘯去而復回,喪屍首領的實力他知道,宋嘯根本不是三招之敵。

他沒辦法想太多,以他現在的狀態什麼都做不成,心只能逼迫自己鎮定下來努力恢復些能量,現在他只是恢復了一成左右根本沒有方法與喪屍首領對抗。

他心裡也打定主意,一會無論如何也要將宋嘯送出去,也鬱悶不已,本來自己在城一會,能夠恢復兩成能量,拼著受些傷怕是也有很大可能逃出,宋嘯這一下就算是打亂了他的計劃。

錯入豪門 喪屍首領顯然並沒有將宋嘯看在眼裡,就是薛雲在它眼裡也不過是個隨時都可以讓自己取走生命的可憐蟲罷了。

這個人類在恢復能量它又怎麼會不知道,它只是不屑而已,這個人類無論怎麼掙扎也不能掙脫他的掌心。

至於為什麼不殺他,它只是在等宋嘯過來一齊將兩人全都毀滅,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午餐,這將是自己最豐盛的一頓肉食。

從它突破了a級,就在向外滅除所有的零散人類基地,一路毫無阻礙,就算是安西城出兵也依然是完全碾壓。

重生之毒妃 安西共有九名b級強者,現在只剩下五名,另外有兩名就是在安西派兵援助倖存者基地是被它滅殺。

還有兩名是在查探屍群虛實時,一名被當場格殺,還有一人是重傷之下逃離,逃到了安西也只剩下一口氣,也帶來了一個令人膽顫的消息。

喪屍首領是a級進化喪屍,已經將喪屍群全部整合。

現在這一次喪屍圍城,五名b級一個就是岳鋒,b級初階巔峰,另外三個就是安西高層的軍隊高級將領,都在初階中高段徘徊,最後當然不必說就是安西最強,b級巔峰的宋嘯。

其中兩個是岳鋒的人,一個是宋嘯的人。

所以宋嘯才對岳鋒十分忌憚,他相信如果不是他處在b級巔峰,還有些神秘的事情不能解開,恐怕岳鋒早忍不住了。

他不相信,岳鋒這個老狐狸會沒有什麼底牌。

四面城牆各有一個b級強者鎮守,宋嘯和岳鋒則是鎮守正面迎擊大部分喪屍群體的侵襲,另外三面的喪屍數量較少,所以防守就稍弱了。

岳鋒和宋嘯各自鎮守一個方向,他們面臨的是近百分之八十的喪屍,以及喪屍首領和大部分高級喪屍,所以壓力倍增。

岳鋒哪裡也不輕鬆,雖然他沒有主動攻擊喪屍首領,都是還是有不少高級喪屍的侵襲,b級喪屍也有好幾個在城下虎視眈眈。

可以說現在安西的每個人肩上都有極大的重擔。

宋嘯衝破最後阻擋自己的幾個喪屍嘍嘍,他這麼容易衝進來有還是因為喪屍首領將附近的高級喪屍調走了,剩下的最多不過是低階喪屍和普通喪屍。

宋嘯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薛雲,心中大驚,沒想到薛雲已經都到了如此程度。

回首看向喪屍首領,滔天的仇恨布滿,殺氣凌雲,它的傑作不知道死了多少倖存者,不知毀了多少倖存者基地。

「你,當死。」宋嘯撫著手中的大刀,這柄刀是假和尚給他的,鋒利無比,削鐵如泥。

今天以這刀魂擊之,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喪屍首領也感受到了宋嘯強大的殺意,白色的眼睛露齣戲謔的神態,似乎在嘲笑宋嘯的不自量力。

「哼!少得意,先吃我一擊再說。」宋嘯冷哼一聲道,大刀柄豎做了個起手式。

而後動若狡兔,速度快似閃電,殘影飄過,真身浮現,如魔神降臨。

「喝!」

氣拔山河的大開大合之勢,躍起泰山壓頂之力籠罩喪屍首領。

喪屍首領只是簡單伸出了一隻手,迎接宋嘯的這破天一擊,極為輕蔑的行為,宋嘯並沒有任何氣憤。

毫無疑問,喪屍首領輕鬆藉助了宋嘯的一刀,並不是用掌心直接接住,而是用那泛著金屬光澤的灰色長指甲。

「當!」鋼鐵聲音的碰撞,宋嘯雖然也大概隱隱都猜出了結果,但是還是極為驚駭。

先不說這刀的鋒利,假和尚既然能送出肯定不是凡物,宋嘯這一刀的力氣也不容小覷,但是喪屍首領只是膝蓋有些彎曲,腳下土地深陷了一些,就沒什麼了。

宋嘯見一擊毫無用功就極速退後,面色陰沉,喪屍首領強大但他也沒想到會強大到這個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