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們忘了,我們是盟友,盟友啊!!”

然而。

迴應他的卻是大食兵卒的獰笑,“盟友,是你與大食高層的盟友,與我們大食勇士何關?!”

“不錯,我等想要做什麼,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哈哈哈,石摩達,將你宮殿中的寶物主動交出來,或許我等可以饒你一命!”

“你。。你們。。”

石摩達聞言,氣急攻心,厲聲嘶喊道,“難道你們就不怕爾等將領知道此事,會將爾等斬殺嗎?!”

“將領?”

大食兵卒嗤笑。

說起這個他們內心怨氣十足,更是怨恨上層將領,居然將他們當成了棄子。

這讓。。

這羣大食兵卒,從此不在爲兵卒,而是遊騎(匪徒),那種自由自在不受約束的遊騎。

不是那種在安西都護府,受到大食國控制的遊騎。

他們只想搶掠,只想逃回大食,回到家中苟着。


於是大食兵卒咆哮道,“你說的那羣豬玀已經回了大食,他們將不在回到這裏。”

“你也是被拋棄的人,拋棄的螻蟻!”

“實話告訴你,現在的安西都護府,已經被大唐收復了,我等已經戰敗了,元帥塔朗姆死了,新任元帥羅格也死了。”

“我勸你別在白日做夢,快將你宮殿的寶物交出來,不然你的王妃們,你的孩子們,無一倖存!”

轟!

大食兵卒話落。

石國王子石摩達震驚的倒退了三步,這才彎刀拄地,搖晃着身影,不可置信的吼道。

“不可能!!”

“大食怎麼會敗?!”

ωwш⊕ttkan⊕c o



“爲什麼我不知道,爲什麼他們沒有告訴我!!”

夜色下的代駕女郎 可笑。”

大食兵卒眼眸冷冽,嗤笑道,“因爲你只是他們的送寶童子,因爲你只是他們隨意拿捏的玩物!”

“難道你就想憑藉麾下不足三千兵甲,便妄圖復國嗎?”

“那你仔細瞧瞧,你麾下三千兵甲,連我等疲憊狀態,都敵不過,護衛不住你的宮殿。”

“你拿什麼來複國?!”

此時的大食兵卒內心痛快啊。

他們時間充足,不妨礙戲耍一番石國王子,石摩達。

特別是看着石摩達那副悲慼,絕望,驚懼地後悔的表情,他們便覺得內心一陣兒的滿足。

“該死,該死!!”

“大食騙我!!”

“我是石摩達王子,我要復國,復國!!”

石摩達接受不了現實,徹底的瘋了,在原地眼眸猩紅的舉刀亂砍,披頭撒發。

“居然瘋了?”

突來的變故,讓大食兵卒驚愕。

隨即也就沒當回事,握刀上前,想要一刀抹了石摩達的脖子,卻被同伴拉住了甲胃。

道,“先別殺他,讓兄弟們試試他是真瘋還死假瘋。”

“最好的方法嘛,你懂了吧。”

反應過來的大食兵卒,戲謔的看了一眼石摩達,笑道,“哈哈,明白,我這就去帶石摩達的王妃們過來。”

而城中更是混亂不堪。

血液飄灑,染紅了地面。

各處都有石城百姓倒在血泊中,家中的值錢之物,被搶掠一空。

女子更不用說,下場悽慘。

放眼望去整個石城,令人心驚,毛骨悚然。

這一天。

公元752年二月六日,西域各國稱爲,石國之殤。

ωωω⊕ttκá n⊕c○ 當大殿外,那道溫婉動聽的聲音傳來,唐老爺子那如洪鐘般的笑聲也已經響徹在殿外,老爺子動作總是那麼的迅捷啊,就連‘嗖’的一聲都沒聽到。

“哈哈,丫頭,都長這麼大了,來,太爺爺抱抱!”

“太爺爺,您老別總是這麼風風火火嘛!”那道動聽的聲音傳來,帶着一絲撒嬌。

“你太爺爺叫什麼,唐驚天來着,動則就要驚天的。”老爺子似乎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謙虛。

當萬一轉過身,除了看見老爺子那彪悍的背影之外,還看見一個和老爺子僅僅抱着的女子,當萬一看見那張臉時,頓時楞了。

而那個抱着唐老爺子的女子也恰巧與萬一一個對視,原本的笑臉也楞住了,她的表情是驚喜,也是驚詫,甚至,甚至雙眼竟然還漸漸蒙上了一層水霧。

“丫頭,怎麼了?”

唐老爺子這樣的強者感官是何等的敏銳,即便是懷中的曾孫女情緒有些小波瀾他能都感覺到,更何況,此刻,懷中的曾孫女似乎情緒起伏很大,老爺子急忙鬆開了,一臉關切的問道,然而卻發現,曾孫女的眼神竟然定住了。

定在哪裏?

定在了萬一身上。

“瑜……瑜姐。”

萬一也是一臉驚詫,輕聲喚道,唐老爺子的曾孫女竟然會是唐瑜,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小了,叫萬一如何能不驚。

聽見萬一的呼聲,唐瑜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嘩嘩’的流了下來,萬一離開後,唐瑜連續兩夜都徹夜難免,她不知道爲什麼會那個和她相處不過兩天的過客如此牽掛。

是因爲近三十年沒有處過男朋友的空虛,還是因爲萬一不懼軒轅峯的勇氣,還是因爲萬一那夜從十九樓陽臺上跳下去的背影?

唐瑜自己也弄不清楚,但她卻清楚一件事,當萬一離開後,她突然間發現,以前的生活既然會是那麼的乏味,心中如今只剩下牽掛與思念。

唐瑜這次回來是因爲唐文華的急召,當然是爲了唐瑜在宜中市那夜險些找到刺殺的事,唐瑜卻萬萬沒有想到,在她家裏,竟然見到了讓她兩夜無法入眠的男人。

這是上天的安排,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嗎?

唐瑜思潤的眼眶中,蘊含着濃濃的喜悅與興奮,就要向萬一走去,然而,當唐瑜看見依偎在萬一身邊的胭脂時,唐瑜的腳步僵住了。

那一刻,唐瑜眼中的興奮色彩也瞬間黯淡下去,看着胭脂那張足以魅惑衆生的臉,唐瑜心頭苦笑了一下:是啊,這就是他的是愛人嗎?竟然會是這麼的漂亮,難怪他會走得那麼決絕,唐瑜啊,唐瑜,你認命吧,你和他始終是有緣無分,相見恨晚。

這一系列的心理活動都不過在短短的數秒鐘之間過去,但唐瑜的確是哭了,大殿中,唐文華等人也都看見了,似乎,似乎萬一剛纔喊了一句‘瑜姐’,唐瑜的眼淚就掉下來了,難道,難道他們兩個認識。

胭脂是這裏除了唐瑜之外,唯一的一位女性,說實在的,胭脂也不太懂感情,她只是隨着自己內心的感覺,執着的去追求。

雖然搞不懂萬一與眼前這個女人是不是有什麼關係,但胭脂卻能看懂之前唐瑜在看到萬一時的眼神,那眼神讓胭脂感覺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胭脂不僅想到:難道,難道眼前這個女人也愛萬一?

“丫頭,你怎麼了哭了,誰欺負你了,太爺爺幫你去捏死他。”

唐老爺子一見唐瑜哭,那還得了,立刻一臉溺愛的說着,而且語氣中分明還帶着殺氣,這老爺子,火氣的確太過旺盛了。

“沒,太爺爺,我就是看見您身體康泰,太高興了而已。”

唐瑜擦拭了一下眼淚,立刻換着一副笑臉,雙手抱着了唐老爺子的手臂,儼然就是一個撒嬌的乖乖女,哪裏會有人能想到,她會是宜中市的副市長呢?

“是嗎?”

唐老爺子微微皺了皺眉頭,老頭子也火爆的脾氣,這一大把年紀,貌似對情愛就看不懂了,而且,剛纔唐瑜回來,他心頭高興,倒是忽略了萬一喊唐瑜一句‘瑜姐’。

“當然是啦,太爺爺。”唐瑜撒嬌似的說着,隨即笑臉拉着老爺子來到了大殿中央。

“大伯,爸,三叔,四叔,小弟。”唐瑜上前,一一對在場人打招呼,唯獨卻忽視了一旁的萬一。

萬一想來,唐瑜應該是想要裝得彼此不認識啊,是啊,唐瑜上次就說了,互不相欠了。

但萬一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唐老爺子所說要嫁給他的那個曾孫女就是眼前的唐瑜,自然,唐瑜更不知道,只是不知道當萬一回過神來,唐瑜也知道後,二人該又是如何表情呢?

只見唐文華四兄弟紛紛笑臉點頭,最後唐文華平淡的道:“回來就好。”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但也足以聽出他語氣中的關心,此時,唐雄上前兩步,拉着唐瑜的手,一臉欣喜的說道:“老姐,你回來啦!”

唐瑜點了點頭,有些不解的問道:“你不是在雲省上學嗎?現在應該還沒放假啊,怎麼回來了?”

“嘿嘿,我這不是有事嘛。”

唐雄嘿嘿笑道,眼神有意無意的瞥了瞥一旁的萬一,唐雄這傢伙倒是越看萬一越像,嗯,不錯,有萬哥這樣的兄弟當姐夫也不錯。

“哈哈,對了,回來得正好,丫頭,太爺爺正要給你說,我給你找了一門親事,你回來正好把這事給辦了。”唐老爺子一聽,立刻風風火火的提及了親事的問題。

“啊!”


唐瑜一聽,頓時大驚,立刻說道:“不,太爺爺,我不嫁。”

唐瑜說話之際,下意識的將眼神落到了萬一身上,卻發現後者竟然也是一臉的驚詫,而且比她反應還大。

唐瑜哪裏知道,萬一此刻已經回過神來,原來,原來唐老爺子所說要嫁的曾孫女就是唐瑜,這,這會不會太巧合了點?老天沒開什麼玩笑吧?

“瑜兒,來,爲父給你介紹介紹,這位是……”

“站一邊去,老子親自來介紹。”

唐文華一見唐老爺子提及了親事又見唐瑜在反對,他趕忙抓着這個空擋,先給唐瑜介紹介紹萬一,如果老爺子真的是脾氣上來了,也好讓唐瑜先有個準備,哪知道,唐文華話還沒說完,就被唐老爺子暴躁的給喝退了。

在唐老爺子面前,唐文華即便是家主,那也不敢說半個‘不’字,閉上嘴,乖乖的站到一邊去了。

唐瑜倒也是知道太爺爺脾氣的,也是見怪不怪了,而老爺子卻將唐瑜拉到了萬一面前,而此時,唐瑜眼神有些飄忽,心頭卻是忐忑不已,不敢去正視萬一,唐瑜生怕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而萬一呢?

萬一此刻心頭卻在叫苦,心道:唐老爺子啊,我私事還很多沒解決啊,您老別再添亂了行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