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此處的武器還是靈器的級別,卻也算得上是巔峰的存在,哪怕洗劍閣內還有更為高級的法寶,對他們來說也不會比此處的這些強了。

畢竟他們此次對武器的選擇是為了參加幻像谷而準備的,大家也對陸君青會賜下更好的法寶給幾人這件事心知肚明,目前的情況是以他們的修為駕馭起靈器來要比那下品仙器來的好些,畢竟給幾人的時間較短,與法寶的磨合也只能在短期內完成。

就如同一個孩童,你給他自行車練習一段時間還勉強能騎,但若是送一輛汽車給他也只能放在一旁當擺設了。

就在幾人觀賞的時候,陳征已經選出了第一把劍,只見他拿著劍將目光轉向陳浩,顯然這柄通體湖藍鋒芒內斂的劍是要給他的。

「此劍名為碧水,五行屬水,是上品靈器,用它來使出春風化雨的第一重如沐春風的話,是最合適不過的了。」陳征道「你們不要因此劍周身散發出的皆為柔和之氣就小看了它,我們洗劍閣出品的武器不少帶有附加屬性,這碧水劍的附加屬性便是凈靈」

「長老伯伯,難道它還可以用來凈化心靈么」陳浩知道這碧水劍是要送給自己的,他一眼見到就十分的喜歡,此刻更是要打聽的清楚一些。

不過他話一出口,白璇就以手扶額,葉生更是將臉側向他處,用劍來凈化心靈,虧他想得出來!

陳征也是莞爾「所謂的凈靈只是一種比喻,若只是兩人之間單純的比武,此劍的功效分毫不顯。若是與你對招之人動了殺念,這碧水劍所發出的劍威就會捕捉到對方的殺氣,此刻每一件的揮出都會暗含水光,打在身上會產生腐蝕的效果。」

白璇和陳浩聽得瞪大了雙眼,居然會這樣的神奇,如果是一群人對戰的話,那此劍所產生的威力就更大了。是想千軍萬馬站在你的對面,只要對方動了殺意,輕輕一揮碧水劍,便會有許許多多的人的身體遭到腐蝕喪失了行動能力,太強悍的有木有。

陳浩聽得眼睛發亮,興奮地結果了碧水劍,又再三的感謝了陳長老一番。

到了葉生,雖然她已經自陳有了武器,但陳征卻也沒有因此就將她略去,除去飛來峰的因素,一個只用三年時間就達到金丹中期修為的人自然也是要好好拉攏不能得罪的,陳征也是抱著此類想法,其實他更是將對方當成了下一任的峰主來對待的。

只見他從絨布上取下一款小巧略窄邊的手環,上面用不知材質的細絲長短不一的墜著幾個小巧的鈴鐺。只見他拿著手上輕輕一晃,白璇毫無防備之下,只覺得腦海中「嗡——」的一下,有瞬間的空白,不過轉瞬就恢復了正常,連忙去看葉生,發現葉生也是剛剛清醒,而陳浩則要比她們二人慢上一些。

見此情況,連之前還有些不太在意的葉生也開始動心了「陳長老,這是——?」

「此物名叫迷魂鐲,方才我只是用一點點的靈力催發,所以效果不算明顯,有時間的話你可以親自實驗一下注滿靈力的效果,這迷魂鐲和碧水劍同樣也是上品的靈器,須知高手過招爭的就是這絲毫的先機,想來對你會有些用處。」

葉生連忙接過這迷魂鐲,同樣對陳征表示了感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白璇一邊為葉生和陳浩獲得自己喜歡的武器而感到開心,一邊又在心裡暗暗期待著自己的新武器。

其實按照她自己的想法,白璇是喜歡在西方魔法世界中法師所使用的武器,比如說法杖。只要向天一指,就可以發動大規模的遠程攻擊,武技什麼的都是其次,只要法力夠強大就可以了。

白璇在玩過的為數不多的網游遊戲中都是選擇了法師一類的角色,可以躲在武士的身後進行遠程攻擊,即安全又省力,還不用擔心濺到身上血。

只是到了這裡,白璇不著痕迹的看了看櫃檯上擺放之物,修真的世界里果然還是以刀劍為主的。看著琳琅滿目的武器,談不上有多失望,畢竟這世界上也不可能事實盡如人意,她的想法又與這個時代不符,只是多少會有些失落。

但既然陳征長老主動送的,她自然也不好多提意見,對方經驗比自己要豐富許多,想必也會選擇出適合自己的武器來送給她。

就這樣,白璇也就放下心思不在考慮,開始隨意觀看起來,這樣反倒讓她發現了一新奇之物。那是一根劍柄大小的類似於水晶材質的短棍,上面雕刻著複雜華美的紋路,這些花紋的中間又鑲嵌著五塊不規則形狀的寶石,這些寶石雖然光感稍差一些,但搭配起來也是相得益彰,互相增色不少。

這短棍一端圓鈍想必是尾部,而另一端卻如同有枝條生長,盤旋而上一段距離,上面綴著四片小巧的水晶葉子張開出細微的弧度。

整體看起來不像是武器,反倒如同精美的工藝品一般,白璇看了半餉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好多。

「長老伯伯,這個是什麼呀?」她此刻也顧不得許多,見陳征還在挑選送給她的武器,連忙以孩子的口吻叫住了對方。

「哦?難道白璇師侄相中這個了?」陳征回頭就看見白璇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閃著求知的光芒,歪著頭,白嫩嫩的小手正指著櫃檯上之物,整個人可愛得不得了,陳征覺得自己的心都變得柔軟了起來。

不由得將身子前傾,表情和語氣也變得更加柔和起來,當然如果此刻問話的是其他弟子的話,他也許就不會是這番態度了,也許心裡還會為對方的不懂事的行為覺得不喜。所以不管在什麼世界里,小蘿莉什麼的在中年大叔的眼中永遠都是很吃香的存在啊。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不是的,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這個東西好漂亮啊。」雖然白璇的目的達成了,可是見對方真把她當成了孩子來對待,又忍不住暗暗咧嘴,轉念一想也只有孩子有隨便問問題的權利,她只好忍了。

「呵呵,此物名叫如意棒,也是我偶然間得到的,雖然外觀華美,但是實用性卻差了許多,雖然也有不少的女修詢問過此物,不過終究是沒有被買去」陳征笑道。

陳浩還好,白璇和葉生同樣感到愕然,兩人都知道對方想到了什麼,如果現在正在喝茶的話一定會噴出去。

還好這東西和那根重達一萬三千五百斤的定海神針長得不像,所以應該只是同名而已。

而白璇詫異的是,眼前這事物在書神界里又給出了另一番名字,乾坤杖,長短隨心,集五行之力,逆轉乾坤,目前靈器上品,可成長為神器。

短短的一段話,就是那句可成長為為神器,絕對的令人砰然心動啊,還好這裡的人都識貨。白璇努力的剋制住自己的情緒,盡量不讓身體發生顫抖,不過這一切還是逃不出葉生的眼睛,她雖然對這如意棒還看不出什麼文章來,但能讓白璇激動成這樣,相比一定有她的過人之處。

此刻她也十分好奇那書神界就竟是給出了何種解釋,想到這眼中光芒一閃,先幫著白璇弄下這如意棒才是關鍵!

陳征說完以上這番話后停頓了一下,見大家並沒有因為他說了這如意棒實用性差就露出失望的情緒,便又繼續了下去,畢竟是女孩子,想來美麗的事物比起本身的價值對她們來說要更有吸引力一些吧。

「此物只能發出無屬性的遠程單體攻擊,本身可以變長作為長棍來使用,除了這如意棒本身材質堅硬不易破壞外,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此物十分的消耗靈氣,以你築基期的修為也最多只能用它發射等同於自己七層實力的三次遠程攻擊,在這之後就會力竭,失去戰鬥能力。」

若是別人的話陳征自然不會將弊端講得如此詳細,但他看出白璇似乎是對此物很是上心,所以為了讓對方斷了念頭,自然是有什麼就說什麼了。

可惜的是,對方的一片好意註定要被辜負了。

「長老伯伯,可以把它送給我么?」軟糯地聲音加上怯怯的表情,再配上渴求的神態,這就是每人能拒絕得了的蘿莉的終極必殺技,白璇默默地在心中為自己的表演點個贊。

陳征還要繼續詆毀此物的話算是再也說不下去了,卻又有些不死心「師侄,我這裡還有許多的上品靈器,有附加屬性的也不少,都要比這如意棒更適合於你。」

「多謝長老伯伯的好意,但是白璇真的很喜歡它。」不是自己掏錢就是有些麻煩,要不然就是砸鍋賣鐵白璇也會二話不說的當場買下,實在不行的話只有以後易容再過來買了,白璇暗暗做出決定。

「師妹,不可如此任性!」葉生面容一整,厲色道「長老伯伯執掌洗劍閣多年,閱歷自然在我等之上!再說長者賜不敢辭,哪有像你這般挑三揀四的道理,還不趕緊和長老伯伯道歉!

葉生彷彿是動了真怒,當著眾人面毫不留情的就是一番訓斥。

白璇被說得一愣,有些摸不清對方究竟是何意圖,而陳浩更是被嚇了一跳,連忙為師妹求情。

「師姐不要生氣,小師妹只是小孩子的心性,頭一次見到自己所喜歡的事物也是難免,馬上就要去幻像谷歷練了,就先不要罰她了,我怕她會吃不消。」可憐的陳浩他還不清楚自己犯錯和白璇犯錯的區別,想他被修理的不成人樣的時候師姐都是一副面帶微笑的樣子,此刻都已經算得上是疾言厲色了,想必小師妹的下場定會比他還要凄慘。

白璇還是有些發懵,但一眼掃到陳征有些後悔的表情,頓時明白了過來,馬上淚眼朦朧的道起歉來:「長老伯伯,都是我不對,是我太任性了。」繼而又一臉真誠的轉向葉生「師姐教訓的是,白璇知道錯了,我認罰,只希望師姐看在馬上就要歷練的份上能只罰一半,後面的三十棍等歷練結束,白璇定會親自找師姐領罰。」

白璇態度誠懇,葉生面無表情,只有陳浩張大了嘴巴,飛來峰什麼時候有棍刑了,他怎麼不知道?

「好了,既然小師侄喜歡,我送什麼不是送,這如意棍就送給你了。」陳征終於發話了,葉生雖是斥責白璇,但也是無形中小捧了陳征一把,讓他打消了因白璇一而再的固執己見而產生的那麼一絲不快,此刻見白璇已經誠懇的認錯,更是不忍對方因此再受到責罰,於是笑道「以後如果武器不好用的話,可不要後悔了來找我哭鼻子哦。」

白璇和葉生聞言都送了一口氣,白璇有心客套一下,但又怕對方反悔,那可是神器啊,於是連忙感恩戴德的收下了。陳征長老所說的弊端在她這裡算不上什麼問題,她可是有書神界這個盛產靈氣的大寶庫,這乾坤杖別人用起來勉強,到她這裡卻沒有這些顧慮啊!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白璇此刻的心情好得很,做主角雖然危險,但是福利待遇還真不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陳征知曉三人已經吃過午飯,送了靈器后就沒有再多留,臨走前倒是囑咐了幾人幻像谷的歷練要多加小心。

由於陸君青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要鍛煉三個徒弟,他作為長老自然也不能暗地裡給峰主拆台。

反正白璇她們能得到武器就已經十分滿足了,消息可以慢慢的打聽,更何況這一路上她們已經搜集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出來后,葉生瞥了眼白璇寫滿了糾結的臉,那種時而興奮時而愧疚的樣子真是讓人看不下去了。

「怎麼啦,覺得欺騙了陳長老,心裡愧疚?」

「是有那麼一點」白璇點頭,神器誰都想要,再來一回的話她還是會那麼做的。明明中常常出現的情節,到了她這裡怎麼就做不到理所當然呢?一想到長老伯伯那張和藹可親的面孔,她就覺得心中有愧。

「雖然我也看不上你那副賣萌裝可愛的蠢相,不過一沒偷二沒搶的,人家都主動送你了,你還在這裡煩惱個什麼勁兒?」葉生雙手抱肩,做女混混狀。

白璇:「······」什麼叫賣萌裝可愛的蠢相?她哪裡蠢了!

一旁的陳浩受低氣壓的影響,將身子往遠處挪了挪,盡量縮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師姐和師妹出了洗劍閣就不太對勁,說的話字面上的意思他都懂,但為什麼就是理解不上去呢。

「說你還不服氣」葉生繼續道,頭好痛,為什麼開解人的工作都要她來做「那如意棒······」

「是乾坤杖」白璇小聲糾正,收穫葉生白眼一枚。

「那乾坤杖放在那裡那麼久都無人發覺,與其讓明珠蒙塵,不如放到識貨的人的手裡讓它發揮作用。」雖然白璇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這乾坤杖究竟有何特別之處,可看對方的樣子,至少也會是仙器上品了吧(葉生想到的仙器上品是對凡間而言的)。

「話雖是這麼說,就是覺得陳長老人這麼好,有些過意不去而已。」乾坤杖已經拿到手裡了,白璇心情放鬆后,又開始後知後覺的良心發現起來。

「那我們現在把東西換回去?」葉生挑眉道。

「不還!」白璇直截了當的拒絕了,開什麼玩笑,她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見葉生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表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她就不信對方如果知道了乾坤杖的真正品級后還能那麼淡定。

這麼一想,連之前的一絲陰霾都一掃而光,臉上浮現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來。

「師姐,你就不想知道這乾坤杖真正的品級是什麼么?」哼,她就不信對方不動心!如果是別人的話,白璇絕對是藏著掖著的,但到了葉生這裡,有了好東西她就是想著和對方一起分享來著。

當然如果這裡不是書中的世界,而她也不是主角更沒有不死之身和書神界這種強大的外掛的話,也許她會變成另一個人吧。

環境隨人而變,而人又何嘗不是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呢?

葉生還是似笑非笑地看著白璇,一副「隨便你其實我一點都不好奇」的表情。

好吧,她就知道這個女人是吃定她了。有些認命地扯過對方的手,指尖輕划,寫的是在這裡只有她們兩人才懂的拼音,大庭廣眾之下,只有這樣是最保險的。

白璇沒有多寫,只是將乾坤杖是神器的事情告訴了葉生,畢竟是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很多事情可以等回去后再詳談。

葉生的表情終於有了一絲驚訝,雖然她已經竭力控制自己的激動情緒了,還是讓白璇捕捉到了那不同平常時期的變化。

對於神器的價值體現,葉生比白璇還要更有經驗一些。白璇只是知曉神器是一種厲害的存在,而她的了解還要更深入一些,想在仙界的時候,仙君仙帝們為了爭搶一件神器大打出手,造成同期數名仙君乃至仙帝的隕落,金仙、玄仙更是死傷無數,每每有神器出世都會引發出一場曠古的大戰。

女主播養成計劃 「你認主了沒有?」葉生竭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白璇點頭,還沒出洗劍閣她已經認主完畢了「沒關係的,現在這乾坤杖只能發揮出上品靈器的水準,沒有人會看出來的。」

「應該是這樣的,要不然此物也不會出現在洗劍閣中被你所得。」葉生嘆氣,連她都多少有些嫉妒白璇的好運氣了,當然那只是一點點而已,更多的卻是感動,感動對方毫不設防的就將如此重要的秘密告知於她,這是怎樣的一種信任,她自然不能夠辜負對方。

關於乾坤杖的話題沒有再繼續下去,三人又買了些符籙、丹藥之類的必需品就返回了客棧。

這一回是直接讓小二將吃食送回了房內,陳浩一口氣買了十八壇玉清酒,據說是市坊中最好的酒了,買的時候還嘗了一口,導致他現在都有些暈乎乎的,還好並不難受。這酒自然是等到回去的時候要給敖川送去的。

白璇和葉生暗地裡猜測,敖川應該不僅僅只是一個看林人那麼簡單,迷蹤林中一定有什麼秘密讓他無法離開,不過既然對方對他們幾個沒什麼壞心,所以兩人也就是自己之間分析了一下,並沒有對外打聽過對方的信息。

簡單的洗漱一番,又用了飯,陳浩由於飲酒的關係,早早的就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由於身在客棧,為了圖省事,白璇直接用食指蘸水和葉生在木桌上詳細的交流起來。

白璇更是拿出了乾坤杖給對方過目,葉生拿在手中細看,又讓白璇輸入了靈氣感受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至於集五行之力怎麼個集法也是一無所知。

想來如果持有者不是白璇的話,對任何人而言都只是一件雞肋的法寶吧。葉生將乾坤杖拿在手上輕輕轉動,鑲嵌在其上的寶石,也隨之交替出現,在水晶般透明的棍身上十分的搶眼,難道這真的是毫無用途的裝飾品么。

突然,葉生彷彿想到了什麼,蹙起的眉頭驟然一松,連眼神也變得明亮起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白璇看著乾坤杖,喃喃道「不會這東西真的和西方法師的法杖一般,靠鑲嵌的寶石來增幅能力吧。」說完又自己否掉,認主后她對乾坤杖的了解又加深了許多,很輕易的發現那鑲嵌的寶石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那可未必」葉生道「也許它們現在沒什麼作用,但不代表以後也是。你看那寶石的顏色分別為金色、青色、水藍、赤紅和土黃色,分別對應著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

「也許只是為了應景呢?」這種情況也是有可能發生的呢,雕刻著九條龍的杯子就叫九龍杯,但不代表那九條龍都是活的呀。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在仙界的時候有種情況和現在很類似。」葉生道「一般的煉器大師都會練就自己的本命真火,然而我在仙界的時候看到過一位煉器大師,他是以不過天仙的修為躋身於煉器高手的頂端行列。」

「哦?此人竟如此厲害?想必他的本命真火定是有些過人之處。」白璇猜測道。

「呵呵,雖然煉器之火非常之厲害,但卻並非是他的本命真火,我有幸遠遠觀看了一回煉器師的比賽,為了能清楚的學習煉器的奧義,我動用了時空輪的能力,也正因如此,才發現那位大師所用的火其實是來自於他手上的戒指,而那戒指上寶石的材質倒是和你手上這乾坤杖上寶石的材質相似。」葉生說道「想必是時間有些久遠,又加上形態發生了變化,我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將兩者聯繫到一起。」

「那也就是說這寶石有可能是用來儲存五行能量的嘍?」白璇大為驚奇「先讓我來試一下吧。」

說著,便迫不及待的從書神界中分離出小小的木屬性能量輸入那摩天杖內,只見那青色的寶石一閃,原本透明如水晶一般的杖身,花紋開始變換成淡青的顏色,如快速閃過的霓虹,下一瞬又再次回歸原狀。

不過僅僅只是這般,也讓兩人喜出望外了,至少證明他們的猜測是正確的。白璇作為乾坤杖的主人感覺要更為鮮明一些,那短短的一瞬間乾坤杖的能力略微提高了一點點。

「果然和葉生你說的一樣。」白璇很是興奮,接著又開始苦惱「可惜這些寶石只是和電池一般只能儲存少量的能量而已,用過了便就消失不見了。」一邊說,白璇拿著乾坤杖對著房間內半死不活的小盆栽輕輕一點,只見那葉片枝條以眼見的速度恢復了生機。

「我剛剛輸的那點木能量都用完了」白璇攤開手。

葉生看著白璇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你先把乾坤杖收到書神界中讓它自己吸收五行之力吧,難道在你看來神器只是有這麼點功能么?」這是什麼腦子啊。

白璇連忙按著吩咐將東西收了起來,她是故意的,省的葉生說事情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吊著她的胃口。

「既然是神器,想來這寶石中可以封存的能力不僅僅是如此,在這時間也是有許多能量不受凡、仙、神界的限制,一經出現就擁有毀天滅地的效果。

「難道與這五行有關?」白璇坐正了身體,她好像漸漸開始想明白了一些。

「沒錯,正式這五行的本源。本源有很多,自然也有強有弱,僅僅火之一項便有天之火、地之火、石中火、爐中火等等等等,更別說為人所熟知的三昧真火、紅蓮業火。」葉生道「這些火皆是由自然所演化而來,天生天養,生生不息,若是取來一朵,想必你這乾坤杖的能力必然提升一倍不止。」

「哇,這麼厲害!」白璇已經開始想象她得到火種之後大顯神威的景象了。

「你不會以為那些本源就放在那裡等你去取的吧」葉生又開始潑起了冷水,她就是見不得有些人做白日夢「用你的腦袋想象也知道想要獲得這些東西除了有機遇外也要有實力,以你現在的能力,就是發現了這五行本源,也不過是去送死而已。」

「額,我明白了」唉,現在她終於能體會為什麼有些人為什麼明明沒有買過彩票卻在為獎金的分配而大打出手了。「明天我們就回去了么?」

他們才出來兩天而已,可是想要去到全是凡人的地界,卻又要走很長的時間,一來一回的話,時間會很匆忙。

「不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出去,為今之計還是先回飛來峰吧」葉生總結道,雖然出來的時間還比較短,但是所展現出來的問題卻有很多。「中午在我們隔壁吃飯那兩人身上已被我留下了記號,若他真的是參加幻像谷歷練的一員的話,想要在谷內找到也很容易。」

「真的么,太好了!」白璇本來還在為沒有探到有用的消息而感到遺憾,如此一來倒是輕鬆了許多,果然有葉生在,什麼困難都不是困難了。

「但願吧,總覺得事情有些太過於巧合了,沒想到隨隨便便就讓我們碰到談論這仙海琉璃瓶的人。」葉生在凝眉沉思,總有什麼地方是他們沒有發現的。

「這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多了,在咱們那個時代光報紙上報道過的就有幾十條不止。」白璇不以為意,這個事情她也想過,可是吃飯也算得上是臨時起意了,再說他們也沒有和別人透漏過師父布置過他們尋找仙海琉璃瓶的任務,最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你不要想太多了,咱們現在都只是小人物而已,幻像谷中也沒有驚世駭俗的寶物需要人來算計我們。」

葉生思緒一凝,繼而放鬆下來「你說的有道理」許是她經歷過的爾虞我詐太過頻繁,竟是有些草木皆兵起來,這裡是凡間界,幻像谷也並非什麼大能留下的洞天福地,不過是一群剛剛步入修真的孩童的訓練之所罷了。

「對了,來的時候你跟我提到的礦石究竟是什麼礦啊?被陳浩他們打斷後我還沒來得急問你呢?」白璇提起了上午葉生和她說過的話題,如果那種礦石真的很常見的話,他們也可以弄個幾噸過來研究一下怎麼創造靈石。 「是硅石礦」葉生這次到沒有再賣關子,雖然她早就發現了靈石的來源,也親自驗證過。可惜的是,哪怕在時空輪的作用下也用了幾十年的時間才將放在靈脈上的手指大小的硅石的一部分轉化為了靈石。說是放在外界恐怕需要幾千年或者上萬年的時間,前提是還要同樣將其放在靈脈之上。

「不是吧,你說的不會是在地球表面含量僅次於氧的那個硅吧?」白璇雖然已經猜到這轉化為靈石的礦石應該並不稀有的準備,可當葉生揭曉答案時,她還是震驚了一下。

「沒錯,很意外吧,當初發現的時候我也不敢相信」葉生聳聳肩,這個秘密也只是和那個人提起過,至於其他人,說了也沒什麼用,不過空歡喜一場,仙界的人並不喜歡做那種只能福澤後人的事情。

「是有那麼一點」白璇很誠實地答道「沒想到在前世用來玻璃的東西在這裡卻有可能變成貨幣。」

「那只是其中一種用途而已,我用水晶、瑪瑙、石英等都試驗過,想必靈石的產生最終還是與硅這種元素有關係。」葉生說道,現在這種環境下她能做的事情有限,而且上輩子她也並非數理化很厲害的理科生。

「既然如此,這裡的人應該也很容會發現吧?」畢竟硅的存在性很高,幾乎可以達到隨處可見的程度,而且已經在有靈氣的地方存在了上萬年的時間。

「那些靈石礦不就是了」

「我是說除了那些靈石礦之外的地方」白璇很是無語。「水晶什麼的在反間應該也有一定的出產量吧,如果其中一部分經過長時間之後轉化成靈石的話,只要有心人的話多少會引起注意的。」

「想也知道不會那麼簡單了」葉生答道「這些硅石只有在靈氣濃度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會逐漸發生改變,其他情況下是不會有任何變化產生的。」

「這就是只有靈脈附近才會產生靈石礦的原因?」白璇恍然大悟。

葉生點點頭「即使在靈石礦的附近發現硅石,也會因為它的常見性而被忽略掉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