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沒直接說出是梁氏集團搞得自己落榜的,怕父親衝動,但以父親的精明,應該會記在心中。

楊明益原本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刻苦,就可以在登船之前成為武者。

事實上按照原先的進步速度來看,也是沒問題的。

然而讓他無奈的是,被優化的煅體拳,在他的實力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後,效果漸漸變弱了。

雖然依舊每天都有提升,但速度已經放慢下來。

【體質:2.4】

【力量:2.3】

【敏捷:1.5】

【意志:1.0】

【推演:基礎煅體拳】

【融合】

【屬性剝離】

【記憶鏡像】

【原力:1.1】

今天已經是七月十五號,明天就是前往新蘭市航空基地的日子了。

十一天時間,楊明益的力量直接暴漲了七十公斤,純力量達到了兩百三十公斤。

這其實已經非常快了。

此外,體質也達到了二點四。

敏捷屬性的提升就慢了點,才一點五。

至於意志屬性,一直沒變化。

楊明益猜測,可能意志屬性,不是能夠通過修鍊提升的。

意志,從名稱來看,就不像是可以修鍊提升的,應該是跟個人意志力有關。

如今原力已經超過了一個單位,但基礎煅體拳卻沒法再次推演。

楊明益猜測,可能要原力達到二點或者更多,才能再次推演。

但時間上來不及了,一天只能增加零點一個單位的原力,想要達到二點,還要九天時間。

於是,他將目光放到剩下的兩個能力上面。

「融合功能一次最少要消耗一個單位的原力,而我現在根本不知道融合什麼,只是做實驗的話太浪費。」

「那這個屬性剝奪,該怎麼用呢?」

楊明益在卧室里看了一圈,沒找到實驗目標,於是他離開了家門,來到小區外面。

在小區中轉了一圈,他避開小區中的其他人,來到一棵樹下。

根據那種本能的感覺,他將一隻手放到綠化樹下,意念一動,施展屬性剝奪。

「生機屬性+1」

原力當即消耗了零點一個單位。

緊接著,一個屬性光團被剝奪出來,帶著淡淡的綠光。

然後就見,眼前這棵綠化樹,開始掉葉子了。

「生機屬性?」

楊明益心中一動,自己對這生機屬性竟然本能的產生一種渴望。

「這東西,可以吃嗎?還是用融入的方式吸收的?」

楊明益試著將生機屬性放入嘴裡,卻發現這光團無法離開自己的手,不能被自己吞下。

「不能直接吞?」

他又試著強行將屬性光團按入自己體內,結果這次只是意念一動,屬性光團就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但是,那屬性光團並未被自己吸收,而是儲存在了自己的身體中,將自己的身體當成了容器。

「將我的身體當成了容器?不能直接融入我的身體嗎?」

楊明益琢磨著,突然心中一動,轉身離開了小區,到附近的小超市買了一包糖。

再次回到小區內無人的角落,他一伸手,被儲存在體內的生機屬性光團當即出現在掌心。

他剝了一顆糖,意念一動,將屬性光團按入糖果內。

下一刻,就見原本普普通通的糖果,竟然好像變得圓潤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讓人垂涎的甘甜氣息撲鼻而來,讓楊明益只感覺唾液瘋狂分泌。

「嗡嗡嗡……」

附近的昆蟲像是嗅到了生機糖果的味道,紛紛現出身來,撲向楊明益……手中的糖果。

楊明益幾巴掌拍開那些昆蟲。

結果昆蟲越來越多,甚至花圃中的螞蟻也爬了出來,下水道中的老鼠也探出腦袋。

小區內有老人正在遛狗,結果那些寵物狗突然轉身,死死地盯著楊明益手中的糖果,要掙脫繩子。 龐沂南皺着眉頭,看着在地上大喊大叫的趙公子。而後一指點出,趙公子瞬間閉嘴。

「清凈了。」龐沂南呼出一口氣,終於將緊皺的眉頭舒展開。

而後轉身看向後堂,朗聲說道:「那處悅來客棧的銀錢我已經交付,這就將地契給我吧。」

話音剛落,那個清秀的小廝就已經捧著一個木盒出來了,快步走到龐沂南面前,恭敬的雙手遞上。

龐沂南袍袖一拂,木盒消失不見。對着那清秀的小廝笑了一下,而後便邁步走到癱倒在地上五人身前。

金色的光罩瞬間發生變化,化作了五條金色的鎖鏈,紛紛射入五人體內。

趙公子五個人只感覺身上一緊,而後便不受控制的起身走到了龐沂南身後,如同傀儡一般。

龐沂南率先走出,身旁的風雨依舊緊緊的貼著龐沂南。後邊則是徐州領頭,最後的就是趙公子五人。

龐沂南扭頭看了一眼鳳舞,語氣嚴肅:「鳳仙子,男女有別,大庭廣眾之下,如此不好。」

鳳舞聞言白了龐沂南一下,隨後鬆開了龐沂南的手臂,說道:「看你那小氣的勁。」

龐沂南也不在意鳳舞的語氣,只是微笑着點了點頭,而後不回頭的問道:「趙家在哪裏?」

趙公子本來不想說,但是其嘴巴卻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東行一百里,便能到達。」

龐沂南點點頭,帶領着眾人向東而去。

…………

東城最為繁華的地帶,便是趙府所在之地。那處悅來客棧距離趙府不遠,相隔僅有兩條街道。

趙府佔地面積極為寬闊,足有近百里大小。房屋院落,數不勝數。

朱漆大門之上,鐫刻着兩個麒麟相,威猛不凡。大門正前方的石階,足有九十九道。要進入這趙府,便如同登臨高閣,給人一種宏大的氣勢。

如今的大門處,便有兩名家丁站立兩側,一老一少,正在閑談。

「今日也不知少爺能否完成任務。」其中一名家丁信口說道。

「馮小子,此事還是慎言為好。」另外一名急忙開口阻止,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馮姓家丁不過二十歲左右,聞言不在意的說道:「陳老頭,你小心過頭了,這事有什麼不能說的?整個府中上上下下,誰不知道那悅來客棧之事。」

「哎,不讓你說你偏說。這其中摻雜着多少事呢,你一個剛剛來的毛頭小子懂什麼!」

被其稱作陳老頭的家丁一瞪雙眼,呵斥道。

一聽這話,那年輕家丁來了興趣。左右打量了一下,鬼鬼祟祟的湊到了陳老頭身旁,低聲問道:「這中間還有什麼事?您給我詳細說說。」

「去去去。」陳老頭推了一下馮小子的身體,不耐煩的說道:「好好站崗,別讓王管事發現,不然沒有你好果子吃。」

「嗨。」馮小子對比一點都不在意:「這青天白日的能有什麼事發生。再說了,這可是趙府門前,有誰能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敢來惹事?」

那知這話音剛落,台階下方就已經出現了八道人影,並且正信步邁著台階,向上而來。

陳老頭雖然年歲大了,但是卻依然耳聰目明。在那幾道人影剛出現的瞬間,就已經發現。

他也不再搭理身旁的馮小子,向前兩步,高聲喝道:「來者止步。」

按照平常來說,他這一聲高喝出聲,對方就必須停在原地了。因為他此時代表的是趙府,是這個龐然大物。

但是今日卻不同於以往,那八個人影半步沒停,依舊向上而來,而且速度極快。

九十九道台階,不過片刻間就已經登臨其上,來到了陳老頭面前。

這個時候,那馮姓家丁也已經來到了陳老頭身旁。就在其剛要發作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最後方的五人。赫然是趙公子一行。

「少爺,原來是您回來了!」

馮小子驚喜出聲,急忙迎上前去,然而趙公子幾人的神情卻令他心中起了疑心。

以往這趙公子回歸趙府之時,都是一副眼高於頂的模樣,對他們這些下人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但是今日卻有不同。

往常那飛揚跋扈的神情盡數收斂,反而是異常乖巧的站在那裏。對於他的問候,也只是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就沒有任何的動作了。

然而不等他開口詢問,龐沂南率先開口,溫和的聲音響在耳畔:「這就是傳聞中的趙府啊,不愧是有元嬰期『大能』坐鎮的地方,果然氣勢恢宏。」

在場之人都不是傻子,自然能聽得出龐沂南話裏帶着的濃濃諷刺之意。

年輕的家丁瞬間變了臉色,他看向趙公子,想看看自家公子是什麼態度,他才能知曉應該如何做。

但是自家的公子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彷彿沒有聽到那個白袍少年的諷刺之言。

自家公子沒有開口,馮家丁心思一轉,頓時便以為是公子在給自己表現的機會。於是他心中鼓起勇氣,冷冷望着龐沂南:「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趙府門前大放厥詞!」

龐沂南並未動怒,只是撇了他一眼。虛空之中頓時響起一聲劍鳴,那馮姓家丁只感覺自己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直覺。

而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則是那馮姓家丁的頭顱已經離開了軀體。無頭屍體轟然倒地,鮮血噴涌。

陳老頭一見,頓時被震驚在當場!

「你、你、你,你敢在趙府門前行兇殺人,還當着趙家大公子的面!你當真是不想活了嗎!」

陳老頭色厲內苒的對着龐沂南吼道,只不過其顫抖的話語已經出賣了他。

龐沂南沖着身後一招手,趙公子如提線木偶一般,緩步走到龐沂南身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