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蠍龍目眥欲裂,眼角有血珠滲出。

青青大叫:「對付那隻雄的,補石化術!王炸!王炸!」

蕭天苦笑。幾個少年滿頭冷汗——原來青青是這麼傑出的戰鬥指揮家。能找到敵手的弱點,逐個攻破,各種戰術混合使用。

這是咱們認識的那個青青嗎?

雄蠍龍看到大小王向它攻來,不怕反喜,眼中露出喜悅之色。

青青利眼發現了它眼裡神色異常,喊道:「小心這傢伙有詐!」

大王小王動作慢了些,小王連續兩個石化扔在雄蠍龍身上,這才躲在大王身後揮出利爪。

沒有任何疑問地,依舊是鱗片飛舞,血流如注。

雄蠍龍只是眼睜睜地看著地上流血抽搐的雌蠍龍,看都不看面前窮凶極惡的大小王一眼。

一聲低沉而嘶啞難聽的嘆息從它嘴裡發出來:「永別了,哈娜!」

大小王似乎感覺到什麼,忽然停止了攻擊。

馴獸師汗如雨下,獃獃地站在台上,眼光茫然無神地望著虛空某處。他已經知道自己的下場,王子殿下絕對不會饒恕自己,他現在只求不要連累家人就好。

青青展翅飛過來,落在大王的頭頂,大王諂媚地露出一個人性化的笑容,頂著青青來到馴獸師面前。

青青:「你們輸了,還打不打?」

台下的洛沐聲音低沉:「廢物,活著沒用了!」

一直注意著洛沐表情的馴獸師渾身一震:「打!可以死,不認輸!」

洛沐哼了一聲,向侍從做個手勢,轉身就走。

青青尖叫一聲:「王子殿下,輸了就跑!」

洛沐募然回首,低聲喝道:「你要怎麼樣?!」

「賭輸了總得有點賭注,不然你這麼大一個王子,不嫌丟人么?」

洛沐氣極反笑:「那好,你要什麼賭注?」

青青用翅膀點點台上的兩隻魔獸一個人:「我要他們,他們膽敢冒犯我,我要弄回去慢慢折磨,這兩隻魔獸,我要把它們燉著吃了!」

青青微微一笑,不知從哪兒抄出一隻大鍋,倒扣在生死不明的雌蠍龍身上。

洛沐無心與這牙尖嘴利,稀奇古怪的鳥兒多說,揮了揮手,轉身便走。

「你倒是說話呀?給不給?」

「歸你了!」王子殿下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洛沐心裡怒火衝天:本來就是打算殺了馴獸師和魔獸泄憤的,這隻傻鳥還以為自己很在乎他們?

台下眾人紛紛散去。

看得出王子殿下輸了心情不好,自己還在這兒呆著,這不明擺著給王子殿下添堵嗎?得罪了這個心眼小的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遭到報復。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蕭天幾人倒是沒走,一邊流汗,一邊卻也忍不住微笑——青青這傢伙真夠搞笑的,不知他從哪兒弄出一個鍋來。

青青沖著台下一通亂叫:「快上來幫忙,把它們一鍋燉了!」

大王和小王面前的地上,哈喇子匯成了個小湖泊。


一看自家贏了,對手的兩隻魔獸也失去戰鬥力。林傑倒是不怕了,飛身撥起,在空中翻個筋鬥上了舞台,去幫青青。其他幾個人也大呼小叫地沖了上去。就連玥兒都不顧淑女風度地上去了。

蕭天微笑著,卻看到身邊多了一張熟悉的臉孔,剛才台下人太多,倒是沒注意到他。

正是那天給他送請柬的年輕人。年輕人正笑嘻嘻地盯著台上大小雙王。

蕭天微笑著行禮:「兄台好!」

年輕人回過神來,對他笑了笑,滿臉興奮之色:「這三隻寵物都是你的?」

蕭天笑著糾正他:「是兩隻,青青是我的兄弟,不是寵物。兄台也來湊個熱鬧?看青青這樣子,真的可能要燉魔獸肉吃,咱們看看能不能分一杯羹?」

年輕人拍拍蕭天的肩:「嘿嘿,怪不得洛冰說你人很好的——來,我給你們找個好去處,」他壓低了聲音:「那邊假山後有一塊平地,最適合架起火燒烤了,這些假惺惺的傢伙,我看到他們就煩,咱們去那兒玩!」

蕭天微笑,這傢伙倒還真夠直接的,一個送請柬的下人,竟然看到賓客就煩,還半路脫逃去吃燒烤。

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得委婉地提醒他:「那個,今天宴會安排你做什麼?我先幫你做完了,咱們再一起去玩,別為了玩挨管事的罵。」

「我?」年輕人指著自己的鼻子,隨即想到了什麼,笑了笑:「你以為我是下人?也對,不過我的工作是等宴會結束打掃草坪,現在沒什麼事,咱們去那邊玩吧?」

「好。」年輕人面相清俊,言談爽朗,蕭天倒很是喜歡他:「我跟洛冰說一說,下次給你安排個體面點的活,你長得這麼英俊,一看就是讀過書有學問的人,怎麼能讓你干打掃草坪的粗活?哦,忘了,我叫蕭天,你呢?」

「我叫,嗯,你就叫我阿爽好了。」

阿爽?很奇怪的名字。

沒等他多想,年輕人已經推著他上了檯子:「趕快,一會兒洛冰來了就不好玩了。」他回頭看去,洛冰正在安國大將軍身邊,爺倆談笑風生,很高興的樣子。

被年輕人推上台,沒等蕭天說話,青青飛過來叫道:「老大,趕緊的,再不救的話那小的就沒命了!」

「你不是要燉著吃?還非得要吃活的?太殘忍了吧?」

雄蠍龍眼中露出的怨毒之色足可以殺死一萬隻青青。青青順手把那不知什麼材質的鍋扣在它的頭上,遮住了它怨毒的目光。

這鍋架子造型也太威猛了點兒。

青青轉向蕭天威脅:「不要管我啦,活的好吃,你救不救?不救我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你所有的葯都給他吃一顆了。」 蕭天無奈:「明明都要吃人家了,還要把人家救活了再吃,這小子真夠狠的。」

他看了看雌蠍龍的傷勢:「青青,這隻蠍龍沒救了,用不著為了吃一口活肉費這麼大力氣。」

「你的意思是,費點兒力氣它還有救?」

「不是點兒,是很大的力氣!」

「好吧,跟你說實話,我救它不是為了吃,你沒看見那邊那個傻鍋架子為了這隻蠍龍都快拚命了?雖然對它的審美眼光不敢苟同,但我個人還是非常欣賞這種忠貞不渝的美麗愛情的……」

汗……

蕭天不去理會青青滔滔不絕的演說,從黑戒里掏出一個扁圓形的小盒子,挖了點藥膏塗在雌蠍龍的頦下,取出一粒圓柱狀的褐色丹藥捏碎了填到雌蠍龍的嘴裡。

雌蠍龍的呼吸漸漸平穩,艱難地睜開了眼睛,它倒也知道好歹,翻身對著蕭天四肢著地趴著,表現出一副馴順的樣子。

魔獸徽章一閃,雌蠍龍被收進徽章中。青青把雄蠍龍頭上的鍋取下來,看到的是雄蠍龍充滿感激的眼神,同時低沉地說了聲:「謝謝!你殺了我吃肉吧!」

青青看看它的傷勢不算嚴重,徽章一閃,雄蠍龍也進了徽章。

大王小王一臉茫然:兩隻魔獸都沒了,這下子吃誰?兩貨不懷好意的眼睛盯上了馴獸師——人肉的味道也不錯。

馴獸師兩腿篩糠一樣地抖,他倒是不怕死,從蠍龍戰敗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死的覺悟,但是被人煮了下肚,或是被那兩隻看起來毛絨絨的奇怪魔獸吃了,他還真是害怕。

蕭天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你走吧,我們不為難你。」

馴獸師不敢置信地看向蕭天,後者認真地點了點頭。

馴獸師大喜過望,趴在地上連連磕頭,掉頭向大門口方向飛奔而去。

青青很不滿意:「老大,我把鍋都整出來了,你把人放走了,你什麼意思?」

蕭天過去拍了拍他的鍋:「哪來的?總不是偷的人家廚房的吧?」

青青更怒了:「這是小爺的蛋……不和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

林傑走過來:「青青你能下這麼大的蛋啊?為什麼只有半隻?另一邊呢?」

青青鬱悶死了:「這是爺的蛋殼!小爺把它煉成法器,變成鍋了!」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這小傢伙太有才了。

台下一個聲音傳來:「好了,魔獸吃不到,這兒還有一隻家禽,咱們用你的鍋把他煮了吧!」

眾人循聲望去,阿爽肩上扛著一隻極大的鳥兒——似乎是花園裡的孔雀。

青青也不嫌它同為鳥類,一聲歡呼,拎著鍋飛了下去:「好!」

幾個吃貨都跟著去了假山後邊,蕭天正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洛冰一聲,玥兒溫軟的小手捉住他的耳朵,把他拉了過去。


假山後生起了篝火,那隻可憐的被擰斷脖子的孔雀此刻正架在火上冒著油,滋滋作響。

青青的蛋殼鍋里煮著一鍋不知什麼動物的肉,看旁邊草地上扔著的皮毛,應當是花園裡的梅花鹿。

蕭天一個腦袋有兩個大。

怎麼跟安國大將軍交待?自己幾人不喜歡宴席上的食物,喜歡吃野味?還有這年輕人,他把主人家花園裡的觀賞動物都剝皮去毛吃了,怎麼就一點都不怕呢?當真是準備讓自己給他頂罪?


蕭天真想一走了之。

「啊!」一聲尖叫響徹雲霄,悠長無比。

剛才還看起來文弱羞澀的白颯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不遠處,捂著嘴不停地尖叫著。

蕭天心頭大駭:「完了,這孔雀還是鹿是她的寵物吧?」想到自己被這幾個傢伙連累了,他心裡一陣發苦。

白颯衝過來:「你們,你們為什麼在這裡?」

她看到火堆旁邊的阿爽:「阿爽!一定是你搞的鬼!」


眼看著阿爽要倒霉了,蕭天無奈,只得站出來:「對不起,白小姐,這事兒都怪我們,不怪貴府的下人,他也是聽我們吩咐才這樣的!」

「夠義氣!」阿爽鼓掌。

蕭天回頭瞪他一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白颯不可置信地用手指著阿爽:「你說他是下人?」

蕭天點頭,他也覺得事情不對:「難道不是?」

白颯沒理他,直接走到火堆旁邊質問阿爽:「哥哥,」

哥哥!蕭天一陣頭大。

「哥哥你為什麼帶他們到這兒來?我辛苦種的地毯草最怕踐踏,他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嗎?還在這兒燒火,啊?還把小花和小綠都殺死了,我去告訴爺爺!」

「爺爺今天是不會管你的,不如坐下來跟我們吃肉吧?」

白颯沒理會他的邀請,怒氣沖沖地跑走了。

蕭天忽然有一種落入圈套的感覺,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你叫白爽?你是她的哥哥?」

「老大,可不可以叫我阿爽?挺好的一個名字,奈何姓白,白爽,說得好像我經常爽了不給錢似的。」

「別叫我老大,阿爽,你知道這個地方是你妹子很喜歡的地方,還帶我們來?」

白爽一臉的不爽:「平時我從這兒路過一下她都不許,這下好了,這點破地毯草明天全完了,想怎麼走就怎麼走,再也不用繞遠路了!」他沖著蕭天笑笑:「沒事,爹爹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有什麼事我扛著!」

扛個屁啊!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想法。看著這傢伙臉上陽光的笑容,恨不得把他按在鍋里煮熟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