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燈光的照射,地面之上,那些黑白方格一樣的地磚,猛然亮起來,黑白光華不斷變幻,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幾乎肉眼難以捕捉。

柳羿身形一動,已經縱身上了一塊黑磚,而後不斷在黑磚之上跳躍,卻絕不敢碰那些白磚一下。

燈光的照射速度越來越快,黑白方磚變化顏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只短短片刻間,柳羿便不由額頭冒汗,冷汗淋漓。

然而,他的神色依舊一片冷靜,踏出的雙足,從來沒有錯亂過半步。

燈光即使再快,黑白方磚的變化速度即使再疾,他也如同行雲流水,走在其上,身法的變化,隱隱也多出了一絲空靈的味道。

……

「滴,滴,滴……」

猛然間,一道道聲音響起,隨著聲音的響起,那塊奇異的石碑之上,數字不斷閃爍,最終,定格在「甲下」兩個字上。

「甲下!」

柳羿身形一動,已經自黑白方格之上退開,退到一旁,氣喘吁吁。

而隨著他的退開,所有黑白方格,也自動靜止,恢復原狀。

站在原地,休息半晌,柳羿目光一陣閃爍,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氣,重新走到那塊石碑之前。

猶豫了一下,他的手指,最終還是點向了——三級速度!

「嗤!」

隨著他的選取,「咔,咔!」

蛇形燈再一次亮起,而後彷彿魔鬼的舞步一樣在石室上空急劇旋轉起來,底下的黑白方格,這一次更亂了,如同瘋狂一般在舞動。

這一次,柳羿跳上的白色方格。

他的身形催動到最快,輕鳶剪掠的速度發揮到極至,剛開始時,尚能應接自如,但不過片刻,忽然「噗」的一聲,速度慢了半拍,他踩上一塊黑磚。

剎時。

「噓!」

那塊黑磚如同彈簧一般突然升起,柳羿腳步頓時一亂,與此同時,旁邊的牆壁之上,開始出現無數個黑色洞口。

其中一個洞口,伸出一管漆黑髮亮黑洞洞的機刮,一道機關箭如同旋風一般自洞中射出。

「嗤!」

柳羿身形晃動,好不容易避過鐵箭,鐵箭在地面的磚石之上,爆出一團刺目的火花。

柳羿再踩上一塊白磚,身形終於恢復了穩定,然而,這燈光的晃動實在太快,他的速度竟然有些跟之不上。

猛然間,他自一塊白磚之上,落向旁邊隔了三個間距的另一塊白磚,但就在他落腳的瞬間,白磚顏色猛然變化,變作黑色。

柳羿額頭冷汗涔涔直下,身形差點就已經落下。

所幸最後關頭,他深吸一口氣,身軀平平一移,總算沒有踩中這塊黑磚。

但就在此時,在他面前的另一塊白磚,竟然一剎間移動了位置。

原地,一塊黑磚慢慢泛出危險的紅色。

「不好!」

柳羿臉色猛然一變,如同看見了什麼洪水猛獸一樣,身形一動,足尖一踏,在旁邊的另一塊黑磚之上一借力。

這才飄移而過,堪堪與這塊突然變色的紅色在磚之上移開。

「咔!」

又一道機關箭射出,但被柳羿輕巧避過,他暗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暗暗喘了一口氣。

「好險。」

千宮格,何謂千宮?

就是最極致的千宮格,有一千種顏色不斷變換,而且隨著速度的提升,顏色會不斷增加。

最低級的一級速度,只有一種顏色,亦即白色,不過,白色不斷起落,循序漸進,最慢的時候,如同走路。

這是初學者,熟悉步伐進的。

稍進一步,就是二級速度,也就是柳羿之前堪堪通關的那一步。

這一關,已有變化,變作了黑白二色。

速度快到極至,已經疾如星火,如果沒踩中,或者踩錯,就會有機關箭射出,雖然不會死人,但卻十分疼痛。

而三級速度,顧名思議,已經有三種顏色。

除了正常的黑白,還有一種顏色,那就是紅色。

這種紅色,就是危險的意思,踩中黑色,尚且只有一道機關箭發出,如果踩中紅色,那就是四周所有的機關箭,都會同時發出。

到時候,整個密室之中,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箭雨,根本沒有地方躲避。

如果不作防護,一瞬間就會被射成刺蝟。

這就是千宮格的可怕,最重要的是,紅色是不定時形成的,而且誰也不知它會出現在哪一塊方格之上。

可能你前腳踩的是白色,下一刻它就變成紅色。

也有可能你上一秒看的是黑色,當你踩中之後就變成了紅色。

總之防不勝防。

而當到了四級速度之後,又有變化。

除了顏色多出一種綠色之外,同時所有方格還會不斷升起降落,按照一定順序,規律跳動。

而人的修鍊,便是在這些四色方格之上不斷做著跳躍,閃避,長奔,急停等種種動作。

而且四周的石壁,不再只有機關箭一種射出,又多出了一種名為震蕩珠的東西。

震蕩珠一旦射出,四周地面就會如同發生爆炸,氣流推動,令人身形不穩,防不勝防。

至於五級速度,六級速度之類……

那已經根本不是普通內宗弟子可以望其項背的了,就是一般的頂峰弟子,也很難進入五級速度。

除非擁有半地品身法道技。

而六級速度,整個同仁館,估計也只有幾人。

至於七級,八級速度之類的東西,那在整個同仁館,已經是傳說了。

……

傍晚時分,柳羿一臉疲憊,回到幻滅峰,立即服下一粒丹藥,開始打坐。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修鍊,再加上玄冥真淵中的事情激勵,柳羿的修為,隱隱向上漲了一截,靈力達到了混元境中期後段。

靈力距離混元境中期巔峰不遠,相信化玄境的綜合實力,也觸手可及。

知道時間緊迫,對於潮音大會,柳羿也是第一次參加,所以不能不謹慎。

如果能助宗門取得一個好的成績,那些獎勵,自然能對他將來的修為,產生巨大的影響。 最重要的是,柳羿明白,冢聖傳一定沒有那麼輕易放過自己,不管是冢龍的事情,或是陳耀陽的事情,還是李成東的事情……

潮音大會上,有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教訓自己,他絕對不會放過。

而對方,靈力可是半步氣穴境,據說這次回來,已經快要突破氣穴境。

不過被他強壓著,不突破,就是為了參加這一屆的潮音大會,力保為宗門取得最高的排名。

這樣的一個對手,時時在側,柳羿怎麼能不勤奮,不努力?

待身上疲憊盡去之後,柳羿再一次掏出玉盒,摘下一片天道九葉蘭,服下,修為穩步朝著混元境中期巔峰行進。

相信,等到一個月期滿,柳羿靈力肯定已經達到混元中期巔峰。

至於能不能突破到混元後期,那就只能看機緣了。

……

時間一分一分逝去,轉眼,又是三天之後。

這三天之中,孔齊,喻康澤結伴而行,又來看過他一次。

受柳羿等人的刺激,這一段時間,孔齊的修為,赫然也已經有了一個大的突破,突破到納氣第十層,即將進入混元。

而喻康澤,也不甘落後,修為達到納氣九層,內感,距離十層外化,不過一步之遙。

相信,他進入內宗之時,也已不遠了。

對此,柳羿真心為他們高興,而談到同仁館的這一次內宗歷練,三人也都是不甚唏噓。

在兩人離開之後,柳羿身形一振,一揮衣袖,再一次來到了千宮格。

這三天之中,他終於可以穩定的在三級速度上行走自始了,於是,這一次,他的目標,開始放到了大部份內宗弟子的極限——四級速度。

也是人稱的死亡速度。

「嗤!」

隨著柳羿按下石碑之上的開關,頓時,整個千宮格密室之內,地面石磚,一瞬間變化作四種顏色:紅,黑,白,綠。

紅色代表危險,黑色代表機關箭,白色代表正確路徑,而綠色,一旦踩中,整個石室地面所有方格,會同時變換一次顏色。

那是比紅色所有機關箭全部射出,甚至還有震蕩珠隱藏其中更大的危險,如果那段時間內一步踏錯,或者堅持不住,那麼,就只有被「萬箭穿心」了。

當然,這種「萬箭穿心」不會死人,但讓你躺在地上休息個四五天,絕對是可以的。

而且,絕對讓人畢生難忘。

所以,當四級速度開啟了之後,即使是柳羿,也不由得小心翼翼,眼睛緊緊地盯著每一塊地面,不敢有一絲鬆懈。

……

他身形一縱,已經跳上了地磚,然而,就在此時,一股大力湧來,他身形被巨大的慣性帶得往前一衝,差點當場摔倒。

四級速度和之前的三級速度果然完全不同,不但地磚顏色變換的速度提升了數倍,而且,變化也多出了無數重。

柳羿身形一縱,已經堪堪躍起,腳步踏上第一塊白磚,終於站穩身形。

然而,剛剛站穩,腳下的白磚已經迅速變紅,柳羿心中一凜,額頭冷汗直冒,「唰」的一聲,他的身影如白煙一般飄出,落在相隔兩行的另外一塊白磚之上。

就在這時,這塊白磚陡然一沉,而四周所有的黑磚同時升起,如同將他包圍。

柳羿臉色一沉,身形輕縱,正要離去。

陡然之間,他腳下的白磚變化為了綠色,剎那之間,整個地面所有的磚面,同時變化,如同調色板整個翻了一個邊。

柳羿腳下的白磚變為了紅色。

「嗤嗤嗤嗤嗤……」

數枚藍色的圓球,夾雜在無數的鐵箭中央,同時從四壁的洞口中射出。

柳羿雖然極力閃避,仍是被扎中數十枚,身形頓時一個蹌踉,差點就跌倒在地。

他強自穩住身形,身形輕縱,如同飛鳶一般朝上飛起,然而就在這時,地面之上的那些藍色圓球,終於同一時間爆炸。

「轟,轟,轟,轟……」

無窮的氣浪,彷彿巨浪一樣朝他湧來,柳羿的身形再也飛行不穩,彷彿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小船,當場被一場大力推得遠離地面,飛向石碑之下。

「噗!」的一聲,他重重地摔倒在地面,等他爬起,整個人已經渾身酸痛,灰頭土臉。

柳羿不信邪,在原地休息了半晌,再一次按下了四級速度的按扭。

然而,這一次,柳羿堅持的時間還沒有上一次多,僅僅三個呼息,就再一次被「萬箭穿心」,被震蕩球送了回來。

「再來!」

柳羿堅毅的性格發作,他知道,憑自己的實力,想挑戰這四級速度,有那麼點勉強。

但是,為了潮音大會,為了應對冢聖傳,他知道,他必須這麼做。

身形一縱,柳羿再一次躍上千宮格地面,很快,再一次灰頭土臉離開,但他不管不顧,又一次開啟,又一次縱上,如此周而復始。

眨眼之間,時間已過去五天。

一個月的期限,已經只剩下不到半個月了,而這五天之中,柳羿雖然依舊狼狽如舊,但是好歹比之前強了一些,大概能在那些千宮格的四級速度中,堅持上一炷香。

不過一炷香后,又再一次跌倒,那些磚面變化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反應,即使他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長足的進步,也是一樣。

不過,這五天中,柳羿也不是一無所獲。

他的修為,通過吞食天道九葉蘭,已經快要接近混元中期巔峰,距離混元後期,只有一步之遙。

不過,這一步,卻彷彿天塹,吞服再多的天道九葉蘭,似乎也難以打破,柳羿知道著急不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想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