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雪蘿玥站在女子的身後,原地坐下,手掌一抬,凝聚出靈力,一下子拍在女子的後背上。

女子猛地吐出一口膿血,帶著濃郁的藥味,腥臭無比。

夏紫涵和君卿若早就忍不住捂住鼻子,小木則是皺著眉頭,直接在自己的周圍設下靈力罩,隔絕空氣。

只有雪蘿玥和黑衣像個沒事人一樣,淡定的看著。

緊接著雪蘿玥扶著女子,往她的嘴裡餵了一顆丹藥,隨後將她直接放在地上,自個坐到一旁去。

「放開他吧」雪蘿玥示意黑衣,黑衣點了點頭,收回手中的劍。

男子立馬將女子抱起來,摟在懷裡,第一件事做的就是用手指探析她還有沒有呼吸。

雪蘿玥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還沒死,很快就會醒」。

男子有些尷尬的看著雪蘿玥,「那她什麼時候才會醒,她會沒事么?」。

雪蘿玥瞥了一眼女子微動的指頭,「你自己問她吧」。

「嵐哥,我……」女子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男子的懷裡,緊接著驚訝於自己的變化。

「若琳,你感覺怎麼樣?」男子看著女子,他不是煉藥師,看不出來女子的變化。

「是不是感覺呼吸清爽了,胸口沒有那麼疼,也不那麼冷了?」雪蘿玥看了女子一眼,代她說出來。

「你怎麼知道?」女子驚訝的看著雪蘿玥,難道……。

「謝謝姑娘仗義相助,請受我何嵐一拜」這一次,男子倒是格外的醒水,急忙抱著女子給雪蘿玥行了行禮。

女子瞥向旁邊的膿血,這下明白了,真的是雪蘿玥救了她,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條件。

或許是看出了女子的想法,雪蘿玥勾起唇角,「我這人生平最討厭別人威脅我,救你么,也就是玩玩而已」。

女子有些尷尬,但是沒有說話,男子則是看著雪蘿玥欲言又止。

「對了,之前說要毀掉拍賣所名聲的事情咱們另外算,這件事情我不高興了」雪蘿玥淡淡的看著兩人 雖然雪蘿玥的表情淡淡的,沒有露出任何要殺他們的氣息。

但是兩人卻感覺到遍體生寒,如同置身於冰天雪地中一樣,寒冷,絕望,猶如死亡的感覺。

「對不起」男子充滿歉意的對雪蘿玥說道。

「我殺了你,我再說對不起,你能接受」一旁的夏紫涵用無比鄙視的語氣說道,不屑的看著男子。

男子一臉尷尬,他也是情急之下,沒有辦法了。

「讓我不殺你可以,但是前提得我高興,等我高興了,或許就會放過你」雪蘿玥看著男子,不緊不慢的說。

男子皺了皺眉頭,忽然想到了什麼,「你說真的,萬一你說話不算話怎麼辦?」。

這種事情,還不是雪蘿玥一句話就說明的問題,他能怎麼辦。

雪蘿玥勾了勾唇,看來,人在絕境之下是能夠變得聰明的。

「就這麼一個機會,要不要隨你,我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天色不早了,我還要休息,殺完人回去睡覺你們覺得如何?」。

雪蘿玥調皮的看著眾人。

夏紫涵嘴角抽搐,看著臉色時不時閃過害怕的兩人,「說的對,完事才好休息」。

咬了咬牙,男子看著雪蘿玥,拿出一個瓶子,裡面隱隱的有半小平的液體。

雪蘿玥皺了皺眉,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這是我師傅給我的,說是能夠解開羊皮卷上的字」。

雪蘿玥挑了挑眉,睿智的雙眸中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哦,羊皮卷上還有其他的字,那你肯定試過了,是不是什麼也沒有?」。

她的話一針見血,男子肯定試過,而且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否則也不會輕易將東西拿出來賣。

同時還留著這瓶液體。

被雪蘿玥拆穿,男子也不生氣,「只有一次機會,你若是答應放過我們,這東西就歸你,否則我就毀了它,你也休想知道這羊皮卷上的字」。

黑夜冷冷的皺眉,就想要出手將東西搶過來,但雪蘿玥阻止了。

「行,你們可以走,但是不可以說出任何關於今天的事情,包括拍賣所得事,否則,你不得好死,發個毒誓我讓你們走」。

雪蘿玥淡淡的看著兩人,這個世界的誓言是可信的,立誓言後放過他們也可以。

最強醫仙混都市 男子皺了皺眉,「那你也發誓」。

雪蘿玥淺淺的勾起唇角,「我發誓,只有你們將東西給我,並按照我剛剛說的去做,我不會殺了你們」。

這下,兩人立下誓言,將東西給雪蘿玥,隨後警惕的看著她。

將瓶子拿在手中,雪蘿玥淡淡的掃了一眼「你們可以走了」。

兩人的眼中閃過欣喜,就往門邊走去。

「等等」雪蘿玥忽然叫住他們。

男子警惕的將女子護在身後,看著雪蘿玥。

「這個你拿著,記住你說的話,我既然敢放你們走,就不怕找不到你們」雪蘿玥眸光一沉,看著男子說道。

男子捏著手上的卡,眼中堅定,「我何嵐說話算話」緊接著和女子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連行李都沒有收拾。

夏紫涵不解的看著自家師傅,就這樣讓這兩個人走了?師傅這麼有把握他們不會出賣她們。 而且,最重要的事師傅竟然給他們錢,這不符合雪蘿玥一向的做法,放人也就算了,竟然還給跑路費。

「很好奇我為什麼這麼做是嗎?」雪蘿玥笑笑,看著迷惑的幾人。

就連黑衣也是奇怪的看著雪蘿玥,他知道的雪蘿玥是一個果斷不留敵人的人,怎麼這一次這麼好說話。

「這兩個人顯然不是大奸大惡之人,恐怕是因為經歷的關係,所以不懂得看人臉色行事,我在他們絕處逢生的時候幫他們一把,就算是惡人,也會有惻隱之心,因此,他會好好保守這個秘密」。

夏紫涵等人點點頭,原來如此,他們長見識了,沒想到雪蘿玥修為了得,對人心的窺探也是有自家獨特的判斷。

「但是,這東西會不會是那人忽悠咱們的,我看也沒有什麼奇特地方」夏紫涵指了指雪蘿玥手上其貌不揚,像是清水一樣的瓶子說道。

這個瓶子略帶透明,所以能夠看到裡面有液體在晃動。

「看看不就知道了」雪蘿玥勾唇,將兩張羊皮卷攤開,夏紫涵和君卿若分別捏住兩邊,而小木合黑夜則是壓住拼合的地方。

雪蘿玥拿出一個毛筆一樣的刷子,蘸了蘸瓶子里的水,然後將其均勻的在上面沒有字的地方都掃了一下。

緊接著,羊皮卷出現了奇怪的地方,這些字好像都在慢慢的變淺。

隨後,一些密密麻麻的字開始出現在羊皮卷上,右邊那幾個字,雪蘿玥看得很清楚。

精神力的修鍊功法。

雪蘿玥眼中閃過震驚,快速的瀏覽這羊皮卷上的字。

但是,或許是因為液體即將乾的緣故,最開始的地方,字跡在慢慢的變淡。

雪蘿玥排除雜念,努力的記下上面的字。

夏紫涵和君卿若一行人奇怪的看著雪蘿玥,師傅盯著一張什麼字也沒有的空白羊皮卷做什麼?。

正想要開口,但是卻發現眾人的眼神緊緊的盯著自己,夏紫涵急忙閉嘴,咬住牙關。

僅僅只是幾分鐘,雪蘿玥的額頭上冷汗直冒,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眼圈微微泛紅,就像是入了魔一樣。

但是,夏紫涵他們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打擾到雪蘿玥就不好了。

終於,雪蘿玥眨了一下眼睛,而就是這個時候,羊皮卷上的字開始出現了,也就是之前上面記載藥方的字。

「師傅,你怎麼了?」夏紫涵擔憂的看著一下子坐著的雪蘿玥。

雪蘿玥忽然睜開眼睛,什麼話也不說,將羊皮卷掃開,拿出紙筆,嘩嘩的寫起來。

看著這樣的雪蘿玥,眾人雖然不清楚她要做什麼,但他們明白,先生不是他們問問題的時候。

所以,很自覺的,他們靜靜的坐到一旁,什麼話也不說,給雪蘿玥一個安靜的環境。

一個時辰快過去,眾人等得都微微泛困的時候,雪蘿玥終於停下了手中的筆,晃動了一下酸痛的胳膊,「呼……總算是記下來了」。

眾人原地站起,跑到雪蘿玥的身旁,看著這接近十頁紙,上面密密麻麻寫的娟秀的小字。

「這是什麼?精神力修鍊法則?」君卿若拿著的剛好是第一張,被她輕輕地念出口。 「什麼,精神力也是能夠修鍊的?」君卿若奇怪的問道,她知道精神力,那是要煉藥師,煉器師,陣符師,這種人才會需要到精神力。

但是,她第一次聽到有修鍊精神力的書,太驚訝了。

難道,這是一本有助於煉藥師,煉器師修鍊精神力的功法?。

「試一試不就知道了」雪蘿玥勾唇,看了一眼那上面所講解的,閉上眼睛開始修鍊起來。

黑衣皺了皺眉頭,有且擔憂的看著雪蘿玥,一下子就修鍊這來歷不明的功法,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是,他又不敢現在打斷雪蘿玥,要知道人在修鍊的過程中被隨意打斷的話,有可能會走火入魔,或者造成內傷。

僅僅半個時辰之後,雪蘿玥睜開了眼睛,明亮的雙眸中閃過一絲銳利。

雪蘿玥瞥向桌子上的茶水,茶杯輕輕的晃動了一下,杯子里的水被晃了出來。

緊接著,雪蘿玥再接再厲,杯子終於緩緩離開桌面,但只是一瞬,便落在桌子上,杯子里的茶水全部灑了。

夏紫涵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難道這就是精神力?。

「這就是精神力?」夏紫涵好奇的看著雪蘿玥,她什麼都沒有看到,這杯子竟然就自己動了起來。

要不是雪蘿玥盯著杯子看,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雪蘿玥點點頭,「這下你們相信了吧?要來試試不?」雪蘿玥說著,將第一頁紙遞給他們。

幾人看了看,分別按照這上面說的,凝神靜氣,開始攪動自己的識海,將神識外放,去控制想要控制的物體。

但是,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一個時辰之後,他們所瞄準的目標,筷子,杯子都沒有反應。

雪蘿玥皺了皺眉,「不應該啊,你們有沒有按照這上面說的去做?」。

眾人忙不迭的點頭,他們肯定他們沒有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反應。

「也許是我們的精神力太弱,所以才會沒辦法控制物體吧」黑衣想了想說道。

「不過,我感覺現在精神很好,難道是因為修鍊了的原因?」夏紫涵感受到現在她的腦海很清明,一點也不困,反而精神奕奕。

雪蘿玥挑了挑眉,她也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因為控制物體移動之後,覺得腦袋有點點沉重,但是現在沒事了。

「有可能,雪姑娘本就是煉藥師,精神力本就比我們的大,而且她能夠看到羊皮卷上的字,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怪不得那男子有著羊皮卷,也有打開羊皮卷上字的方法,但是他自己卻看不見。

「今晚,我們修鍊精神力吧,或許以後會有想不到的效果也說不定,畢竟,這是修鍊精神力的功法,而我們之前並沒有見過」。

豪門老公:前妻你好毒 雪蘿玥這話的意思是,這功法這麼稀罕,要是流傳出去,指不定多少人在瘋搶。

夏紫涵黑衣他們也想到了,點了點頭,分別坐下,開始反覆修鍊之前精神力功法。

之後,為了不受人打擾,雪蘿玥在房子周圍布下陣法,這才回去,也跟著修鍊起來,她要看看,這精神力是否真的能夠通過修鍊提升。 那個何嵐一定想不到,雪蘿玥竟然能夠看透上面的字,不僅看透了,還帶著大家修鍊了。

只能說他沒有這個緣分得到這個功法,而且,竟然還讓雪蘿玥反感。

這種不懂得看時機的人,註定只能庸庸碌碌的過一輩子。

天色一亮,眾人便從修鍊中退出來。

這一刻的他們只覺得窗外的小鳥叫聲那麼的清晰,彷彿在耳邊。

眾人對視一眼,這修鍊精神力的功法果然是真的,能夠提升精神力,從而讓他們的感知更加的靈敏了。

「怎麼樣,是不是很不錯的功法」雪蘿玥勾唇,淺笑的看著神清氣爽的眾人。

夏紫涵他們點點頭,真的很好,這感覺說不出來,但是真的讓他們爽呆了。

雪蘿玥收起笑容,看著他們,「這功法我們一起修鍊,但是我不會手寫給你們,你們就將這功法牢牢的記在腦海里」。

說著,雪蘿玥將記載功法的紙張拿給他們看。

夏紫涵等人也明白,雪蘿玥能將這功法分給他們修鍊就已經很不錯了,他們不求雪蘿玥將這功法複製給他們。

萬一要是流漏出去,讓壞人修鍊了去,那就不好了。

一大早上,他們都在背則功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只能夠背下一部分,剩下的,不論怎麼背,前一秒記住下一秒就忘記。

或許,這應該就是他們精神力能夠修鍊到的程次了吧,夏紫涵,君卿若,黑衣,他們每個人記住的都不一樣,或多一點少一點。

小木也跟著修鍊了,但是貌似沒有任何的反應,索性便沒有跟著學。

隨後,他們將紙張還給雪蘿玥。

雪蘿玥挑眉,「這就記住了?」她有些詫異,要不是她換了個身體以後記憶力非凡,她都不能一下子記住這麼多東西。

沒想到這幾人的記憶力都這麼好。

「師傅,我們只記住了一部分,剩下的怎麼也記不住了,或許,這就是我們能修鍊的極限了吧」夏紫涵扁扁嘴,看著雪蘿玥說道,而君卿若和黑衣則是點頭附和。

見此,雪蘿玥將紙張收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