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只見北嵐抄起一旁的一桿木槍,就要朝著李岩的方向跑去。

剛跑出一步,便是被北威直接拉住了手臂。

強行將她拉了回來。

被北威拉住手臂的北嵐一臉焦急的神色望向北威,美眸中還噙著淚水,朝著北威大叫道:

「爹!你放開我啊!我要去救李岩!」

而北威聽到北嵐這話,抬起頭看了那洞口處的李岩后,旋即搖了搖頭。

看到北威搖頭,北嵐直接是神情一怔。

此時一旁的稍微年長一些的長輩也是上前來勸阻道:

「沒用的,北嵐,那小子招惹到了冰神,就是死路一條,他不可能活下來了。」

「是啊,北嵐,跟我們回去吧,擔心冰神發怒的話,我們遷移部落就是了,大不了多走一點路,去萬里雪山的另一邊生活。」

「對,北嵐,冰神不是我們能招惹的,那小子救了你,我們會記得他的。」

……

聽著自己族人們的話語,北嵐的神情愈發的陰沉下來。

良久之後,待到所有人都說完話。

北嵐忽然抬起頭,美眸中噙著淚水,朝著那些族人哭聲道:

「你們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話音落下,北嵐忽然朝著握著自己手臂的北威手背上猛地一咬。

北威當即吃痛,下意識地鬆開了手掌。

而就在這瞬間,北嵐抄起木槍便是朝著山洞的方向跑去。

陷入雪地中的李岩,此刻才緩緩地爬起身來,卻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昏昏沉沉,雙耳旁有著嗡鳴聲。

就在此時,李岩感覺到體內忽然開始充盈起了極為濃郁的靈力。

「叮咚!魔體熟練度+5000000,恭喜宿主魔體提升至第五層,修為等級同時+1,恭喜宿主提升至武皇三階!」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音在李岩的腦海中響起,讓李岩都是心神一怔。

修為的提升讓李岩極為地興奮。

想到這裡,李岩一雙星眸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旋即沉聲呢喃道:

「魔體五層,到底有多強呢?」

「叮咚!提醒宿主,目前情況較為危險,冰玄獸藏有殺招,還請宿主多加小心,至於詳細的,本系統之後會詳細說,還請宿主先行解決眼前的麻煩,靈寵融合由於宿主修為的提升,暫時解除,請宿主重新融合。」

就在系統提示音落下的瞬間。

一道白光從李岩的身上射出,落在了地上,化作了小白的模樣。

莫名其妙被解除了融合的小白站在地上,一臉疑惑的神色看著李岩,又看了看自己。

疑聲道:

「老大,我怎麼出來了啊,等等,老大!你又突破了?!」

聞言,李岩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唇齒微啟,道:

「是啊,突破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李岩猛地一展雙臂,身後漆黑的幻雲翼猛然展開,一股殺意陡然升起。

殺意已決!

武皇四階,五階,六階!

不一會兒,李岩渾身上下升騰起一股比之前強上數倍的,極為恐怖的氣勢。

嗖!

而小白在下一秒也是再次化作了一道雪白的流光竄入了李岩的體內。

嗡!

七階!八階!九階!巔峰!

武皇巔峰!

高空中,那冰玄獸本以為李岩已然是死亡,忽然感受到那股極為強悍的氣勢。

隨後再次用那密密麻麻的眼睛望向下方。

只見李岩同時抬起頭,揚起手中的疾風刃,其上忽然呼的一聲被大道怒焱所包裹在其中。

嘴角微微上揚,唇齒微啟,語氣極為詭異地說道:

「大蟲子,現在,到我了吧?」 九州大陸,極北之地。

山洞前。

就在李岩準備朝著那冰玄獸掠去的時候。

一旁傳來了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李岩!」

聞聲,李岩微微一皺眉頭,扭頭看去,只見北嵐正朝著自己跑來。

手中還拿著一桿木質長槍。

那冰玄獸似乎能聽得懂李岩的話語。

頓時暴怒,揚天嘶鳴一聲后。

嘶鳴過後,冰玄獸好似也聽到了北嵐的聲音,密密麻麻的眼睛旋即望了過去。

看到北嵐的身影之後,冰玄獸的身形只是稍稍停頓,彷彿是經過了思考一般,隨後,那密密麻麻的眼睛中忽然射出一道道足足有嬰兒手臂粗細的白光,徑直朝著北嵐而去。

威勢巨大,呼嘯著將周圍的空氣都是劈開,速度也是奇快無比,眨眼之間就已然快要到達北嵐面前。

小白的聲音此刻忽然在李岩的腦海中響起。

「老大!這就是冰玄獸的殺招,極光柱,威勢巨大無比,就連玄武都曾吃過這個極光柱的虧。」

聽到小白的話,李岩的眉頭一皺,心神一沉,星眸中閃過凝重的神色。

身形閃爍,消失在了原地。

「北嵐!小心!」

那樹林當中傳出了東部落族人焦急的呼喊聲。

聽到呼喊的北嵐站在原地,扭頭看向那些越來越大的光點,她能夠感覺到,死亡的氣息離自己越來越近。

眼前的白光越來越亮,光柱離自己是越來越近。

感受著那氣勢,北嵐絕望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忽然,閉著眼的北嵐只感覺眼前的光亮彷彿消失了一般。

下一秒。

噗噗噗噗噗!

一聲聲沒入肉體的聲音響起。

但自己的身上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痛感。

隨後緩緩地睜開眼眸,眼前的景象,頓時讓北嵐獃滯在了原地。

只見李岩站在自己的身前,展開那一對足足有兩人長的翅膀,將自己護在了其中,臉色慘白無比,嘴角卻是有著一絲微笑,看著自己說道:

「不是讓你待在一邊么,怎麼過來了。」

聽到李岩的話,看著李岩如此的模樣,北嵐的心中彷彿一根弦被狠狠地撥動,腦海中一片空白,不知該說什麼,該做什麼。

噗哇!

一口鮮血旋即從李岩的嘴中噴出,不少的鮮血還濺到了北嵐的臉上。

讓北嵐那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美眸中滿是獃滯的神色,看著眼前低著頭嘴角溢出鮮血的李岩。

嘶!

這時,那冰玄獸再次一聲嘶鳴,那巨大的鉗子直接朝著李岩和北嵐砸了過來。

感受著後面的危險氣息。

李岩忽的抬起頭,將身前的北嵐猛地向前一推。

使得北嵐直接是摔出了十幾米開外,重重地砸在了雪地里,但卻未受什麼傷。

轟!

一聲響徹天地的聲音響起。

只見那冰玄獸巨大的鉗子直接是砸在了疾風刃之上。

本就沒有準備好的李岩頓時被那狂暴的力量給砸飛出去。

而冰玄獸似乎根本沒有停歇的意思,身為上古魔獸之一的它深諳乘勝追擊之道,那密密麻麻的眼睛再次醞釀起一道道白光。

直接朝著那倒在雪地里,正準備爬起身來的李岩射去。

看著那光柱朝著李岩而去。

北嵐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開始往下滑落,朝著李岩的方向大聲叫道:

「李岩!快跑!」

樹林中,以北威為首的東部落族人,一個個都是不忍再看下去。

他們認為,下一秒,李岩肯定就會被射成篩子,慘死在這冰天雪地當中。

「你這大蟲子,這激光倒是有那麼點意思,不過,也就這樣了。」

這道聲音彷彿從地獄而來,陰冷無比,殺意縱橫。

所有人聽到這話,都是猛地睜開雙眼,看向了李岩的方向。

只見此時的李岩,雙臂彷彿無力地垂在身前,弓著腰,雙腿緩緩地站起來,一頭本高束腦後的長發此刻散落在身後,無風自動。

渾身上下有著黑紅白三色靈力繚繞,看起來極為地詭異。

如果有修鍊者在此,定然會被李岩此刻的模樣給嚇一大跳。

白色自然就是白虎靈力,紅色是使出殺意已決之後,殺意融入靈力后的產物,而黑色,自然是暗藏在李岩體內的暗屬性靈力。

三種靈力竟然能結合在一起,這如何讓人不驚訝。

就在此時,那極光柱也已是到了李岩的面前。

忽然!

李岩猛地抬起頭,只見那原本清澈深邃的星眸此刻已然是變得一片漆黑,而在漆黑的中央,兩隻眼睛竟然是有著不同顏色的瞳孔,一隻血紅色,一隻白色。

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掛著一絲邪魅的笑容,望向眼前越來越亮的光亮。

猛地一展雙臂。

呼!

只見李岩身上繚繞著的三色靈力忽然以比極光柱還要快上數倍的速度,在李岩的身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三色護盾。

嗡嗡嗡嗡嗡!

那些白色的極光柱射在這護盾之上,彷彿泥牛入海,毫無聲響地沒入了其中。

甚至讓李岩身前的三色護盾的顏色更為鮮艷起來。

嘶!

那冰玄獸見到自己的攻擊竟然被李岩身前那護盾一樣的東西給吸收,頓時揚天長嘶。

再次低下頭的時候,只見那原本密密麻麻的眼睛忽然合為了一體,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眼睛。

而在這個眼睛中,不停地傳來光芒凝聚的嗡鳴聲,同時還有著一個小光球正在不斷地擴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