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與霓裳二人,此刻皆是頭戴一頂斗笠,將面龐遮掩,收斂氣息,混跡在人羣中間。

在未搞清楚沈蒼的各種陰謀詭計之前,一切的動作,都只能小心翼翼。

而且陸離暗中魂力鋪設,一番查探,竟是發現,在整個天鷹廣場的四周,隱藏着許多強大的氣息,想來必定是沈蒼暗中安插的人馬,在做防備。

“沈蒼老賊暗度陳倉,你我小心行事,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手!”

陸離手握着霓裳玉手,暗中說道。

而對此,霓裳也是心有靈犀,心知事關重大,暗暗點頭。

“此番事關重大,長空長天兩位長老,想必也是要有所動作,到時候聯手懲惡,一舉將沈蒼陰謀擊潰!”

陸離心頭暗暗思量,他們有所動作,沈蒼以他的奸詐之心,未必不會採取嚴密防範,所以,陸離心知,自己定要百分小心!

在人羣中站定,陸離眼眸透過斗笠的薄紗,看向了廣場上方位,那一片金色的席位。

那裏,是貴賓席,是門主,長老,以及外來貴賓的觀看席位。

現在,那裏空無一人。

此刻,整片廣場上,都是天鷹門弟子,鷹門鷲門,混亂成了一片。

這羣弟子,修煉數年數月,今番終於是要見真章,各自心頭興奮不已,都是滿懷期待地等待着天鷹使者的到臨。

而在這一番等待中,突然聽到一陣驚呼之聲!

“四大長老來啦!”

“快看快看!不愧是天鷹門長老!凌空虛渡,御空而行!”

這一聲呼喊,猶如炸雷一般在人羣中響徹而起,旋即,原本鼎沸的人潮,發出了熱烈的歡呼之聲,眼神熾烈地盯着空中的人影,心中充滿了無比的興奮與敬畏!

隨着人羣熱烈的呼叫,只見半空之上,四道灰袍人影,急速掠來,凌空而立,風度翩翩,猶如仙人一般!

正是天鷹門四大長老!

隨着四位長老的到來,人羣此番徹底沸騰了!


在無數雙火熱的眼神中,四位長老飄然降落,在那一片金色席位上,迎風而立!

而在無數人的歡呼聲中,陸離卻是眼神一凝,目光將那長空長天兩位長老,牢牢鎖定。

“嗯?…奇怪…”

摸了摸下巴,陸離感覺到此時似乎一股詭異的氣息,將自己籠罩了。

“二位長老怎麼會如此這般,與沈蒼熱情地出現在了同一片高臺之上?”

心中大惑不解,陸離看了看霓裳,發現薄紗之下,少女也是一臉疑惑模樣,四目相對,皆是不明所以。

“不要輕舉妄動,時候未到…”


霓裳紅脣輕啓,微微說道。

而對此,陸離也只能無奈地點點頭。

旋即, 他的目光流轉,看向了另外一人。

此人,正是久未謀面的鷲門長老,狼鷲!

人如其名,他的眼神,真是如狼似鷲,帶着兇光,那種冷厲,讓得一些修爲低下者,心生懼意。

“不知狼鷲長老,是否知道沈蒼的僭逆之心!”

陸離納悶地道,旋即,他他突然擡頭,望向了高天之上。

他從那裏發覺到,兩股異常強大的氣息,正在急速略來!

而在陸離發現那兩道氣息的同時,那沈蒼四人,也是同時間將目光擡了起來,眼神有些恭敬地盯着那方氣息。

然後,在衆人的期待中,那兩道氣息終於是猶如一道利劍一般,直接插在了席位之上!

“恭迎天鷹峽谷使者!”

狼鷲長老一聲高喝,旋即,只聽得一羣弟子,山呼海嘯,熱烈的歡呼,豪氣干雲!

無數激動的議論聲,此起彼伏,每個弟子臉上,都洋溢着無法形容的激動之色!

“天鷹峽谷的使者!快看哪,那人的修爲,簡直太過強大,飛的那麼高!”

“是啊是啊!我距離他這麼遠,竟然都感到了一股威壓!這是什麼層次的高手才能夠做到!”

“你看那位使者,腳下竟然踩着一把飛劍!”

“難道他是個劍師?!”

“天鷹峽谷什麼地方?那可是連大地王朝都敬畏三分的地方!出現一名劍師,再平常不過!”

“嘿!平常?你啥時候見過劍師?!”

“…”

在無數雙驚羨的目光中,在無數人熱烈的議論聲中,那兩道身影,神色淡然地落到了金色席位之上,與四位長老拱手相敬,一番客氣。

陸離此刻,也是眼神目不轉睛地盯着那掠來的兩道人影,他從那位劍師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那種強大,令得他心中震撼不已。

“四重武影境麼…好強大的氣息!”

對於高手的仰望,讓陸離也是有些興奮,不過,當他的目光轉移到另外那名使者身上時,卻是突然發出了一聲輕疑之聲。

“此人的氣息…好熟悉的力量!”

只見此人,並未像那名劍師一般,氣勢浩蕩,惹得衆人崇拜不已,而是更像一名隱忍的絕世高手,神色淡然地俯瞰衆人。

反倒是讓陸離覺得,他有一種俯瞰天下的神威一般!

“魂師!”

突然,陸離心中一動,竟是在心底發出了一聲驚呼!

“此人,竟然是一名魂師!而且,他的魂力修爲,定然已經超過了我,甚至,都已經達到了三印魂師的層次!”

這一發現,令得陸離心驚不已!

這人,可是除了他自己之外,見到過的第二名魂師!

這一發現,更是讓陸離心下一驚!

此番,他正在用魂力探查周圍,卻是沒想到,竟然來了一名魂師,所以,他情急之下,迅雷般地將魂力收了回來!

不過,當他的目光再度望向高臺之上時,卻是發現,那名神色淡然的中年人,正在看着自己微笑點頭!

……

“衆弟子安靜!”

然後,狼鷲長老大手一擺,一聲音波騰地擴散了出去,整個天鷹廣場,像是滾過了一道悶雷!

所有弟子,頓時間都住了口! 第二百三十六章 火熱鬥武!

狼鷲身爲鷲門大長老,身份非同小可,而其修爲,更是已經突破到了二重武影境的絕強層次,是以一聲長嘯,穿雲破霧,震懾全場!

而狼鷲長老見到自己一聲令下,迅速安靜下來的碩大的天鷹廣場,臉上頓時顯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道,“今日,乃是五年一遇的天鷹峽谷選拔大比!”


“此番大比,非同尋常,乃是大地王朝三大頂尖勢力,天鷹門直屬上級天鷹峽谷的選拔,所有弟子,全力對待,一旦拿到僅有的兩個名額,那便是徹底的魚躍龍門,化身爲龍,光宗耀祖,福澤後代!”

“天鷹峽谷方面,也是來了兩位使者!”

說着,狼鷲恭敬行禮,向着所有弟子介紹,“天鷹峽谷羅劍使者!龍震使者!”

話音未落,只聽得整片廣場,再次響起了一陣陣歡呼浪潮!

這羣弟子,在見識到絕世高手之後,皆是涌現出了無比崇拜的眼神,甚至,都有種盲目的味道。

而那位御劍而來的羅劍使者見狀,倒是一番很受用的樣子,不住地點頭示意,一臉笑容堆積。

而另外那位,被陸離察覺到是一名魂師的龍震使者,則是一臉波瀾不驚,微笑的臉龐,倒是掛着一份平易可親之色。

隆重介紹完了兩位大地方來的使者,狼鷲長老頓時臉色一變!

“此番武鬥,乃是對個人實力的徹底體現,往常的選拔,十分殘酷,爲了爭奪僅有的兩個名額,弟子間應該拋卻一切,一旦進入戰場,便要全力而爲,所以,死傷難免!”


“所以,任何一名上臺鬥武的弟子,皆是要簽訂生死狀!”

“而且!”這時候,那一直未曾說話的沈蒼長老,突然站起身來,眼神環顧四周,朗聲道:

“我天鷹門弟子選拔,關乎到宗門興盛,鬥武之間,若是一旦發生了有人惡意干擾大比,我天鷹門弟子,自當羣起而攻之!”

沈蒼長老略有威嚴的聲音落下,目光則是朝着四周暗暗看去,不着邊際地點了點頭。

而對於他這番動作,陸離也是有所察覺,冷哼一聲。

“哼,這算是暗號麼…隱藏在暗處的沈蒼鷹犬,待會兒,就讓你們徹底暴漏!”

而後,狼鷲長老一人介紹了許多,將選拔的各項事宜都說了個清楚。

反而是那位正襟危坐的長天長空兩位長老,一直笑臉觀望,不發一言。

沈蒼則是不時地暗中在人羣中搜尋着什麼,眼神陰冷。

這一切,被陸離看在眼中,越發地感到蹊蹺。

“這沈蒼的修爲,已經突破了三重武影境!”

暗中查探之下,陸離也是發覺,那沈蒼的修爲,比之在葬骨廢澗當中時,更爲的強橫了許多,想來之前的幾日,他不光恢復了傷勢,更是一舉突破到了三重武影境的層次!

“這倒是十分棘手了啊…”

搓了搓手,陸離眼神中殺意更重,但是現在的情況,並不能夠直接出手,他在尋找機會,一個足以顛覆天鷹門秩序的良機…

而當衆人都摩拳擦掌,準備全力一戰之時,一旁的霓裳卻是提醒道,“按照常理,如此盛大的集會,我天鷹門門主,自當現身,可是…”


“不錯!天鷹門門主在這個時候,應該現身,可是現在,雖然他沒有出現,但是那臺上的長老,以及兩位使者,都波瀾不驚,似乎沒有發覺…奇怪了…”

……

不過,奇怪歸奇怪,在衆人空前的熱情中,這場盛大的鬥武大會,終於是緩緩拉開了序幕!

雖說整個大比最終能夠進入到天鷹峽谷的名額,僅有兩個,但是這絲毫不影響衆弟子參與的熱情。

無論是外門弟子,內門弟子,還是精英弟子,都是眼神火熱,積極報名,簽訂生死狀。

因爲,這場鬥武,還有一條規定,那便是,交戰的雙方,一旦勝利,便會受到門派的獎勵,這一點,跟進入天鷹峽谷沒有關係。

所以,一些修爲低下的弟子,也是想要碰碰運氣,說不定對手比自己修爲更低,那麼門派的獎勵,自然就落到自己手中。

而在這種火熱的報名中,碩大的鬥武臺,八臺全開,一聲聲空氣破風之聲,此起彼伏的響徹而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