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逸塵一把把我抱到了他的腿上,我有點害羞。

「今天睡到幾點啊?」陸逸塵的聲音低沉渾厚,很有磁性。

我有點扭扭捏捏,「恩,8點多。」

陸逸塵抱起我往裡面走,尾音上揚地恩了一聲,「看來昨天晚上不是很累啊,是嗎?」陸逸塵饒有興趣地看著我。

我羞紅臉埋下了頭。

陸逸塵好像低笑了一聲,我沒有聽清。

陸逸塵將我放在床上,便往浴室走去。

「我先洗個澡再來品嘗。」陸逸塵頭也沒回地說了聲就進去了。

品嘗?他是把我當食物了嗎?我聽見浴室裡面的傳來的水流聲,有點忐忑。

我正在床上坐著出神,浴室門開聲音突然將我驚了一下,我看過去陸逸塵圍著一條浴巾,手裡拿著一條毛巾在擦著身上的水珠。

我居然咽了咽口水,陸逸塵的身材真的是沒話說,身上沒有一點贅肉。

「怎麼?你這是想吃了我的眼神嗎?」陸逸塵戲謔了我一句我立馬收回了視線,看著床單。

陸逸塵慢慢地走了過來,「你不想吃我,我想吃你。」

說著便壓了上來,我看著離我近在咫尺的面龐,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

兩隻手緊緊地抓著床單,眼睛滴溜溜地轉著。

陸逸塵輕輕地在我頸脖處啃咬了一下,說是啃咬都算不上,總之就像是調情一般,我整個身體都顫抖了一下,我感覺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有點微怒道:「陸逸塵,你幹嘛啊!」

陸逸塵瞳孔收縮了一下但是似乎不是生氣,我便更『囂張』了一點,我伸手想把他給推開。

但是如果他不想動的話我是肯定推不動他的,且不說他經常健身渾身肌肉,就單單從性別上看我想和他比力氣,那真是以卵擊石。

陸逸塵微絲不動,扯了扯嘴角,接著大手一會便將我身上的衣服褪去了,那熟練程度應該和是沒誰了,不知道季天羽能不能和他一較高下。

瞬間我就一絲不掛了,低頭看了看,眸色突然一暗便含住我胸前的敏感點。

「唔。」我不禁拱了拱身子。

陸逸塵的舌頭挑逗著吸允著,我感覺身體里的火焰燃燒的越來越烈,兩隻手不由字第攀上陸逸塵的脖子。

陸逸塵抬起頭聲音嘶啞著,眼裡充滿著慾火。

「怎麼?這樣就受不住了?」陸逸塵一副挑逗的語氣。

我感覺身體一點也使不上力氣,我不滿地抗議著,「不要這樣?」不過我的反抗聽起來一點威懾力都沒有聽起來倒像是欲拒還迎一樣。

陸逸塵低沉著嗓子,「你是想要我直接進入嗎?」

這麼羞恥的話我說不出口,我緊閉著雙唇。

陸逸塵眸光一閃伸手遊走到了我的秘密花園肆意地挑逗著,我實在有點綳不住了,雙腿緊緊地夾住。

陸逸塵不罷休地掰開了我的腿放在他腰間的兩側。

「想嗎?」

我感覺的我身體裡面的火團已經快把我給燒著了,我點點頭。

陸逸塵滿意地笑了笑,那笑容非常魅惑,但是我感覺他的眼前有點迷糊,我想我此時的眼神是迷離的。

我不安地扭動著身體,陸逸塵沒有在挑逗我而是抓起我的腿,一個猛挺。

下身傳來的疼痛讓我清醒了一下,但下一秒卻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充實感。

陸逸塵有力的在我的身體里抽動著。

愛你不值一提 整個房間都充斥著情慾的味道,我放縱著自己慾望,陸逸塵也肆意地釋放著,此時此刻我想我們是融為一體的。

一場劇烈的運動之後我的精疲力竭地躺在陸逸塵的懷裡,他把玩著我頭髮。

我看了看胸前陸逸塵剛剛留下的印記,有點惱怒,「你看你,這樣讓我怎麼出去見人啊?」

陸逸塵看了看我的胸前墨黑的瞳孔閃爍了一下,蹙著眉頭,「你是想多留點嗎?」

說著還真往我身上壓上來。

我連忙服軟,「沒有,我開玩笑的。」

剛才被折騰的都快要散架了,可經不起再來一次了,心裡很是不服但是面上還是要笑嘻嘻的,萬一真的再來一次我明天真要起不來了,這種事陸逸塵是幹得出來的。

陸逸塵扯了扯嘴角靠了回去。

萌妻入懷:老公深深吻 「你今天去哪了啊?」

我一愣,想到陸逸塵不讓我和陸雲軒接觸,心裡有點打鼓,「我去醫院看我爸了,好幾天沒去我怕他擔心。」

說完我偷瞄了一眼他的表情。

還好沒什麼異樣,反而關心起了我爸的病情,「你爸怎麼樣了?」

我有點受寵若驚地看了看他才反應過來,「恩,我爸恢復的很好。」

陸逸塵點點頭,沒有說話把我摟了過去。

我身體一緊,陸逸塵貼在我耳邊輕聲說道:「睡吧,今天不這折騰你了。」

我不太相信地抬眼看了看他,他閉著眼睛。

他的眼睫毛很長,閉著眼睛的模樣看起來很溫柔無害,不過一睜眼就不一樣了,我看著他安靜的面容,嘴角不自知地上揚了一下。

我也閉上眼睛伸手摟住他的腰,感受著他的心跳,這顆心現在離我這麼久,但是我卻覺得我捉摸不透它。 抱著陸逸塵我心中思緒萬千,漸漸也失去了意識。

翌日清晨。

還是一樣,我醒來的時候旁邊的人已經走了,我心想,這個人工作還真是認真負責,就我知道的每天我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我突然想到他答應我的上班的事情,說答應我上班之後就沒有消息了,心想不會是忽悠我的吧。

正在心裡臭罵著,卻突然瞥見床頭柜上放著一張字條,我心存疑慮地拿過紙條。

看著看著嘴角便勾了起來,原來陸逸塵還記得沒有忘記,我看著紙條上的字,上午好好收拾一下,下午來公司面試,下面還寫了地址。

沒想到人長得帥子也這麼好看,我竟然花痴了起來。

突然意識到我便趕緊正經了起來,不過房間也沒有人,花痴一下也沒關係。

我起床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

拉來正迎面走了過來。

我一看她那滿臉『猥瑣』的趕緊制止了,「打住!」

不用聽也知道肯定沒什麼好話,我沒好氣地說道。

拉來白了一眼,「我還沒說話呢!」

我一副嫌棄的樣子,」一看你表情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了。」

拉來倒是賊兮兮地湊了過來,「我什麼表情啊?」

真是防不勝防啊,我白了她一眼邊往外走。

拉來這個牛人,瞪著十厘米的高跟鞋啪嗒啪嗒地跟了上來,「你幹嘛去啊?」

我看了一眼拉來,那衣領也太低了,走起路來晃來晃去,看的我都晃眼,拉來倒是一點都不在意。

我轉過頭,「我回去收拾一下,下午出去面試。」

拉來突然抓住我瞪著個眼睛,「面試?你去哪面試啊?」

我得意地抬了抬下巴,「陸逸塵答應我出去上班了,不過要去他的公司裡面。」就算是這樣我也很高心,總比天天待在家裡要好。

拉來顯然有點驚訝,「陸逸塵答應你他公司上班?」

我很肯定地點點頭。

重生之豪門天價妻 「不過說實話我當時和他說的時候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沒想到他真的同意了。」

拉來也緩緩地點著頭,「這路大少的心思誰能知道呢,對了,你去他公司做什麼工作啊?」

這個問題我到沒有問他,「不知道,等下午去了再說吧。」

和拉來在門口分開之後我便去了許諾的出租房裡,沒有手機真是太不習慣了,拉來也去了她的會所。

許諾去上班去了,我拿出鑰匙開了門之後,手機放在茶几上,我拿了手機后便離開了。

回到了別墅王姨一聽開門的聲音便從廚房走了出來,「夏小姐,你這幾天去哪了啊?」

我笑了笑,「王姨,家裡出了點事情。」

王姨也是個熱心腸的人一聽我說家裡出了點事情,便緊張地問我有什麼事情,事情解決了沒有。

我有點抱歉我是隨便找了個借口,但是實際情況我又怎麼能說的出口,只能和王姨說事情已經解決了,王姨才放心地點點頭。

「夏小姐,今天在家吃飯嗎?」

我想了一下也沒什麼事,陸逸塵讓我下午再過去我一個人也不想出去吃,主要也不想亂花錢。

「恩,王姨,你不用特意做什麼菜就隨便吃點就行了。」

王姨笑了笑,「恩,那我先去做飯,你上樓休息一下吧。」

我是準備好好收拾一下,王姨進廚房后我便上樓好好洗了個澡,從已處理挑了一件陸逸塵買的還算比較淡雅的裙子,想了一下還是決定稍微化點妝,畢竟面試還是要給別人留下一個好印象。

一切收拾完畢王姨飯菜也做好了。

王姨一臉驚喜地看著我,「夏小姐,你這打扮得這麼漂亮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被王姨誇得有點不好意思,「恩,下午我要去面試,就稍微捯飭了一下。」

雖然讓王姨不用特意做什麼菜,但是她還是做了一大桌菜。

我有點不好意思,「王姨,就我們兩個人不用做這麼多菜的。」我坐下幫我盛了一碗飯遞了過來。

王姨的手藝很好,我吃得很多,王姨很高興,不是有句話叫對一個廚師最好的稱讚就是把他做的菜吃光嘛。

吃完飯我看了看時間何王姨招呼了一聲變出門了。

攔了輛計程車來到了陸逸塵寫給我的地址。

一下車我有點愣住了,幸虧陸逸塵給了我具體的樓層不然我要一層一層問那真要累死,我抬頭看著面前最少有20層的大樓。

還是第一次進這種這麼大的公司,我有點露怯。

我敲了敲面前的玻璃門,裡面一個穿著職業裝的看起來有30歲的女人走了出來,齊肩的頭髮,畫著還算精緻的妝。

」你好,我是來面試的,我叫夏夢。」我堆起笑容很是溫柔地說道。

那女人聽了之後沒有回答眼中閃過一絲莫名其妙的神情一點也沒有躲避的意思上下打量著我,搞得我都不知道我的手該往哪放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我是來面試的。」不是來讓你這樣打量的。

那女的反應過來呵呵笑著,「夏夢是吧,我們總裁和我說了,你跟我來吧?」說著她往裡面走去。

我愣了一下趕緊跟了上去,總裁?她說的是陸逸塵嗎?

我跟著她一直往裡面走,她時不時回頭看看我,我便擠出個笑容。

我順路看了看旁邊,大家都面對著電腦各自忙碌著,一陣噼里啪啦前鍵盤的聲音,我不禁有點期待我的工作。

那女的帶我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前的敲了敲門。

一進去我有愣住了,季天羽和秦漠都在裡面,不不過看他們兩個樣子應該也是沒想到這邊看見我,秦漠揚了揚眉毛,季天羽瞪著個眼睛看著我又看了看陸逸塵。

「陸總,這是您今天上午說的下午來面試的夏夢。」那女的露出一副職業的笑容。

陸逸塵點點頭,「好的,你去忙吧。」

那女的看了看陸逸塵什麼也沒說便出去了,路過我邊上的時候又打量了我一下。

「小豆腐,你怎麼會來這邊啊?就這麼不想和我們陸大少分開,連工作的時候都要黏在一起嗎?」見那人事走了之後,季天羽那張嘴又沒遮沒攔起來。

我白了一眼他,「別瞎說好嗎?我是來面試的。」

秦漠倒是開口了,「你來面試?」

怎麼大家一聽我要來面試上班都一副驚訝的樣子。

「對啊。」

秦漠扯了扯嘴角點點頭,「恩,挺有意思的。」

我還在思考著秦漠說的是什麼意思,陸逸塵來到了我的身邊,「從明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私人助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