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風氣哼哼地道:「沒說你呢!羅睺既然看不慣天幽島,我倒是要看看他怎麼折騰,敢收回天幽島我與他拼了。」

馬有德帶著陸小風來到羅睺面前,陸小風又恢復了雲淡風輕的模樣,拱手道:「未知大統領召我何事?」

羅睺大統領眯著眼睛道:「許多人說你佔據天幽島心懷不軌,他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為了整個血海安危,關於天幽島本大統領必須有所處置才行。」

陸小風心在滴血,如果不是打不過,他恨不得把眼前的白眼狼碎屍萬段,羅睺莫非不知道自己是他的恩人?想想他覺得不應該,他的遊戲名一直叫瘋二爺,並且還和大鼻鬼王稱兄道弟了,羅睺怎麼可能認錯人。

腦海里思緒萬千,羅睺還沒說怎麼處置天幽島,沒必要和他對著干,他長嘆一聲道:「看到大統領權傾天下威震八方,我發自內心替大統領高興,若大統領認為天幽島影響了血海安危,便將天幽島收回去我亦無話可說。天幽島原本屬於羅剎仙子,如今大統領代羅剎仙子執掌血海事務,收回天幽島也算物歸原主了。」

陸小風這一聲長嘆內容豐富,包含了不甘、灰心、難過和成全等多種含義,一句物歸原主讓羅睺聽得鼻子發酸,但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緒。此刻便和恩主相認,他的計劃便無法完成,沒法找個借口給恩主最大好處,所以他必須忍耐。

羅睺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大公無私地道:「瘋二爺為羅剎仙子立下大功,仙子才賜予天幽島,我血海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收回天幽島平端惹人笑話。既如此,本大統領今日便作出決斷,天幽島依舊歸瘋二爺所有,但由於天幽島五行靈氣太過強大,導致我血海存在安全隱患,所以本大統領決定派出五名魔將常駐天幽島,若瘋二爺膽敢勾結外人對血海不利,諸魔將可先斬後奏。」

陸小風驚訝地眨巴著眼睛,羅睺大統領唱的是哪一出?他沒有收回天幽島卻派魔將駐紮,貌似對自己沒多大壞處吧?選擇了在血海大力打造靈境,在外界犯了事又可以回到血海躲避,他腦子抽了才會勾結外人對血海不利,所以駐紮魔將什麼的隨便好了。

天涯明日刀等人越傻眼了,滿心期待地等羅睺處置天幽島,結果這處置也太輕了,駐紮魔將對天幽島能有什麼壞處?雖然他們攻擊天幽島的理由是瘋二爺勾結天庭,但也清楚這是莫須有的罪名,別說魔將駐紮查不出問題,羅睺大統領親自駐紮也沒戲。

最後時刻功虧一簣,這些玩家當然不甘心,天涯明日刀激動地道:「大統領,瘋二爺勾結外人罪大惡極,這樣懲罰是不是太輕了?」

「是啊!大統領,瘋二爺包藏禍心,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你應該收回天幽島才是……」

陸小風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他還站在面前,這些傢伙視自己如無物,赤膊上陣公開污衊,實在太欺負人了。雖說不知道羅睺為什麼如此安排,但只要對天幽島無損,證明羅睺不是一條白眼狼,他可以把心落在肚子里了。

「大統領,他們是在公報私仇,因為和我有仇便百般污衊。比如這位天涯明日刀,當初他在地宮找殘魄鬼王領取任務,要攔截一個送書信的異人,因為這個他被我宰了一次,早就恨我入骨……」

潑污水大家都會,陸小風還有實錘,他和天涯明日刀觸發對立任務,發布任務給天涯明日刀的就是殘魄鬼王。殘魄和大鼻是生存之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我亡,現在想起殘魄估計羅睺都心有餘悸,對當初差點幫殘魄坑了自己的異人必然恨之入骨。

殘魄鬼王眼裡露出了一絲陰冷,目光落在天涯明日刀身上,陰森森地道:「因老祖說異人可以憑仗,我聽取爾等建議,爾等蹬鼻子上臉了是吧?爾等言瘋二爺可能是姦細,先別說爾等有沒有證據,本大統領已然安排魔將監控天幽島,瘋二爺便是姦細亦可高枕無憂了,爾等不依不饒便真是公報私仇了。」

儘管內心非常非常不甘,但無人敢觸羅睺霉頭,一個個玩家只能乖乖閉嘴,一路跟隨羅睺上了血色大船。無數血舟劈波逐浪而來,匯成長長血河,羅睺站在船首大喝道:「既有異人言靈境可能會危害血海,老祖聽取異人建議,血海邊緣島嶼變成五行靈地乃我血海心腹大患。今日老祖已然下令,血海部眾隨我組成血河大陣,前往邊境移島填海,把所有邊緣島嶼移到血海中央。」

「謹遵大統領號令。」

無數妖魔鬼怪轟然應諾,血河大陣滾滾上前,不一會便來到了血海邊緣,地藏王麾下的一干佛陀如臨大敵。羅睺大統領輕蔑一笑,沒有理會佛教佔據的穢土,帶著血海部眾來到了離岸數千米的一座島嶼,大喝道:「將這座島嶼與我拔起來。」

血海部眾齊齊應是,血河大陣團團把血島圍住,萬千妖魔鬼怪一齊發力,竟然將一座方圓百里的海島拔了起來。羅睺大統領滿意地點了點頭,血海離岸不遠處有數十座島嶼,這些島嶼足以形成一道島鏈,若讓佛教佔領一座島嶼並化為佛門凈土,差不多五分之一個血海便沒了。

地藏宮,地藏王菩薩聽了佛陀的稟告,宣了聲佛號道:「阿彌陀佛,一切皆是天數,順其自然便好,莫要與血海部眾發生衝突。」佛陀離開后他嘆了口氣,原本計劃五年後引入佛門大軍,一舉拿下血海邊緣的眾多島嶼轉化為凈土,從此瓜分五分之一個血海,改變佛門凈土只能在血海邊緣的局面,沒想到被冥河老祖提前化解了。

地藏王菩薩如果知道真相,肯定對某個異人恨之入骨,冥河老祖壓根沒想到血海邊緣島嶼這個危機,因為某人提醒才考慮到了。陸小風提出只允許異人在血海中央打造靈境,算到血海邊緣島嶼被侵佔的後果,冥河倒吸了一口冷氣,今日便派羅睺大統領來移了這些血島。

神仙移山倒海不在話下,從其他地方搬來幾座大山扔進血海不就行了?如果要在東南西北海打造靈境,搬一座山填海沒啥問題,只有血海是個例外。無盡的污血有著腐蝕效果,別說扔一座土石山進去,便是扔進去一座金山也能給你腐蝕了,只有本就生長於血海的島嶼不受影響。

血河大陣聚集了億萬妖魔,移山倒海只是等閑,羅睺大統領帶著他們掃蕩了一座座島嶼。血河上漂浮的島嶼數量達到了四十九個,血海邊緣海島被一掃而空,從此血海離岸邊最近的島嶼也有千里,外界想要佔領一個據點難如登天。

包括陸小風在內的玩家默默跟著血河大陣向前,完全不知道羅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四十九座海島拔起來,血河載著島嶼飄向血海深處。血河經過十二品業火紅蓮,羅睺依然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馬有德忍不住好奇地道:「大人這是要前往何處?」

羅睺對馬有德印象不錯,抽了抽嘴角道:「既然都說異人瘋二爺可能是姦細,本王派了五位魔將常駐天幽島,那天幽島被五行靈氣籠罩,對於魔將及其部眾修行不利。今日老祖命我拔了那麼多海島,反正得扔回海里,不如便扔五座海島在天幽島附近,本大統領的魔將今後便駐紮在這五座島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馬有德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天幽島本就不算小,但因為百年靈草靈木太多,供玩家活動的地點才比較少。瘋二爺雖說歡迎玩家常駐,但天幽島除了不開放部分,外圍最多能容納數千人,成為玩家在血海核心商業區域太勉強。

羅睺大統領說得輕描淡寫,一言不合就扔五座島嶼在天幽島附近,理由是方便監視天幽島的魔將駐紮。天幽島就算是姦細,羅睺派出四階魔將頂天了,五個四階魔將各帶一個小隊,有一個島嶼足夠駐紮了,哪裡用得著五個那麼誇張。

不管羅睺扔這五個海島的初衷是什麼,天幽島周邊多了五個大型島嶼,彷彿五星捧月一般環繞著天幽島,可利用空間一下子翻了無數倍。以前的天幽島雖說品級高,但不是以面積大著稱,而是位於血海深處血靈氣異常濃郁,面積遠不如血海邊緣的大型島嶼。

五個島若成了天幽島的衛星島,天幽島可利用面積增加了五倍不止,哪怕這五個島嶼不屬於瘋二爺,同樣也大幅增加了天幽島的價值。從此以後,天幽島只作為修鍊核心區域,外圍的五個島嶼供玩家打怪、交易等等,這個五星捧月的島鏈將吸引無數玩家。

馬有德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羅睺大統領對瘋二爺態度很奇怪,說是要防備瘋二爺卻一直給好處,自己的判斷貌似沒錯。天涯明日刀幾人也回過味來,尼瑪瘋二爺的天幽島已經夠牛叉了,還憑空讓他的島嶼面積翻了幾倍,羅睺這是在鬧哪樣?

「羅睺大人,這五座島嶼和天幽島離得太近,今後島嶼所屬權不好算吧?」

「是啊!羅睺大人三思,天幽島本就是我血海隱患,此番面積一下子擴大數倍,只怕五位魔將也監控不過來……」

「本大統領的魔將,豈是爾等所能猜測?」羅睺大統領怪眼一翻道:「再說這五個島嶼扔在哪都一樣,既然我讓魔將常駐天幽島,五個島嶼當然也是天幽島的一部分,魔將只管駐軍監控,其餘事務由瘋二爺做主。」

玩家呼吸變得沉重起來,羅睺大統領竟然毫不避諱,仍在天幽島周邊的竟然不是衛星島嶼,而是要和天幽島連成一體。天幽島面積雖然不足,但靈氣充沛價值連城,外圍再增加數倍面積會變成什麼樣子,莫非要成為血海中第一座大型城市?

羅睺懶得和這些玩家磨嘰了,反正理由已經很充分,本大統領要派人監視瘋二爺,負責監視的魔將要修鍊,當然得順便為魔將解決後勤問題。從血海邊緣拿來的島嶼,本就是無主之物,他作為血海高層人物,又有冥河老祖暗中示意,扔在哪不能做主他這大統領也白當了。

血河滾滾來到天幽島,四十九座島嶼突然飛起來一座,羅睺大統領掃了一眼,搖了搖頭道:「這座島嶼邊緣和天幽島不是很契合,換一座吧。」很快他換了另一座大了許多的島嶼,邊緣形狀和天幽島應該更不契合才對,結果他點了點頭道:「這個海島不錯,正好適合天幽島,所有人隨我一起放下去。」

羅睺說完施展了神通,化為了千丈高的一尊魔神,青面獠牙甚是恐怖,兩邊長出了百對臂膀。他大喝一聲,帶領眾妖魔全力托著那座大島,狠狠地朝天幽島邊緣砸了下去,島嶼下落的過程中他百臂不斷揮動,島嶼的邊緣在巨力下不但改變。

面積不在天幽島之下的一座百里方圓大島,竟然完美地和天幽島連接在一起,彷彿天然生成,原本就是天幽島一部分一般。羅睺大統領飛到空中,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滿意地大笑道:「本大統領就說這座島嶼邊緣極為契合,扔在此處最為合適,諸將以為然否?」

「大統領英明。」

「大統領目光如炬……」

血船上的NPC魔將諛詞如潮,玩家則全部陷入了沉默,心裡千萬頭草泥馬滾滾而過,你說最契合誰敢再說不合適?該死的瘋二爺到底怎麼回事,每次覺得要把他置於死地了,為什麼總會有人出來幫他,他到底什麼時候和羅睺攀上關係,讓羅睺對他如此厚待?

天幽島眾生靈也聽到了驚天巨響,袁青和李維帶領一眾妖魔御風來到外圍,看到天幽島憑空增加的面積嚇了一大跳。面積增加是好事,但天幽島周邊一條血河戾氣滔天,無數駕著黑雲的魔將凌空而立,莫非他們是來攻打天幽島?

陸小風騎著骨鳥上前道:「此乃羅睺大統領駕臨,諸事大統領自會有安排,爾等安心守護島嶼便是。」

「遵島主之令。」袁青拱手遵命,但臉上有著一絲擔憂,帶著一干天幽島妖魔飛了回去。天幽島的妖魔實力不算強,但在袁青指揮下做到了令行禁止,就連羅睺都忍不住點了點頭。

陸小風沒辦法跟袁青多說,他是個雲淡風輕的人,施恩不忘報的人,怎麼能告訴袁青羅睺大統領是自己的好兄弟呢?嗯!即使要顯擺也要回去再說,現在羅睺大統領正在派發好處,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千萬不能節外生枝。

羅睺扔了一座大島連接天幽島以後,很快又故技重施,另外又扔了四座島嶼,天幽島的面積足足增加了八九倍。所有五座扔下去的島嶼,羅睺都認為和天幽島邊緣最為契合,巧合的是四十九座島嶼里最大的五座,扔在海里正好和天幽島嚴絲合縫。

天幽島原本全部被各種瑤花奇草、珍稀靈木所覆蓋,現在大部分變成了原生態,但這個問題要解決不難。天幽島靈木靈草生長五百年,類似化血草繁衍了無數的子子孫孫,因為面積不夠這些低年份靈木靈草沒有成長空間,逐漸向外圍移栽既能擴大五行靈雲籠罩範圍,又不會影響原本天幽島的靈氣濃度。

羅睺給五個常駐魔將規定了駐紮位置,魔將駐紮的五個點都在移過來的島嶼邊緣,大約佔了新島嶼百分之一的面積。按照羅睺的要求,除了魔將駐紮部分保持血靈氣外,島嶼其餘部分全部由天幽島管理,想怎麼折騰都行。

天幽島的產權沒有變,不存在其他玩家擔心的島嶼所屬權問題,畢竟被扔了五座島嶼的天幽島,那也還是天幽島。這五座島嶼雖說面積很大,但已經和天幽島嚴絲合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栽了靈苗以後誰也分不出來了。

天涯明日刀這些人心若死灰,可笑他們還拚命說瘋二爺壞話,從羅睺今日的表現來看,說他與瘋二爺是好基友也不會有人懷疑。天幽島的五座島嶼放下了,看到血河上依然漂浮著的四十四坐島嶼,某些玩家心裡又有了念頭,羅睺說這些島嶼扔哪都一樣,這意味著他不太把這些島嶼當回事,是不是有可能拿到其中一座島嶼?

黑寡婦有些期待地問了這個問題,羅睺也很認真地作出了回答:「血海範圍內所有島嶼都價值連城,我血海有功必賞有過必罰,只要立下功勞便有機會拿到一處靈境。」

這回答很官方,意思是血河上漂浮的四十九座島嶼,全部和血海其他島嶼一樣,獲得的條件也是一樣。這種回答讓某些人出離憤怒了,天涯明日刀氣憤地道:「既然這些島嶼價值連城,大統領為何輕易便送了瘋二爺五座大島,他又立下了怎樣的大功?」

羅睺暗道瘋二爺立下的功勞當然大,老子自己知道就行,為何要個你這個當初差點害死老子的異人?他這次做的事是在打擦邊球,表面上要能說服人,於是理所當然地道:「你們舉報天幽島是血海隱患,瘋二爺是外界姦細,我該不該派魔將駐紮天幽島監視?」

天涯明日刀艱難地道:「該。」

羅睺大統領咧嘴笑了:「本大統領愛兵如子,既然要派魔將駐紮,怎能不考慮他們的修鍊?要想讓他們修鍊好,自然應該作出安排,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專門為他們提供幾處駐地有何不可?」

天涯明日刀還未說話,負責駐紮天幽島的五名魔將已經大聲道:「多謝大統領體恤。」

眾玩家心裡再次多了無數的草泥馬,你體恤下屬誰敢說不應該?看那幾個大老粗魔將

感激涕零的模樣,誰敢說羅睺不該體恤下屬,幾個魔將肯定會給把人扔進血海。按照羅睺的邏輯,正因為他們說瘋二爺是姦細,羅睺才派魔將駐紮,因為魔將駐紮才扔了五座島嶼,他們才是天幽島面積擴大八九倍的罪魁禍首。

羅睺由始至終沒怎麼親近陸小風,但陸小風完全不介意,作為一個施恩不忘報的人,哪能靠好兄弟為自己漲臉呢?

剩下的四十四座島嶼,羅睺按照冥河老祖的安排,全部仍在了血海各個角落,天幽島方圓千里範圍一個都沒扔。血海西部就這麼一座獨一無二的大島,距離國戰通道又非常近,還有充足的五行靈氣,這是貨真價實的黃金地塊。

要想像哪吒、楊戩和孫悟空那樣進行挖坑式修鍊,陸小風覺得自己可以客串一把房哥,把擴大數倍的天幽島開闢成無數洞府,長期租給駐留天幽島的玩家,定然能獲得不菲的收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羅睺大統領離開了,五大魔將駐紮在新的天幽島邊緣,袁青和李維等NPC連忙過來查看。得知新增加的地盤也由天幽島管理,這兩口子興奮不已,刨根問底地詢問為何羅睺大統領會作出如此安排,陸小風稱羅睺派了五個小隊駐紮,天幽島今後一定要遵紀守法做血海好公民,一些不該做的事不要做。

至於天幽島原住民和NPC魔將相處的問題,陸小風完全不必擔心,羅睺明裡暗裡給了天幽島那麼多好處,他們反映再遲鈍也該發現不對頭了。只要羅睺還在大統領位置上一天,他們就不可能為難天幽島,甚至關係處到位的話,這些魔將很多事都能睜隻眼閉隻眼。

天幽島的危機徹底解除,沒有任何NPC再敢打血海的主意,陸小風可以可考慮個人實力問題了。三階以前都是打怪升級,主動掛了一次的他還在是二十六級,升到三十級還需要一段時間,並且二階巔峰想要進階時還得費一番心思,主要是關注他的玩家太多了。

遊戲里有不少擅長尋根算命的NPC,他們與聖人的推算不同,但有能力找到某個玩家,為玩家提供收費服務。陸小風沒有進階,許多人想殺他而後快,只要他離開天幽島,肯定會有玩家御風而來把他包圍起來。

天幽島增加的五座大島,以前就是練級區,羅睺指揮拔島時三階以上的妖魔飛走了,三階以下的還留在島上。這個等級階段的NPC,最適合陸小風練級不過,由於可以在自己家門口包場練級,升到三十級巔峰倒是不用愁了。

陸小風騎著骨鳥來到島一某個區域,這裡活動著各種各樣的怨鬼,等級在25—30級之間,法術攻擊高但脆皮。這是他喜歡對付的一類怪物,只要施展一波五行遁術靠近怪物,一套高致命傷害下來哪怕BOSS也妥妥的給收割掉。

「許久不練級,才發現我是如此的牛比,可惜升到30級就沒這好事了。」陸小風對自己的實力極為滿意,同階他完全是一枝獨秀,沒有玩家會是他的對手,但悲劇的是人家不和他玩同階,三階模式下分分鐘收拾他。

一念五百年回來,玩家成功升到三階的系統提示就沒斷過,前一百名都要佔滿了。陸小風倒是想快點進階,但他修鍊的功法獨一無二,進階的要求太高了一些,所以進階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還得升到三十級以後安心謀划。

踏踏實實在天幽島升到三十級巔峰,陸小風終於達到了進階條件,可以去合適的地點做進階任務了。因為廣大玩家的厚愛,還未進階的他不敢輕易出遠門,他假意騎著骨鳥飛到血海邊緣,沒多久竟然看到三位玩家御風而來,好不容易才靠著骨鳥逃過一劫。

僅僅只是血海邊緣就這樣,要是去了三界,天知道會有多少玩家來追殺自己。陸小風對此非常不滿,覺得這個世界滿滿的都是惡意,像他那麼善良忠厚的人竟然也會出現這種情況,憑什麼那些傢伙非得殺自己不可呢?

還有那些負責卜算的NPC也很可惡,異人不屬於三界,但那些低級卜算NPC,他們是憑藉目標毛髮或名字推算,就算是異人去向也可以算個八九不離十。這些該死的卜算者,只要有人出錢就會推算某人所在位置,某些人幾乎全天候在砸錢捧場,陸小風的去向是公開的秘密。

陸小風不離開天幽島萬事大吉,只要他離開天幽島,自身又未能進階,他就會成為三階玩家的靶子。儘管骨鳥可以飛行,由於坐騎等級不能超過玩家等級,二階骨鳥比不得三階玩家,就算跑路都還差了點火候。

進階找不到師父指點,陸小風準備選擇契合的靈地進階,他自身是五行屬性,其實天幽島的五行靈泉就與他非常契合。可惜他修行的不是五行功法,而是陰陽二氣訣殘卷,二階升三階是主功法的突破,還得考慮適合陰陽二氣訣修鍊的環境。

完美契合陰陽五行,當然是如來鎮壓孫悟空的地點最佳,那裡原本就是陰陽交界之處,如來又以手掌化了一座五行山,取陰陽化五行之意。陸小風修鍊陰陽功法,煉五行之體,這種完美契合的地點極有可能進入頓悟,進階的同時還會有意外收穫。

佛家修鍊的是功德金身,肉身具有大功德,這也是妖魔鬼怪叫囂著要吃唐僧肉的原因。如來以手化五行山,五行山是如來金身的一部分,同樣有趨吉避凶的庇佑作用,躲在這座五行山修行幾乎不會走火入魔。

那五行山雖說有如來金身功德,但三界誰敢占佛主便宜?陸小風向來膽大包天慣了,為了完美進階也顧不了那許多。佛主鎮壓了孫悟空,只是安排了六丁六甲這樣的小神照看,自己悄然從地下進入五行山,按理應該不會被發現才對。

原本去五行山進階就是在投機取巧,若不能先解決敵對玩家問題,被玩家追到五行山去就悲劇了。要擺脫NPC的卜算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變成鎮守BOSS,找NPC領取任務后換一重身份,這種情況下有鎮守令牌遮掩氣息可以免受查探。

陸小風很久沒做鎮守BOSS了,這次想要做五行山的鎮守BOSS,一時還沒有合適的NPC發布任務。他找到了駐紮天幽島的五名魔將,詢問他們是否需要派人去三界駐紮,結果人家魔將的許可權只在血海周邊,根本沒資格往三界派鎮守BOSS。

五名魔將行不通,莫非只能去找羅睺?陸小風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才拿了那麼大的好處,屁大點事又去找,換成自己也會覺得煩了。能夠發布鎮守任務的NPC,他只能在血海里找,陰司關係錯綜複雜,若在陰司領鎮守任務可能會被泄露。

血海能發布外界鎮守任務的就那麼幾位,除了冥河和羅睺以外,陸小風還跟一位NPC有些淵源。這位NPC名字叫做血龍老祖,原本是闡教十二金仙之一的黃龍真人,因為受到龍族軀體桎梏無法提升修為,他領悟冥龍捨身訣入了幽冥血海,低調地躲在十二品業火紅蓮修鍊。

黃龍真人在封神時代就是個笑話,名義上是闡教十二金仙,結果本事稀鬆平常,相比許多三代弟子也有所不如。作為無法力、無弟子、無頭腦、無勝績的四無道人,黃龍真人除了參與闡教事務積極外基本沒有優點,封神之戰結束更是銷聲匿跡,根本沒人在乎他去了哪裡。

人爭一口氣佛受一炷香,黃龍真人封神之戰拚命表現,就是想得到闡教門人的認可,所以每次有行動他都第一個到場。從工作態度上來說,黃龍的表現無可挑剔,但這是一個看實力的世界,本事稀鬆平常的他各種拖後腿,能有人尊重他才怪了。

封神之戰結束黃龍真人更是沒了存在感,三界就像忘了這號人一般,他也發現不管怎麼努力在闡教也不會有地位。由於龍族受了上古桎梏,導致修鍊過程存在極大瓶頸,黃龍真人索性便拋棄了原有肉身,龍魂入血海做了一條冥龍。

陸小風知道血龍老祖的住所,騎著骨鳥來到十二品業火紅藍,他七彎八拐地走了片刻,朝著一處蓮蓬拱了拱手道:「異人瘋二爺求見冥龍老祖,還望老祖賜見。」

蓮蓬里傳出一聲冷哼:「你一個區區二階異人,本老祖為何要見你?」

這位冥龍老祖闡教時太受氣,來到血海地位尊崇,據說架子不是一般大,陸小風不慌不忙地道:「當年我在老祖悟道之地心有所感,得到了老祖的悟道果,還學了一門冥龍捨身訣,也算是和老祖頗有淵源……」

冥龍老祖笑道:「你這異人能尋到我悟道之處修行,也算是你的福分,既有這層淵源便不是外人,本老祖便見你一見。」

這位冥龍老祖捨棄肉身做了冥龍,自身實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但情商依然沒怎麼增長,陸小風拍了一頓馬屁就達到了目的。他說自己極為仰慕冥龍大人,還想去當初冥龍老祖悟道處瞻仰一番,但私自離開血海又怕被老祖誤會,所以想請冥龍老祖幫忙。

冥龍就這樣給了他一個三十級的鎮守BOSS,地址是在昆崙山,反正對他來說只要不會被那些不懷好意的玩家查探到就行了。拿著BOSS信物,陸小風沒有去昆崙山的想法,他在陰間繞了一通後來到陰陽相隔之地,直接從陰間來到了兩界山。

專門查詢瘋二爺位置的玩家懵逼了,連續幾次NPC稱目標處於無法查詢狀態,瘋二爺又在耍什麼幺蛾子。把這種情況反饋給高層以後,高層認為只有做鎮守BOSS狀態才無法查詢,現在最需要搞清楚的是瘋二爺最後出現在哪裡,他又去了哪裡做鎮守BOSS。

陸小風主要不是為了做鎮守BOSS,就算玩家打探到他在昆崙山鎮守也沒用,由於他還只是二階,並且把冥龍老祖拍舒坦了,冥龍老祖給的任務條件是三天之內趕到昆崙山。三天時間足夠做很多事了,只要鑽進五行山深處,找到陰陽五行交匯之所,他就可以開始自主進階了。

五行山把孫悟空壓在了山腳,但那麼大一座山砸下來,總有一部分深入地底,孫悟空關押之處也不見得是中心。陸小風從陰間進入,根據陰陽之氣來判斷,反而輕易地找到了陰陽交感的源頭,五行山與兩界山銜接之處。

這是條蜿蜒而出的暗河,暗河裡的水被分成了兩部分,陰陽界限明顯,陰陽之氣也極為濃郁。當陰陽之氣碰到如來手掌所化的五行山時,五行山出現了一個個佛印,陰陽二氣轉化為了五行之氣,陰陽五行連綿不絕。

陸小風找到陰陽二氣源頭,他盤膝坐下,先拿出一瓶瓊漿玉液喝了下去,確保調整好自身修鍊狀態。瓊漿玉液芳香濃郁,吞入肚內軟綿綿的特別舒服,讓人處於一種半醉半醒的狀態,按照屬性介紹是增加進入頓悟狀態的幾率。

吞下一個蟠桃,陰陽二氣訣殘卷瘋狂運轉,嘗試著與周圍的陰陽二氣產生聯繫。不一會流淌而出的陰陽二氣受到吸引,開始源源不斷進入體內,陸小風也收到了系統提示:「玩家瘋二爺,由於你修鍊的功法與周圍的地理環境完全契合,恭喜你進入了頓悟狀態。」

頓悟狀態下什麼也不用操心,功法會按照既有路線完美運行,陸小風只覺得自己與周圍徹底融為了一體,周圍原本就是他身體一部分。他完整地體會到了陰陽化五行的過程,隨著越來越多的陰陽二氣入體,因為他自身屬於五行體質,陰陽二氣轉化成了五行靈氣。

陰陽二氣之所以會轉化,主要是受到山體上的佛印影響,陸小風自己還在沒有轉化的能力。頓悟狀態的他安心跟隨靈力運轉,逐漸處於內視狀態,他看到了自己的脊髓骨在逐漸變色,骨頭上還有許多金色光點閃爍。

脊髓骨乃是形成靈根的關鍵,進階時需要源源不斷以靈氣來沖刷,沖刷得越好獲得的靈根也就越好。那些金色的光點作用很大,這是吃蟠桃獲得的仙根潛力點,用在靈根上效果也是極佳,數量足夠可以直接增加靈根的品質。

陸小風收到了是否把仙根潛力點用於塑造靈根的系統提示,抱著不用白不用的想法,他選擇了是。儘管準備的進階物品足夠奢侈,但遊戲里靈根有無數種,靈根品級也是深不可測,只有捨得投資才可能獲得更好的靈根。

靈根慢慢開始成型的時候,陸小風已經從頓悟狀態醒了過來,如何來塑造靈根就看他自己的機緣了。他先拿出九轉金丹吞了下去,再喝下了五行靈水,另外還啃了幾枚蟠桃,瘋狂的靈氣不斷沖刷著脊髓骨,骨頭的顏色在不斷地改變。

靈根成型后顏色變化了九次,每一次意味著靈根經歷了一轉,是為九轉靈根。靈根徹底完成以後,顏色分為五色,分別代表著金木水火土五行,是為五行靈根。由於進階還未徹底完成,還未能看到靈根屬性,但憑藉賣相來看這靈根也不會差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戾氣消除靈根塑,逍遙自在稱鬼仙。」

「玩家瘋二爺,恭喜你成功進階為鬼仙,三階后玩家將進入修鍊模式,屬性面板會發生變化,敬請留意。」

三階修鍊模式,玩家屬性依舊數據化,但取消了一些不太適合量化的數據,比如孤魂的閃避屬性。原本閃避是按幾率,但在更為高級的修仙模式下,能不能躲掉攻擊靠閃避不符合實際,所以更改了這一類的設定。

陸小風靈根已然成型,進階任務完成大半,現在已經可以稱鬼仙,但距離圓滿還差了一點。無論是哪個種族,重塑靈根都算三階,但靈根作用在於凈化吸收的靈氣,其他屬性還得看各自的造化。

除了靈根外,三階修鍊模式下必須有儲存靈力的地方,人族鍊氣士藏氣于丹田,妖族納氣於妖丹,魔族藏氣於魔核。因為上古巫族十不存一,遊戲里默認玩家選擇的巫族為巫人,他們同樣需要納靈氣于丹田,再以丹田靈力淬鍊巫體。

鬼族納氣於鬼核,鬼核和妖族的妖丹類似,三階以後鬼核便是鬼族的丹田,吸收儲存體內的靈氣。其實人妖魔鬼巫靈這些種族,只要開竅的種族修的都是丹田,只不過丹田的形狀和稱呼有所差別而已,鬼族的鬼核起到的同樣是丹田作用。

三階靈根成型以後,人族要做的是開闢丹田,鬼族要做的則是塑造鬼核,以天賦鬼火來塑造。這一步對陸小風來說很簡單,選擇凝體的時候他已經做了,天賦法術鬼火變成了五行鬼源,並且被他修鍊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腦子剛有了鬼核的念頭,天賦法術五行鬼源瘋狂運轉,沒多久便在鬼體內形成了一顆五色鬼核,按照某個奇特的韻律旋轉著。五色鬼核成型,靈根馬上投下了一縷金光,鬼核和靈根之間搭建了一條通道,今後將共同掌管他體內的靈氣。

鬼核是儲存靈氣的倉庫,靈根則是過濾器,過濾掉靈氣里不純的雜質,保留最精華部分進入鬼核。陸小風心神沉浸在鬼核里,不自覺地跟隨鬼核的節奏律動,大約一個時辰后掌握了鬼核運轉的規律,這時系統提示在他耳邊響起:「玩家瘋二爺,由於你的天賦法術五行鬼源修鍊到登峰造極境界,且對五行律動有所感悟,你可以選擇消耗10個神通潛力點開啟天賦神通,是否選擇開啟?」

如果不是正在進階關鍵時刻,陸小風險些興奮得跳起來,他拚命吃蟠桃增加五行鬼源的熟練度,就是為了可能誕生的天賦神通。五行鬼源才修鍊到登峰造極沒多久,他也沒抱多大希望,沒想到在進階的時候觸發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真大。

「莫非如來老兒斷手庇佑效果逆天,竟然讓我三階就領悟天賦神通。」陸小風暗自竊喜的同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消耗10個神通潛力點,很快他又一次收到系統提示:「玩家瘋二爺,恭喜你的天賦法術五行鬼源修鍊到出神入化境界,恭喜你領悟了天賦神通五色神光。」

陸小風聽到五色神光沒多大意外,天賦法術衍生出來的神通,基本都是最契合本體的神通。遊戲里形形色色的神通不算少,但他已進化後天五行鬼,天賦神通就只有五色神光最為貼切,其他任何神通都難以成為他的天賦神通。

五色神光是孔宣的天賦神通,封神時代他的五色神光無物不刷,連同樣是大刷子的七寶妙樹也被五色神光給刷了。但那是先天五色神光,多了兩個字檔次完全不一樣,陸小風領悟的天賦神通就叫五色神光,威力比先天五色神光之差了十萬八千里而已。

先天五色神光才敢號稱無物不刷,五色神光多少能刷點差不多了,畢竟後天就是不如先天。要解決這個說難也不難,哪天陸小風把自己變成先天五行鬼了,什麼也不用做五色神光就變成了先天五色神光,但暫時他也只能想想。

塑了靈根聚了鬼核,接下來就是元神化形了,作為操控法寶的最大憑仗,元神力量當然也不能弱了。玩家修鍊到二階時可以元神出竅,三階元神又是另外一種境界,可讓元神化形為實質,人族鍊氣士稱這一步為結嬰。

人族的元神化形一般是嬰兒形狀,三魂七魄顯化出實體,當然是人本身的形狀最為契合;妖族同樣也是結嬰,但他們結的是妖嬰,靈魂化形與他們的本體也是一樣;草木精靈類結嬰,識海出現的也是最初的本來面目,比如原本是一朵花,識海里觀想出來的多半也是花……

最不確定的就是鬼族,鬼族已經死過一次肉身滅失,便是借鬼氣完成了凝體,那也不是真的身體。鬼族靈魂顯化的時候,變成什麼形狀主要看機緣,顯化時提供了哪個類型的靈物,顯化后靈魂便與那件物品有關。

陸小風有一件非常強大的寶貝,這是一個攝靈瓶,哪怕遇到後土拿出裝了煞靈的攝靈瓶,他也沒把這個攝靈瓶拿出來。當初陪孫猴子龍宮借寶,他想趁龍宮打亂時順手牽羊,結果人家龍族老祖的棺材板壓不住了,被驚動以後害他進了識海爭鬥模式,差點被龍族老祖幹掉。

要不是先天五行鬼之靈覺醒,識海爭鬥模式下他已經被抹殺了,當然獲勝的獎勵極為豐厚,他直接拿到了那條龍的魂魄。這是一條五彩神龍,沒了意識只有真靈,若是拿它的魂魄作為元神化形機緣,今後自己會不會打個呵欠都有龍威?

陸小風猶豫了片刻覺得還是算了,先天五行鬼之靈陷入沉睡,他自己不見得搞得定五彩神龍。再說做鬼不能三心二意,本就在先天五行鬼之路上前行,沒必要看到牛掰的東西就往身體里塞,最後搞得自己成了姜子牙的坐騎——四不像。

感受著識海里的那一抹熾熱,陸小風很快有了主意,很多東西講緣分。當初二階產生元神他就用到了血蓮籽,血蓮籽作用比較傾向於元神,二階元神因為血蓮籽有了灼燒屬性,元神出竅爭鬥時佔了很大便宜,如今需要元神化形時他身上恰好也有血蓮籽。

冥河老祖給的血蓮籽有九顆,全部是可以種活的種子,若是五百年前拿到,他絕對一顆不浪費全部種下去。一念五百年已經結束,血蓮籽種下去要生根發芽長大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浪費一兩顆就浪費吧!

拿出一顆血蓮籽吞進肚子,控制著血蓮籽的藥力進入識海,同出一源的元神開始吸納血蓮籽的藥力,不一會便吸了個精光。感覺到元神意猶未盡的模樣,他馬上又扔了一粒血蓮籽進嘴裡,就像吃花生米一樣嘎嘣脆,短短一息價值連城的寶貝便沒了。

元神尚未吸收完第二粒血蓮籽的藥力便有了動靜,識海里憑空出現一些血色根須,紮根在了血色土壤。不一會陸續顯現出了根莖和葉片,赫然是一株濃縮版的十二品業火紅蓮,系統提示也再次響起:「恭喜你完成了元神化形,你擁有了血蓮元神。」

靈根、鬼核以及元神化形三步完成,這已經是徹底進入三階,三階后每個種族的玩家才真正和仙沾邊。仙人爭鬥和武夫不一樣,所以沒有了攻擊力、護甲以及氣血那樣的提法,而是一個屬於鍊氣士的新型面板,玩家曾經的屬性點會折算到新面板里。

等級:鬼仙初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