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瑜根本不知道,當日萬三郎之死對他們萬獸山莊意味着什麼!

萬氏六兄弟乃同父異母,合整個萬獸山莊數百年積累的資源,才終於造就了他們六兄弟。這也是當日在小王村北,他們六兄弟合力與紫蘇陳瑜鬥法之時不願出全力的原因所在。他們要留着有用之軀,完成萬獸山莊數十代人的野望!

紫陽宗才三千年的宗門,竟敢妄稱躋身西北三大宗門之列,並且咄咄逼人之處更甚於其他兩大宗門。世人只看到紫陽宗的輝煌,卻沒看到萬獸山莊建立至今,已經足足四千餘年!

既然紫陽宗隱隱可以有三大宗門之首的威勢,韜光養晦的萬獸山莊,有着四千餘年的積累,是不是也可以問鼎西北修仙界?

萬三郎之死,乃是破了萬獸山莊得自上古的合擊之術!

殺陸臨風時死了萬應虎,昨天又死了萬應龍和萬五郎。萬六郎合上眼帘,擠出眼眶裏的淚水。

他確實是奉司馬鈞之命偷襲楊冬兒的,因為楊冬兒那塊黑鐵令牌上,篆刻着「脩武司馬」四個大字。

但這又如何,萬六郎不認為自己應該急司馬鈞所急,他不認為擁有「脩武司馬」令牌的楊冬兒,能對自己有什麼實在的威脅。他只知道,昨晚四哥跟着幾個正在鬥法的築基修士,遠遠地看到陳瑜以那把幽光劍,殺死了萬應龍!

「陳瑜和紫蘇,到底死了沒有?」確定了司馬鈞的方位,萬六郎向陣法霧氣深深地再看一眼,然後轉身離去。

鎮魔淵附近,再次恢復了平靜。直到一盞茶之後,天空一道流光閃過,現出滎陽鄭氏鄭擇之的身形降落於地。他看着籠罩鎮魔淵的陣法霧氣,謹慎著這裏竟詭異的安靜,他站在原地一陣躊躇。

然後,天空又一道、兩道、無數道流光降臨這裏。鎮魔淵周圍再次熱鬧,隨着來到這裏的修士越來越多,很快,這裏又開始了鬥法。

而此時,被萬六郎牽腸掛肚的陳瑜和紫蘇,他們還在墜落。當然,他們還沒死。

「師姐,就算是黃泉,我們墜落這麼久也早該到了吧?」墜落了這麼長時間,陳瑜從開始的害怕,摸索著抱着紫蘇的胳膊,到現在他已經有些麻木了。

「別胡說!」兩人靠在一起,紫蘇輕斥,道:「幽光劍除了散發着微弱光暈,可還有其他變化?」

沒錯,如今陳瑜和紫蘇已經可以說話。

在無知無識並且沒有絲毫聲音的霧氣中墜落一陣,紫蘇非常艱難地,在陳瑜手中寫下「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手中沒有法寶」這句話。

她的本意其實是想說,第一次和陳瑜牽手共同面對未知的危險。但想想她和陳瑜本就是手牽手長大的,只好臨時改為那句普通卻也貼切的話。

不過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手中沒有法寶同樣令陳瑜有些不習慣。但陳瑜心中一動,他有一件法寶,本就不是放在儲物袋中的!他只是已經習慣了心念微動而取法寶在手,但這件法寶,他只須彎腰就可取出。

想到這裏,陳瑜摸索著,從左腿靴筒里取出了幽光劍,並且修為運轉間將其催動!

似下起大霧的夜裏,正在搖曳的孤燭,似螢火蟲被覆了一層輕紗,更像是油燈的燈焰之外,那道朦朧又微弱的光暈。在這霧氣中,追雲靴、護身符都無法催動的情形下,幽光劍竟可以發出微弱的光芒!

感受到紫蘇胳膊上傳來的激動,陳瑜大力催動着幽光劍。果然,幽光劍上散發的光暈迅速膨脹,很快形成數尺大小,將陳瑜和紫蘇籠罩包圍起來。紫蘇驚呼一聲,然後被自己的驚呼驚地一陣驚訝。幽光劍的光暈之內,他們可以看到對方,也可以聽到對方的心跳!

「再沒其他變化!」陳瑜有些氣餒,試着繼續催動幽光劍,道:「這把破劍神秘的時候夠神秘,等真希望它繼續神秘的時候,竟只能為我們照明!」

「能照明已經很好了,你別苛責太多,也省點修為別再催動幽光劍了。我們還不知道要墜落多久,別到時候沒了修為。」紫蘇道。

(未完待續)。 黃泉和軒轅破天都急的團團亂轉,宛若是熱鍋上的螞蟻,

唯一值得慶幸的便是現在葉天傾的生命體征,非常的明顯。

生機也非常磅礴。

這倒是讓他們還有一點希望。

「黃泉老大,殿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你……快點想想辦法啊。」

「要不,讓胖子過來看看。」

「胖子是丹師,也是醫生,他應該更搞清楚狀況吧。」

「你別光在哪裡胡亂的轉悠,你倒是給句話啊,到底讓不讓胖子過來,你給拿個主意啊,快點……你特么的在不說話,我拿劍砍你了。」

軒轅破天,平日里沉默寡言。

現在也是急的妙語連珠,

葉天傾,這可是神龍殿的靈魂人物,如果葉天傾出事,那神龍殿也就離解散不遠了。

因為神龍殿!

誰都不能夠如同葉天傾這般負重,神龍殿由葉天傾為主,誰都是心服口服。

可若是葉天傾身死出事,那神龍殿群龍無首,必將陷入混亂,這個時候無論是誰管事,誰擔任殿主都不可能負重,

軒轅破天自己拿不定注意,是否去找胖子過來,所以便是將難題拋給黃泉,必將他是五大金剛的老大,這個時候讓他拿主意也算是合情合理。

「你先別說話,讓我想想,這樣吧……胖子那邊剛剛囑咐咱們,不要打擾他,現在過去也不合適。」

「咱們看看情況再說,如果情況不妙,第一時間去把胖子拎過來。」

最終,黃泉拍板決定。

軒轅破天嘟囔幾句,隨後同意。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四十分鐘后!

距離葉天傾陷入這種奇異的狀態,已經過去整整一百分鐘的時間。

所有的靈石都化作齏粉。

全部被葉天傾吸收。

這時候,黃泉的表情古怪起來:「軒轅,你,你……察覺到沒有,現在殿主的氣息,好像更加悠長了,他……似乎突破了,你能感覺到嗎?」

他表情要多古怪,那就有多古怪。

那雙眼睛也瞪圓,彷彿能從眼眶裡跳出來似得。

軒轅破天仔細的感受一下,表情也沒有剛才那般焦急了,輕輕點頭。

「似乎,好像……的確是比剛才的氣息更悠長深邃了。」

他們都是二十多倍的精神力強度,感知力自然恐怖至極。也能感受到葉天傾身上的變化。

突破了?

二品帝級?

他們兩人也是又驚又喜。

現在神龍殿的核心人員,都是在帝級的境界劃分,也知道葉天傾乃是一品帝級巔峰。

現在!

葉天傾如果突破的話,那豈不就是二品帝級了嗎?

狂喜!

擔憂已經在他們心裡漸漸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狂喜。

作為神龍殿殿主,神龍殿的靈魂人物。

葉天傾沒強大一分,就代表著神龍殿強大一分。

「太好了,殿主已經是二品帝級了,黃泉……你說,如果殿主可以一直都這般無休止的吸收靈石,那他的境界是不是,也是可以無休止提升下去啊。」

「如果他直接進入靈石礦吸收的話,那會不會一口氣達到帝級九品巔峰啊?」

軒轅破天,瞪大眼睛看著黃泉道。

黃泉因為葉天傾的情況穩定,心情也逐漸穩定起來,

可當他聽到軒轅破天這話后,心裡瞬間掀起驚濤駭浪。

他轉頭看著軒轅破天,嘴唇蠕動數次,都是說不出話來,最終……好不容易從嘴裡擠出一句話來。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特么的可就太好了!」

說著,猛地攥緊拳頭。

臉上滿是期待。

如果葉天傾達到九品帝級巔峰,在配合上他那恐怖無休的精神力。

那葉天傾豈不是,就是要無敵天下的節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然像她這樣清冷的女人若是不喜歡,怎麼可能還會在這裡等著,肯定早就轉身走了。

剩下的人只要不是傻子應該都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蘇喬嘗了一口棉花糖甜的發膩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為什麼這麼喜歡吃。

再看眼前人一臉期待的模樣。

「你想多了,我對帥哥向來寬容。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我真想都給他們每人一個家。」

陸正軒掏掏耳朵,這話怎麼聽著這麼耳熟。

蘇喬見他不說話,傾身靠近。突然放大在眼前的美貌嚇了陸正軒一跳。

「還未等他開口說話,蘇喬已經先行出聲:「怎麼?你也想跳進我的魚塘?」

陸正軒是萬萬想不到自己也會有被秒殺的一天,且沒有任何反駁的語言。

怎麼?你也想跳進我的魚塘?

甜甜的戀愛還沒開啟,就要宣告夭折。

一張紅色的鈔票塞進他的衣服口袋內側。「買棉花糖的錢,兩清了。」

陸正軒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蘇喬的身影慢慢走遠。

本以為會就此放棄的人沒想到在蘇喬快要進超市前不知從哪個方向又冒出來。

女人眉眼清冷,沒了先前和他在遊樂場對話時那麼溫和。

「還有事。」

「你的魚塘里現在還有幾條魚。」

沒想到他會當面問出這個問題,路過的人都朝他們看了過來。

蘇喬冷著眼拒絕他。

「陸正軒你最好別惹我,否則你會後悔的。」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記住這句話就行。」

這一次陸正軒沒有追上去。他也是要面子的啊!

更何況來日方長,也不急在這一時。

隔天他就怒氣沖沖的殺到郁氏找歐哲報仇了。

「歐特助你行啊!把我一個人丟在遊樂場,你知不知道回家我就感冒了。」陸正軒拿著紙揪了一把鼻涕坐在會客室內。

郁時盛自從有了聞卿以後上班就沒幾次準時過。

「聞卿乾脆改名叫聞妲己得了。」

一大早的陸正軒就跟吃了彈藥似的,逮著誰都要突突兩句,連在家的郁時盛都未能倖免。

歐哲今早又是提前在公司,千算萬算沒算到這位爺也在。

不過,昨晚也確實是忘記了陸正軒。

原來到家總覺得有事沒做的竟然是這個。

陸正軒蹭了一頓歐哲的豪華早餐才離開的郁氏,臨走時看了一眼郁時盛緊閉的辦公室大門。

「嘖嘖嘖……」

歐哲當然知道他的意思。

有的人談戀愛滿目春風,有的人戀愛談不成報復人類。

郁時盛帶著聞卿上班,她不起非要賴在床上。郁時盛將她抱到飯廳就進了廚房端粥的功夫小混蛋又趴在沙發上睡覺了。

伸手在她臉蛋上掐了掐。

「聞卿,起床。」

熟睡的崽子不滿的哼哼兩聲。「不知道動物都有冬眠期嗎?」

想睡懶覺就直說,還冬眠期。別的動物有沒有他不知道,但聞卿是肯定沒有的。

因為……一個人雞腿就能把她引誘起來。

三分鐘,聞卿暴風式吸入兩對雞翅膀。吃飽喝足后就被郁時盛拎到郁氏大廈當擺件了。

。【神機】的改造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成的,為了不耽誤期間的狩獵,古塔索性直接將饕餮太刀交給了龍歷院。

後續的改造會由他們那邊全權負責,等到完成以後,自己去奧爾加那邊取就是了。

反正古塔又不是只有饕餮一把武器,對於大部分怪物來說,重鎚【花火】已經足夠應付場面了。

「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