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煜不由得心猿意馬起來。

陳煜甩了甩腦袋,驅除雜念,示意洛霓裳抱緊,就起身朝着碧海城繼續奔去。

“你揹着我,如果有妖獸襲擊的話你會不會不方便。”

或許是洛霓裳覺得太尷尬了,找了個話題問道。

“沒事,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可不會拿我兩的生命來開玩笑。”陳煜隨口應道。

腦海中卻在向着另外一件事。

陳煜覺得洛霓裳的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如果不是洛霓裳估計瞞着自己的話,那就是她也不知道。

陳煜覺得是洛霓裳自己也不知道的可能性居多。

陳煜能感覺得到洛霓裳帶的商隊接連遭受到妖獸襲擊這件事太巧合了。

完全有可能就是人爲操控的。

碧海城洛家陳煜在資料上也看到過,是碧海城最大的兩個家族之一。

實力雄厚,家族中的高手也不少。

洛家當代族長更是超越先天的大修士。

可想而知洛家出行的商隊,保衛力量定然不弱。

可這樣卻還是接連遭受到洛家商隊的高手也解決不了的妖獸襲擊。

完全可以肯定是人爲。

而且是針對洛霓裳的一次陰謀。

也就是說自己現在背上的洛霓裳就是一個燙手山芋,陳煜帶着他註定要捲入一場爭鬥中。

這些陳煜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洛霓裳,告訴她也解決不了什麼,反而會平白讓她擔心。

可這件事是針對於她的,就連商隊那些人的死也是爲她而死,陳煜又覺得有必要告訴她。

陳煜想着這件事的時候,也不含糊,速度非但沒有下降反而還越來越快。

不過慢慢的卻偏離了去碧海城的地方。

陳煜打算繞遠路,這樣過去的話絕對會遇到針對洛霓裳的人準備的後手。

陳煜對他們一無所知,根本不知道前面等着他們的是什麼。

所以陳煜寧願選擇繞遠路也不願意直直的去自投羅網。

能和洛家扳手腕的人準備的後手定然也不差,陳煜從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陳煜你是不是走錯方向了。”經過這一小會的相處洛霓裳對陳煜也沒那麼生疏了。

不在陳道友陳道友得喊了,而是直接稱呼陳煜的名字。

洛霓裳好奇的問着陳煜,她能感覺到陳煜似乎故意繞遠路。

“不能走之前那條路。

我可不想走到一半就跳出一羣人把我兩圍殺了。”陳煜跟着洛霓裳解釋道。


“陳煜,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洛霓裳越聽越懵,完全沒跟到陳煜說的點上。 “你真以爲你們接二連三的遇到妖獸襲擊,真的是意外?

據我所知你們洛家在碧海城也是頂尖家族吧,商隊出行的保衛力量肯定不差,更何況還有你這個大小姐跟着。”陳煜看了看周圍的動靜,揹着洛霓裳一頭鑽進了密林之中。

雖然常言逢林莫入,可如今這情況可就不同。

那幫針對洛霓裳的人,既然沒有明面上來顯然是實力不算強,不足以滅掉洛家商隊。


而陳煜就是唯一的變數。

他們肯定怎麼也想不到會有陳煜這個人出現帶着洛霓裳回碧海城,更不可能會想到陳煜會發現不對改道形式。

所以陳煜猜的不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在洛霓裳等人就算有人僥倖逃了一命也會順着原路返回碧海城。

也就是說那羣幕後黑手佈置的後手應該是在那條路上等着。

而陳煜打算改道,直接一頭鑽進密林中朝着碧海城趕去,必然隱蔽安全許多。

“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是王家在針對我們。

她想毀了我們洛家商隊。”洛霓裳並不傻,陳煜不說的話她還轉不過彎來想不到,但陳煜輕輕提點兩句她便想清楚了。

“不,我估計她們主要是針對你,至於洛家商隊則只是附帶的,你可知你們洛家和王家最近有什不對勁的地方嗎?”陳煜望着前方深邃密集的樹木,雙腳一蹬,一下子登上樹上。

如果猿猴一般,在樹木間奔走,少了雜草荊棘的阻礙速度一下子快了許多。

“沒什麼不對勁的,我洛家和王家同屬碧海城大族,兩族之間的矛盾肯定是有的。

可幾百年下來幾代人的矛盾我們兩家都很剋制”洛霓裳在腦海中想了想實在沒想出來有那裏不對的。

“奇怪了,那麼多年都相安無事,彼此剋制住,如今突然發難到底意欲何爲。”陳煜覺得很奇怪,但苦於沒有任何線索也得不到什麼結論。

索性不在想這個問題。

陳煜已經進入密林好一會了。

這個密林叫做黑羽林,全長三千餘里,因爲黑羽林內部沒有任何可供修士用的資源,且黑羽林雜草叢生荊棘遍佈,所以從來沒有人原來進入這裏。

人跡罕至,這就是陳煜帶着洛霓裳走從這裏走的原因。

……

陳煜帶着洛霓裳差不多在黑羽林走了半個時辰後,突然陳煜停了下來。

桀!桀!桀!

陳煜彷彿聽到了有人在怪笑,仔細一聽卻又聽不見任何動靜。

有古怪!陳煜警惕的望着四周。

“洛霓裳,你有沒有聽見有人在笑,或者什麼奇怪的聲音。”陳煜扭過頭小聲的對着洛霓裳問道。

洛霓裳輕輕點了點頭,沒說話,但雙手把陳煜抱的更緊,顯然她現在也十分緊張。

桀!桀!桀!

這次陳煜聽仔細了,確實是有人在怪笑,笑聲是從四面八方傳到洛霓裳和自己的耳中的。

一時之間無法判斷這聲音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陳煜只好緩緩的張開感知力,向着四周感知過去。

感知力是由精神力轉化而來的,乃是先天修士以上才能動用。

陳煜雖然也能用,但太耗費精神力了,所以陳煜平時也很少動用,只有在必要時候才動用感知力。

感知力陳煜用起來一直都是很管用的,可這次卻失去了作用。

陳煜的感知力順着空氣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可才擴散出去十米的距離便瞬間泥沉大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個高手,至少精神力比陳煜強,也就是說來者是先天修士。

“桀桀桀!從那裏的小子也敢插手我鬼手的事。”幾乎是眨眼睛陳煜對面的樹上就站着一哈黑衣人。

黑衣人帶着一個獠牙面具,面具下只露出來了下半臉。

“鬼手修士!陳煜你小心他是先天修士,實力在先天修士中也是頂尖的。

據說之前在一個小城池大肆殺人,奪取鮮血修煉血攻,導致城池裏面的一個家族的老祖宗從死關中破關而出。

鬼手還正面擋住那位大修士的一掌不死,遠盾逃走。”洛霓裳聽到那黑衣人自報姓名後,驚呼一聲對着陳煜說道。

陳煜點了點頭,面色嚴肅的盯着鬼手看,這是一個大敵。

陳煜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

“閣下乃是先天修爲的大人物,何必抓住洛霓裳一個玄階的小姑娘不放呢。”

“不得不說你很聰明,竟然能看得出有人在前方堵着路。

想到改道從黑羽林走,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可是提前在洛小姐身上下了追魂香。”

那鬼手自言自語的和陳煜說着模樣癲狂,顯然覺得如此戲弄陳煜和洛霓裳的感覺讓他很舒服。

“不知道鬼手大人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兩個。”陳煜沉聲問道,一邊說一邊暗中調動着真氣蓄起力來。

“放過你們?那當然可以,不過。”

鬼手話還沒說完,陳煜突然爆發,奔雲步一出踏着聲爆,幾乎一眨眼就到了鬼手身邊。

左手散發出道道佛光,不動明王印朝着鬼手身上拍去。


等鬼手反應過來的時間已經晚了,一印下去鬼手被拍的倒飛而去。

本來佛門功法就剋制邪功,而鬼手正好就是一個修煉邪功的魔修。

“該死,我要扒了你皮,把你全身精血吸個一乾二淨。”鬼手從從地面上爬了起來怒吼。


本來他見陳煜如此慫,再加上陳煜地階的修爲根本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脅。

鬼手便抱着戲耍他的目的和這兩人聊了起來。

鬼手甚至想好了,假意答應陳煜說放過陳煜和洛霓裳。

先給這兩人希望,甚至可以的話在恐嚇要求這洛家小姐乖乖的自己過來服侍自己。

這洛家小姐身段高挑,長相更是 甜美可人。

不只是故意弄花還是奔波逃命而灰黑的臉蛋。

不僅沒有降低洛霓裳的美貌,反而還給人一種楚楚可憐,嬌豔欲滴的柔美。

然後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在耍自己,裝作一副慫包的模樣,讓自己放鬆警惕在偷襲自己。


不可原諒。

鬼手起身躍向陳煜。

先天修爲的氣勢爆發的淋漓盡致。 隨着氣勢展開而來的是一股濃郁的魔氣,魔氣騰騰的壓向陳煜。

魔氣在鬼手的胸前凝聚出一個惡鬼模樣,陰森森的,陳煜心一沉。

手捏成印,不退反進的朝着鬼手衝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