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猛然擡起頭看着原野雄,“你到底想做什麼?不是答應放入了嗎?”

原野雄笑道:“我放了啊,我已經放了,只是她現在可能有點危險。”

隨後原野雄向陳幸展示了一張照片,裏面正是山本一秀。

照片裏的山本一秀被掛在吊頂上,而下面是一把尖銳的水果刀矗立着。

陳幸的雙眼要冒出火光了,他憤怒到了極致。

“你個混蛋,要是她出事,我一定讓你後悔出生。”

“呵呵……這句話我聽過很多次,但是那些說這華的人都一個一個倒下了。”

陳幸不在理會原野雄,他轉動門準備離開,此時他非常想趕回去。

“慢着!第二個遊戲現在開始了。”

原野雄那惡魔般的聲音再次傳來,陳幸頓時一陣頭痛。

“你什麼意思?”陳幸質問道。

“我?我沒什麼意思,我很喜歡玩遊戲,這麼久以來,你是第三個能贏我一局的人。”原野雄不緊不慢的說着。

“別囉嗦,老妖怪,我沒時間和你扯淡,有屁快放!”

面對陳幸的咆哮,原野雄完全不在意,他緩緩說道:“想知道我爲什麼這麼年輕嗎?”

陳幸頓時一愣,這確實是他心中的疑惑,在推斷瀋陽就是原野雄的時候他就一直很懷疑。

“你……爲什麼這麼年輕?”

“因爲……我每隔幾年會換一次心臟,你的體內注射過過超級恢復劑,那個味道我很熟悉,即便已經消散了。”

原野雄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讓陳幸弄懵了,他不知道原野雄向說什麼,但是他內心很震撼,每幾年換一次心臟,這種操作很恐怖。

“你想說什麼?”

“換心臟後需要身體技能恢復,否則身體還受不了,而超級恢復劑的原型來自於我發明的生化戰士,當時我無意發現了人體奧祕,利用藥物增強了人的體質,同時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可以獲得超強的力量,但是後來副作用太大了,我就進行了人體實驗,你以爲真的有金南大屠殺嗎?不存在的……”

陳幸呆呆的看着原野雄,這個信息量讓陳幸有點無法接受,彷彿一個歷史的祕密即將解開。

“你就編故事吧,屠殺的照片都有,這是事實。”

“屠殺是屠殺,但是你要知道爲什麼屠殺。”

“你什麼意思?”

“呵呵,爲了正義啊!”

陳幸越聽越糊塗了,這個原野雄彷彿像一個瘋子一樣。

原野雄也看到陳幸的疑惑,他笑道:“爲了研製完整的超級恢復劑,我整整做了十萬個人的實驗,他們大部分都變異了,而且具有極強的傳播性,當時已經失控了,所以不得不全部屠殺掉。”


陳幸笑道:“你就胡說八道吧。”

原野雄聳聳肩道:“信不信無所謂,你就當一個故事聽聽就好。”

陳心內不可置否,隨後他說道:“行了,我要去救人了,廢話別多說了。”

原野雄笑道:“你忘了我們還在遊戲,接下來你要做一個抉擇了。”

原野雄突然展示出第二張照片,陳幸雙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照片裏不是別人,卻正是胡小斐。

“這個天台熟悉嗎?陶小娟死的地方,呵呵,十分鐘,你只有十分鐘,救誰你自己選。”

陳幸瞬間衝了出去,他顧不得和急診科的醫生交代,他此時必須把人救下來。

(兩個人都要救,一個都不能死。)


陳幸衝去醫院後,毫不猶豫的衝像別墅。


(2分鐘了,不行,我要更快!)

陳幸推開門,一陣繩子掙脫的聲音,陳幸看到山本一秀的身體迅速墜落。

陳幸猛然撲了上去,一把接住了山本一秀,而同時陳幸的身體親密的接觸到水果刀。

劇烈的疼痛傳導陳幸的每根神經,他彷彿沒了力氣。

山本一秀一陣驚訝,她立刻用手拔出了水果刀,隨後拿着手堵住出血口。

“快,扶我起來,我要去救人!”

“不,你都這樣了,別動,我送你去醫院。”

“不行,胡小斐有危險!”

陳幸準備強行爬起來,但是他很快感到傷口裂開,同時鮮血淚淚的流出。

陳幸感到意識要模糊了,大量的失血讓陳幸接近休克。

(不行!我不能死!)

陳幸猛然間恢復了力量,體內的激發了腎上腺素,陳幸瞬間感到一股力量。

他站起來就準備往外走。

(還有五分鐘,不行,我要開車過去。)

陳幸來到門口,山本一秀嚇到立刻扶住了陳幸。


山本一秀看到陳幸爲了她擋住了這一刀,她內心的冰山瞬間融化,同時她的內心還痛,彷彿自己親人要離開了一樣。

此時陳幸艱難的邁出一步,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快不屬於自己了。

隨後他猛然朝前面倒了下去,下一刻一雙手接住了陳幸。

“你還是這麼急躁!”

陳幸感覺這個聲音好熟悉,但是他已經昏迷了過去。 一個高瘦的冷酷的***在陳幸面前,此時山本一秀已經哭成淚花。

“快救救他,快救救他!”山本一秀對面前的男人祈求道。

男人冷笑一聲,拿出一隻注射器,直接扎入陳幸的靜脈,隨後緩慢推入進去。

山本一秀愣道:“這是什麼?”

男人的表情十分冷漠,他沒有回答山本一秀,而山本一秀還沒來得及追問,此時陳幸搖頭晃腦的醒來了。

“快!救她!來不及了!”陳幸掙扎着。

陳幸大腦一陣眩暈,但是他感到身體一股力量在膨脹,隨後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緩慢的充滿能力。

此時山本一秀驚訝道:“傷口……傷口怎麼癒合了!”

片刻後陳幸大腦一陣具體,隨後他猛然起身一拳砸了出去。

男人迅速伸手攔截,隨後一個卸力,直接把陳幸摔倒在地。

“太弱了,你已經把我說的全忘記了。”

此時陳幸終於清醒過來,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後驚呆了。

“克里斯!你……你沒有死?”陳幸目瞪口呆。

面前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克里斯。

克里斯穿着黑色風衣,帶着墨鏡看着陳幸。

在夕陽的黃昏下,克里斯的身影突然被無限拉長,顯得十分高大。

山本一秀此時一把抱住陳幸,哭泣道:“你沒事就好,你個笨蛋,爲什麼要過來救我,我又不是你什麼人。”

陳幸此時才從發呆中回過神,“不好,胡小斐被抓了。”

克里斯冷漠道:“你忘了我告訴你的嗎?冷靜!萬事要冷靜,你這樣怎麼做事?”

陳幸強壓着內心的煩亂,此時他非常擔心胡小斐的安全。

“胡小斐,那個女孩被抓了!”

“假的!你被騙了!”

克里斯淡淡的說完後,陳幸呆住了。

隨後他立刻想起了胡小斐的電話,他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了過去。

沒多久一個熟悉的清脆而調皮的聲音傳來。

“哇,本科生,你居然聯繫我了,說有什麼事情找本寶寶。”

“你在哪?”

陳幸此時聽到胡小斐的聲音後,已經放心了一大半。

“我?在魔都醫科大啊,本科生我好想你啊,老爸不讓我出去,不然我早過來了,你快點過來陪寶寶玩!”

胡小斐對陳幸的對話十分親密,彷彿已經把陳幸當作自己的男人一樣。

陳幸這下徹底放心了,他鬆了一口氣,隨後說道:“你好好學習,我馬上考試了,過些日子過來找你。”

胡小斐聽完後,瞬間興奮的大叫:“真的嗎?本科生,你要快點過來,寶寶心裏苦,但是寶寶不說。”

陳幸此時被胡小斐的話完全逗樂了,他嚴肅的表情也消失了。

“好了,我還有事情,下次聊。”陳幸說完,不由分說的把電話掛斷了。

克里斯冷冷說道:“你太讓我失望了,爲什麼幾個不見,你就變成這樣了。”

陳幸此時雙眼冒出精光,他死死盯着克里斯,“你該說說,這幾個月你去哪了?你不是心中中了一刀嗎?”

克里斯冷漠說道:“我的心臟在右邊,我是異位心,所以死不了。”

陳幸愣住了,他隨後苦笑一聲道:“我還以爲你……”

片刻陳幸又搖頭道:“能見到你,非常高興,不過你怎麼知道胡小斐沒有被抓,你……”

克里斯淡淡說道:“從你接觸洪偉開始,我就一直監視着你,一如既往當年你和陶小娟在一起的時候一樣。”

陳幸愣了,隨後開口道:“爲什麼監視我?爲什麼不出來相認。”

克里斯冷漠道:“我想看看你到底還剩下多少本事,我對你的打分是0分。”

山本一秀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兩人,她完全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但是看着陳幸沒有事情,她也鬆了一口氣。

陳幸無奈笑道:“你一如既往的嚴格,我知道,我被許多條條框框限制着,所以導致事情發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