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兩人又陷入了一個危險的境地。

“戰又不是,退又不是,難道只能等死了嗎?”陳天蹙眉,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絕境。

此刻兩人想要絕境逢生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奇蹟降臨!

然而就在此時黑色巨龍猛撲過來,兩隻龐大鋒利的龍爪向兩人抓來!

陳天和沈悅均躲閃不及,淪爲巨龍的爪上之物。

陳天只感到全身的骨骼都要碎了,一股劇烈的疼痛感一時間席捲全身,更不要說沈悅了頓時臉色慘白身上骨頭斷了幾根,直接昏迷了過去,畢竟她的體魄並沒有陳天那樣的恐怖,況且還是個女孩根本經不住黑色巨龍的一爪,其實黑色巨龍一爪就能將他們撕成碎片!

不過萬幸的是,黑色巨龍並沒有當場撕碎他們,而是將他們放到了一顆小星辰上似乎是想任其自生自滅!

不過很顯然黑色巨龍並沒有遠離,而是在不遠的地方發出一聲聲的低吼,整個龍身泛出赤紅色的光芒,巨大的龍翼變成了火翼,剎那間滔天的火焰淹沒了這片星域,如浪如潮,一道赤紅色的烈焰徑直朝着陳天兩人所在的小星辰貫穿而來。

“啊…!混蛋,若是此劫過後我還活着將來定將你斬殺!”陳天憑藉着意識尚存的最後一絲清明感受到了危險即將來臨於是全力催動渾身真元能量,金色的血氣瀰漫虛空,形成一個金色的球形光幕包裹着沈悅竭力飛遁!

“轟隆!”

一聲巨響過後,星辰爆裂,漫天的星辰碎片鋪天蓋地,許久過後這片星域才恢復了平靜,黑色巨龍早已消失不見。


此刻,在另一片星域中,一個佈滿裂紋的淡金色球形光幕忽明忽暗,漫無目的在星域間飄蕩,裏面所包裹的正是陳天和沈悅兩人,被星辰爆裂的餘波震到了另一片星域,險而又險的躲過了一劫,只不過此時均是奄奄一息。

“不…我不能死,也絕對不會死!”陳天憑藉着大毅力堅持着沒有昏死過去,因爲他知道一旦閉上雙眼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然而就在此刻陳天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生命氣息,就在淡金色球形光幕的下方,有一顆浩瀚無垠的綠色古星正有規律的緩速旋轉,整顆古星不知比地球大了多少萬倍,神祕而浩瀚,且絕非無人居住的古星!是除地球外真正的另一顆生命古星!

“生死,在此一舉!”陳天大喝,心中儘管無比震驚但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何況這個星球很有可能是生命古星,因此他決定放手一搏!引動着所餘最後真元催動淡金色的光幕朝着着生命古星俯衝而去,殊不知他真正的旅程纔剛剛開始!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穿過了大氣層在離地面還有幾十萬丈高的虛空,整個光盾如一顆金色的隕石化作一道流光開始急速墜落向地面!

“砰!”

就在兩人落向地面的瞬間原本密佈裂紋的光盾被一股絕強的力量撕裂開來,驚人的下落速度讓周圍百丈以外的地面都在震動!

…………… “噗!”陳天由於從幾十萬丈的高空急速墜落,劇烈的撞擊力度讓他臉色蒼白大口吐血,而旁邊的沈悅早已陷入昏迷。

若不是之前贏勾的血丹猝體導致他的肉身無比強大堪比神鐵恐怕此時早已粉身碎骨,即使如此陳天的全身也多處骨折,灼痛感遍佈全身!

陳天竭力不讓自己昏迷過去,心中默唸療傷心法修復着接近破碎的傷體,渾身流轉着淡金色的光華,傷口開始緩慢的癒合。

…………

整整一天過後…

陳天猛然睜開雙眼,一天的修復時間讓他徹底康復,體內真氣澎湃如海,金色的血氣直衝雲霄引得周圍空間震盪虛空嘶鳴,在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彷彿擁有毀天滅地般的偉力!

環顧四周只見鬱鬱蔥蔥,參天的古木遮天蔽日,一片生機勃勃的原始森林之景,陳天此刻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森林之中,濃郁的靈氣瀰漫當空,陳天感到全身十萬毛孔自覺張開瘋狂的吮吸着周圍的靈氣讓他感覺渾身一陣舒爽。

“真是個修煉的好地方,不過靈氣如此濃郁該不會是修士的世界吧?”陳天的腦海突然涌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同時心中有種莫名的激動與興奮若是這個世界是修士的世界那他必然要與世一爭!在地球他就是金字塔頂的驍楚想必在這裏也不差!隨後他便滿臉苦笑,這怎麼可能呢?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這是哪裏,能不能走出這個原始森林還是個問題。

隨後陳天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沈悅,一手將她拉起抗在肩膀上,漫無目的的在森林中走了幾天幾夜。

一日正午,就在陳天他們繼續趕路時……

突然間,一股森然的寒氣瀰漫開來,周圍千丈的林木被瞬間冰凍破碎化作一地的冰霜,原本蔥鬱的林木頃刻之間化爲一方冰雪極地,陳天扛着昏迷中的沈悅停下腳步,面露凝重之色,釋放出金色的氣血震退寒氣。

“嗯?怎麼回事,難道是古星的生物?”眼前突如其來的一幕場景和森然的寒氣讓陳天皺了皺眉,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吼!!”

一聲虎嘯似能震懾天地,萬獸懾服!只見一隻渾身黑白相間虎紋的百丈巨虎從虛空中踏步而來,鋒銳的虎爪似能撕天裂地,每邁一步,大地彷彿都在顫抖,鋒利的劍齒獠牙外露血口之外似能穿金裂石!深藍色的虎目睥睨着陳天似乎認爲陳天已經是自己的獵物。

“噝…好恐怖的老虎………”感受到巨虎極度強大的森寒氣息,陳天瞳孔一陣收縮。

還未等反應過來,巨虎已經猛撲過來伸出鋒利的虎爪帶着嗤嗤不絕的破空聲拍向陳天。


陳天見狀立即運轉真元爆出一身金色神芒攜帶着昏迷中的沈悅化作一道殘影險而又險的躲過這一爪,但還是被虎爪拍下所產生的餘波所頗及被震的倒飛數十丈遠,連連後退好幾步才勉強站穩腳跟,臉色變的蒼白差點吐出一口血來,巨虎的那隨意一爪足有千萬鈞之力,以虎爪爲中心周圍幾十丈的地面幾乎是瞬間龜裂坍塌,激起陣陣塵灰,光是餘波就能將陳天所傷可想這隻巨虎是何等的強悍無匹!絕對是此地的一方霸主!

巨虎的虎目之中閃過一絲驚詫顯然是沒有料到在自己眼中如螻蟻般的陳天竟能躲過自己的一爪之力,這是史無前例的一件奇事!

不遠處的陳天大驚失色滿臉的不可思議,心中驚駭無比,沒有想到僅僅一爪就差點讓自己隕落,且還是沒有真正擊中的情況下只是餘波而已,他擡頭看了看巨虎的落爪地,渾身直冒冷汗,這一爪若是拍在自己身上就是不死也得殘廢!這隻巨虎太強大了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對手,兩者差距是天壑之別!

“域外的人類……有意思,竟能躲過我的一擊”巨虎口吐人言,語氣帶着些許讚賞之意。

“不過,你能躲過我幾擊呢?!”巨虎話鋒一轉,一股滔天殺意沖天而起,周身的寒氣更甚,溫度急劇下降“域外的人類你很不錯,若是能再擋我一擊不死我便饒你一命!”

“媽的,這老虎逆天說人話了,難不成還成精了?”在陳天固有思想中從沒有想過有一天能碰到說人話的老虎,自己是到神話世界了嗎?

“哼,臭小子,別一口一隻老虎的叫,我可是這盤龍林方圓千里的地方霸主‘冰翼劍齒虎’!”巨虎聞言,自報身份,一臉傲然道。


“盤龍林?原來這個地方名叫盤龍森林,這隻老虎原來叫冰翼劍齒虎……”陳天暗暗自語,總算知道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了,不過並不值得高興,先是黑色巨龍將他吞噬帶入了星空,接着爲了脫險來到古星誰知又碰上了古星盤龍林的霸主冰翼劍齒虎!這兩次哪一次不是瀕臨死亡的絕境?就連陳天都覺得天要亡我,有些灰心意冷了。

“廢話少說,小子接招吧!”

話音剛落,冰翼劍齒虎仰天嘶吼,一股雄渾的音波之力如漣漪般傳盪開來,一時間虛空崩裂,空間搖晃,狂暴的寒流在虎身周圍涌動形成數千塊鋒銳無比的冰錐朝着陳天轟然砸去!

周圍涌動着極致的寒流讓陳天的肌體發寒,面對數千冰錐的襲來,陳天自知根本無法躲避,但也沒有因此而絲毫退縮,既然左右都是死,何不放手一搏!陳天一身黃金血氣直衝雲霄,施展真氣化形撐開一道金色的光盾硬抗數千冰錐!

“轟!”

上千塊的冰錐落下,激起千丈高的煙塵,地面劇烈的震動,煙塵消散,大地的真容顯現出來露出了裂開滿地的溝壑,一派瘡痍之景,然而一條金色的身影卻如泰山般屹立其中如槍挺立並未倒下,正是陳天!

此時陳天的身軀被冰錐劃開無數道殷紅可怖的傷口,觸目驚心,金色的光華褪去體表,他體無完膚的呈現出來,如血人無異,而在他血淋淋的身後正是昏迷中的沈悅,然於此時不知發生的一切。

陳天此刻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全憑藉着一股鋼鐵般的意志力支撐着身體不倒,堅毅的眸子閃過一絲黯然,也許下一刻就是生命的盡頭,他用着最後的力氣勉強擡起頭朝着冰翼劍齒虎說道:“我……接住了……你的一………”

話未說完,陳天就因流血過多體力不支外加身體上的重傷最終倒地昏厥了過去……

………… “這小子好驚人的意志力!”冰翼劍齒虎心中詫異,震驚到語無倫次的境地,再次爲陳天的表現所驚歎不已,它早已洞悉陳天的修爲不過結丹祕境三重而已卻能在兩次進攻下奇蹟般的存活,原本在它眼中陳天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此刻它已改變對陳天的看法,望着滿身是傷躺在地上的陳天,深藍色的眸光閃爍着若有所思的神色。

…………

睜開雙眸後陳天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黑黝黝的天然石洞中的一張檀香木牀上,雖說是石洞不過各種古香古色的木質傢俱樣樣俱全,一張檀香木桌上的紅色蠟燭的火光照亮着天然石洞,彷彿是世外高人的一處居所,不過更讓他詫異的是自己原本身上的傷口竟完全痊癒,連一絲疤印都不曾留下,讓他欣喜之中迫切的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是哪位高人救了他,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位高人是這顆古星的原住民。

一陣清風拂過……

一名面帶和曦,身穿藍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揹負雙手,眸若星辰,深邃如潭,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陳天的牀前正微笑着看着陳天。

陳天神色訝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這名身穿藍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心中震撼無比,連對方什麼時候來的自己竟沒有一絲察覺!自從進階至結丹祕境三重後靈覺也變得對外界氣息非常敏銳,就算是一片樹葉掉落在地上陳天都能清楚感知,然而唯獨眼前的這名中年男子他竟沒有感覺到任何一絲氣息,彷彿他是憑空出現在眼前的,此人絕對不會弱於冰翼劍齒虎!很有可能就是救他的高人。

“你醒了,感覺如何?”中年男子突然開口問道,始終面帶微笑,語氣溫和,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我已無大礙”

“嗯”中年男子面色古井無波,微微點了點頭,隨後道“不過,我不是什麼前輩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叫我幽寒月便好”

陳天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是,幽寒月前輩”

聞言,幽寒月搖頭失笑。

“前輩,您能告訴我這顆古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嗎?”陳天初來乍到心中自然有許多問題想要請教幽寒月,他既然是這顆生命古星的原住民就肯定知道這裏的情況,也許能夠回答他心中的疑問。

聞言,幽寒月似乎對陳天問這個看似奇怪的問題並不感到吃驚,但凡是人在不知陳天是域外來的情況下被提問這樣近乎白癡問題的,多多少少都會有些詫異,然而幽寒月卻平靜如水,但陳天也沒太在意他只是迫切的想要了解這顆古星的情況其他的一切都和自己無關。

從幽寒月口中得知,原來這顆古星名爲‘君源星’早在荒古時期就已矗立億萬年之載,君源星則分爲北域,南域,西域,東荒,以及核心之地‘中州‘,五大古域共存,門派林立,強者如雲,而且證實是一顆修煉古星,且是修士的世界,也是強者爲尊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實力在這裏只有死!而陳天他們現在所處於的方位則是古星’南域‘的’盤龍林‘,而且每一方古域都浩瀚無邊,相當於數千個地球面積的總和!凡人窮盡一生都未必能走過一方古域的十分之一!可以想象南域的面積究竟有多麼的大!就連幽寒月都沒能走出南域的一半,但修士和凡人不同只要修爲足夠強大便可輕易跨越南北五域…………

陳天聽的心驚膽戰,從幽寒月的一番話中得知,祕境只不過是修士的起始,當化神大成真元衝頂則是靈元之境,可以吞納靈氣,吸收天地精氣,這時才能算一名真正的修士!

而靈元大成之時,一身真元之靈可勾結星罡之力爲己身所用,能隱遁虛空,這時則是虛靈之境。

至於虛靈大成之境,則能觸發天雷入體,凝結天道之威,法則之奧,便是玄天之境,可堪稱一代強者!

玄天之後還有聖元之境被譽爲人族至聖,可俯視諸雄威壓九天十地,彈指間湮滅星域,不過據說聖元之後還有其他境界,但幽寒月就所知甚少了。

據幽寒月所說他自己則是虛靈境一重天的修爲在南域也十分普遍,並不能算是一代強者。

如此看來陳天結丹祕境三重天的修爲在這顆古星只能算一個最底層的弱者,恐怕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在強者眼中他恐怕就如螻蟻一般弱小!這讓他產生了巨大的落差感和無力感,在地球他是一位年輕驍楚,而在這裏卻如同蒼茫大地的一粒塵埃………

不過,他相信只要足夠努力,在這裏同樣能成爲一名強者打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廣闊天地!陳天心中萌發了想要變強的信念,雙目逐漸變的堅毅,充斥着無比強大的自信。

幽寒月自然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微微點了點頭,道:“光有自信是不可能在南域自保的……”

的確,光有自信是不夠的,想要在南域立足最起碼也得有自保的根本!可是依照如今的陳天想要在強者爲尊的南域生存真的連自保的能力都無!

陳天如夢驚醒,拱手謙虛道:“那前輩的意思是?”

突然間,幽寒月伸出一指朝着陳天眉心點出,伴隨着一道幽藍之光,一篇篇玄奧心法、強橫戰技,如走馬觀花一般在陳天腦海浮現,最終化作一道永恆的意識藏於腦海之中不可磨滅。

陳天發現這本古經非常玄奧,萬千金色符文在腦海沉浮,晦澀難懂,卻給予自身極大的好處,原本堵塞的一些經脈在一瞬間暢通無比,心中頓時一喜。

“我傳給你的乃我家族‘幽寒古經’,修心悟道,戰法千萬,攻防無雙,若你悟性足夠能悟出一二,便可助你自保”幽寒月平靜的說道,但眸子中卻閃過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希冀之色………..

“前輩…….這…”陳天嘴角囁嚅,不知該說什麼,自己的命是被他救的已是大恩難謝!如今又將家族的幽寒古經傳於自己,這無疑是天大的恩賜!可以說幽寒月將古經傳於陳天的那一刻已經間接成爲了他的師傅。

“不必多說什麼,你我一見本就有緣,況且……..助你也是助我,有舍便有得”幽寒月意味深長的說道。

………….. “前輩有何所需,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辭!”陳天聽出話意,有舍便有得,幽寒月定然不會平白無故的送給自己一本古經他肯定有需要自己的事情,不過問題又來了,陳天本身的修爲在幽寒月眼中並不高,甚至可以說是螻蟻!至於爲何將幽寒古經傳於陳天?那就不得而知了,這一系列問題在陳天心中形成了一個個疑問,但,這絕對是一個報答的好機會!不容錯過。

“好,不過你還太弱暫時還幫不上我的忙……”幽寒月的一番話語證實了陳天的猜想,幽寒月確有所需。

陳天聽得雖然心中不爽,任誰聽見別人說自己太弱多多少少都會有點不舒服,不過幽寒月說的也是實話陳天的確在修爲境界上太弱也許真的幫不上幽寒月什麼忙,這番話也將陳天拉回殘酷的現實,他雖然不想欠別人人情奈何自己修爲太弱現在根本還不了啊,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實力,不過什麼忙值得這個幽寒月用一本古經在他身上做賭注?難道他認爲陳天以後定能成爲一代強者可以完他所需?但陳天也管不了那麼多,以後的事以後說,現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實力才能在南域立足。

“日後會有機會的,但絕不是現在,當需要的時候會有一天去找你的。”幽寒月揹負雙手,淡淡的說道,眸光深邃眺望長空,他一身藍色長袍無風而動,身形逐漸淡化愈發的虛無縹緲,彷彿融和天地。

“前輩你要走了嗎?”陳天問道。

“不早了,該離去了,我們後會有期……”幽寒月十分平靜的說道,即使面對的是離別也一如既往的風輕雲淡。

“多謝前輩恩賜,來日再見我定能相報!”陳天斬釘截鐵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自信,堅毅的眸子閃過一絲精芒。

幽寒月並未答話只是靜靜的看着陳天,旋即他的身形徹底消散,無影無蹤。

然於此時,周圍的一切開始迅速變化,原本古香古色的天然石洞瞬間無聲崩塌,片刻過後陳天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移動半分依然在那片遇到冰翼劍齒虎的森林之中,滿地被冰凍破碎的樹木碎片,一副瘡痍之景倒映在陳天眼中。

此刻的陳天心中震撼無比,原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幽寒月隨手施展的一個幻境而已,然而給他的感覺卻又那麼真實,舉手投足之間就能開闢一個小世界哪怕只是幻境,這就是擁有大神通手段的人物,他總感覺離那樣的境界有些過於遙遠,不過片刻過後他便恢復正常,他從來不是一個瞻高望遠的人,凡事得一步一個腳印的來總有一天他會站在世界之巔!

這時,他發現在不遠處的一個還剩半顆樹的樹幹底下正躺着一身血漬的沈悅,身上的血液早已風乾變成黑色,臉色慘白生命氣息極度微弱幾乎處於命懸一線的地步!

陳天見狀急忙跑過去將沈悅扶起,打出一道道金色的真元之力穩定沈悅的傷勢,沈悅的數根肋骨奇經八脈早已斷裂傷勢頗爲嚴重,真氣療傷的效果並不會很明顯,而真元之中蘊含的生命精華要比真氣多的多但卻十分消耗體力,可想陳天還是不希望與自己同一個故鄉而來的人死去的,況且她還算得上是患難之交,於情於理他都不希望這個故友死去否則在這裏他只有孤單面對了,當一個人在一個舉目無親的地方那是何等的孤單寂寞,而當有一個從同一個地方而來的故人,這時顯得一個故人是多麼的重要,他無論如何都不會任其離自己而去!

一股龐大的金色真元之力順着陳天的手臂源源不斷的涌入沈悅的四肢百骸滋潤着沈悅的傷勢,傷口開始緩慢的癒合,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過後沈悅的便恢復了幾絲血氣,臉色紅潤不少,然而情況還是不容樂觀依然岌岌可危。

反觀陳天早已是大汗淋漓,大量的真元消耗讓他疲憊不堪,感到有些體力不支……

就在他感覺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段晦澀難懂的金色符文“療傷篇法,不滅心訣,幽寒渡體,六道輪迴,不死不滅…………”陳天隨着金色符文的沉浮,心中不自覺的默唸,緊接着周身絲絲寒氣流轉,全身的疲憊在瞬間一掃而空,一股淡淡的白色霧氣在陳天與沈悅之間徘徊流轉,給人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僅僅片刻過後沈悅的傷勢就已基本痊癒,傷勢和好如初就如之前的陳天一般,只不過依舊處於昏迷之中,但已無大礙。

“幽寒古經的療傷篇法,不滅心訣!果真效果非凡”陳天驚歎不已,沒有想到關鍵時刻竟然是幽寒古經幫了他,更沒有想到它還有如此的逆天作用,心中又驚又喜,且不滅心訣只需心中默唸便可自行運轉,所以陳天才能在第一次就輕易駕馭並掌握不滅心訣。

陳天試着再次運轉幽寒古經,意念隨之一動,另一篇晦澀玄奧的金色符文在陳天腦海浮現“玄冥步,跨三界,越時空,移萬陣,萬法不侵……”

陳天靈臺一片清明,開始感悟幽寒古經的篇法,及內蘊玄奧,他發現這些金色符文晦澀難懂玄而又玄,時而明悟時而混沌,這是另一篇心法沒有了像運轉不滅心訣那般的輕易,想要掌握並不容易,不過陳天並不氣餒依然心如止水逐漸感悟古經玄奧“氣沉丹田,力順移步,步如游龍,身疾如影,迅如驚雷……”

“玄冥步法!”

陳天一聲大喝旋即便身形如電腳踏玄冥步法化作一道金色的殘影如鬼魅一般在盤龍林中極速穿行,所過之處便有絲絲寒意殘留甚是詭異。


玄冥步法給陳天的感覺十分奇妙,可步跨數十丈,而令他更爲驚奇的是玄冥步法竟觸摸到了一絲時間領域,凡是周身三尺之內所有事物都會變得十分遲緩,能最大限度的令自身速度奇快無比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一絲時空之力!如今陳天只不過剛剛第一次施展玄冥步法,僅僅領悟一絲入門奧義便能使自身最大限度發揮出速度優勢的潛力,可想而知玄冥步法是何等的逆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