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隅眉頭微皺,伸指一點遍布墨翠海的雷火萬維網,雷火萬維網瞬間從墨翠海中剝離了,順著金隅的操控往外面的隱璇翻卷了過去。

隱璇豈能不明白金隅的意圖,他針對雷火萬維網一指點出,瞬間空間塌陷阻擋了雷火萬維網的速度,然後隱璇對著包裹金隅的墨翠防禦海瘋狂的拍擊,咚咚咚的就想打鼓一般。

金隅身處墨翠防禦海中都給隱璇的瘋狂攻擊著震得渾身發軟,感覺再這樣下去的話,自己不死也得半廢。

金隅不敢怠慢,無奈之下只能夠收縮自己的防禦圈,癸水之術放在外層,厚土之術放在內層,然後有著癸水之中布入星魂之力,這樣以柔克剛,希望能夠緩解一下壓力。

果然金隅修改防禦之術后壓力得到不少緩解,但是金隅發現每次隱璇攻擊癸水之後總會從癸水之中撈取少許星魂之力收集進玉盒之中。

這次金隅徹底明白了,原來隱璇突然之間發狂顯然和自己收縮星魂之力有關。

這老怪顯然是在打自己的星魂之力的主意,金隅心中瞬間想到自己的命魂需要吸收星魂之力來修鍊,那麼難道這老傢伙的神魂出了問題,所以需要星魂之力來修鍊?

這樣一想,金隅立即抓了到重點,他立即溝通閉關修鍊中的命魂,把隱璇的情況和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命魂。

命魂自從氣宗回來之後,就一直在閉關,所以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聽金隅一介紹,它立即肯定地道:「你的猜測沒有錯,那老怪絕對是神魂出了問題。既然是這樣,那就好辦了,你只要針對老傢伙的靈魂給予狠狠一擊,老傢伙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金隅道:「神魂攻擊我根本就不會啊!你能不能夠出手?」

命魂道:「不用我出手,我出手的話也未必能夠重創老傢伙,這老鬼乃是從聖體境巔峰跌落下來的,他的神魂凝練程度肯定比我還要強,哪怕他神魂出了問題,我全力攻擊也未必能夠討得了好。不過你身上有一個殺手鐧,出其不意之下,相信一定能夠給予他致命一擊。」

金隅疑惑道:「我身上有什麼殺手鐧?」

命魂道:「你能夠溝通宇宙星辰的魂力,如果你全力溝通一顆星辰的話,可以你自身為橋樑,就相當於給於星辰一雙望遠鏡,讓它能夠洞穿得了這邊發生的事情,那麼它看到自己的力量被人收取,肯定會引來星辰之魂的暴怒,到時候老傢伙將面臨星辰之魂的攻擊,哈哈,那時候我們就有好戲看了。」

金隅有些不敢相信地道:「真的能行么?我每次溝通星辰之時,總感覺那些星辰之魂好像都在沉睡。」

命魂道:「所以我讓你全力溝通一顆星辰,這樣也許就能夠喚醒得了沉睡中的星辰之魂,你不是試試怎麼知道不行呢?」

金隅想想也對,便道:「拼了!」

金隅也是果斷之人,既然決定了,那就做吧。

現在外面的隱璇雖然攻擊力度依舊很強,但是一時半會還威脅不到金隅,所以金隅全身心都沉入到識海之中,神識覆蓋識海中的星辰,然後意念瞬間進入宇宙星空之中,從那些與自己聯繫密切的星辰之中選擇了一個,然後全力溝通這顆星辰。

在金隅全力呼喚之下,慢慢的星辰之中好像有一個意念真的被他給呼喚醒來,好像跟他的意念漸漸有了交集。

一看真的有效果,金隅心中微喜,他不斷地呼喚,不斷地溝通,漸漸的一個磅礴得讓金隅身體都開始戰慄的意念漸漸與他的意念接駁了上來。

金隅感覺自己好像化身成了一隻螞蟻在與一個巨人交流一般,這個巨人彷彿智慧極為低下,在意念交流中,金隅只能夠隱約明白一點點對方的意思。

對方好像在問他為什麼打擾他的沉睡。

金隅恭敬地告訴對方,有一個很強大的人在盜取他的力量,希望他去阻止這件事。

那巨人好像非常不在意這件事。

其實這樣也對,對於巨人來說他的力量太過強大,別人盜取些許對他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他根本感應不到。

但是金隅不想就此放棄,所以金隅開始不斷地給對方灌輸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的理念,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反正金隅就是這樣一遍遍地灌輸。

最後好像真的起了作用,那個經天緯地的意念終於動了,跟隨著金隅的意念來到了金隅的識海之中。

金隅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識海彷彿擠進了一個能夠撐爆他識海的龐然大物,這讓金隅心中大驚,趕緊告訴那個意念,讓他收斂自己的力量。

那個龐然大物,似乎也感覺到了金隅的脆弱,將自己絕大部分力量給收了回去,然後看到金隅識海中的星辰,他瞬間便找到了那個與它對應的星辰,它好像有些驚訝,然後進入那顆讓他感覺非常熟悉的星辰之中。

推薦耳根新書: 星辰之魂一入金隅識海星辰之中,金隅的識海立即轟隆隆出現了驚天動地的變化,那顆星辰瞬間散發出璀璨的光芒,照耀了金隅的整個識海空間,就好像化著了一顆太陽。

在強烈如太陽的星光照耀下,金隅的識海空間開始急劇擴張,大地上的赤紅色開始發生轉變,赤紅之色開始變深,從赤紅變成深紅,最後又由深紅轉變成黑,最後成為了一片黑土。

黑色的土地給人一種堅固厚重的感覺,金隅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識海空間好像變得更加穩固了。

這樣的變化是金隅所始料不及的,不過這是好事,金隅非常的喜聞樂見。

甚至金隅感覺自己的神識都好像在光芒的照耀下變得更加凝練了,這簡直就像是神跡一般。

等到金隅的識海空間的改變徹底完成之後,那個星辰的光芒也漸漸收斂了起來,然後藏身在星辰之中的星辰之魂彷彿在喃喃低語:「嗚,這裡好像很熟悉,讓我有家的感覺。」

這時候金隅驚奇地發現自己好像和星辰之魂的溝通變得清晰了起來,自己能夠完全聽到星辰之魂的話。

金隅試著開口詢問星辰之魂道:「星魂大人,如果您願意的話,那個地方我就留給您專用好了。」

那星辰之魂好像也完全能夠聽明白金隅的話了,回應道:「嗯,很好,這裡以後我會常來。」

這下金隅徹底明白了,看來這次藉助星辰之魂的力量好像徹底改變了自己識海中的星辰,讓識海中的星辰和宇宙的對應星辰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了,所以自己才能夠和星辰之魂無障礙地溝通。

這樣就更加方便了,金隅接著道:「星魂大人,我們是不是先解決掉那個偷竊您力量的人,然後再來好好感受您的新家?」

那星辰之魂道:「嗚,我已經感應到了那個小賊,他不但在偷竊我的力量好像還在偷竊我很多老朋友的力量。嗯,在這裡我也感受到了很多老朋友的氣息,似乎它們也在這裡安了家。」

金隅道:「那這樣豈不是更好,如果只有星魂大人您一個人在難免會有些寂寞。」

那星辰之魂道:「是的,有這麼多老朋友在這裡安家,足見這裡是一個好地方,所以以後我應該常來這裡。」

金隅道:「我非常歡迎星魂大人你來這裡常住,相信在您的庇佑下,我一定能夠更加安全。」

星辰之魂道:「嗯,你是一個誠實的人,我喜歡和誠實的人做朋友,所以這次我願意幫你解決掉外面那個麻煩。」

看來這星辰之魂並不傻,似乎看穿了金隅把它引來這裡的用意,所以當金隅坦然道明希望得到他的庇護之時,終於讓星辰之魂認可了金隅,並且願意和金隅做朋友。

這讓金隅心中更加歡喜不已,能夠和這樣一個超級強者做朋友,簡直就是抱了一條大腿。

金隅非誠誠懇地道:「多謝星魂大人的原諒。」

星辰之魂道:「既然我們是朋友了,幫助你也是我應該做的。還有你也不用叫我星魂大人,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我的名字叫天樞。」

聽天樞如此自我介紹,金隅被驚得張大了嘴,許久之後才慢慢回過神來。

他沒想到自己隨便招引來的一顆星辰的星辰之魂竟然是天樞星的星辰之魂,這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金隅好一會才開口道:「天樞……大哥……」

天樞點頭道:「嗯,你既然叫我大哥,那麼當大哥的也就不能讓你失望,外面那個宵小我就幫你給打發了。」

金隅心中暗驚:幸虧自己沒有在天樞星魂面前耍小聰明,否則自己不但得不到天樞的友誼,甚至還有可能惹怒對方,那樣的結果將會讓他失去很多很多。

要知道天樞星乃是北斗七星之首,素來傳聞天樞統攝天下星君,為星君中的智星,是智慧和權力的象徵。

既然有這樣的傳聞,那肯定是錯不了的,通過這短時間的接觸,金隅明顯感覺到天樞那不弱於人的智慧,而且是大智若愚。這種不知存活了多少萬億年的怪物,豈是自己一個小小的人類能夠糊弄得了的。

金隅唯有誠懇道謝:「麻煩天樞大哥了。」

天樞道:「不麻煩,舉手之勞而已。」說話間金隅便感覺到一股恢弘的力量掌控了自己的身體,然後自己的神念好像成了一個旁觀者,只見天樞掌控著自己的身體對著隱璇揮了揮衣袖,然後隱璇便好像一隻蒼蠅一般地被天樞一衣袖給甩得飛出了十萬八千里眨眼不見了蹤影。

果然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金隅的嘴巴再次張大,好似能夠塞得下一個雞蛋,雙眼凸起好像死魚一般。

幸虧他現在只是神念之體,外人根本看不到,否則那震驚的表情也能夠驚掉別人一地下巴。

對於隱璇來說就不是震驚了,而驚恐,無邊的驚恐,一種驚懼得能夠讓他道心失守的恐懼,能夠讓他一個聖體境顛覆的修士半夜做惡夢的驚懼襲擾著他的身心。

本來隱璇一直在壓著金隅打,同時在收集星魂之力,這讓他很高興,覺得自己的神魂恢復在望了。

一直順順利利的,隱璇已經能夠看到自己君臨天下的未來了。

可是就在他最興奮最開心的檔口,突然變故就發生了。

獨寵首席祕書 一直隱藏在防禦圈中的金隅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勢絕倫的氣息,在這股氣息下,隱璇感覺自己好像成為了一隻螻蟻,然後他便看到金隅隨手揮一揮衣袖,一股不可阻擋的沛然之力瞬間便襲擊了他,他在這股力量中就好像滔天洪流中的一截枯木,瞬間便被這股洪流衝擊得不知飛出多少萬里。

隱璇被天樞藉助金隅的肉身衣袖掃飛,在萬里之外才從空中跌落,雖然被摔了個七葷八素,但是身上卻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這時候才有時間開始思考自己的遭遇。

首先他能夠感覺到金隅那一袖之力的強悍,那種不可抵禦的力量讓他心頭震顫。

接著他能夠想到這股力量應該不是金隅自身的力量,否則金隅不會在這個時候突然爆發。

然後他能夠想到金隅身上應該潛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這個秘密哪怕是他,一位曾經的聖體境巔峰強者也絕對不敢更不該去窺視。

最後他能夠感受到那個對他發出攻擊的人或者說神對他並沒有殺意,否則他現在絕不會完好無損,而是會死得不能再死死無葬身之地。

推薦耳根新書: 推薦耳根新書【一念永恆./book/27094/】,閱讀大神新作!

隱璇想到這裡才心下稍安,畢竟那一袖的力量太嚇人了,事情往往是過去之後才真正讓人害怕。

隱璇此時就是一陣陣后怕驚得他直冒冷汗,整個人都成了驚弓之鳥,生怕金隅的身影突然出現。

隱璇不敢在原地多待,他心神稍定之後便飛身往氣宗山門趕去,希望以後最好不要和金隅見面,這樣以後就不用再和隱藏在金隅身後的那個不管是怪物還是神仙的東西再打交道了。

天樞一袖震飛隱璇之後,便收回了自己的力量,金隅再次掌控了自己的身體,此時金隅也還處在震驚之中,他訥訥自語地道:「天樞大哥,你究竟有多厲害啊!」

天樞呵呵一笑道:「這算不得什麼,你好好修鍊的話,以後自然能夠趕上我。」

金隅咕隆也了一口口水,漸漸恢復心神,以心念對天樞道:「這我可不敢想,能夠有天樞大哥你萬分之一的厲害我就知足了。」

天樞聽了金隅的馬屁不但沒有高興,反而嚴肅地道:「你可不能做如是想,修道之人必須要有一顆不服輸的心,否則你的成就必然非常有限,哪怕你天資過人,沒有一顆無敵之心也難成大氣。」

金隅聽了天樞的教訓之後忙點頭稱是。

天樞接著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現在你還不明白這些,等將來你達到了一定高度之後,自然就會明白了。好了,我出來的時間不短了,必須回去了。」

金隅有些不舍,但是卻沒有出言挽留,因為他知道自己留不住天樞。

不過金隅相信有過這一次交流之後,自己以後想要見天樞的話,相信不會太難。

等天樞離開之後,命魂這才敢冒出頭來驚叫道:「媽呀,太嚇人了,這傢伙太恐怖了。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如此厲害,而且意識如此清醒,簡直就是一個怪物啊!」

本來藉助天樞的力量來消滅隱璇的主意是命魂自己出的,但是這次經歷卻把它給嚇得不輕。

金隅站在半空中若有所思,他心中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收了身外的法術之後,轉頭望向下面狼毒花戰隊。

其實金隅這邊的戰鬥說起來複雜,但是前後發生的時間並不長,最多也就是半個小時不到,然後金隅便請來了天樞一袖把隱璇卷出天外。

天樞出手太快,以至於下面人都還沒有發現隱璇被金隅給打跑了。

下面狼毒花戰隊此時還正在和真玄老祖糾纏,羊舌浦寸步不讓地死命用荊棘之術纏住了真玄老祖的本命法寶。

金隅見狀冷冷一笑,一道天雷霹靂便往真玄老祖劈了過去。對於出手偷襲真玄老祖,金隅是沒有一點心理負擔,對待敵人就應該不擇手段。

突如其來的天雷霹靂讓真玄老祖心中一驚,不過老傢伙躲得也快,瞬間便遁離出百丈之外,轉頭看到空中金隅飄然而下,卻不見隱璇的身影,這讓他心中一突,難道隱璇被金隅給斬殺了?

金隅冷笑道:「真玄老祖,我們又見面了,這次沒有隱璇老祖在看你還能不能夠從老子手裡逃生。」

真玄老祖面對金隅說實話,心裡還真有些打怵,看到金隅一人下來,而隱璇老鬼消失不見,他哪裡還敢耽擱,二話不說轉身就跑,行事果決非常,就連被羊舌浦用陣法力量困住的本命法寶都不要了,急急如喪家之犬,眨眼便逃了個沒影。

金隅也沒有想到自己隨口一嚇便嚇得真玄老祖望風而逃,這真是讓他心中非常的無語。

看著真玄老祖逃跑的方向,好一會才搖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真玄老祖一跑,這下四大宗門的聯手就算是徹底喪失了反擊之力,那些殘存的修士一個個也驚懼地往十萬大山之外逃跑。

看到那些修士逃跑,南宮玉緣問金隅要不要追擊,金隅想了想便搖頭道:「算了,殺幾個殘兵敗卒沒什麼意思。」

直到此時那些新兵們才發現自己竟然勝利,四大宗門的聯手圍剿就這樣被自己給破了,真是讓人說不出的振奮,所有人都發出最強烈的歡呼聲:「嗷!贏了!我們贏了!」

是的,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勝利,一群散修們竟然殺到四大宗門的門人望風而逃,這是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他們真的做到了。

金隅看到那些歡呼雀躍,甚至有些忘乎所以的新兵們,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互相奔走擁抱,抱在一起又叫又跳,分享在勝利的喜悅。

這樣的場面很動人心,金隅眼中同樣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心中默默祝禱:「師尊,你看到了嗎?弟子成功了。師叔,你看到了嗎?真玄老祖見到弟子也只有逃跑的份。你們希望弟子出人頭地,弟子做到了,弟子沒有讓你們失望。」

狼毒花小戰隊五人也一臉興奮地跑到金隅身邊,仲長豪更是跑上來一把抱住金隅道:「金隅大哥,我們打敗了四大宗門,我們成功了。」

金隅笑著拍了拍仲長豪的肩膀,笑道:「是的,我們打敗了四大宗門,他們沒什麼可怕的,我就知道你們一定能行的。」

仲長豪哈哈笑道:「是啊!我們一定能行!這一切多虧了金隅大哥你發明的那個陣法,真是太厲害了,那個什麼真玄老祖都被我們給打得沒有還手之力,他的本命法寶都被舌頭給收了。」

金隅笑道:「還是你們將這些新兵訓練得好,臨危不亂能夠穩住陣腳,要是在戰場上亂了手腳,陣法再好也是白搭。」

仲長豪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這種陣法,所以才讓我們那樣訓練戰士。」

金隅哈哈笑道:「你說呢?」

仲長豪笑道:「啊?你真的早就想好了啊?哎呀,完啦,完啦,這些輸慘了,舌頭這傢伙太狡猾了。」

金隅笑著道:「你不會又和那傢伙打賭了吧?」

仲長豪一臉苦逼地點了點頭。

金隅有些恨鐵不成鋼地道:「你明知道這傢伙狡猾,你還要去上當,那隻能說明你自己是真傻。」

推薦耳根新書: 仲長豪辯解道:「舌頭故意引誘我,他知道我最煩那種重複的事情,所以在我帶兵最煩的時候來和我打賭,這次打賭不能算數。」

金隅笑著問道:「他是不是說我讓你們不斷地訓練修士快速吸收靈石釋放靈力的訓練有著深意,然後你不以為然是不是?」

仲長豪點頭道:「是啊!你知道我更喜歡讓修士發揮自己的長處的,那種重複的訓練實在是太煩人了。」

金隅笑道:「那現在你覺得那種重複的訓練在戰場上好,還是讓你手下的修士像一盤散沙一樣在戰場上橫衝直撞好?」

仲長豪嘿嘿一笑道:「當然是重複的訓練好,這樣能夠讓他們聽到口令就迅速做出反應。」

金隅點頭道:「嗯,你明白了這一點就不枉你輸了這一場賭局了。嗯,我決定了,這場賭局是成立的,回去之後立即跟舌頭兌現承諾了。」

「啊!」這下仲長豪臉色更苦了,金隅竟然發話了,他就算是想耍賴也耍不了了。

所有人看到仲長豪的苦瓜臉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