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胖和騰遠來到雷星峰身邊,悄聲道:「帶來的食物只夠這一頓的,我們需要回去取。」他現在倒是理解了,為什麼會食物缺乏,那麼多人一起吃,當真是需要海量的食物,都是修鍊者,食量比普通人大很多倍,將近一千個修鍊者,這食物的需要量也是非常嚇人的。

原本以為攜帶的食物可以吃很長時間,沒想到會有那麼多人在,所以必須要立即回去。

雷星峰帶著兩人向遠處奔跑,脫離禁制的影響后,很快就將兩人帶入鏡之界,雷星峰道:「你們先去準備食物,多準備點,我去睡一會兒,太累了。」

這邊開始宰殺飼養蠻牛,還有各種飼養的家禽牲口,大批的門人弟子幫著金大胖燒煮食物,雷星峰迴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就睡,這條路走下來,他也身心俱疲。


第二天,雷星峰醒來,他也不敢多睡,誰知道其他人在新大陸怎麼樣,他必須盯著。

這次只是帶了金大胖過去,騰遠就算了,同時雷星峰也收取了大量的食物,要知道他的輪藏空間也空了,沒有儲存點食物,雷星峰心裡絕對不安寧。

兩人快速回到營地,這才發現,除了少數警戒巡邏的人,其他人都在睡覺,就算午陽他們也一樣。

金大胖道:「一地的人啊……阿峰,我還是先燒火燒水吧。」

雷星峰笑嘻嘻道:「煮肉,我相信,他們聞到味道,都不會繼續睡下去。」

果然,肉香飄起,鎚子是第一個爬起來的,然後陸陸續續有人站起,金大胖道:「都過來幫忙!」

原本從來都不在乎吃的人,經過長時間,印象深刻的飢餓,對於燒飯這種事情也就有了興趣,一個個圍攏上來。


三天後,所有的人基本上都恢復過來,畢竟是修鍊者,恢復力是超級強悍的。

直到這時候,午陽,古奇,雷星峰等人才開始甄別想要入門的修鍊者。

這次一共收下了四百多修鍊者,其中還包括了一些真君級高手,至於天君級高手,一個也沒有收到,大概都被道君老祖的秘門吸收了,也就是說,帶回來的修鍊者中,有一半不肯加入,他們寧願去大型秘門。

雷星峰也不阻擋,他原本就沒有打算留下那麼多的人,就算現在的人數,他也覺得有點多了,人越多,資源消耗越大,當然,人多勢眾,也能多佔一些資源,只是域外星空中的大陸,天知道是什麼樣子,目前有鏡之界保障,這麼多人也差不多是極限了,鏡之界還有待開發,普通人想要供養那麼多的修鍊者,是相當的困難的。

這些人暫時還不敢帶入鏡之界,這裡情況太複雜,所以午陽和雷星峰決定,繼續跟著大隊人馬走,等到安全后再脫離隊伍,單獨上路,不管如何,道君老祖一定掌握了他們不知道的信息,這時候單獨行動,那就是找死。

雖然有鏡之界的食物補充,但是雷星峰還是下令眾人去儲備自己的食物,從道君老祖的隊伍中得知,這裡野生動物很多,食物相當豐富。

組成了上百支狩獵小隊,開始進入密林狩獵,雷星峰也趁機將營地挪到遠處,挪到不受天橋禁制影響的地方。

沒有多少天,狩獵小隊回歸,雷星峰也沒有想到,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獵物,大型的野獸幾乎被一掃而空,只是狩獵到一些野雞野鴨之類的小動物,雷星峰這才想起,別的修鍊者可沒有鏡之界補充食物,他們所有的食物都必須到森林中尋找,這些修鍊者能力強,攻擊力強,經過他們的掃蕩,自己的狩獵小隊就不可能有多大的收穫。

看著狩獵小隊垂頭喪氣的回來,雷星峰詢問了一下,心裡也是感慨,若不是有鏡之界,他們還真是無計可施。

第一批進入森林狩獵的人才有真正的收穫,而後面跟進去的人,就比較凄慘了,只能找一些被遺漏的小動物,然後就連小動物也被狩獵一空的時候,就只好找一些植物的根莖來吃,他們就像是蝗蟲過境,能吃的一掃而光。

雷星峰等人也不在意,反正有鏡之界的供養,就算打不到什麼獵物,也不用怕沒有補給,只要離開這裡,總是能夠找到補充的食物的,不像是在天路,當真什麼也沒有,連樹皮都找不到一塊。

整頓編排隊伍,發放各種物資,包括食物和衣褲,很多修鍊者多年積累的東西,全都沒了,和窮光蛋沒有什麼兩樣。

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哈,至於雷星峰他們,早就有計劃的將自己的東西留在了鏡之界,輪藏空間中的東西,大都是食物和水,當然,現在可以將重要的東西收入自己的輪藏空間中。

整合完畢后,真君一級的高手,都帶著自己的手下,有原來的門人弟子,也有新加入的修鍊者,雷星峰也收了不少人,其中包括鎚子,小鎚子,白玉潤,安如青等人,還有一些雷星峰自己觀察的,表現不錯,資質也不錯的修鍊者,其中不乏一些小秘門的嫡系弟子,這是因為他們的秘門已經不存在了。

午陽從道君老祖那裡回來,找到古奇,雷星峰等人,說道:「馬上要出發了,已經休整了一段時間,老祖們也不願意繼續停留下去,這裡還搞不清狀況,所以馬上就出發,狩獵小隊都回來了嗎?」

雷星峰點頭道:「回來了,我們隨時可以出發。」

古奇也道:「這次收了不少好手,還有幾個真君高手,對於我們秘門,算是壯大了,如果我們有一個道君老祖的話,就可以和大型秘門相提並論了。」他很是滿意現在的狀況,尤其是收了這部分的精英修鍊者,他心裡相當高興。

組織隊伍,眾人跟著午陽等人一起出發。

道君老祖的隊伍在前,午陽帶著的隊伍在後,當然後面還有其他秘門的修鍊者,浩浩蕩蕩的上路。

…………………………

新的一冊開始了,求票。 隨著深入森林中,雷星峰明顯的感覺到禁制的壓制逐漸消失,直到十天後,所有禁制的因素徹底消失,前面傳來消息,老祖們開始啟動自己的秘門,到了這裡,一旦啟動秘門,就會發現不少新大陸。

道君老祖要先探查,然後找到有價值的新大陸,也就是說,他們在選定自己秘門說要生存的大陸,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大陸有無數,但是資源豐富的大陸,數量就少的多,另外,找到資源豐富的大陸,也未必都是好事,也許有更加強大的修鍊者或者外族人存在。

雷星峰當然不用啟動秘門去探索,他有類似作弊一樣的鏡之界的存在,尋找大陸,不比道君老祖差。

只是雷星峰並不急著尋找新大陸,暫時他還沒有準備好,午陽也贊成,先不急著冒險,誰知道這裡有什麼危險,先穩定內部,然後提升實力,既然已經抵達了域外星空的內部,那麼就可以穩妥的行事。

很快,道君老祖就帶著自己的人,開始離開這裡。

幾天後,這裡已經沒有道君老祖了,還剩下差不多幾千人,分屬各個秘門,他們有的直接向前走,有的就暫時定居下來,眼看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少,雷星峰他們決定也向前走,先尋找一個合適的營地,暫時居住一段時間。

這天,在午陽和雷星峰的帶領下,四百多人的隊伍來到一處河灣,此地有一塊高地,下方就是湍急的河流,周圍都是茂密的森林,只要在河灣處的高地上,砍伐森林,就可以整理出一片平地,而高地的位置,就可以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幾個天君老祖,加上古奇等人,商量了一下,就決定在這裡建立臨時營地。

新收的人暫時還不能帶入鏡之界,先沉澱一段時間觀察,然後再做決定,這是午陽,古奇,雷星峰,高野,雷暴等秘門最高層共同決定的。

在家鄉,鏡之界雖然也很不錯,但是作用和秘藏空間差不多,可在域外星空這個世界里,鏡之界就是生存的根本之地,不得不小心謹慎點。

河灣地帶,是野獸動物來喝水的地方,所以在這裡狩獵再好不過了。

十幾個小隊被派出去,執行搜尋任務,外加勘察一下地形地貌,免得什麼都不知道,並且在遠處設立警戒線,雷星峰則帶著一些人,開始設立一些簡單的禁制,都是從基礎禁制中學來的手段。

簡單的防禦禁制,簡單的禁制陷阱,保留了兩條通道,這樣的營地雖然不是穩如泰山,但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

布置禁制,順便學習禁制,這是雷星峰的目的,試驗了幾次后,雷星峰心裡滿意,當然這種禁制,和大禁地不能相比,可這已經是雷星峰最好的手段了。

回到營地,已經搭起大大的木棚,木棚下擺滿了桌椅,很多人都坐著休息,秘門高層也有一個專門的木棚,就建在高地的東頭,那裡面臨著河灣,可以居高臨下的看到河水。

雷星峰走入木棚,在古奇身邊坐下,說道:「禁制布置好了,出入的時候,大家小心,別撞在禁制上。」

高野不以為然道:「你除了防禦禁制外,還會什麼禁制?」

雷星峰道:「好吧,我也就是會一些防禦禁制,另外,我可是還會一些陷阱,禁制的陷阱,雖然不能攻擊,但是禁制陷阱最少可以困住人和野獸,高伯,咱不是在學習嘛。」

高野笑道:「是啊,我們都在學習。」他還不如雷星峰,如果讓他來布置,估計也就是防禦禁制而已,陷阱什麼的就算了。

午陽道:「阿峰,過來。」

雷星峰坐到午陽身邊說道:「祖師爺,什麼事?」

午陽道:「我啟動了一下秘門,發現了很多可以去的大陸,只是不知道那裡會遇上什麼,而且域外星空的大禁地,那裡的人,也許就在這些大陸上,我們該怎麼面對?」不知不覺中,他對雷星峰,已經上升到同等位置的對待了,哪怕雷星峰依舊叫他祖師爺,現在這個稱呼,基本上就是一個習慣。

雷星峰道:「道君老祖在找什麼?」

午陽道:「不知道,這次……和那些大型秘門分開后,以後很難見面,我們還能抱成團,可我心裡並不樂觀。」

高野滿不在乎道:「無所謂的,想離開的人,我們是沒法制止的,不過,阿峰有鏡之界,這玩意是聚攏人心的好寶貝,我想任何人都不會無視這點。」

午陽又道:「阿峰,你的鏡之界,能不能越過天塹回去?」

雷星峰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可以回到出發的大陸,但是其他地方完全無法進入了。」

高野大喜道:「還能回去?哈哈,太棒了!」冰宮的關鍵地方,他還沒有攻破,所以這次走的相當勉強,如果還能回去,一切就值了。

午陽道:「有這個跳板,我們不是還可以隨時回去。」

雷星峰搖頭道:「你們可以,我不行,鏡之界被壓制了,我最多可以帶幾人過去,最要命的是,我的秘門在那裡,只能用來進出鏡之界,而無法遠行,也就是回不到家鄉。」

午陽道:「是鏡之界的限制?不過,不要緊,你過不去,我們可以回去。」

高野道:「沒必要,回去也沒有什麼東西了,也就大禁地還有點玩頭。」

雷暴也點點頭,只要能夠回去,什麼都好,磁暴山脈他一點也不想放棄,說道:「是啊,我修鍊的最佳地點就在磁暴山脈,如果不能去的話,我很難再有進步。」

靠著磁暴山脈無窮無盡的雷電,雷暴才晉級到天君,若是沒有這樣的地方,天知道他能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雷星峰其實也覺得僥倖,他原本以為回不去了,不過竟然還能通過鏡之界溝通,他心裡隱隱有個感覺,就是鏡之界被天塹限制了,所以只能到達天塹的另一端,但是不能通過鏡之界遠行回到家鄉。

每個人都對域外星空的大陸有著無限的猜測,但是無人知道這密如雨點的大陸究竟有什麼。

這片大陸沒有人,也沒有外族,更加沒有星獸之類的大型怪獸,可這片大陸也沒有什麼資源,就是大片的森林,還有一些野獸動物,所以這裡絕對不是可以長期居住的地方。

修鍊者要求的地方可不一樣,他們需要各種修鍊資源,有這些資源他們才能進步,實力才能提升,凡是沒有這些資源的大陸,對於他們而言,就是貧瘠的大陸,哪怕再適合人類生存,他們也不會去。

反而倒是一些生存環境極度惡劣的地方,由於資源豐富,反而聚集了大量的修鍊者和外族人,當然這裡的殺戮和搶奪也是最多的。

午陽打算在這裡休整幾個月,最後再選擇大陸,他和不少道君老祖是朋友,可以得到他們的消息,這樣就有了一點點資訊,再來選擇進入的大陸,這比胡亂瞎闖要好多人。

休整期間,果然有一些真君帶著一些人離開,他們想要儘快進入大陸,這些人,雷星峰沒有挽留,午陽說的很乾脆,既然不想和我們一起,就不要勉強,他們並不知道秘門擁有鏡之界。

陸陸續續的走了幾個真君,還有一些他們的親信修鍊者,差不多有七八十人離開。

按照高野的說法,都是一群忘恩負義的傢伙。

雷星峰還勸了幾句,人各有志,他們本來就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被我們救下的,一旦有了活路,當然不會跟著。而且這樣也有很大的好處,能夠留下的,都是誠心要融入秘門的人。

整合秘門需要時間,再過段時間,雷星峰就打算公開鏡之界的存在,那時候,相信留下的人對秘門的信心更足。

吃喝睡外加狩獵,就是營地所有人的任務,有空閑的時間就修鍊,日子過得悠閑的很。


所有的修鍊者都發現了,在這裡修鍊,似乎比以前的進度都要快,每個人的修為都在突飛猛進,非常的奇怪,午陽等人為此還專門聚集起來討論,他們猜測,也許越是深入域外星空內部,修鍊的速度越快,但是為什麼會這樣,誰也搞不清其中的奧秘。

整合后的秘門,以午陽,古奇,雷暴,雷星峰和高野為首,雷暴和高野都是太上長老,午陽為首領,古奇和雷星峰各自擁有手下,按照秘門的規矩,雷星峰應該在古奇之前,只不過雷星峰自己不答應,要不是古奇當初收下自己,他還不知道在哪裡混著,所以堅持要在古奇之下。

秘門經過這次改編,凝聚力得到極大的提升,秘門的實力也上升了一大截,如果有一個人晉級到道君老祖,那麼他們的秘門就從中小型秘門,提升到大型秘門的規模。

午陽心裡很是高興,秘門終於在他的手中發揚光大了。

休整的時間很快過去,這就到了需要挑選大陸的時刻了,這天,很多人都聚集在雷星峰的小院中,除了高層和真君外,還有古奇的弟子,他們雖然還有幾個沒有到晉級真君,但是地位和其他人不同。


……………………

有票投票哦,謝謝。 午陽道:「從得到的消息來分析,域外星空的大陸,要麼平淡無奇,要麼精彩絕倫,哈哈,我說的精彩絕倫就是……殺戮多,資源多,修鍊者和外族人多,想要進去,先要考慮清楚,搞不好就回不來了。」

「另外,我們了解到,遠古時候遷移來的修鍊者,再次遷移了,現在的修鍊者都是他們留下的後裔,或者說……和我們一樣,是被拋棄的一批,是不是覺得有意思,我們是最低層的!」

雷星峰隱約感覺到了什麼,只是一時說不出來,他若有所思道:「又遷移了?我就奇怪了,為什麼又要遷移?呃,難道他們發現了更好的地方?」

高野道:「一定如此!」

雷暴道:「別想太多了,先想想如何在這裡立足吧,這個世界,我們不算是厲害的,實力不夠啊。」

雷星峰道:「實力雖然不夠,但是我們人多,我們有鏡之界,這是最大的依仗。」

午陽點頭道:「沒錯,鏡之界是我們最大的依仗,僅此一項,就比其他秘門不知道要好多少,他們一旦遇上強敵,逃都沒有逃的地方,只能硬抗,若是實力不如,很可能就被滅了。」

古奇道:「我們需要的就是找到這裡的修鍊功法,找到合適自己的功法,得到這裡的資源,然後藉此壯大。」

午陽提醒道:「我們是外來者,不是本地人,所以盡量別招惹事端,當然,如果別人欺負我們,那也別客氣,就一個字,打!打不贏就群毆,再不行,嘿嘿,就逃回來吧,等實力壯大了,再去算賬!」

眾人都笑了起來,對這個新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憧憬。

風琛宗道:「祖師爺,我們該去哪個大陸?」他現在也學著雷星峰的稱呼說話,不然他就要叫雷星峰為師叔了。

午陽道:「我們先找平淡無奇的大陸,然後再走精彩絕倫的大陸。」

雷星峰笑道:「是想要設置基礎營地?」

午陽道:「我們不能榨乾鏡之界的潛力,所以找到合適普通人生存的大陸,讓他們出來種植糧食,蓄養牲畜,派人值班,如果有危險,可以迅速撤退到鏡之界。」

雷星峰贊同道:「這樣好,鏡之界的面積畢竟有限,想要大規模的種植,還是需要到大陸去。」

隨著對鏡之界的了解,雷星峰也明白,鏡之界也是需要不停的填充各種物質,就像前段時間,午陽將珍貴的石虯投入鏡之界后,他就感覺到鏡之界有了一點變化,石虯這玩意很神奇,可以形成礦脈,可以擴展出礦苗,午陽一直沒有捨得用,後來才下決心投入鏡之界,這裡才是根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