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不到一年的楊小川所欠缺的就是時間。

“我們集團在這個附近剛好建立一個分部,本來想是當做我們進入金陵市東部市場的一個儲備。”

趙建業指着地圖上一個和金陵大學十分相近的地方。

“我們公司認爲金陵市的發展可能會向東部偏移,所以我們先建造了規模不大的辦公點當做儲備,你要是想要的話,咱們可以商量一下!”

趙建業此時一臉嚴肅的說道,可是心中卻在壞笑! 看着有一絲壞笑的趙建業,楊小川頓時感到有些彆扭,平常叱吒商場的趙建業,誰見了都要尊敬三分,但現在楊小川看見他的樣子十分想笑。

“伯父你有什麼話說就是了,不必這麼客氣。”趙建業的笑容瞬間讓楊小川心中發毛,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我就說了啊!這片地方我可以分文不取的送給你,但是你的生活小幫手要算上我一份!”趙建業突然的開口說道。

楊小川聽到趙建業的這個要求的時候,眉毛一挑笑着說道:“伯父,你把這個送給我,你們公司其他人沒有意見?”

楊小川也知道趙建業的公司不是他一個人做主,這種大樓也不能說送就送,公司其他股東肯定不會輕易答應。

趙建業依舊是滿臉微笑:“這個我自有辦法,而且我會以個人的名義和你進行交易。”

聽到個人的名義,楊小川就已經有些迷惑了:“伯父,能告訴我原因嗎?”

趙建業未變,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沒有開口。

見此楊小川思索了一會兒咬了咬牙,然後猛然點頭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相信伯父,這個生意我做了!”

趙建業看着楊小川如此乾淨利落的答應了下來也是十分的吃驚,畢竟商場上的事情哪怕是牽扯到一絲一毫的股份都是十分謹慎的,而楊小川費盡心思打造這個生活小幫手的價值更是十分昂貴。

況且現在的楊小川要什麼有什麼,早就度過了艱難地創業初期,生活小幫手的一切都不用別人插手,楊小川一個人就能搞定

這也是楊小川爲什麼到現在,生活小幫手這個軟件還是自己百分之百控股,因爲楊小川的心中有着許多一定能夠火爆的點子,這可不是那些熱情創業者對自己點子的自信說法,而是已經經過上一世的實踐證明過的。

別說是來佔股一部分了,就算是想要加入生活小幫手,楊小川都不見得想要答應,但趙建業這個未來丈人的要求,他還真不敢不答應。

趙建業自然也是知道生活小幫手對於楊小川的重要性,他也看出了其中的潛力,更何況他還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伯父你都能克服董事會,以個人的名義和我進行交易,那我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難不成你還能害我?”楊小川坦然的說道,他不相信趙建業是這樣的人。

趙建業聽聞以後心中也是比較愉悅,被人信任是一種十分不錯的感覺。

“這可不一定啊!我看過你的這個軟件潛力非常大,現在接着投資佔股而侵吞公司的事情不在少數!而且我還是以個人的名義,你就不怕我是爲了侵吞你的公司?”

趙建業的話彷彿在提醒楊小川,但是楊小川笑着搖了搖頭說道:“真的不怕,你要是以公司的名義還有可能是爲了趙氏集團公司的戰略部署,進軍互聯網科技,說句不好聽的,你要是以你個人的名義,就算是奪走了公司還是要落到我手上。”

趙建業看着楊小川自信滿滿的笑容,頓時心中暗道不爽,他怎麼會不明白楊小川的意思。

就算是趙建業以個人的名義奪走了公司,也只能傳給趙在風和趙婉晴,而且按照趙建業的疼愛程度,十有八九會給趙婉晴,那麼還是要傳到楊小川的手中,換句話講就是趙婉晴非他不嫁。

看着如此囂張的楊小川,趙建業即便是平日裏有着遠超常人的養氣功夫,還是忍不住面色鐵青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一定就把婉晴嫁給你?我不捨得!”

楊小川看着趙建業那副吃醋的樣子,只好微笑點頭裝孫子的說道:“伯父,是我想做你的女婿,對了咱們還是談一談這個辦公樓的問題。”

趙建業看着楊小川認慫的樣子便沒有再說什麼:“這個辦公樓建造的時候花了六百多萬,加上地皮零零碎碎的也就一千兩三百萬,我就把成本價當做一千萬來換你百分之五的股份!”

此時的趙建業手上赫然的伸出五個手指,楊小川也沒有想到趙建業竟然給出了這麼高的價格,如果按照趙建業的方法算的話,那麼現在的生活小幫手這個軟件起碼價值兩個億!

但是現實就擺在眼前,別說是兩個億了,就算是兩千萬讓別人全部買走都沒人買!

趙建業的價格之所以給這麼高,也就意味着十分看好這個軟件,在還沒有盈利的時候願意出這麼高的價格,如果按照投資利率來算的話,那麼楊小川的這個軟件只有在以後達到五個億,趙建業纔算是一個合格的投資。

況且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想要獲得百分之五的股票,不一定要直接和楊小川進行這麼大宗的交易,若是一個合格的投資者會在楊小川第一輪融資的時候進行投資,到時候能以更少的價格獲得更高的股份。

但是趙建業不能對楊小川做這種佔便宜的事情,更何況楊小川從來不打算融資,現在有着日進斗金的川空中文網作爲後盾,楊小川完全不用爲了資金而發愁。


“既然伯父你這麼看好這個軟件,那我就答應了,什麼時候籤合同?”楊小川也沒有刨根問底,對於趙建業如此反常的行爲,楊小川也有了模模糊糊的猜測。

“今天晚上你過來,我把合同和你籤一下,至於搬遷的事情你可以現在就進行。”趙建業沒有拖沓,直接說道。

聽此楊小川點了點頭,這件事情就算訂下了,而此時的趙婉晴已經收拾好了,便和楊小川一起前往了學校,現在的這幾天楊小川雖然有許多事情,但是畢業季來臨,他還是想珍惜一下這最後幾天的時間。

楊小川剛回到學校就接到朱友昌幾個人的電話,他們幾個今天全都回來了,現在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塵埃落地,考研的也已經知道了最後的結果,找工作的也開始投放簡歷。

對於大學期間的最後幾天,所有人都沒有辦法輕易的忽視,如果繼續攻讀研究生的話,那麼大家的學生生涯便就此結束了。 楊小川回到宿舍的時候,朱友昌幾個人已經在宿舍內開始打撲克了,一推門楊小川就看到老周幾個人的臉上貼滿了紙條。

“我靠,你們幾個怎麼這麼慘?”楊小川看着臉上白白淨淨的孫長林,和零零星星幾張紙條的朱友昌,以及臉上紙條衆多的老周幾人。

老周這個五大三粗的傢伙看見楊小川來了連忙吐槽道:“不行!這個老孫太坑人了,我們是打牌,他是在算牌,我們手裏的牌他都算的特別清楚。”

孫長林見此輕蔑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是你自己牌技不行,誰打牌不猜猜對方手裏還剩什麼牌,是吧老朱?”

朱友昌聽到了也是點了點頭,反正就他們兩個人輸得少,此時頓時幸災樂禍起來。

“來吧,加我一個。”楊小川此時放下揹包也叫入了戰圈。

“咦,你沒陪你這個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啊?”此時朱友昌擡頭看着楊小川說道,關於趙婉晴和楊小川已經談戀愛的事情目前也只有他知道。

其他人聽到以後,雙眼中頓時露出八卦的光芒他們根本沒有聽說楊小川找女朋友了。

“快說說!什麼時候的事都不告訴我們,太不仗義了!”此時老周把頭直接伸到了楊小川的面前一臉激動。

楊小川看見他們幾人如此激動,頓時面色無奈的笑着說道:“大家不都是在實習嗎?我就沒告訴你們,這還不是結婚不用着急隨份子!”

看着楊小川沒有直接回答,幾人便把注意力放到了朱友昌的身上。

此時的朱友昌一臉羨慕的說道:“我說出來我自己都不信,這傢伙的女朋友竟然是趙婉晴,而且兩個人還是情投意合,見面就想要結婚的那種!”

朱友昌對楊小川是十分的羨慕嫉妒恨,雖然他在學校經常換女朋友,但是那些和趙婉晴比起來就是天壤之別了。

要是能夠得到趙婉晴的青睞,他寧願這輩子只有這個一個女朋友,但是別的不說他連接近趙婉晴的機會都沒有,要是遇見趙婉晴的哥哥趙在風能直接被打死。

老周等人聽到以後也是十分的驚訝,萬萬沒想到他們這一級的校園女神竟然楊小川搶走了,要知道趙婉晴被很多人評價爲校花,雖然學校中沒有專門的校花排行,但是趙婉晴在無數人的心中都是女生。

“唉,又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好白菜都被豬拱了,唉老孫你怎麼不驚訝啊?”此時的老周等人連連感嘆道,可是突然看到孫長林沒有驚訝的樣子。

孫長林白了他一眼說道:“瀟瀟就是和趙婉晴一個宿舍的,這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過小川他不願意說,我也就沒有問。”

楊小川看着胸有成竹的孫長林,頓時感覺自己的這位舍友確實不一般,之前因爲自己見世面比較窄沒有看得出來,可是現在這麼一看,孫長林在這個年齡有着這等智商情商還有心性,確實能夠成一番大事。

但是人生並不是一場數據化的遊戲,並不是你有了能力就能出頭,上一世這麼優秀的孫長林後來還是沒有實現一番事業。

後來楊小川才知道,當時研究生畢業時,獲得了一次天大機緣的孫長林竟然突遭橫禍,年紀輕輕的失去了自己的雙腿。

那段時間孫長林一直消沉頹廢,一直都是她的女朋友孫瀟瀟不顧家庭的反對照顧他幫助他,雖然失去了機會,但是走出陰影的孫長林還是獲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畢竟他的知識還是沒有丟的。

瞭解了這些事的楊小川不想讓這件事情再次發生,畢竟他們宿舍的每一個人和楊小川都有着十分的深厚的感情。

當時楊小川大學畢業之後一段時間沒有工作,孫長林還給楊小川找了一個在實驗室幫忙的兼職。

“那就我們三個不知道啊!這可不行,要罰小川!”老周,老趙幾人反應過來以後頓時攔住楊小川說道。

“現在小川都是老闆了,談戀愛都不告訴兄弟們,這次要宰大戶打地主!”孫長林一旁也是笑着說道,畢竟楊小川這麼做的本意是怕打擾他們,但還是有些心中不爽。

“沒問題,今天晚上市裏的聚雅軒我請客,帶上婉晴她們宿舍的女生,咱們來一次畢業以前最後一場宿舍聯誼!”

楊小川早就想把這事辦下來了,畢竟他們宿舍這個誰脫單誰請客的傳統不能浪費了。

“好啊!說不定還能解決一下我們的單身問題,趙婉晴她們宿舍那幾個女的都長得不錯,畢業前傷感時,再擦出什麼火花,也是一段佳話!”此時老趙一臉猥瑣的說道。

楊小川看見他的樣子連忙說道:“打住打住啊!你要是真的畢業前禍害了她們宿舍的女生,讓人家對你生氣可別牽連到我!”

畢竟楊小川也聽說過,久別重逢的同學聚會,還有這種離別之前的醉酒最容易出事,要是讓趙婉晴宿舍的女生受到了傷害,只怕楊小川也會受到牽連。

“放心,都這麼多年的同學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我不過是開個玩笑。”老趙訕訕的說道,畢竟要是真出了事以後同學之間也不好見面,雖然已經沒有幾面可以見了。

楊小川和幾人打了一會撲克之後,孫長林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着上面的電話然後噓了一聲說道:“親愛的怎麼了?”

“你在幹什麼呢?”

“我在宿舍和小川他們一起打撲克啊!”


“你們不知道今天有班會嗎?”

“我給忘了,等着我們馬上過去!”

幾個人也聽到了電話的內容,然後面面相卻。

“今天有班會啊!”

“好像是不過我給忘了,咱們現在是不是應該跑過去!”

“快走吧!”

楊小川幾人出來的時候看到對面宿舍果然已經鎖上了門,忍不住暗自罵了一聲,都是一個班級的同學有必要搞得這麼僵硬嗎?

楊小川等人趕到班裏的時候,同學們基本上都來齊了,只有一些距離較遠的可能還沒有趕到。

幾個人躡手躡腳的趁着系主任在和別人說話不注意溜進了教室。 此時正在和系主任交談的霍建成看到了楊小川幾個人的身影,嘴角帶起一絲壞笑,劉再成還在霍建成的對面,站在幾人的面前和顏悅色的對這幾個人說道。

“霍建成,你們這一屆都很不錯,這次考研的人很多啊,而且沒考研的同學還有很多考上了公務員,咱們學校中這一級應該就咱們專業最好了!”

劉再成一臉欣慰的說道,彷彿這麼好的成績是他一手抓住來的一樣。

霍建成看到他這幅表情連忙一臉感激的說道:“老師這都是你教育的好,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成績。”



劉再成聽到學生的誇獎滿臉的享受,但是嘴上還是謙虛的說着哪裏哪裏。

“這也不只是我的功勞,你們自己的努力纔是最關鍵的,要不然爲什麼別人不行,你們卻考上這麼好的學校呢?”

說完以後霍建成等人也是一臉滿足的樣子,畢竟幾個人的學校都是十分不錯的選擇,難度係數也很大,能夠考上衆人也有自傲的資本。

這個時候霍建成突然說道:“對了老師,這次咱們專業到底考的多好啊?我也沒有來得及詢問其他同學,我這個班長做得不到位。”

聽到霍建成的話,不僅是周圍考了好學校的同學們眼中有了期待了眼神,其他人也好奇起來,畢竟大家都在實習期間,也只是聽說誰誰誰考上了什麼學校,但是誰也不知道真假,況且沒有人統計過。

劉再成也是一臉高興,畢竟這種東西說出來是一種榮譽。

“我這裏倒是有統計的,那我就說說啊,首先是趙峯同學考入了江浙大學的研究生,這可是985學校,以前那麼多屆考上的可不多。”

這個名爲趙峯的長臉青年是楊小川斜對面宿舍的,平時十分的刻苦,考上這個學校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

“還有劉青青和霍建成同學,考上了華都人民大學,這個學校雖然在華都不是數一數二的,但是整個華夏也是前十的學校,以前一屆都不一定能出兩個!”

說道這兩人,霍建成頓時也是一臉驕傲,畢竟這種成績放在大學之中都是頂尖的,畢竟比華都人民大學再好一點的華都大學,這種地方能不能考上並不是單單看成績,還有運氣。

而這個劉青青則是趙婉晴的閨蜜加舍友,當時楊小川捎帶同學回家也是她告發的。


“唉,老師現在人也快齊了咱們開會嗎?”看着楊小川幾人躡手躡腳的過來了,霍建成連忙說道,唯恐同學老師們看不到遲到的幾人。

畢竟最後一次班會,同學們基本上都到齊了,就差楊小川宿舍了,都在等着他們開會,大家心中難免會有一些意見。

本來以爲馬上就要矇混過關的楊小川幾人,突然聽到這麼說頓時一臉尷尬,眼看着馬上就要安全回到座位上,楊小川還偷偷跟趙婉晴做了個鬼臉,卻不成想衆人的眼神瞬間定格在他們幾人的身上。

楊小川幾人只能趕緊站直身子對着衆人打起招呼:“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霍建成注意到劉再成看着楊小川幾人,心中頓時開始幸災樂禍,這個劉老師最討厭別人遲到了,他平時遲到可以,要是自己的學生遲到就不能容忍了。

但接下來的事情不僅讓霍建成大吃一驚,楊小川的同學們也全都驚掉了下巴。

“你們來了快坐吧,來來來,坐這裏,小川前面聽得清楚!”劉再成本來應該是充滿嚴肅的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甚至指着自己面前的第一排對着楊小川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