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壹也是鬆了口氣總之有效果就好。

「幾位貴客這…..這都是你們要滋養的對象?」那個女大佬結巴問道。

女大佬好歹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但是光球形態還能存活的魂,她還是很少見的,可是這次一見就是幾萬個才失神了片刻。

鄭壹問:「有什麼問題嗎?」

「額,」女大佬說:「我覺得吧泉水是不是要少了?」

「我知道,可是沒錢呀本來想吃霸王餐的,可偏偏遇到你們城主我們也很無奈。我們都打算跟恆雨城大打出手了。」鄭壹沒有任何忌諱。

這個女大佬聽的是一愣一愣的,她現在發現鄭壹簡直是不要臉,這是在炫耀還是在威脅?

但是不管是炫耀還是威脅都讓她有點冒冷汗。

一個值得城主親自截胡的人,說明對方的存在讓城主都感到忌憚,如果沒有城主提前出手那麼他養魂泉大概是得經歷場大劫了。

在心裡默默的感謝了下城主,女大佬才笑道:「如果幾位貴客賞臉的話明晚我再為幾位開一百泉?放心免費贈送。」

鄭壹心裡一喜:「真的?不過能不能現在送?」

女大佬不解:「這是為什麼?」

鄭壹苦道:「這件事弄完我我們就要離開了,沒時間待這裡。」

「什麼?」女大佬這次是真的花容失色:「你…你們怎麼可能出的去,恆雨城規矩森嚴不說,光出去豈是那麼簡單的。古往今來也沒見誰是安然無恙的提前離開的。」

向問天聳聳肩:「你們城主是巴不得我們趕緊離開。」

徐城點頭道:「沒錯,我就怕他突然下黑手。」

女大佬驚恐的看著這些人,最後她咬咬牙終於不再多說什麼了,這件事並沒有公布出來,也就是說很可能是秘密,她又不傻這種事真假另說,萬一是真的那就少知道為妙。

鄭壹最後都沒能得到女大佬的回復,送水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很快光球就吸收完養魂水飛迴向問天的體內,這個時候向問天興奮道:「鄭壹效果很好,下次我們帶夠靈石再來吧。」

「呵呵。」你們想來,這裡的主人還不願意接待呢。

…………

收拾完六萬鄭壹他們就打算打道回府了。

只是當鄭壹他們出去的時候,在接待大廳中意外的看到一位老漢在原地不停的轉圈圈,一副著急的停不下來似的。

這老漢鄭壹眼熟,可不就是那個賣混沌的城主么。

老漢看到鄭壹他們出來著急道:「終於出來了,趕緊的我現在就送你們離開。人來客棧的位置我也大概知道,總之就是斷月之地是吧,位置會有點出入總之你們自己小心,實在是沒時間了,得罪了。」

老漢這焦急的態度嚇到了女大佬更驚到了鄭壹,這是不是太快了,而且七夜已經被收起來了為什麼情況還是沒有好轉。

正當鄭壹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一道光瞬間咋起直接將鄭壹他們淹沒。

「如果想讓我正式賠禮道歉的話記得來恆雨國,我在那裡等你們…..」

光芒亮起之後城主的話鄭壹只能斷斷續續的聽到,可是沒一會他們就徹底聽不見了。

當鄭壹再回過神的時候已經不在恆雨城了,現在的他感覺自己踩在什麼軟軟的東西上。

沒多久鄭壹就看清周圍的環境了,額,這是什麼地方鄭壹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被一群人圍著了。

「恆雨衛?」鄭壹驚訝了一下,不過很快就釋然了,這些人都是黑衣打扮不過跟恆雨衛不同的是他們的黑衣上有著紅月牙的圖案。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看的到臉,恆雨衛是完全看不到臉的。

「前輩,求你高抬貴腳放了我孩子吧。」腳邊突然傳來婦人的哀求聲,低頭一看鄭壹也嚇了一跳,他發現自己正踩在一個姑娘身上。 鄭壹有點愣神,他踩的可是正面呀。

低頭之後更是與那姑娘四目相對,那姑娘的眼中並沒有太大的痛苦,只是有著數不清的恐懼。

「對,對不起」鄭壹立馬從她身上下來,他也完全沒料到自己會踩在一個女的身上。

那個婦人道著謝小心的把她女兒扶起來,這婦人不管是裝扮還是行為總會透著一股貴氣,而那小姑娘就差多了,簡直就是個野生黑貓,長得一般卻透著野性,可惜現在這隻野貓是被嚇壞了一直躲在婦人身後。

這個時候黑衣服的人開口了:「這位道友,我們紅月正在執法請道友莫要阻撓。」

說話的是一位留有小鬍子的中年男人,不過鄭壹對他說的話並不是很懂,但是形勢他還是看的明白的,總而言之就是他們要對付這對母女,而關鍵時刻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裡阻礙了他們之間的進展。

為了不影響他們正常發展鄭壹很自覺的退到了一邊。

「前輩,晚輩不敢奢求什麼,但是求你救救我女兒吧,她還小還不懂事求你救救她吧」看到鄭壹要走哪婦人當場就給鄭壹下跪哀求:「前輩我女兒資質很好人也乖巧,不管為奴為婢都能的,求你救救她。」

被這個婦人一求鄭壹就有點愣住了,這誰對誰錯鄭壹都不懂,讓他救人那也不能隨便救,再說他幹嘛要救人。

那些黑衣人這時候也看著鄭壹,可以看出他們都很忌憚鄭壹。

沒辦法鄭壹出現的方式太詭異了,那是說出現就出現根本沒有絲毫的徵兆,而且看起來還是個普通人。

這隻能說明他們完全看不透鄭壹的修為,這樣的人不是誰都敢惹的。

「這是紅月內部之事請道友不要插手,如果冒昧驚到了道友我們月門自然會有人向道友致歉。」

「月門?」鄭壹驚訝:「你們是三大仙門月門的人?」

小鬍子的中年男人道:「正是」

居然真的是月門的人,這還是讓鄭壹有點驚訝,對於這些黑衣人他的第一感官就是反派,不過月門貌似也沒有正派反派之分。

鄭壹搖搖頭不想多想,人家內部的事他也不想多管,向問天跟那個徐城到現在都沒蹤影,不找到他們鄭壹也不放心。

不過對於恆雨城兩日游他還是很遺憾的,既不愉快也不順心。

「不過最後城主說什麼了來著,是讓去恆雨國還是不讓去,話說恆雨國是什麼地方,這次是燒烤攤還是砂鍋攤。」

「道友,識時務者為俊傑月門是不是道友可以惹得起的,希望道友掂量掂量」看到鄭壹一直沒說話那個中年小鬍子只能再次開口。

鄭壹被他這麼一說思緒也從燒烤攤拉了回來,不過這中年小鬍子的話倒是另鄭壹感到振奮。

終於…有人來譏諷了。

鄭壹壓了壓興奮,清了清嗓子道:「額,我剛剛掂量了一下,發現我應該是可以惹的起月門的。」

那婦人一愣,紅月人也是一愣,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鄭壹會說出這樣的話。

可以惹得起月門的人,開什麼玩笑,就是佛門跟儒門都不一定這麼囂張。

那個中年小鬍子更是暗罵自己糊塗,只要是有點骨氣的高人都會反感自己的話,這隻會弄巧成拙。

那個中年小鬍子帶著歉意道:「道友,請不要意氣用事,期間厲害並沒那麼簡單望道友三思。」

只是他剛說完就又後悔了,這不是火上澆油么。

鄭壹也被這小鬍子的口氣跟內容搞的忍不住笑了,他都不明白這個人究竟是真笨還是故意氣他的。

不過不管是哪種,這件事要是自己就這麼退讓了,那多丟面。

知道鄭壹想法的小鬍子也頗為無奈:「動手。」

然而等他們要動手的時候鄭壹跟那對母女已經徹底消失了,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在他們眼前消失了。

在場的十幾二十人全都震驚了。

………….

當鄭壹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又一次踩在軟的東西上了。

「我就知道這是陰謀,你們就是來殺我的,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告訴你們我來頭很大,我要說了你絕對會嚇到的,你把腳給我拿來先。」

鄭壹不用低頭就知道自己踩的是誰了,從一開始鄭壹就讓水晶球在附近找這兩個人的位置,現在傳送過來了必定會有一個人在旁邊。

鄭壹退到一邊看著徐城,淡淡道:「你一直說你背景很厲害你到底是哪的人?這裡是斷月之地總不能你也是這裡的吧?」

徐城茫然道:「斷月之地是什麼地方?我是東瀚神州的。」

這次輪到鄭壹懵了:「東瀚神州又是什麼地方?」

「東瀚神州是東洲東部的名稱,據說東瀚是東洲最強大一方,以一可以敵整個東洲其他地區。」那婦人在一旁說道。

鄭壹問她:「那東瀚離這裡遠嗎?」

婦人道:「遙不可及」

好吧,這下徐城是別想回去了,只能拼運氣看看能不能再進恆雨城了。

鄭壹環顧四周,發現這裡就是個沼澤地,可是他還是沒看到向問天在哪。

「大人,向問天就在土裡,準確的說在徐城身下…….」

「我去…..」

…………

費了半天的勁鄭壹終於把向問天從土裡扒了出來,這時候向問天一直用獃滯的目光看著鄭壹。

一動不動一聲不吭

鄭壹在他面前揮了揮手:「他不會摔傻了吧?」

這時候向問天淡淡的開口:「鄭壹,我們回去找我妹吧。」

「這次又是為什麼?」

「我覺得有她在我會安全很多」

對,向輕語多災多難,而且大多都是替向問天受的。

鄭壹嘆息,這當哥的一點都不心疼妹妹。

……….

「這裡是什麼地方?如果我們要去向家的話要怎麼走?大概需要多長的時間?」收拾完東西之後鄭壹就打算先去向家了。

想來想去鄭壹覺得還是先把向輕語接回來再說。

以向輕語這多災多難的體質鄭壹都害怕哪天她就掛了,到時候向問天再一發飆然後直接把他砍了怎麼辦。

那母女自被鄭壹順手救了之後,除了感謝的話其他的也不多問更不講,現在鄭壹要去向家她們自然樂於指路。 向家的位置在斷月之地東南偏南方,而現在鄭壹他們恰恰在斷月之地的北方,也就是說想到達向家絕對是要等到猴年馬月。

「你們能到達這裡沒理由過去會很麻煩吧,傳送陣總有吧?」鄭壹問那婦女。

她點點頭:「有是有但是得去大城市才有,在這大山中是不可能有的,而且我們從月門跑到這裡用了四十幾年的時間…..」

向問天問:「那些人也追了你四十幾年?」

婦人點點頭,不過馬上解釋道:「他們也是最近才找到我們的。」

鄭壹:「…….」

什麼時候找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多大的仇會直接追了四十幾年呀。

月門在東面偏中的地方,從那裡過來其實也沒多遠,至少比向家近多了,可是四十幾年才跑到這,那從這到向家要多久?

七十年還是八十年?我去這是在逗誰呀。

「水晶球,能計算出這裡到荒野草原的距離么?」現在鄭壹能依靠的只有水晶球的傳送了。

水晶球道:「地域太大,中心點無法成立坐標無法當成數據,除非拿份斷月之地的地圖給我看,那樣就能計算出來。」

水晶球並沒有被鄭壹拿起來,他說的話所有人都能聽的到。

這個時候鄭壹只能把目光放在那婦女身上,這裡只有她可能有地圖。

那婦女看到鄭壹看她,也沒有絲毫猶豫就拿出一張羊皮卷:「這裡有斷月之地大概的地圖,但是並不詳細,我也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用。」

看到羊皮卷鄭壹感覺略微的失望,他覺得對方應該拿出個玉簡才符合修仙者的身份。

不過當鄭壹打開羊皮卷的時候就愣住了,這是一張很小的羊皮,但是攤開一瞬間鄭壹居然有種看世界的感覺,彷彿整個斷月之地都在他的眼下一般。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看到的還是一張普通的地圖,而且上面的圖案也是密密麻麻看都看不清的那種。

不用想鄭壹也知道這羊皮卷地圖不是凡物了,讓水晶球掃描之後鄭壹又把羊皮卷還給了那婦人。

當鄭壹還她的時候鄭壹看到她明顯愣了一下,想來在她意識中這地圖是直接送出去了,而且完全沒想過會再回到她手中。

沒理會那婦女詫異的眼神,鄭壹直接問水晶:「怎樣夠不夠?」

「有簡單的輪廓就夠了,不過現在要測試比例,這需要我們自己跑一段路,總之很快就能嘗試傳送了。」

有水晶球的話鄭壹也輕鬆的許多,現在就是放出一號一路狂奔了。

……..

從新來到一號的頭上鄭壹不由得感慨,人形甲殼蟲就剩最後兩個了。其他的爆的爆殘的殘,已經擔不起大任了。

「你們有什麼打算?我們要去向家跟你們順路么?如果你們另有打算要提前說,我們可能說到就會到南方」鄭壹問那婦女。

那婦女明顯有點猶豫,這個時候那個小姑娘突然道:「娘我們去南方吧,這樣我們就能徹底擺脫那些人的追殺了。」

「可是…..」那婦人就猶豫片刻就堅定道:「好,我們去南方。」

既然對方都已經做了決定鄭壹也不再多問,至於對方的感謝鄭壹也是一笑了之,他幫人貌似不是順便就是為了錢,反正不管是哪種都不需要對方的感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