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元覺聽完心中暗自盤算,這三個人可都不好對付,吳騰或許能拖住燕赤行,那白孟奇和寧不屈誰來應付?

「朕御駕親征攻打濟州,不可能因為你一句話就退兵,你們天羅教總得付出點什麼吧?」鄧元覺的語氣沒有剛開始那麼強烈。

「這好說,您是我義父,孝敬您是應該的,我天羅教願意支付白銀三百萬兩作為這次戰爭的賠款您看怎樣?」石落升算過,這個數字並不少,相當於現在魏國半年的財政收入。


「嘖嘖嘖,你們天羅教還真是有錢,這個數字確實讓朕有些心動,但朕不要,朕只要一個人,你若是肯交出來,朕立馬下令撤軍。」

「誰?」

「肖宇。」

肖宇可是宋國的二皇子,日後若是石落升利用他的名號,借口復興宋國,那給自己帶來的損失就遠不是三百萬兩銀子可比的,所以鄧元覺寧可不報鄧文豪的仇,也要肖宇的性命。

「不可能,肖宇現在是我天羅教的人,如果我把他交出去,那讓教中的其他兄弟怎麼看我?」石落升斷然拒絕了。

「那就沒必要談下去了,我們還是在戰場上分勝負了吧。」鄧元覺惱怒的說完,頭也不回,直接回了本陣。

半柱香后,魏軍的攻勢如排山倒海一般攻了過來,石落升站在城頭親自督戰,濟州守軍見狀也不甘示弱,給予魏軍強烈的反擊。

濟州這些年憑藉著象湖的地理優勢,經濟發展速度極快,百姓生活富足,他們心裡清楚能有今天這樣的生活,和天羅教在海外的貿易有著極大的關係,所以魏軍攻城的時候,百姓都自發的幫助守軍一起守城。

「鄧元覺這種打法對我們雙方都消耗太大了。」楊逸看著城下如潮水一般的魏軍,不禁皺了皺眉頭。

「義父知道時間對他們不利,如果魏軍不能快速拿下濟州,等到白孟奇和燕赤行出兵的時候,局勢就要完全扭轉過來了。」石落升解釋道。

「王爺說的沒錯,只要我們能守三個月,魏帝就只能接受議和了。」郭詡也附和道。

「楊教主,我這裡有一封書信,你派人送去池州找太守沈日華,如果他看完后,肯答應歸降我們,那就讓太湖的岳守明從池州登陸,率軍去偷襲舒州。」石落升準備啟用多年前埋下的一顆棋子。

「沈日華?此人也和我們天羅教有關係嗎?」郭詡在宋國為官近三十年,雖然聽說過這麼一個人,但不知道他居然是天羅教的人。

石落升微微一笑:「我和沈太守也十幾年不見了,當年肖衍還是太子的時候,我曾和他暗訪過許縣。那時沈日華還只是許縣的縣臣,後來因為貪攻得罪了太尉田裕隆的弟弟田裕豐,差點被問斬,是我救了他,並推舉他做了許縣的縣令。沒想到他現在已經是池州的太守了,只是不知道他還認不認當年的那份情。」

「原來裡面還有這層關係。」郭詡想了想道:「按常理來說,魏帝篡位才不到一年,宋國原先的這些地方官員不會對他有太大的認同感。而沈日華和王爺又有這層關係在,我覺得勸降他應該不難。」

「哦?郭太守有什麼好提議嗎?」楊逸搶著問道。

「池州距離壽春近,離我們遠。沈日華肯定會擔心他投降我們后,池州會守不住。不如我們答應沈日華,如果他肯投降,就安排他去晉興當太守,至於池州就交給我們接管,他就不用操心了。」

「不錯,這是個辦法,晉興可比池州發達的多,沈日華雖然功利了一點,但也算是理政好手,把晉興交給他,我也放心。」石落升略微思考了一下,決定採納郭詡的意見。

「那屬下這就去安排,只是光靠岳守明的那些水軍,守池州恐怕不夠吧?」楊逸擔心的問道。

「池州肯定是守不住的,它只是我和鄧元覺談判的一個籌碼。只要這次能讓齊、魏兩國撤軍,再給我們五年的和平發展時間,我有信心就算將來他們再聯手,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石落升信心滿滿。

半個月後,燕赤行從江都出兵攻打吳騰鎮守的滁州,同時讓麾下的烏昌臣從邯鄲出兵,收復被鄧文英拿下的部分兗州。

一個月後,白孟奇安撫完百姓,留下高克恭鎮守蘇城,自己帶著兩個兒子,以及王赤驥、殷盜驪等人從青州出兵攻打魏國的榆林城。

接著是魏國的池州太守沈日華髮布檄文,大罵鄧元覺謀朝篡位,害死宋帝肖衍,並號召全國百姓起來反抗,他自己也帶著池州投降宋國的二皇子肖宇。

另外齊國的那兩路大軍也沒有任何進展,漢中戰場仍然是僵持不下,而在南郡戰場上,田無忌本想偷襲肖宇一把,沒想到天羅軍的主帥也偷偷的換成了凌振,結果齊軍不僅沒有得手,反而吃了點小虧。

「陛下,我們雖然提前做好了準備,安排了太子殿下去榆林駐守,但沒想到沈日華居然造反了,那裡可是能直接威脅到壽春,末將建議讓文傑將軍從周口出兵去收復池州。現在我們正和齊國結盟,料那項楚也不敢單獨出兵偷襲我們。」周雲景滿臉疲憊的向鄧元覺彙報,這一個月來,他沒日沒夜的攻打濟州,休息時間也比以前少了很多。

鄧元覺搖了搖頭:「那可不一定,我們和齊國的結盟只是表面上的,他們說不定就會指使項楚偷襲周口,所以文傑那邊的兵力不能動。」

「那舒州和徽城怎麼辦?那裡的守軍都只有五千人,根本不是岳守明的對手,一旦失守,天羅軍就能兵臨壽春城下了。」周雲景急道。

「下令停止攻城,你替朕去約石落升,明日午時,朕要見他。」

「陛下是想要接受天羅教的議和?」

鄧元覺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義父,我說過我們遲早會回到談判桌上來的。還是上次的條件保持不變,我們天羅教願意支付你們魏國三百萬兩白銀的作為戰爭賠款,你意下如何?」石落升看著鄧元覺嘴角泛著笑意。

「你提的議和朕可以答應,不過條件得改改,朕不要你的賠款,也不要肖宇,只要你把池州還給朕就行了。」鄧元覺搖了搖頭。

「池州?」石落升故意裝作捨不得:「義父不要說笑,白銀我可以給,但領土是萬萬不可以割讓的。」

「哼,你不用在朕面前演戲,沈日華這步棋不是你早就算計好了的嗎?朕也不妨告訴你,歸還池州是朕的底線,如果你不答應,那以後就休要再提議和的事情,朕回去之後,就讓文傑分兵去取池州,到時看你能不能守得住。」鄧元覺的語氣十分憤怒。

石落升見心事被揭穿,臉色微微一紅:「好吧,義父既然把話都說到這份上,我要是再不答應,就有些不識趣了。只要您率軍從余州撤走,我就讓岳守明把池州移交給吳世奇。」

半個月後,姜桓楚在上京接見了天羅教的使者,隨後田無忌和孫仲謀紛紛從漢中和南郡撤離。又過了三日,鄧元覺也率軍撤離了余州。


石落升在他們退兵之後,歸還了魏國的池州,同時下令各路大軍從北海,膠州,韶州和榆林撤回。

天羅教撤軍了,燕赤行自然也不會再和魏國打下去,他收兵回了江都。這次的三國混戰,收穫最大的還是燕赤行,他趁機收復了整個兗州。

而齊國和天羅教保持原有的領土未變,鄧元覺的損失最慘,丟失了兗州不說,次子鄧文豪還戰死了。

戰爭結束,眾將回到蓉城,像是提前商量好的一樣,一起趕到明王府,勸石落升登基為帝。

因為當初有言在先,石落升也推脫不掉,只好隨了眾人的意,在蓉城登基為帝,建國號為大明,並冊封姜婉兒為皇后,長子石自在為太子。

石預眾望所歸的擔任了明國的第一任丞相,凌振為開國大將軍,寧不屈為大司馬、劉子玄為車騎將軍、白孟奇為驃騎將軍,黃頌升為衛將軍。荀玉清、高克恭、董梁、倪雲、岳守明等人俱封二品將軍,加封侯爵。

文官方面,竹中重治為副丞相,主管海外的政事。王倫為太尉,袁成策為司徒、高義為司空、李世榮為大司農,郭詡為御史大夫,以上眾人都封侯爵,其他文官也一併按功勞大小冊封官職。


從此天下正式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全書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