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和宣萱不想讓留守人員看到,就沒有落地,而是趁他們不備,從空中掠過。以宣萱的輕功肯定沒有這樣的本事,但是郝仁能。

郝仁拉著宣萱迅速拔高,象兩隻鷂子似的,飛過黑暗沼澤的邊緣,進了沼澤的深處。

上次離開古樹的時候,郝仁已經留下了記號,這次他們直接找過去。

數日之後,郝仁來到那棵古樹前。

「小……」古樹一見郝仁就緊張,急忙用心靈感應與郝仁溝通,卻差點稱他為「小子」,幸好它反應快,立即改口,「老神仙,你怎麼又來了!」

郝仁用神識與古樹溝通:「我來收稅啊!或者收保護費!」

「你上次不是收過了嗎,我的五個骨突被你吸了兩個,拿走一個,現在只剩兩個了!」古樹說道。

郝仁笑道:「你的我就不收了,但是你的兄弟,也就是其它的古樹我就不會放過了!你告訴我,它們都在哪個方位!」

古樹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精神,急忙把那八棵古樹的方位都說了出來:「從我這裡向北,五百里一棵,一千里一棵。從這裡向東,五百里一棵,一千里一棵。從這裡向東北,七百里一棵,一千四百里一棵。當初蚩尤大人把我們按九宮的方位栽植,另有兩棵也在這九宮的兩個點上!」


郝仁一聽就明白了。蚩尤是按照三橫三豎共九個交點的方位栽下九棵樹,而這棵古樹恰好在其中的一個角上。

「謝了,我們這就去找那幾棵!」

以郝仁的速度,五百里的路程,三四個小時就到了。因為拉著宣萱,他們的速度就慢了點,五個多小時之後,他們找到了第二棵古樹。

此時,天已經快要黑了。宣萱遠遠地望著古樹那遮天蔽日的樹冠,對郝仁說道:「哥哥,你要搶他的骨突,還是明天白天再開始吧!」

「為什麼?」郝仁問道。

「這棵樹比前一棵還要大,它的神通肯定也更強。你這一出手,肯定會打得很激烈。我既幫不上什麼忙,又離這麼遠看不清,也更加擔心你!你要是白天出手,我雖然幫不上,卻能看到你,這樣就不那麼害怕了!」宣萱說道。

郝仁撫摸著宣萱的小臉,笑道:「好,我聽你的,明天再動手!」

我有萬界神豪系統 ,烤來吃了。然後他支起帳篷,摟著宣萱進去休息。

「哥哥,這骨突怎麼這麼奇怪呢?」宣萱突然說道。

「那當然奇怪啦!它本是上古時期鳳凰的頭骨,鳳凰死後,全身都腐爛,只有這頭骨保存完好,因為其中有滿滿的靈氣!」郝仁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宣萱還是第一次聽郝仁為他解釋骨突的來歷,「我不是說這個!」

「那你說的是什麼?」郝仁問道。

「前幾天,你剛剛為我解毒的時候,曾經讓我把骨突抱在掌心。我這幾天只要閑著都這樣做,現在已經能夠感覺到其中的靈氣了,卻怎麼也吸不進自己的體內!就象一瓶美酒,隔著瓶塞都能聞到酒香,卻喝不到嘴裡去!」

郝仁笑道:「如果我把瓶子里的酒喝進自己的嘴,然後用我的嘴餵給你,你覺得怎麼樣!」 不知不覺三天就過去了,第三天太陽升起的時候,秦逸從冥想中醒過來。

在剛剛冥想的時候,他嘗試著去和體內的蛟龍溝通交流,但是依舊沒有得到絲毫回應。


除了蘇醒過來的第一頭蛟龍,其他的蛟龍依舊死氣沉沉,彷彿是一尊尊巨型石雕,第二頭蛟龍,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鬆動的跡象。

「看來要讓這些蛟龍全部蘇醒,還是不能夠急躁,要是能夠蘇醒第二頭蛟龍的話,我絕對會有信心去挑戰一下秦弘毅,不過現在雖然只蘇醒了一頭,那秦翰宗也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秦逸身體一震,呼的一聲,身體周圍狂風肆掠,吹得百步外的竹林都嘩嘩作響。

「雖然沒有突破到第六重祭血境界,但是現在煉骨第六層的境界,加上黑蛟破宙勁,我絕對可以打敗祭血第五層的高手!」秦逸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滿是自信,「別人苦練二十多寒暑,或許才能達到煉骨境界,我的速度,可是比他們快了幾百倍!」

「回去先洗個澡吧,不然讓天聖學院來的人看到了,會留下不好的印象的。」看看身上破爛的衣服,秦逸無奈地笑了笑。

這二十天來他一直都呆在後山苦練,因為修鍊八極大法,他可以吸收天地間的靈氣,所以並沒有覺得飢餓,而且在八極大法的淬鍊下,秦逸體內的雜質已經被祛除了十之五六,所以就算是二十天沒洗澡,身上也沒有汗臭味,就是身上有些灰塵,衣服襤褸,像是個乞丐一般。

「二十天沒有在府里出現,也不曾有人關心我的生死……哼!」站在山坡山,秦逸望著山下佔地遼闊的秦家大宅,眼中閃過一抹厲芒,然後高高躍起,兩腿如風,敏捷如狸貓,速度若獵豹,眨眼功夫,就向前三十多步的距離。

山路陡峭,凹凸不平,但是在秦逸腳下,卻是如履平地,這哪怕在三年前秦逸是煉骨境界的時候,也不曾感覺過如此輕鬆。

他現在的實力,絕對遠超過去!

翻牆鑽入自己的院子里,秦逸趕緊洗了個澡,換了身衣裳。

洗澡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身上肌肉勻稱,沒有一塊贅肉,身體比例也更加協調,就算是用黃金比例來形容,也不為過,肌肉、骨骼里蘊含的巨大力量,讓澡盆里的水都顫動冒泡。

準備完畢,秦逸邁步走出屋子,覺得有些緊張和興奮。

「這一次,看二叔和三叔還有什麼理由刁難我。」

剛跨出院子,秦逸突然就被兩名身穿甲胄的秦府護衛攔了下來。

秦家是玉華城第二大的家族,家中即便是護衛,都至少是煉肉境界,所以過去秦逸的境界跌落到煉肉的時候,可以說連家裡下人、護衛都不如。

「大少爺,對不起,你不能出去。」一名侍衛的話聽上去頗為客氣,但是語氣卻是毫無商量的餘地。

「為什麼?」秦逸奇怪問道:「我和家主商量好,今天要去迎接天聖學院的人。」

「這就是家主的命令,大少爺你今天哪裡都不許去,如果邁出這院子一步,輕則依加法打斷腿,重則直接處死!」這個侍衛一提手中長槍,全身甲胄金屬碰撞,發出嘩啦一聲。

「家主的命令?」秦逸隱約猜到了什麼,急忙道:「你讓我現在就去見家主,我要去問個清楚。」

「家主和三老爺在半個時辰前就出門送小姐和少爺去見天聖學院的人了。」

「什麼?」秦逸只覺得腦子裡嗡的一聲。

千算萬算, 我老婆是個戲精 ,用出如此毫無廉恥、釜底抽薪的方法!

「你讓開!」秦逸只覺得體內怒火熊熊,拳頭握緊,發出咔咔聲響。

被秦逸氣勢所迫,兩名侍衛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對視一眼后,都從對方眼中看出驚駭的神色。

此刻秦逸在他們眼中,那氣勢彷彿是上古魔獸,壓得他們幾乎都喘不過氣來,這在過去幾年裡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大少爺,請不要讓我們難做……」另一個侍衛迎著頭皮道。

「如果我真的要出去又怎麼樣?難道你們膽子大到這種地步,敢以奴欺主?」秦逸冷冷道,同時向前邁出一步。

「站住!」兩名侍衛壯起膽子,這大少爺遠非三年前煉骨境界的青年才俊可以比擬,僅僅煉肉境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橫掃一槍朝秦逸前胸掃去,兩個侍衛的目的僅僅是想攔住秦逸。

啪!

兩桿長槍在半空被秦逸單手抓住,速度快得兩個侍衛都沒有看清。

想要把長槍抽回來,但是他們驚訝發現,這兩桿長槍彷彿被鐵水澆築在秦逸手掌上一樣,任憑自己怎麼用力,竟然都沒法撼動絲毫。

起先還是驚訝,下一刻,他們的表情變成了驚恐。

兩桿長槍竟然被秦逸單手扭成了麻花狀!

「看在你們只是想攔住我的份上,我就饒你們一命。」秦逸一聲大喝,兩桿長槍瞬間被他奪了過來,同時兩拳轟出。


砰、砰!

兩名壯年侍衛,身上精鐵甲胄裂開蛛網狀的裂紋,身體遠遠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十多米,這才停了下來。

刷刷!

長槍拋出,如星光一閃,瞬間洞穿兩名侍衛的大腿,將他們釘在了地上,鮮血從傷口噴射而出,被震顫的長槍震成團團妖異血霧。

不再去看這兩個昏迷不醒的侍衛,秦逸轉身正要離開,看到從遠處漸漸走近的一行人,眼眸里閃過雪亮寒芒。

領頭一人面容白皙,但是眼神卻透出不符合年齡的陰險狡詐,他是秦弘仁的二兒子,也是秦逸的堂弟——秦湛。

秦逸的二叔秦弘毅膝下只有一女,而秦弘仁,卻是三妻四妾,足足有八個兒子,最小的兒子還未滿月!

秦湛是秦弘仁的二子,今年十五,但是實力在秦弘仁大量聚炎丹的堆積下,也達到了第四重練筋境界。

他的身後是一排手持雪紋精鋼刀的秦府侍衛,這些侍衛身上的盔甲,也都比剛剛秦逸打倒的那兩個侍衛,要好了不止一個檔次。

在御風大陸上,雪紋精鋼價格不菲,一把雪紋精鋼刀,更是市值三百聚炎丹,也只有秦家這種大家族,才配得起這種檔次的裝備。

這些使用雪紋精鋼刀的,自然也都是秦府侍衛中的精銳,數量一百整,至少都是達到煉膜境界的好手。


秦逸的眼睛眯了起來,對方既然連精銳護衛都排派出來了,那麼攔住自己的決心,還真是異常堅定啊。

秦湛朝著秦逸走來,臉上皮笑肉不笑,啪啪拍著手道:「秦逸堂哥真是好手段啊,不知道你煉肉境界的實力,能不能過小弟這一關呢?」

「秦湛,要是你現在讓我走,我還是可以饒你一命的,畢竟你爹為了培養你,也花了不下於百萬聚炎丹吧。」秦逸冷笑道:「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他拿什麼填家族賬面上的漏洞。」

聽到秦逸的話,秦湛立刻變了臉色:「少說廢話!本少爺今天就打爛你的狗嘴!」

因為過去忌憚秦逸的餘威,秦湛對他至少還客氣,現在自己大哥成為天聖學院的弟子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狗仗人勢的秦湛幾乎都是用鼻孔看人了,整個秦家恐怕都沒幾個人能被他放在眼裡。

邁開丁字步,秦湛兩手拉開,身體彷彿是一張弓,肌肉的力量在不斷凝聚,這正是練筋境界的表現,可以如同大弓一樣,積蓄全身力量,然後集中在一點爆發而出。

秦湛積蓄力量需要時間,秦逸可不需要,他可以瞬間完成積蓄到爆發的過程。

「誰也不準上,看少爺今天宰了這隻狗!」秦湛目光鎖定秦逸,見秦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露出猙獰笑容,「給小爺乖乖躺回去!」

嗖的一聲,秦湛快速奔向秦逸,身體在半空舒張開來,雙拳打得空氣發出呼呼聲響。

他身後那些侍衛無一不露出羨慕神色,他們年齡至少都二十開外了,也不過才達到了第三重煉膜境界,比十五歲的秦湛低了一個境界。


沒有人懷疑,比秦湛要低整整兩個境界的秦逸,會被對方直接秒殺當場。

「小小年紀心腸就如此歹毒……」秦逸哼了一聲,猛地一瞪秦湛,下一刻,身體消失在原地。

秦湛眼睛眨了眨,還沒有反應過來秦逸怎麼消失了。

下一刻,一股大力猛然從頭頂轟了下來,彷彿就是上古南蠻巨象重重塌下一般。

轟!

秦湛抬頭,看到秦逸眨眼功夫竟然出現到了自己上方,一雙肉掌帶著風雷炸響,朝著自己後背轟然拍下。

秦湛慌張抬手想要抵擋。

「九火裂谷!」秦逸一聲大喝,掌下方圓兩丈空氣發出一聲爆鳴,同時朝著四周涌去。

秦逸的掌下,竟然出現了一大塊真空地帶!

相比一頭蛟龍的力量,秦湛區區練筋境界,如同塵埃一般,胳膊剛碰到秦逸手掌,骨頭就被寸寸折斷,皮肉同時炸裂開來,鮮血肉末噴洒而出,肌肉千瘡百孔,遠遠望去,骨頭上血肉噴洒,彷彿粗大了一倍。

「啊!」劇痛傳來,秦湛面目猙獰,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絕望地看著秦逸第二掌緊隨而下。

砰!

一聲巨響,彷彿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在場所有人臉上,秦逸掌下煙塵乍起,其中隱含血色迷霧。

等到秦逸落回地面,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血色人形的大坑。

練筋境界的秦湛,竟然被他兩招就打入了地下!

PS:鮮花,收藏,砸過來吧! 「用我的嘴餵給你」這幾個字太曖昧了,雖然郝仁和宣萱都做了這麼久的夫妻,接吻做了幾百遍,「用嘴喂」這種事卻極少發生。

宣萱頓時紅了粉面,她偎依在郝仁的懷裡:「哥哥,你是不是想做那事了?我不是不想,只是怕你明天還要和古樹打了一場硬仗,不想消耗你的體力罷了!」

郝仁大笑:「妹妹,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是說,我把這骨突裡面的靈氣吸收進自己的體內,然後再轉給你。這不就跟我把瓶子里的酒喝到嘴裡,然後再餵給你一樣嗎?」

宣萱這才知道自己想錯了。她羞得不行,把小腦袋鑽進郝仁的腋下:「哥哥,你太壞了!你一定是故意這樣說,引我往那個方面想!」

「我其實就是做個比喻嘛!」郝仁辯解道。

「你這比喻也太……太那個了!」宣萱都不好意思開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