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魔禽剛才偷襲得手,雖然沒有啄開玄寶的皮肉,不過卻震傷了他的內腑,尋思著再來一次,就有可能將玄寶從後面開出一個血洞,然後爪子一撕,就能讓他從後面開了膛!

可還沒等它再碰到玄寶的身體,一柄長劍就洞穿了它的脖子,以它的修為,被誅魔劍這種神兵所傷,就算是沒有直接捅在它的獸丹上面,也足以讓劍中的靈火焚化它體內的所有一切了!

解決掉這個魔禽,玄寶費勁的扭過頭,卻看到那個守台兵一隻手掌被定海石珍洞穿的場面,而火猴兒則雙眼通紅,跳到了守台兵的手上,拔出了定海石珍,然後讓驟然變長的定海石珍,重重的砸在守台兵的頭上!

看樣子是挨了一記重拳的火猴兒被守台兵給激發起了凶性,等到守台兵的第二拳再次砸下來的時候,火猴兒乾脆把定海石珍立在了地上,比起之前變細變短的定海石珍就像是一根鋼針,直接把守台兵的右手給刺穿了!

對於這個大傢伙,火猴兒心中的恨意甚至已經超過了對那些魔兵魔獸!畢竟那些傢伙雖然凶,卻沒有一個人能碰到他的身體!

這個守台兵竟然給他來了一拳,雖然他是石妖轉世,根本不會害怕這樣的打擊,但是那種力大勢沉的拳頭,也砸的火猴兒腦袋發矇!

所以火猴兒很快就對這個大傢伙回敬了一棍子,能夠輕易開碑裂石的石棍竟然沒有將守台兵的大腦袋給砸個稀巴爛,只是留下了一道紅色的血痕,可見這個大怪物的抗擊打能力有多強悍!

不過守台兵也明顯被這一棍子砸的不輕,眼神更加獃滯,連站都站不穩了,走路搖搖晃晃,原本看著火猴兒,想過來報仇,卻歪歪扭扭的走到了石階口,正好遇到一群剛向來的魔兵魔獸!

明明都是自己人,可是一見面卻二話不說,動起手來了!魔兵魔獸瘋狂的撕咬著守台兵的身體,而守台兵原本就是腦子昏沉,看到有人撕咬自己,更是火冒三丈,舉起拳頭抬起腳,對著那些魔兵魔獸又踩又砸!

外面的叫喊很快就吵醒了裡面的兩個守台兵,全都是惱怒異常的衝出來,舉著拳頭對著那些魔獸魔兵的一陣亂砸!

玄寶好不容易從懸崖邊爬上來,拉過目瞪口呆的火猴兒,輕聲對他說:「這幫傢伙六親不認,誰吵到他們睡覺,誰就倒霉!」

火猴兒恍然大悟,這麼再看那三個守台兵,居然感覺不那麼討厭了!不過他們也絕不可愛,這三個憨貨,原本就是腦袋不靈光的類型,六親不認,就算是自己人也一樣說打就打,打累了就去洞里睡覺,幾百年都是這樣過來的!

縮到一邊慢慢調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傷勢不重,不影響出去,玄寶也就放了心,一扭頭看到魔兵已經衝過來了,也連忙對火猴兒說:「準備好,咱們要離開這裡了!」

火猴兒也打的有些煩躁了,雖然他就算再打上三天三夜都不會脫力,但是老這麼糾纏不清的沒完沒了,也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好像永遠都殺不完似的,聽到玄寶的話語,趕緊點點頭,拉住了玄寶的胳膊。

三個守台兵雖然個頭巨大,但是畢竟是笨拙無比,魔兵魔獸數量有多,源源不斷的衝上來,總有他們遺漏的空隙,大量的魔兵魔獸衝上來,沒有先對付守台兵,而是先找玄寶和火猴兒下手,大家都不傻,知道真正的敵人是誰。

不過玄寶已經拉著火猴兒凌空飛起,直衝向頭頂的地洞。那些魔禽和能夠飛起的魔獸也紛紛沖了上來,想要把玄寶和火猴兒攔截下來!

玄寶和火猴兒左手相握,就是要空出手來用右手來對付這些敵人,在誅魔劍和定海石珍的威脅下,那些魔獸根本就不敢靠近,靠近必死!

可是追兵依然很多,他們接二連三的衝上來,為的就是想讓玄寶和火猴兒出現一絲絲紕漏或者是不防,這樣就能讓他們利用,把他們兩個留在魔界!

只是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別說大魔尊或者是黿聖了,這種情況下,有冥王那樣水平的魔將,就足以可以留下兩人了!

「上面小心!有魔獸追殺!放人上去,再封住洞口!」玄寶一邊飛上去,一邊對著上面的人大叫!

很快就聽到蝶軒的叫聲:「明白!」知道眾女還等在上面,玄寶也放了心,還有一絲感動,其實他知道,只要他沒上去,就算是過了再長的時間,眾女都不會輕易離開,就算離開也會留下一兩個人來接應的!

「呼!」玄寶拉著火猴兒衝出洞口,緊隨著上來的,還有兩頭魔禽,上面還有兩個魔兵!

等那魔獸和魔兵看到周圍的情況之後,也變了神色,下意識的就想再回到地洞裡面,卻「砰」的一聲,像是撞在了一道看不見的牆上,緊接著一把長劍就橫空出現,一劍就砍掉了一頭魔禽的腦袋!

顏無垢沒有收起長劍,而是挽出一個劍花,順勢抖掉了上面的臟血,眼睛眯起來,看著另一頭魔禽!

沒有等待他出手,一條刀鏈散發著刺眼的寒光從小刀的袖子中飛出,刺進了另外一頭魔禽的小腹,準確無誤的破開了它的獸丹,直接讓它從口中一頭栽下來,氣絕當場!

兩個魔兵倒是很有幾分臨危不懼的氣勢,用手中的魔刀隔斷腳上的繩套,然後陰沉著臉就沖神妃們沖了過來!

他們很有一種欺軟怕硬的本能,站在一群敵人面前,總是先沖向最弱小的那個,或者是沖向女人,從來都不會去找看起來是最強壯的那一個! 可惜這裡的女人比起男人來還要厲害,一個魔兵還沒有衝到跟前,就已經被蝶軒的***給打翻在地,另一個也被燕子抓起來,狠狠的倒插在岩石上,**迸裂!

魔禽和魔兵的屍體又被扔進了地洞,這裡是龍泉,不能受到魔氣的污染。

玄寶和火猴兒也鬆了一口氣,看著身邊眾人,眼睛落在臉色蒼白的蛟兒身上,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丹已經受了傷!

「蛟兒怎麼了?」玄寶臉色大變,馬上就跑到了蛟兒的身邊,用手按在了她的頭頂,將靈氣貫入她的體內。

之前他下去的時候,知道蛟兒的心丹已經受了傷,不過有海龍王的幫助,蛟兒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這不過是幾個時辰的功夫,蛟兒怎麼又受傷了?難道這裡也曾經來過魔物了?可是為什麼沒有戰鬥過的痕迹?

用靈氣在蛟兒的體內巡查了一遍,玄寶的臉色更加難看,嘴裡說著:「怎麼會這樣?不是有海龍王的龍王丹修補過嗎?現在怎麼比以前傷的更重?!」

連心語帶哭腔的對玄寶說:「十妹把那些龍王丹氣全用在這裡了,凈化這裡的魔氣,現在她的修為已經跌境了!」

聽到連心的話,玄寶也是大驚失色,摟著懷中臉色蒼白的沒有一點血色的蛟兒大罵:「你怎麼這麼傻!」

要知道已經融入心丹的東西就成了心丹的一部分,如果再分割出去的話,就不是那麼乾乾淨淨的分離了,只能是拖泥帶水,連自己心丹的一些精華氣息都帶出去!

這就讓原本已經好的差不多的蛟兒更是傷上加傷,狀況還不如融合龍王丹之前的時候!

蛟兒睜開了眼睛,虛弱的看著一臉心疼的玄寶,微微一笑,嘴裡說著:「可以練回來的,不用太過擔心,我依賴的是頭腦,不是拳腳!」

這樣說也是沒什麼不對,蛟兒原本就是智龍後代,一向是聰慧過人,在戰技方面,就算是在姐妹之中也算不上最高,只能佔個中等。

但是就算是動用智謀,跟修為境界也有很大的關係,境界越高,思路就約寬闊,只是沒有戰技那麼依賴而已了!

看著玄寶還是一臉惋惜心疼的模樣,蛟兒微笑著說:「這裡被黿聖玷污的很厲害,如果不用龍王丹氣來凈化,受到玷污的就有可能是龍族和整個水族了!」

石無策在旁邊對玄寶說:「帝尊,黿聖臨走的時候,在這裡留下了魔種,我們和十娘娘齊心協力才能將魔種消滅,是我們無能,讓娘娘受到了重傷…」

沒想到黿聖竟然這麼惡毒,在這裡留下了魔種!這種所謂的魔種,就是指可以利用周圍氣息來增強自身魔氣的魔界新生物。

一般來說,這種東西只能用神族、靈族、冥族等修為較高的人在入魔的時候能夠產生出來,就像是一個不經過陰陽調和而出生的嬰兒一樣,不過不一定是人,也可能是一隻獸,它們有這些初入魔界的人最初的氣息。

這些東西是很可怕的,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它們比起真正的魔物有更多的危害,因為這些魔種可以在出生地長大,而且會把這裡的氣息全都變成魔氣!

如果是老魔物在魔界之外的地方產下了魔崽,多半會因為不適應當地的氣息而死亡,因為那時候的魔崽是最脆弱的,可是這些種族的修為高手留下的魔種卻是後患無窮,就算是死了,也會產生大量的毒氣,將當地的氣息破壞殆盡!

要對付這種東西,當然需要花費很大的代價,這就是蛟兒不顧一切,冒著被內傷反噬也要用掉龍王丹氣來凈化這裡的原因,其實不只是她,就算是這些真龍戰士,也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總算是把魔種給消滅了,也把因此而帶來的後果給消除掉,所以上面這一戰,並不比玄寶和火猴兒在下面的戰鬥來的輕鬆。

玄寶也是無可奈何了,這種事情別人做不來,也只有蛟兒和真龍戰士能夠做到,他總不可能不讓大家去做,任憑魔種在龍泉長大!

更何況就算是不願意,現在也已經做完了,玄寶也沒有了辦法,只好作罷,本來還想著馬上將蛟兒送進原界,不過她現在還不肯進去,想聽聽玄寶對魔界的一些描述。

這裡的所有人,也只有玄寶和火猴兒進過魔界了,對於那個地方,大家實在抱著很大的一種神秘感。

玄寶也知道這事耽擱不得,魔界入口現在已經被龍氣壓制,還沒有布置長久性的結界,就是因為大家還不知道那裡的氣息組成,不知道該如何動手。

玄寶就把自己下去魔界后的一舉一動都詳細的給大家說了一遍,眾人聽的有些失望,沒想到魔界竟然是這麼荒涼的一個地方,搞了半天連間草屋都沒有啊!

「你確定下去之後,沒有見過一株植物?」小茵緊皺眉頭,看著玄寶輕聲問著。

玄寶點點頭,語氣肯定的對小茵說:「不管是懸崖還是荒原,都是光禿禿的,沒有一株植物,連大魔江兩岸都是一樣!」

眾人面面相覷,真的有點大失所望,不過內心中卻也有些幸災樂禍,畢竟是魔界,越是荒涼就越好。

石無策卻緊皺眉頭,對玄寶說:「帝尊,這不正常!就算是魔界,也有生靈的存在,儘管那些都是魔物,但是在第一眼看來,跟其他地方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因為魔氣的主要成分,也是靈氣!」

眾人一起點頭,這是一個很常識性的問題,修靈人都會明白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只要有靈氣,就會有生靈,這種生靈可能是一根草,也可能是一條蟲。

靈氣就是孕育生靈的東西,不管它裡面摻雜了什麼,都不會改變他的這個特性,唯一所不同的是,摻雜的氣息決定了生靈的屬性,凡性神性魔性妖性,就看它的摻雜氣息有多重的比例了!

可是玄寶卻說那裡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這就有點奇怪了,簡直有些反常,那不是魔氣存在的地方,反而更像是死氣!

當然那裡不可能是死氣,因為玄寶的感覺還是不會出錯的。所以這就是怪異的所在。

蛟兒有了玄寶不計代價的靈氣支撐,精神狀態也好了許多,看著玄寶說:「相公,你說你遇到了魔軍的圍截,從你感覺到魔軍前來,到看到他們來人,這中間有多長時間?」

玄寶想了想,對蛟兒說:「不到十息!」這個時間,就是正常人一呼一吸的十次所花費的時間,根本沒有多長。

蛟兒神色凝重的說:「那相公的紅瞳能看多遠?我說的是在當時魔界的環境中!」

魔界里很黑,本來就是在地底下,沒有日月星辰,也沒有璀璨晶石,但是卻又不是絕對的黑,而是一種類似於明月當空的夜晚一樣,卻又沒有那麼皎潔,而是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朦朧!

在這樣的環境下,紅瞳大受影響,但是在那麼空曠的地方,看個十幾二十里地,還是比較輕鬆的。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了,玄寶當時看到的荒原,一望無際,根本沒有盡頭,可是那些魔兵卻出現的非常突兀,從感知到動靜到進入視線,只不過是很短的時間,再被堵截,中間的時間更是短的可憐,如果這個地方只是一個荒原的話,怎麼可能有這麼迅速的集結?

要知道玄寶的速度那可是舉世無雙,短距離之內,連赤虹流雲都比不上,可當時卻沒能逃離魔兵的堵截,這說明什麼?難道魔族大軍已經在那裡準備好了?算準了玄寶會下去的?

這根本不可能!願意很可能就是,那個地方根本就不像玄寶所看到的那樣,是一個荒涼之地,附近肯定有魔兵駐紮,應該是一個類似兵陣的地方!

莫名好奇的看著玄寶說:「相公,你說那裡有守台兵?他們就被鎖在石台上?那石台有多大?台階有多長?有沒有一直通到這裡來的台階?」

「沒…」玄寶剛想說沒有,卻硬生生的閉上了嘴巴,因為他不敢確定!之前上下一個來回,他的注意力都在下面,根本沒有去觀察周圍的洞壁上有沒有台階。

火猴兒卻搶著說:「我知道,有台階的,但是很淺,也僅僅是能夠墊腳而已,應該是開鑿的很不用心!」

玄寶臉色也跟著凝重起來,看著莫名說:「一共有三個守台兵,都被用鐵鏈鎖在石台上,鐵鏈很長也很粗。那個大石台如果是尋常人站在上面的話,大概能容納兩三千人,下面的台階連通到魔界之底,不過火猴兒這麼一說,我就可以肯定,那台階是可以通道這上面來的!不對,還不到上面,我可以肯定從這裡下去至少十丈之內,沒有台階!」

這段距離是玄寶特意去觀察的,就是因為沒有找到台階,才用攀爬術往下爬。火猴兒也點點頭,他也是從這個距離往下才找到台階的。

聽了玄寶的話,眾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一時誰都沒有說話。這件事透著很奇怪的信息,好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大家給忽略了一樣。

「屍體!」蛟兒突然對眾人說:「我們剛才應該留著那幾句屍體查看一番,可是因為害怕玷污這裡,所以把他們都給扔下去了!」

蝶軒有些迷惑不解的看著蛟兒說:「幾具屍體有什麼好看的,我看過了,一個比一個丑,看著就噁心!」

眾人還真的是哭笑不得,連心無奈的對蝶軒說:「四姐,十妹的意思是想從那些屍體上看出他們的氣息有什麼不同來,這些魔兵有些古怪!」

蛟兒點點頭,把自己心中的懷疑乾脆對大家說出來:「我覺得,這個地方,可能是魔界的一個備兵場!」 所謂的備兵場,就是準備兵源的地方,跟凡人界的兵屯性質差不多,一般都安排在大型戰場的附近。

只是蛟兒卻說這裡是備兵場,那就有些古怪了,難道在這裡,會有大型的戰事開戰?玄寶居然都不知道,那才是咄咄怪事!

不過不只是蛟兒,連莫名都對這個推斷有些贊同,點頭看著玄寶說:「那些布置,應該都是魔族用來適應環境的!」

眾人還在琢磨著這句話的意思,沒有太過的感觸,可是石無策卻已經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對蛟兒和莫名說:「娘娘們的意思是,這裡是魔族想要入侵東海的突破口?以龍泉當突破口?」

蛟兒點點頭,語氣沉重的說:「很可能是這樣!大魔尊的膽子還真是夠大的,做的事情也瘋狂,不服不行!」

蝶軒一臉苦惱的看著眾人說:「知道你們聰明了,就跟我這笨蛋別賣關子了,到底你們在說什麼啊!」

雖然事情很嚴重,大家都有些擔心,可是聽到蝶軒的自嘲,蛟兒和莫名也全都忍不住笑出來,不過這麼一笑,也就讓心中放鬆了很多,蛟兒對蝶軒說:「魔族進入凡人界,其實並不像我們想象的一樣,出來進去的非常容易,輕鬆自如!」

「當然了,他們住在下面,跟土撥鼠一樣,要想出來,得先挖洞嘛,我知道!」蝶軒一臉了解的模樣。

蛟兒哭笑不得的看著她搖頭說:「不是這種,而是在氣息上的不適應!就像是我們要進入魔界,在最初的時候,也會被魔氣所侵襲,一旦無法逼出魔氣,我們就會有危險!」

聽到蛟兒這樣的解釋,蝶軒也恍然大悟,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聽著。

蛟兒繼續對她說:「所以魔兵每次的出動,都會先在凡人界的出口停留幾天的時間,讓自己適應了凡人界的氣息,這才出來。其實四界的生靈離開自己的界域,都會有這樣的不適應,只是輕重程度不一樣而已!」

連心臉色一變,也想通了其中的關鍵,一臉震驚的看著蛟兒說:「十妹的意思是,這龍泉就變成了魔兵的一個適應地了?他們想適應這裡的龍氣?」

眾人一片嘩然!如果魔族真的做到了這一點,那他們在東海將會是暢行無阻!

龍族水族對付魔族的主要工具是什麼?就是龍氣!而龍氣的來源在哪裡?就是在眾人現在所在的地方,這裡叫龍泉!

這裡的龍氣並非是龍族或者是水族可以直接使用的,可是一旦適應了這裡的龍氣,卻可以藐視水族的一切氣息,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路無形哼了一聲說:「我就不信魔族有那麼大的神通,一萬個魔兵裡面,能有十個人從這裡走出去,那就能算他們厲害!」

「你覺得魔族像是在乎自己性命的種群嗎?」石無策一臉苦笑的看著路無形,然後繼續說:「就是一萬個人裡面出來十個,那這十個魔兵,能給東海帶來怎樣的危害,你想過嗎?」

還真是沒想過!路無形被問的啞口無言,大家都跟魔族打過不只是一次的交道了,這些半人半畜生的東西,非常的狠辣,不只是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同樣狠,他們才不管什麼生死,只要魔王下了令,他們就只有不斷的往前沖,就算前面是死路一條,也不會回頭!

這並不代表他們有多麼的悍不畏死,只不過都是被魔氣迷失了本形的可憐蟲而已,根本沒有所謂的害怕之心,除非是已經到達了魔將境界。

而一旦他們真的能夠衝過了龍泉的限制,那就算是只有十個人,給東海所帶來的危害,也是災難性的!

連龍氣都已經適應,也就等於他們對於水族和龍族的攻擊都有了氣息上的免疫,一些靈技的施展,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而他們的魔氣卻可以直接讓水族或者龍族受到傷害,不管是活著的魔物還是死去的魔物屍體,對水族的破壞性,都將是巨大的!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把這裡封死吧!」蝶軒也想到了這種事情的可怕性,連忙對眾人催促著。

可話說出來容易,坐起來就相當困難了!這個地方是什麼?龍泉!這大水潭裡面的水都是用龍氣凝結而成,現在也就是玄寶和神妃還有真正的真龍之身才能勉強適應,誰能在這裡布置結界?

之前莫名藉助蛟兒的力量,在這裡簡單布置了一個小心的靈陣,算是起到了一定的隔絕作用,但是這種小型的靈陣並不會長久,遲早要被周圍的龍氣給同化或者是吞噬掉的!

連心奇怪的看著莫名說:「五姐,以前不是封死的好好的?為什麼我們再用石頭來堵住,就不成功了呢?」

「可以的,還是會和以前一樣的!」莫名說出了這麼一句,讓大家都感覺到驚疑,不過很快她又補充了一句:「可就算恢復到以前的樣子,也不代表這裡就安全了!我猜想龍泉的下面,早已經有了龍氣的滲透,否則魔族不會把這裡當成一個備兵場,拉著自己的軍隊來這裡適應龍氣!」

蛟兒點點頭,對眾人說:「這下面的台階,並非是沒有來得及修葺完畢,而是刻意留出了十幾丈的距離,這樣就可以儘可能的避開龍氣對他們的殺氣,讓魔氣混合龍氣,使它們可以學會適應這裡的氣息!」

聽到她的這番話,眾人都有種后脊背發涼的驚懼,如果不是因為發現了這個出入口,等到這些魔兵全都適應了龍氣,龍泉將不會是龍族乃至水族的聖地,而是整個鸞洋最可怕的魔界出口!

鐵意一臉驚慌的看著玄寶說:「那現在怎麼辦?總不能放任這個地方不管吧?而且我們也不能一直守在這裡看著啊!」

「或許,這也是龍族十老鎮守龍泉的任務之一!」石無策大膽的猜測著,嘴裡說著:「可能在龍祖時代,就已經發現了這個漏洞了!」

這一次,蛟兒也不敢接話,因為這都是猜測,龍族十老也正是從龍祖時代就開始的,真正的原因誰也不知道,現在就算想問都已經晚了,所有的龍族十老,到現在是死的一乾二淨,一個不剩!

可問題是,現在卻是有些青黃不接,新一代的龍族十老還沒有確定下來,老的就已經死光了,這萬年來,這樣的事情還是頭一遭!

「不要擔心!」玄寶沉聲對眾人說:「我還有一招釜底抽薪計!可能要花點功夫,但是不代表不能成功!」

眾人愣了一下,都有些奇怪的看著玄寶,到底還是小茵最了解他,猜出了他的心意,有些震驚的說:「你想把整個龍泉都送進原界?」

玄寶沒有反駁,點點頭,看著小茵說:「我在龍泉下面待過,知道這裡就是一個大池子,沒有流水,沒有地洞,如果我們在四周布置好,可以做一個大型的靈陣,完全有可能,把這些龍氣凝液全都送進原界!」

眾人瞪大了眼睛,盤算著這個計劃的可行度,蛟兒點點頭說:「如果那樣做的話,這裡就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出入口,魔族也犯不上在這裡費心了!只是這些龍氣凝液一旦進入原海,有可能會縮水一大半,甚至會幹枯!」

這個道理很簡單,龍泉這個地方的特殊環境,讓這些龍氣凝液得以數萬年的存在。

上面有海水的保護,下面又有全部的龍氣所形成的一個特殊結界,這樣就讓這些龍氣形成了一個保護,雖然每一次的噴涌都會損失一些,但是至少數萬年甚至十萬年之內,這些龍氣都不會幹枯!

只是一旦離開了這個環境,那就會造成大量的風乾或者是氣化,對於這些龍氣凝液來說,是致命性的損傷,一旦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龍泉將會會在眾人手中,那還不如不動!

玄寶想了想,對蛟兒微笑著說:「不用擔心,別忘了我還有一元球,有它在,對重新塑造這裡的環境並不麻煩!」

眾人的眼睛都亮了,一元球可是五大聖寶之一,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完整的說出這東西的全部用途,好像做什麼都可以,百無禁忌,但是最有效的,還是存儲氣息,也只有玄寶可以做到去吸納和排放氣息,從而形成一種空間上的移動。

這就等於把這個龍泉,可以完整的搬進原界!這樣一來,這件事就可以完美的解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