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窗口內的服務人員明顯一驚,她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五十億金幣,這是我的儲金卡。」菲米莎態度認真,可不是在開玩笑。

五十億金幣,如果明天「鐵秦帝國」獲勝,那麼她將賺到二十五億。

「好的,請您稍等!」

不一會兒的工夫,菲米莎的手續便辦完了。

「請下一位客人上前!」

這位服務人員還沒有從剛剛的豪賭中完全恢復過來,便是迎來了東方修哲。

「不知您打算支持哪支代表隊?」

服務人員嘴上是如此問,眼神卻是有些詫異地望向站在一旁的那位白富美菲米莎。

「鐵秦帝國!」

「您也要下注『鐵秦帝國』?」那服務人員一愣,總算把視線從菲米莎身上收回。

「不可以么?」

「可以!」那服務人員尷尬一笑,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接著問道,「不知道您打算下注多少?」

東方修哲並沒有直接回答她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不知道你們這裡下注的最高上限是多少?」

「我們這裡是沒有上限限制的,不過卻有下限限制,最少要一百金幣。」

「這樣啊,現在的賠率也不是很高,就先馬馬虎虎下一千億好了!」

「多……多少?」

窗口裡面的服務人員,差一點因為激動站起來。

「一千億金幣,這裡我的儲金卡!」東方修哲遞了過去。

可是那服務人員卻是遲遲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有問題么?」東方修哲見對方還在愣神中,不禁忙問道。

「沒……沒問題!」那服務人員聲音有些顫抖,呼吸有些急促。

一千億金幣,對於她這種小職工來說,就算被拐賣十萬次,或者在這裡累死累活工作數千年,都無法賺到這個天文數字。

然而如果讓她知道,就算在一千億後面多加一個零,東方修哲也可以毫無壓力地支付起,不知道她會不會暈死過去。

這一天總算是過去了。

第二天的賽場上,依舊是人滿為患。

在這密密麻麻的觀眾中,估計會有十分之一的人蔘賭了。

休息區內的菲米莎,神情異常亢奮,不住地詢問著比賽開沒開始?

東方修哲坐在椅子上,神情平淡,要比菲米莎顯得沉穩多了。


時間漸漸過去,裁判已經開始陸續入場,看這情景,再等一會,比賽就會正試開始了。

可是,偏偏這個時候,東方修哲竟然突然離席,走向了觀眾席的一處。

在菲米莎幾人不解的目光注視下,東方修哲竟然與一位佝僂老者走出了賽場。

「我當初果然沒有看錯,你並非是尋常人,恐怕你現在的實力,遠在老夫之上!」

毒王古盟有些感慨地說道,手中的那支骷髏拐杖,時而發出紅光來。

「你的實力也比數年前精進了許多!」東方修哲上下打量著這位老者。

「小兄弟,老夫能否問一下,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古盟猶豫片刻后,突然問道。

「我是『鐵秦帝國』的參賽代表,自然會出現在這裡了,倒是你的出現,很令我意外!」


東方修哲非常清楚,古盟的一雙眼睛有障礙,他出現在觀眾席,既然欣賞不到比賽的過程,難道是跑去湊熱鬧不成?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你是『鐵秦帝國』的參賽代表?」古盟一驚,然後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

東方修哲眼神銳利地盯著他,古盟剛剛那一瞬間的反應,更向他說明著,這背後一定有著什麼?

「看來我要放棄這次的任務了!」良久,古盟突然一嘆。

「任務?什麼任務?」

東方修哲眉頭一皺,嗅到了這其中不同尋常的味道。


「我可以告訴你,而且我要說的事情,跟你們『鐵秦帝國』有著直接的關係,不過做為交換,你能不能再給我幾張數年前的那種長條形狀的東西?」

古盟所說的東西,是指咒符。

當年在魔獸山脈里,東方修哲就曾用咒符與他做過交換。

東方修哲目光閃爍,他自信如果自己強行出手對古盟施展「搜魂之法」,一定可以百分之百地成功。

「我老頭子可是看在數年前的交情,才破例告訴你的,我這可是在壞規矩,你總不能讓我白付出吧?」古盟似乎感受到了空氣的凝重,忙笑著說道。

其實他的心裡一點也笑不出來。

眼前這個少年給他的無形壓力,讓他有一種有窒息的感覺,想當初,在魔獸山脈的時候,他就沒有把握制服那個才只有幾歲大的孩童。

而如今,這個孩童已經成長為少年,其實力不知道達到了怎樣恐怖的境界?

「可以,不過只能給你三張!」

東方修哲打消了對其施展「搜魂之法」的念頭,雖然與古盟不太熟,但這個老頭給他的感覺還不錯。

「成交!」

古盟趕忙說道,他可不想因為得寸進尺而苦惱了這個深不可測的少年。

三張低級咒符,對於東方修哲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於**特殊鬥氣的古盟來說,幫忙可就太大了。

想當初,正是靠著東方修哲給他的那幾張咒符,他才能一舉突破瓶頸,達到一個新的境界。

而如今,他又遇到了瓶頸,咒符對他的**力實在是太大了,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提出這個要求來。

「咒符你已經收下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么?」東方修哲直視著對方。

如果他發現對方有一絲說假的嫌疑,他會毫不猶豫地對其施展「搜魂之法」。

「原來這東西叫『咒符』,難怪我打聽那麼多魔法商店,也無一人知曉!」古盟趕忙將這三張可以凝聚毒氣的咒符收好。

收好咒符后,古盟不敢再托,忙說道:「不瞞你說,我這一次的任務是來對付『鐵秦帝國』的參賽代表!」

此言一出,東方修哲一愣。

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息驟然間由東方修哲的身上散發出來。

古盟不禁打了個寒戰,驚恐地察覺到眼前這個少年的實力,竟然比自己想象中得還要強悍數十倍。

只是稍微施放了一點氣息,就讓他氣血翻滾,如果真動起手來,自己被一招秒的可能姓非常大。

「請不要激動,我剛剛就說過了,我已經放棄這次任務了!」古盟忙道,如果再任由少年施加威壓,他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堅持多久。

「你最好說清楚!」

東方修哲將氣息收斂,不過卻是讓古盟感覺到更冷寒意由心底發出。

「實不相瞞,就在昨曰,不知是誰在『參賭殿』巨額壓在『鐵秦帝國』的代表隊身上,……我的任務就是阻止『鐵秦帝國』代表隊獲勝,和我一同接下這個任務的人還有幾位!」

古盟可不敢隱瞞,因為他覺察到,如果自己不把事情說清楚,這個少年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事跟『參賭殿』有關聯?」東方修哲寒光綻放。(未完待續。) 「我只能告訴你,『參賭殿』的後台很硬,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它的後台很有可能就是『斗戰大陸聯合會』!」古盟悠悠說道。.

這件事情竟然還扯到了「斗戰大陸聯合會」,使得東方修哲的表情不禁嚴肅起來。

「你是在逗我玩么,『斗戰大陸聯合會』舉辦的這場『帝國學院爭霸賽』,難道它會再來破壞!」

東方修哲無法相信,並不是因為這聽起來有些自相矛盾,而是因為他讀取過聯合會會長屠樂苛的記憶,並沒有關於這方面的內容。

「明著公平公正,但暗地裡你又怎麼不會搞動作,凡是牽扯到利益的事情,就一定要不為人知的秘密。」

古盟輕輕一笑,像是在展示著他過來人的經驗。

東方修哲再次深思了,心中暗想:難道這件事會跟那位總會長有關係。

他是知道的,在聯合會會長之上,還有一位總會長!

「知道上一次的『帝國學院爭霸賽』為什麼會被迫中斷么,如果不是有聯合會高層人士做內應,你認為比賽會那麼容易被破壞么?」

古盟舉出了前一次的例子來。

巧的是,前一次東方修哲正好目睹了那場搔亂,經古盟這一提醒,不禁也發現這其中疑問太多。

「斗戰大陸聯合會」,多大的組織,又是數年才舉行一次「帝國學院爭霸賽」,難道連最基本的安全措施都做不好?

「確切的證據我也拿不出來,不過以我的經驗,這種事情絕對與『斗戰大陸聯合會』脫不了干係,如果你想去找『參賭殿』的麻煩,還是先想清楚再行動吧!」古盟好心地勸了一句。

然而如果讓他知道現在的聯合會,已經被東方修哲的人給暫時架空后,不知道還會不會說這番話。

「你們要怎麼對付『鐵秦帝國』的代表?」

東方修哲把話題收回來,繼續問重點。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對付,只是讓其在對戰『金英帝國』的比賽中輸掉就可以,或者讓比賽不成立!」

聽到古盟的話,東方修哲猛地想起了「參賭殿」的一項說明,大意是:就算比賽無法進行,賭約也按常進行。

這就是說,如果比賽無法進行,那麼菲米莎和東方修哲所下的賭注,都要打水漂。

敢情「參賭殿」還設下了這樣一個陷阱。

「讓『鐵秦帝國』輸掉比賽,有些難度,不過要讓比賽無法進行,有很多方法。」古盟接著說道。

東方修哲相信他這句話,只要在現場製造一場搔亂,那麼比試就會被中斷,如果這場搔亂足夠大,那麼比試就會延遲到下一天,如此一來,「參賭殿」便成為了最大的贏家!

或者說,「參賭殿」背後的勢力,成為了最大的獲得者。

「你們共有多少人,如何約定出手時機?」東方修哲冷著一張臉,繼續問道。

他是不會讓對方如意的,更是不會讓自己的錢打水漂。

一向都是他陰別人,還輪不到別人陰他!

一向很配合交待的古盟,在被問到這個問題后,竟然閃爍其詞來:「你問清楚了也是沒有用的,同時接下這個任務的可是有幾波人,就算是我想告訴你,也一定會有所遺漏。你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還不如去告訴你的同伴小心一些。」

「據我所知,接上任務的人,都是心狠手辣,而且雄霸一方的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