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硬邦邦的椅子,能睡人?

想罷,便隻身登上了山,開始研究着哪塊建什麼比較靠譜。

另一邊,刑律堂的那執事也終於趕回去了,就連石傲都有點懵,不是讓你去看看他要山頭幹什麼嗎,怎麼又跑回來了? 不過多時,那先前去探查情報的小執事便回來了,恭恭敬敬的站在石傲的門口。

也不太敢敲門,來什麼人,石老自己心裏跟明鏡似的,實力強,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兒,玩的透明白。

“進來。”屋內,傳來了石老低沉的聲音。

而那小執事,身體頓時一震,這才輕輕敲了敲門,隨後推門而入。

心裏,有點抖。

剛剛那震撼感到現在還沒消去,那法海和尚,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啊!

而石老,看到這小執事明顯很是拘謹的樣子,也是心中產生了狐疑。

莫非……

“說說看,都看到了什麼?”石老沉聲問道。

而那小執事,也只是把自己剛剛看到的一些片段都組織了起來,趕緊說了一遍,一句廢話不敢有。

石護法懵了。

“什麼!”

本來還有些不悅的坐在太師椅上的石傲猛地站了起來,滿臉吃驚的看着自己這心腹小執事。

“你剛剛說的可是真的!擡手之間,一座山便消失了!”石傲這話,說的有點顫抖。

因爲他明白,別看他是個闢海境的強者,但就現在這個實力來說。

要是想打爆一座山,還可以,別說是他了,就是隨便來一個闢海境的強者,一座山都不在話下。

片刻不過,一拳轟出,一座山而已,就直接爆開了。

但是!想要讓一座山徹底消失,這到底是什麼能力!

他不相信!

“護法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屬實,那法海和尚不過是擡了擡頭,那座山便直接消失了!”那執事顫抖着答道。

石傲緩緩坐了下來,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

擺了擺手,那執事便退下了。

等這執事離開,石老纔再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來回來去的走,風一般的老頭。

他很糾結,他理解不了。

要麼是這執事說謊,要麼就是他看錯了……

可是這種東西怎麼可能看錯?那執事與那法海和尚也就不過見了一面,如何可能爲那法海和尚欺瞞?又是這等小事?

石傲明顯有些不信。

但是這玩意信不信又由不得他,事已至此,就算是他再懷疑又能如何?

這法海……到底是什麼來頭,那南北神教,當有如此恐怖的底蘊?

一個宗門的強大與否,絕對是要看下面的弟子的,宗門又不是什麼慈善機構?培養完了弟子讓他們安然離開?

不對,絕對不對,難道說這所謂的南北神教,真的駭然到讓他都不曾聽說過?


石老現在很難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心中有有些後悔,將這二人提的太快了,這纔來了萬魔宗幾天,便成了長老。

可是事已至此,只能盡全力的來拉攏他們……

而這些,還是現在正在那快樂着的江北並不知曉的。

通過收了一座山的石料,江北已經在山上到處開始蓋別墅了。

在鐵憨憨系統強力的建築能力下,配合上江北這豐厚的財力,打造點豪華的建築完全就不在話下。

而江北也不是什麼貪多的,娛樂場所,在精不在多。

一個別墅約莫花費一萬塊靈石來裝修,靈氣極爲充盈!

一共建了不過十座而已,而江北手中剩餘的靈石,可還剩了近三十萬,沒什麼辦法,富家公子,很是膨脹。

打造完了這一切,又把廣場給好好打造了一番,天也已經黑了。

其實另一邊的江南已經醒了,但是他不願離開那席夢思大牀,躺在牀上,抽着煙,這日子過的,他不舒坦嗎?

同樣的,勞累了一天的江北也終於回房間了,感覺雖然很疲憊,但是又特別滿足。

揉了揉太陽穴,一頭睡過去了。

……

與此同時,萬魔宗中央區域,四大側峯之一的冥神峯頂,正進行着一場魔門的高端集會。

如果此時給他們來個DJ舞曲,堪稱是羣魔亂舞也絲毫不爲過,但是此時,氣氛確實壓抑到了極致。

主座之上,一個穿着灰袍,如同是地獄之中走出的老頭,渾身帶着恐怖的氣息,端正的坐在主位。

而他的下手兩邊,則是兩個穿着白袍的男子。

正是這次前來萬魔宗的南北冥教中人,副教主,親自來訪!

也算是給足了萬魔宗的面子,畢竟老魔主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平時看不到人,要是萬魔宗或者他們有點什麼事需要商量一下。

基本也都是跟老冥神見面的。

只是這二十年裏,走動的比較少罷了,老冥神和那江萬貫一戰,基本上算是震動了整個修煉界,最後兩敗俱傷。

只是現在……


“如果所料不錯,江萬貫那廝定然是回來了!”老冥神率先開口,一拍大椅上的扶手。

這個氣勢!照比江萬貫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江萬貫出手?那椅子焉有好下場?

“嘶~嘶~”

頓時,一口口倒吸冷氣的聲音發出,而反觀那坐在主位的老冥神,那蒼老的容顏此時也顯得極爲不自然。

畢竟江萬貫,那可謂是他這二十年來閉關的一大心魔。

尤其是這次,聽聞幽冥尊者涼掉的消息,直接是吐了三升血。

此時,讓他親口把這個消息說出來,簡直是要了他的親命,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冥神尊者,敢問這消息可否準確?”那北冥教的副教主起身,抱拳問道。

“九成是真的回來了,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在哪,爲何還不現身。”老冥神沉聲答道。

“當年我萬魔宗幽冥尊者,在老夫重傷之後,親自追殺那江萬貫,結果到了今天,卻是死在了海妖聯盟的手中……”

“如果放在以前,這絕對不可能,海妖聯盟必不可能與我萬魔宗過不去,只有一點,是幽冥尊者連謀海妖聯盟想要阻擊江萬貫,卻是直接被海妖聯盟黑吃黑了。”

聽聞這話,其他來開會的人不由得再次倒吸一口冷氣。

說得好踏馬有道理!

這樣的話,一切都成立了!怪不得人家能在萬魔宗老魔主不在的時候掌控宗門大大小小的事,這智商確實不是蓋的!

“如此說來……難道那江萬貫已經被海妖聯盟給拿下了?”

“並非如此,我宗門已經和海妖聯盟交涉過,江萬貫確實不在他們手中,而且幽冥尊者的肉身也從未見過。” “什麼!”那南冥教的副掌門也是驚呼了出來,直接站了起來。

此前,他們雖然都聽說過老幽冥尊者隕落的消息,卻並未太過注意。

但是現在,卻是直接從萬魔宗中人的口中,得到了如此消息。

怎麼能讓他們不吃驚。

尤其是如果那江萬貫真的回來了,他焉有不露面的道理!當年發生了什麼,別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是他們這種老一輩的人,可是太懂了。

魔門的血脈,絕不可被侮辱!

單說這也就罷了。

真正讓衆人心涼的,還是那江萬貫……如果他真的回來了……

良久,老冥神終於嘆了口氣,“如果那江萬貫真的回來了,卻又不現身,那等着我們的必將是一場更爲嚴重的災難,二十年了,他到底成爲了何種強者?”

這話,說的在理,可這話一說出來之後,所有人都不由得心涼了半截。

當初那驚才豔豔的江閣主,愣是憑藉自己鐵血狠辣的手段殺的魔門心驚膽寒。


更別說是現在了!

“不過!本座既然已經突破,必不會怕了他江萬貫,當年的恥辱,我會自己討回來的!”老冥神站了起來,新仇舊恨,這次就加在一塊報!

“南冥教願助老冥神一臂之力!”

“北冥教願助老冥神一臂之力!”

兩位副教主齊聲喝道,只是眉眼之中那抹擔憂,卻是騙不了人。

“好,且說下一件事,關於我三大魔門的聖子聖女,還未有消息嗎?”老冥神緩緩坐下,剛剛那抹鬥志昂揚散去,整個人也像是蒼老了幾歲一般。

“還未有消息,所料不錯的話……他們很可能已經……”南冥教那副掌門暗歎了口氣,心中滿是悲傷。

他南冥教聖子仇負的實力,已經是要站在這六人頂尖的位置了,就連萬魔宗的孤生都難以力敵。

更何況,得到了那把神器之後,仇負的實力更是水漲船高。


可這次,經歷簡簡單單的一次殞神禁地試煉,怎麼就沒活着回來呢!

老冥神也握緊了拳頭,很顯然,也是暗暗的接受了這個讓人覺得慘烈的事實。

“不光如此,連山脈那些宗門,據說除了造化門,冰寒閣的親傳弟子各回來了一個,其他宗門的……也都沒回來。”那北冥教的人沉聲答道。

“什麼!”老冥神這次就算是再淡定,他也坐不住了。

又特麼被嚇了起來,饒是他聽到了這消息都不由得感覺異常驚恐了。

剛出關這才幾天?宗門這二十年發生了什麼,他得一一瞭解一下吧,哪有功夫關注外面的事情?

但是現在,竟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果然萬魔宗的消息閉塞了不少!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其實該懂得他也懂,畢竟才閉關二十年而已。

連山脈那地方,雖然很多親傳弟子的實力不太行,但是……那可是幾十個宗門啊!去了幾十個親傳弟子,到底遇到了什麼,竟然被羣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