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對雲落天的操控者的憤怒。

因爲他們知道,這樣的舉動絕對是有了操控者的指令纔會是現在這樣一副樣子的。

不然雲落天不會選擇在毫無把握,又不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和人硬拼,將自己逼上絕路。

這些天雲落天的表現就說明了這一點。

而之前的時候,那個操控者強迫讓已經中毒四肢無力癱軟在地的雲落天前進,已經讓兩人對他的印象格外的不好。

再看到現在這樣的情況們更是充滿了憤怒。

不用想,都知道會是誰在搞鬼。

尤其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雲落天的身上再次添了不少的新傷,兩個人都恨不得直接衝進去,將他救下來。

可惜的是想歸想,現在他們剛剛離開通道不久,並沒有完全恢復,只能說情況比起之前來說好多了而已。

這樣一個情況能保證自己的安全已經算是不錯了,救人的話就只有把自己也搭上去的結果。

就在這個時候,雲落天腳下的瓷磚,再次亮了起來!

“艹!”這一幕同樣被通道外面的兩個人看在眼裏,憤怒不已的兩人,瞬間爆了一聲粗口。

雲落天看了一眼地面,回過頭看向兩個人的方向,嘴裏做出一個口型:“跑!”

顯然是在讓兩人趕緊離開。

兩個人踟躕了片刻之後,終於咬咬牙,狠狠心,轉身離去。

只是在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兩個人暗中下定了決心。

如果雲落天真的就這樣死了,那麼他們絕對會要那幫五組的玩家好看!

尤其是那個操控者,絕對不能留下,一定要讓他陪葬!

要是到後面都弄不清楚的話,就讓整個五組的所有玩家陪葬,反正他們整個五組認識的玩家只有這麼一個而已!

結果沒等他們跑出兩步來,就聽見身後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砰!”

突如其來的動靜,讓兩人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在雲落天因爲被摔在地上的力度過大,一時之間起不來的情況。


看着雲落天因爲身體上的疼痛不斷在地上掙扎的樣子,兩人立刻二話不說,趕緊上前將雲落天扶了起來。

“你還好吧?”看着雲落天身上的傷口,疼到有些扭曲的面容,兩人輕手輕腳的將人半扶起來,靠在三十組四號玩家的身上,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最後化成一句乾癟癟沒有任何營養,一看就知道結果的問話。

“咳!嘶~”雲落天輕咳一聲,剛想說話,就再次被疼得嘶叫了一聲。

扶着雲落天的兩人,立刻用兇狠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從通道里面緩緩走出來的那個人。

同時戒備的擋在了他的身前,顯然是擔心他還想做什麼。

要是雲落天沒有出來,他們可能還需要考慮一下,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他們只想就這樣護好眼前這個人。

“我告訴你,你最好別出來!否者的話我們一定讓你後悔!”略帶底氣不足的話音從三十組四號玩家的口中說出,讓被他護在身後的雲落天不由自主的身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拍我,沒看見我這兒正忙着的嗎?”結果卻被他一巴掌拍開,完全沒有理會。

一旁以保護者姿態立在一旁的七十九號參與者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

不過看着雲落天一副情況不太好的樣子還是露出了贊同的神色:“你還是先不要管那麼多了,現在比較慘的可是你,不是別人! 重生洪荒情 !”

說完不在理會齜牙咧嘴還想要說什麼卻疼的說不出話的雲落天,來到已經離開毒區的一組一號玩家身前。

“我不知道你還想做什麼,但是我不覺得你現在應該出來!”七十九號參與者冷着一張臉,對他說道。

一組一號玩家卻用一副怪異的眼神看着他,抿抿脣,沒有說話,但是也沒有動手。

看到這幅樣子的一組一號玩家,七十九號參與者微微眯起眼睛,總算髮現了不對勁兒的地方。

確切的說,從雲落天掙扎着撲向這個“敵人”之後,就開始把不對勁了!

畢竟在那一條通道里面,他們三人可是沒有多大反抗之力的,就算雲落天勉力支撐也不應該能跟一組一號玩家有來有往。

所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了嗎?

七十九號玩家上下打量了一番一組一號玩家,最後轉頭看向了雲落天。

他的異常表現,引起了三十組四號玩家的注意,能走到現在的又哪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笨人,眼珠一轉也想到了其中的彎彎繞繞,同樣將目光放在了雲落天和一組一號玩家身上:“說吧,到底什麼情況!”

知道他們都發現了其中的貓膩,一組一號玩家卻並沒有直接說話,而是衝着已經稍稍恢復過來的雲落天揚了揚下巴:“你們還是問他吧!”

只是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看向扶着雲落天的兩個玩家的眼神中透着羨慕的神色。

隨後微不可察的嘆了一口氣,微微搖頭,眼中閃過一絲遺憾。

七十九號參與者和三十組四號玩家卻沒有在多關注一組一號玩家,而是直接看向雲落天,眼中閃過意識到什麼的不贊同。 雲落天卻笑着搖搖頭:“不管怎麼樣,我不希望你們現在出事兒!我這樣做我不一定會怎麼樣,你們肯定會安全,那就是值得的!”

雖然沒有直接說明他到底做了什麼,但是雲落天的話卻很直接的承認了他們的猜測。

隨後從兜裏拿出一張黑色鎏金的卡片,朝着一組一號玩家遞了過去。

大家都能清楚的看到,上面龍飛鳳舞的烙有四個大字——身份轉換!

這張卡片代表着什麼,也就不言而喻了。

“等等!”就在一組一號玩家已經伸出手就要接過雲落天手上的卡片的時候,三十組四號玩家伸手攔在兩人中間,一臉的不贊同。

不過隔着面具,大家也只能看到他瞪圓的眼睛。

“你這是什麼意思!”三十組四號玩家的突然出手,一組一號玩家的眼神開始有了變化,不過卻並沒有直接表達意見,而是用眼神直接質問雲落天。

如何能離開失樂園 ,沒有直接說話。

用緘默表達着他的不贊同。

他明白,雲落天和這個一組一號玩家在之前的過道中的時候,就已經達成了協議。

但是這個地方可不是什麼遵守約定的地方,過河拆橋纔是常態。

就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已經如願離開了那個地方,就算不履行協議,直接單方面撕毀協定,這個一組一號玩家也 不能多說什麼。

畢竟沒有了那種藥物的控制,這個一組一號玩家根本就無法威脅到他們三人。

反而是他們三人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而且之前雲落天的操控者在他們遇到這位玩家的時候直接下達命令,要求追擊,顯然是將一組一號玩家劃到了敵對陣營的那一方。

換句話說,一組一號玩家所在的陣營,都是雲落天這邊的敵人,別的暫且不提,雲落天他們想要完成任務,就必須要處理掉他們。

那麼事後就算是出爾反爾也完全沒有什麼值得詬病的地方,要怪也只能怪這個人輕易的相信敵人的允諾而已。

完全沒有必要去遵守約定。

更何況,這張卡片對於雲落天來說是救命的關鍵,尤其是現在雲落天這邊的操控者正在虎視眈眈、不惜一切的想要弄死雲落天的情況下。

雲落天自然也明白兩個小夥伴的意思,只是他有他的堅持!

之前在那個走廊裏面的時候,自己趁着貼近一組一號玩家的時候,提出用這張身份轉換卡做交易,明顯能夠感覺到他的掙扎。

尤其是自己的條件是放過他們三個的情況下,他依然在猶豫再三之後選擇答應下來。

不過既然別人願意相信自己,雲落天自然也不打算出爾反爾。

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出爾反爾的人最後能有什麼出息,就算走到最後不能光明正大的贏,那也不需要違背自己的底線。

而云落天很清楚,自己在經歷了自己父親的背叛之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也絕對不容許自己成爲那個背叛者,哪怕是吃虧,他也認了!

畢竟他並不認爲,一個背叛者,能夠在這樣殘酷激烈的鬥爭中活到最後。

衝着兩個夥伴搖搖頭,雲落天拿着卡片的手輕輕的在三十組四號玩家的手上輕輕的拍了拍,示意他不要再攔着自己。

而三十組四號玩家,在看到雲落天眼中透露出來的堅定之後,知道無論自己怎麼攔住他,都不會有用,只好不情不願地收回手,順便惡狠狠地瞪了他和一組一號玩家一眼。

一組一號玩家特別無辜的用沒有伸出去的那隻手摸了摸鼻子,覺得略委屈。


一開始交易又不是自己提出來的,自己還要賣力表演,力圖讓一切看起來不會輕易被人察覺出來。

當然,防備的人自然是兩個人身後的人。

不過不同於雲落天要防備的人是他所在組別的操控者,一組一號玩家需要防備的是真正在這個通道中守着那位參與者。

因爲他纔是在這裏設置陷阱的危險人物,而現在一組一號玩家正在完成他甩下來的隨機任務。

擺在一組一號玩家眼前的只有三條路:一個是按部就班的完成這個參與者發佈出來的隨機任務;二個是重新轉換身份拿回原來自己作爲操控者的身份;最後一個則是收拾掉躲在幕後的那個參與者。

而第一條路,一組一號玩家並不能保證自己就算是真的成功完成任務之後,是不是真的可以成功的擺脫那個參與者;更不知道那個參與者是不是真的能夠做到,在自己完成他交代的任務之後,放自己離開。

他的擔憂自然也不是憑空的來的,畢竟都不是什麼熟悉的人,多幾分小心總是沒有錯的。

超級刷錢紅包系統

也就只有第二條路纔會比較可靠一點兒。

這纔是他答應雲落天的條件的真正原因。

另外還有一點他沒有說,那就是雲落天以爲到最後他們這些人身上的道具都會屬於他,事實卻不是如此,那個幕後的參與者,會搜刮掉所有的好東西,根本就不會留給他。

如果不和雲落天達成交易,他根本就不可能從雲落天手裏拿到那張卡片。


因爲就算是拿到了,那個人也會在第一時間出現搶奪。

好在那個參與者根本就不能離開那個通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限制。

但不管實情如何,這個情況總歸是對他有好處的,一組一號玩家樂得如此。

只是……看着面前已經完全沒有阻礙,伸手就能拿到的身份轉換卡,一組一號玩家卻有些猶豫了。

“怎麼了?”看到一組一號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將卡片接過去,雲落天不由得出聲問了起來。

不過倒不是覺得他想要反悔什麼的,畢竟對於他來說,現在反悔想要對他們三人做什麼,吃虧的可就不一定是誰了。

要知道從離開通道到現在,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了,自己這邊三個人已經基本恢復了七七八八了。

一對一的話,可能還不能穩穩的制住一組一號玩家,但是三對一收拾掉一組一號玩家卻完全沒有什麼難度可。

“我想……跟你們換一個交易!”一組一號玩家在聽到雲落天的問話時,眼神閃爍了一下,推回了雲落天拿着卡片的手。

還沒等雲落天有所反應,一旁的兩人卻瞬間警惕的盯着面前這個一組一號玩家,目光中透着幾分不善。

一組一號玩家卻完全不理會兩人,反而直勾勾的看着雲落天,等待着他的回答。

“爲什麼?”雲落天並沒有順勢收回卡片,而是直視着一組一號玩家的雙眼,“我不覺得換一個交易對你有什麼好處,你應該知道,有些條件我們是不可能答應你的!”

“當然!”聽到雲落天的話,一組一號玩家反而鬆了一口氣,只要肯說話,自然也就有商量的餘地。

“我只是想活着,好好的活着而已!”面對雲落天灼灼目光,一組一號玩家沒有絲毫閃避的行爲,給出的理由也相當的恰如其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