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護道山這個宗門,本就是屬於仙域巨頭之下的一流宗門,他們的實力、底蘊,與仙域巨頭相差並不大,所以早在很多年前,他們就對仙域巨頭之間的規則,了解得相當透徹了。

只是可惜,時至今日,護道山依舊沒能成為仙域中舉足輕重的存在,不知何時,他們才能邁入那夢寐以求的殿堂。

「哼,護道山的護老頭,話真的是太多了。」

眾人討論不斷,爭執不歇,直至一道冷哼,打斷了這山巔的喧囂。

「天穹決議……真是沒想到,這麼困難的局面,還是被你給扳回來了。」

青曜臉上露出冷笑,與此同時,一個身材堪稱無解,面容古今無雙的妖媚女子,靜靜來到他身旁,並肩而立,形影不離。

那是帝妖門的妖后,明川,也是一個天玄境巔峰的強者,在當年,身份為妖族第一聖女,在仙絕榜上的排名,更是位列前五,簡直是實力與顏值並存,才情與修為奇高的存在,被人譽為萬古第一妖女!

然而此時,她卻只是默默站在青曜身旁,靜靜悄悄,支持著自己夫君的決定。

「你們幾個,真的想好了?」

青曜的目光跳過了倚帝山眾人,直視著三千劍宗的商痕幾人,寒聲道:「你等,真的要為了一個殘破不堪的倚帝山,與我們為敵?」

話音落下,周遭圍觀的中立宗門等也是瞬間收緊心思,緊張地看向商痕等人。

「非也。」

面對苛責,沈哲第一個發言了,向前一步,沉聲道:「既然各位先賢給予了我們討論的權益,那麼,做為倚帝山的鄰居,我建元木,有必要斟酌你們在摧毀帝山後,會不會將矛頭指向我們!」

沈哲的話語鏗鏘有力,讓段無涯青曜等人目光冰寒,無言以對。

「那你們呢。」

青曜轉頭,看向商痕和那蜃樓的長老,冷笑道:「你們並非南嶺的宗門,不會也和建元木一樣,擔憂自己的安危,從而支持天穹決議吧?」

「這……自然不是。」

商痕和蜃樓的長老對視了一眼,二者在目光交錯間,已經幾乎確定了接下來共進退的基調,二人同時向前一步,抱拳道:「只是我們覺得,在百年協議這件事上,牧天神宗卻有不妥,包括帝妖門等宗門,實屬助紂為虐!所以為了維持正義,還請諸位天玄境強者,多多思量……莫要為了一己私利,毀了自己的良心啊。」

此言一出,幾個天玄境強者面色驟然冷下,看著一臉正經的商痕沈哲等人,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了絲絲微妙的表情。

殺意! 除夕這日,天公作美,日光甚好,好似將一整個冬天的冷意都驅趕了一般。

掬水別院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熱鬧。

這是葉瓏在京都的過的第一個除夕,易衡覺怕聚水別院太過冷清,便將自回京后,一直在軍營中當值的許彥津跟易弩等人趕了過來。

易弩同其幾個手下,當初跟葉瓏在州河涯,可以說是有過命的交情,一聽是來她這自然一口應下,倒是許彥津彆扭的不行,口上說著不來,步子卻是邁得比誰都快。

同來的還有一個易招,不過他似乎沒什麼存在感,只安安靜靜待在一旁。

「林姑娘,當初州河涯一事,若非小侯爺堅持,我們都以為你死了……」提起往事,易弩的臉上出現些后怕,「還好你吉人自有天相,否則我們哪還有在這裡聚集的一天。」

「說實話,林姑娘,我還從沒見過哪個女子像你這般有勇有謀,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易弩一聲讚歎,許彥津也忍不住偷偷看了過來,州河涯一事他也聽說了,完全沒想到竟然是因為葉瓏才扭轉局勢的。

「這除夕我們就不能說些好玩的?」洛霜禽雖說什麼都不知道,可想想初見時葉瓏的那副狼狽摸樣,她估摸著葉瓏掉崖前發生的事不會太美好。

想著,她提議道:「不然我們掛燈籠貼春聯吧。」

掬水別院可不小,院落更不少,一個個弄完那得不少時間,不過沒一人抱怨,反而是一口應下。

「易招,你也一起來吧。」葉瓏走到易招面前,笑著邀請道。

易招的臉上露出遲疑之色,葉瓏便道:「今日這裡的人都是朋友,你若不參與進來,怎可算?」

易招終是點頭。

院落中不時傳來嬉笑聲,隱隱可以聽到類似於「再高一點……」,「歪了歪了……」這類的話。

在忙碌中,夜幕緩緩到來,大家大展身手,每個人各做幾個自己的拿手好菜,這一番下來,年夜飯倒也湊足了二十來個。

日子大好,興頭上來,好酒一壇接著一壇的上,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沾了些酒。

「我乃大崇國正七品下致果副尉。」醉意上來,許彥津一腳踏上飯桌,雄赳赳氣昂昂說道,「遲早有一天,我要將赤勒打的落荒而逃,不敢再犯我崇國。」

「好。」易弩帶頭鼓掌,他雙頰通紅,顯然也是有些醉了。

「我要……嗝……」洛霜禽抱著酒罈打嗝,「我要讓掌門師叔知道,我才不是只會搗亂的,我也是很厲害的。」

「葉姑娘……」未曾喝醉的易招走過來,對著亦是未曾喝醉的她道,「小侯爺到了。」

葉瓏一怔,完全沒想到易衡覺會在這個時候來,看看屋中仍在說著壯志未酬的眾人,葉瓏默不作聲走了出去。

易衡覺忙完祭祖的事便急匆匆趕來了掬水別院,因此,他身上還穿著一身祭祖時穿的華服。

看到葉瓏的那一瞬間,易衡覺的心忽而異常平靜,他聞著空氣中似有似無的酒香,笑問:「喝一盅?」

「好啊。」葉瓏一口應下,「不過在此之前得給屋中添些炭火,否則接下來幾天他們就得躺著過了。」

葉瓏忽來的幽默讓易衡覺忍不住笑開,自願同葉瓏一道為屋中眾人添炭火。

已至深夜,高懸的明月灑下的清輝照亮一方天地,朱紅的飛檐上,葉瓏同易衡覺並排做些,兩側各置酒壺,兩人便這般夜間交談,一直到天明。

翌日,初一

街上熱鬧起來,各種小攤擺滿路邊,路中人擠著人走,平素忙於生計的百姓在這一天都湧上了街。

易弩等人酒一醒,給葉瓏告別後,便逐一離開了。

洛霜禽尋思著湊個熱鬧,簡單洗漱后也將葉瓏拉上了街。

人群中,一雙眼睛始終放在葉瓏身上。

似乎是有所覺察,葉瓏猛地轉身望去,可一眼望去,除了人還是人。

正在此時,人流的方向忽然發生改變,一下將葉瓏同洛霜禽給沖開。

葉瓏正欲去尋洛霜禽,一人卻攔住了她的去路。

「葉姑娘,談談如何?」男人唇角含笑,身子盎然立在葉瓏面前,周身都散發著陰鬱的氣息。

「葉姑娘,真的不考慮考慮?我們殿下不喜歡被拒絕,如果你拒絕,那代價……你的那位好朋友如何?」男人的神情看似漫不經心,可說出來的話卻極具威脅。

葉瓏危險眯眸,只一瞬便平靜道:「走吧。」

見葉瓏識趣,男人這才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初一,基本上沒有店鋪開門,兩人便尋了一個無人的長巷。

「林姑娘,我想你是個聰明人,怎麼做你應該知道。」男人先是給葉瓏打了一針預防針,適才道,「你一介女流,能跟著易衡覺回京想來是極有本事的,不過這裡是京都,不是邊關,你若想安身立命,易衡覺可不是你的好選擇。」

「能別說廢話嗎?」葉瓏涼薄的眸子平靜地盯著男人,「有話直說,如果你只是為了跟我說一些廢話,那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男人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悅,適才強壓著情緒道:「定業侯府遲早敗落,殿下會是崇國未來之主……」

說著,男人從懷中掏出來一份文書:「這是城西別院的房契,城西別院,可比掬水別院好上千倍萬倍,若是你能跟對人,城西別院將是你得到的冰山一角。」

不得不說,男人的話極具誘惑,可葉瓏卻不為所動。

男人的手僵在半空,那份房契葉瓏遲遲沒有接過來,他咬牙切齒問道:「你就不怕你的那位朋友……」

「我似乎忘記告訴你……」葉瓏掀眉,眸中冷意讓男子止不住一顫。

下一瞬,便見葉瓏欺身而來,他還未曾有動作,葉瓏便一下將他撂倒在了地上。

「我隨你來只是為了告訴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想要我倒戈就拿點誠意出來,如果誠意不夠,就別來我面前晃蕩。」

葉瓏還記得眼前之人,那個跑進太子馬車中的男人。

趙令史一聽,只覺得葉瓏簡直是得寸進尺,可想著太子迫切拉攏葉瓏的態度,又只能生生忍下可那一口氣。

其實,葉瓏可以直接拒絕的乾脆一些,不過她如今在皇城,做事總的留一個心眼,現在還不能拒絕的太徹底,否則太子一旦對她動了殺心,她便避無可避。

。 九百多年份的老山參,說不心動是不可能的,而海皇宗這樣的外國佬勢力,更是心裡有些看不起夏國人,行為也就更加囂張跋扈。

當然,前提是不能讓夏國政府知道這件事。

拍賣會場內。

「走,跟我去看看下面那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坑了我赧家這麼多錢!」赧曉君氣急敗壞的嘶吼著,帶上人馬就想去發難。

哪裡料到,對方卻先上來了。

「好傢夥,居然送上門來了,你……」赧曉君冷笑,但話還沒說完就卡在了喉嚨里。

小九兒已經摘下帽子,傾世容顏裸露在空氣中,一頭飄逸漂亮的銀髮垂入衣服里,頭上的耳朵一動一動的,極為可愛。

她身邊,自然是那個強到可怕的男人,王辰!

看到了對方對著自己氣勢洶洶的赧家成員,王辰也懶得理會,他還得去找白狐和沈厲河。

「讓開。」王辰的話也許並無惡意,但這在對他有敵意的赧家人眼中就不一樣了,直接被視作挑釁。

「小子,你找死!」這些修士都是赧家裡普通的護衛,根本不認識王辰,赧曉君又因為震驚,暫時失去了思考能力,沒來得及阻止。

等她反應過來時,那個護衛已經對王辰出拳了。

「阿鐵,別!」聲音終究比動作遲了一步,那名護衛的拳頭帶著呼嘯的勁風朝王辰的臉砸去,王辰根本沒辦法讀躲。

出奇的,看起來個子瘦小的王辰卻輕鬆擋下了比他高了一個頭的男人的拳頭,接著靈力在他手心爆發,將這位護衛炸飛了出去。

赧家護衛為了接住他也被壓倒了一大片。

「看來赧家,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王辰拍了拍手,語氣平淡,彷彿在敘述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無關痛癢的話。

小九兒昂著腦袋,目光痴痴的看著男生棱(lén)角分明的側臉,兩眼冒著銀色的小星星。

以前她被人欺負的時候,她的男人就是這樣做的,平淡、果決,又冷酷。

雖然和修真界的龐然大物扳手腕輸過,但他輸得不丟人,因為他從來沒有放棄自己的隊友。

「不不不!王……王大人您饒了我們赧家吧,我們只是一個小家族,殺了我們會髒了您高貴的手……」赧曉君都快被嚇尿了,要是惹上妖王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

但如果惹上這個男人,那麼整個家族都得毀滅。

王辰摸著下巴,想了想突然道:「你們家族的經濟來源是什麼?」

「我……我們在世俗界有幾個集團,分佈在國內外不同的地區,這些集團就是我們的經濟來源。」赧曉君如實回答,同時還偷偷抹了一把額角上的冷汗。

「將你們世俗界所有公司的股份分我們一半,一個月內我要收到。」

王辰早就有創業的想法,在這弄上一個集團,單是草創的話就太慢了,最快的方式就是掠奪。

掠奪來的集團,有現成的人才和勞動力,效率絕對夠快。

就像coc裡面帶兵打仗一樣,掠奪來的資源永遠比自己生產的快。

當然在這裡掠奪的話,必須要用合法的手段,強搶的話會引起國內動蕩,王辰就想到了這麼個辦法。

「這……」赧曉君俏臉發白,這可是要把控整個赧家的經濟來源啊。

Leave a Comment